阅读历史
换源:

第52章 因

作品:我!执掌阴阳|作者:潘海根|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05-19 18:55:48|下载:我!执掌阴阳TXT下载
  我都不知道是怎么来到王子杰家里的,只知道这一路上是提心吊胆,从没有干过坏事的我,突然间被警察当成了杀人嫌疑犯追捕,心里头紧张地砰砰直跳。

  担忧,害怕,同时又担心刘半仙的情况。

  其实,真正要定罪的话,我和刘半仙都是无罪了,因为那天晚上,虽然我们和那些人打斗过,但是并没有杀人,真正杀人的是王怀英,毕竟那三个人是被咬死的,这一点,我相信只要检查机关公正严明的话,应该可以证明我和刘半仙是无辜的。

  不过,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真的被抓进去了,可就不是我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了,眼下终归是被王宁那混蛋在背后搞的鬼,这是明显的报复,到最后检查机关到处会不会和王宁串通一气,这个我心里还真没底。因为上回他带着的那批人,可不就是脱下警服的武警么?

  做为一个社会主义的接班人,我当然深信公检法是正义的化身,只是事实证明,不管什么群体当中,都免不了会有个别坏蛋,而被权力或利益驱使。毕竟,这个世界原本就是光明与黑暗并存。

  当然,我也很好奇,这王宁,到底又是什么来头,怎么能派出警察实施抓捕行动?

  带着这个疑惑,我忧心仲仲的来到了半山别墅,王剑林家。

  一进屋,见到了王剑林和王子杰父子,王子杰立即就问我:“刘先生呢?”

  我告诉他,刘半仙被警察抓了。

  王子杰一听,就说:“这下麻烦了。”

  我赶紧说:“可是,人并不是刘半仙杀死的。”

  一旁的王剑林紧锁着眉头,摇头道:“是不是你们杀的,这一点也不重要,因为这次是王宁要公报私仇对付你们,如今人落到了他手里,到时候屈打成招实在是太容易了。”

  我一想,也对,于是赶紧问王剑林:“这王宁,也是警察吗?”

  王剑林摇头道:“那倒不是,不过他父亲分管这一块,虽然听说他父亲告病在家,但是愿意卖这个交情给王宁的人,可大有人在。”

  听到这话,我点点头,于是道:“如果他父亲已经死了呢,还会有人卖他人情,敢去做知法犯法的事,办冤假错案的错事吗?”

  王剑林一愣,笑了笑:“人家只是告病在家,怎么可能会死。”

  我对他说:“他已经死了,死了多日,如今连尸骨都早已无存了。”

  这一下,王剑林父子都愣住了,惊问我:“真的?”

  “是的。”我点点头。

  “这……你是怎么知道的?”王剑林和王子杰异口同声的问道。

  见他们二人一脸诧异好奇的样子,于是我把王宁父子想冲举死而复活的事情大致讲了一遍,除了没有讲太极穴的位置,能讲的我都讲了出来。

  听完我讲述的离奇之事,王剑林父子俩都惊呆了,瞪大着眼睛,显然是这种事情有点超乎了他们的认知和想像。

  虽然这事太过玄乎,但是见我一脸郑重的样子,他们也知道我所说不可能是假话,所以也只得相信了。

  王剑林不由感慨道:“原来这世上真的有这种神奇之事,这么说来,杀人的是我孙子王怀英了?”

  我点点头:“是的,不过当时也多亏了有他,要不然那天晚上我们都被王宁灭口了。”

  说到这里,摸了摸怀中的王怀英。这孩子似乎也知道我在夸他,不由一对红色的眼珠子眨了眨,一脸的得意之色。

  王剑林也很想摸一摸王怀英,不过却愣是没敢下手,最后说:“既然老子已死,那单凭王宁这小子,公检法的人绝对不会枉法徇私的。小师父你放心,刘先生的事交给我来处理,定会让他安全脱身。”

  听到这话,我大松了口气。

  这时,王子杰骂道:“王宁这对父子还真够坏的,居然这么逆天的事情也敢想。”

  我点点头,于是说:“他父一家三代皆是如此。”

  一旁的王剑林一怔,好奇道:“小师父连王来福也认识?”

  我点点头:“何止认识,那王来福还是我的杀父仇人。”

  “啊?王来福是你的杀父仇人!”

  这一下,王剑林和王子杰都是一惊。

  我点点头,见他们好奇的目光,于是便把父亲当年因一口风**,而遭王来福父子俩谋害一事讲了一下。

  结果,让我没想到的是,一旁的王剑林听完之后,却一脸傻眼的样子看着我,问道:“你……你父亲难道是叫张国华么?”

  “你怎么知道?”一听这话,我也傻眼了。

  王剑林道:“因为当年请你父亲去金鸡山看风水的人,就是我!”

  “啊?”

  一听这话,我是真的感到十分的意外和吃惊,原来当初请我父亲去看风水的王家,居然就是眼前的王剑林。

  这时,王剑林也感叹了起来:“真是没有想到,原来小师父居然是当初那位先生的后人,这或许真是缘分。”

  我点点头,这可不就是因缘而遇么?

  其实,不仅仅是他,这些日子来,我发现遇到的人,几乎都是冥冥当中有着某种因缘,比如王宁一家,是我的杀父之敌。比如刘半仙,也算是九叔的传人。这些人,都与我或多或少,有着一些关联。

  或许,这真的就是“因果”之说中的“因”吧。

  我心里这般想着。

  王剑林又道:“说实话,我一直很感念你父亲的恩德,我这别墅的风水,就是你父亲帮忙看的,说日后定当富贵,后来真的一语成真了。所以,一直以来,我心中最佩服的先生,便是他了。”

  “原来,当初这座别墅的风水也是我父亲看的?”我更加诧异。

  王剑林点点头:“是的,不过看完此地的风水之后,我便带着他回了阳村,想再给太公选取一处阴宅,结果……”

  说到这里,他义愤填膺道:“真没想到,王来福父子俩居然会那么险恶,居然怕你父亲把宝穴给我,而起害人之心。今天若不是听你说出真相,我真的还一直以为那日是个意外。”

  我苦笑了一下:“人心难测,我父亲估计也是想不到的。”

  王剑林点点头,叹惜了一声,然后抬头说:“小师父,你救过我王家,你父亲也是我王家的恩人,你放心,这次的事,我帮你搞定,我这就去找市领导,一定还你和刘先生的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