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3.合该是要赶尽杀绝

作品:我命清风赊酒来|作者:我自听花|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06-15 11:24:42|下载:我命清风赊酒来TXT下载
  江湖儿女多豪迈,不拘小节,女子饮酒也非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

  但一个极漂亮的女子邀请一个陌生的男子饮酒,就极为罕见了。

  外城,离北坊武举校场不算远的一家酒馆里,两人坐着。

  武举虽不繁复,但时间而过,不少人都是没有吃午饭,此时已是下午,习武者身子壮实,不至于饥肠辘辘,可又有谁会舍那一口吃食呢。

  所谓酒馆,自然是以经营酒水为主的地方,在这里,凡是大梁市面上有的酒,这里都有售卖。

  当然,一些简单的下酒菜自然也是供应的。

  不大的一方小桌,两张竹椅,一男一女两个人,相对而坐。

  男的相貌并不出奇,但会让人觉得干净澄净,难生恶感。女子精致妩媚,光彩照人,尤其是一颦一笑之间,更是魅惑天成,偏生不见丝毫做作。

  酒馆里自然还有别人,许是今日武举的缘故,往日没甚客人的此处竟还有三五人在饮酒。此时,目光有意无意地往这女子身上看来。

  而眼神里所带的,便是男人看到漂亮女人,在欣赏过后出现的下流。

  “你觉得桃花剑阁是名门正派吗?”乔芷薇在用筷子夹花生,但总是夹不住。

  那花生在盘子里就好像泥鳅在水里一样,滑不溜秋,任她如何专注,总会在夹起的时候掉落回去。

  苏澈静静看着,点头,“位列八荒剑派之一,是名门正派。”

  他有些猜不透对方问这个的意思。

  但下一刻,他忽然有些明白了。

  仿佛是乔芷薇的筷子滑了下,盘中有两粒花生就好像是离弦的箭,在盘沿上发出一声脆响,而后崩飞出去。

  噗,

  花生射穿了那两个人的眼眶,然后从脑后钻出来,钉进了木梁里。

  两个人连惨叫也无,直接倒下了,酒水混着红白之物溅了一身。

  同桌的另外两人惊叫一声,而后话也不说,也不管死去的两人,更不敢看那若无其事拿着筷子的人,拔脚便跑了出去。

  酒馆的掌柜和小二一个吓得钻进了桌子底下,一个跌坐在地。

  苏澈有些错愕,看着眼前拿筷子轻点盘中花生的乔芷薇,眉头微微皱起。

  何等美丽的脸,可这容颜下竟藏着如此狠辣的心。

  她的眉眼不见丝毫波动,仿佛刚才之举根本不如心思,就如随手拂掉落在肩上的叶子一样,那么自然而然。

  “现在,你觉得桃花剑阁是名门正派吗?”

  乔芷薇如一个好奇的孩童般,用筷子拨弄着盘中的花生,唇边带着淡淡的笑意,随口问道。

  苏澈没说话。

  “怎么,好像很意外?”乔芷薇问道。

  苏澈沉默片刻,道:“为什么要杀他们?”

  “不该杀么?”

  “…罪不至死。”

  “但该死。”乔芷薇说道:“他们管不住自己的眼睛,那就不必再有,他们管不住自己的念头,那死掉就好了。”

  她的话语平静,没有丝毫烟火气,就好像是在说最平常不过的事情,而这种事情本就该这么处理,这本就是事实一样。

  可苏澈却不认同。

  江湖之上,快意恩仇,可终究是违反律法。

  有罪之人自该要官府来论处才是,否则要这规矩何用?

  更何况,方才那两人虽然逾越,却并不至死。

  “如果你我是夫妻,又不懂武功,遇到方才情形,你会如何做?”乔芷薇一手撑着下巴,看着眼前的人。

  苏澈一愣,他迎上了对方那双含笑却清澈的眸子。

  可一个刚刚随手杀人都不变脸色的人,会有这么清澈纯净的眼神吗?

  苏澈没有计较这个,他在想对方的问题。

  作为丈夫,女人的依靠,他当然要出头,可该如何出头呢?

  出言呵斥还是跟他们打过一场?

  骂,市井中人或许不通文墨,但一定会骂人,自己自认口中说不出那等肮脏的话。

  打,那两人明显是混市井的人,虽不是无赖泼皮,面相和举止却也带着一股市井中的凶悍。他若不懂武功,便只是文弱书生,打起来也只有挨揍的份,更何况那桌上还有对方的同伴。

  可除了这两种方式,还能干什么?

  苏澈想到了报官,但马上否去,这种事情官府怎么会管呢,又没有伤人,更没有出现人命,搞不好官府还要治你个无事生非的罪名。

  看他思虑的样子,乔芷薇扑哧一笑,道:“或许,你可以说你出身何处,来将他们惊退。”

  苏澈轻哼一声,他知道对方是在打趣,可关于刚才之事,心中仍有芥蒂,连带着,对眼前之人也渐有不喜。

  “你也想不到什么办法吧?”她说道。

  苏澈道:“若我不懂武功,便不会带你来这种地方。”

  话说到一半的时候,不知怎的,他却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两人并非熟稔,虽说是举例来说,但这‘夫妻’的比喻也不是随便就能说出口的。

  “诡辩。”乔芷薇促狭道:“江湖何其大,难不成你还只想自家的一亩三分地不成。”

  看她如此样子,苏澈索性没理她,只是夹了花生来吃。

  “你所想的办法,我也能一一想到,怎么样,是不是想不出妥善的方法?”乔芷薇问道。

  苏澈咽下后,闷声道:“那也不该杀人。”

  乔芷薇脸色微肃,道:“若你我不懂武功,你家夫人生得如此好看,闭月羞花,体态婀娜,只他们的眼里便遮掩不住那种下贱,若是待会儿酒虫上脑,你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

  苏澈先是对她前半句的自夸抱以白眼,却在听到后半句的时候皱起了眉。

  “你本就只算是耐看,若这眉头皱多了,可就难看了。”乔芷薇笑道。

  苏澈噎了噎,然后道:“那时看出不对,我当然要带你走。”

  乔芷薇脸带薄红,道:“他们三五个人身强体健,你自己脱身都是问题,到时候少不得见夫人受辱而自己还要挨一顿打。”

  苏澈不忿道:“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就算他们真的胆大包天,可此地还有掌柜和其它客人,外面街上还不时有兵马司巡防。”

  乔芷薇不屑地‘嘁’了声,指了指那悄悄从桌子下爬走的掌柜和小二,挑眉。

  苏澈有些愤愤。

  乔芷薇又指向那死掉的两人,说道,“那两人死了有半刻钟了,官府的人在哪?你也算出身朝廷,这话你说的,自己信吗?”

  苏澈一噎。

  “还有,”乔芷薇此时微微探身,美目一眨不眨地看着眼前人,“就算官府的人真到了,那个时候,奴家已经承受多少了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