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八十五章 是非之人

作品:绝品校长|作者:人世难逢开口笑|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6-12 09:05:19|下载:绝品校长TXT下载
  黄汉文只好厚着脸皮来到了陈仪的办公室,陈仪虽然是想置身事外,但是终究碍着黄柏林的面子,当着黄汉文的面,直接给沙城县县委组织副部长皮炎黄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些不痛不痒的话后,陈仪说沙城县二中校长文心武在一年的时间内就从小学调任县属高中担任校长,应该又违规调动的嫌疑,而且在沙城二中的任上,又接连出现投诉事件,是不是考虑动一下?

  皮炎黄答应去过问一下这个事情,黄汉文从陈仪的办公室出来,感觉还不是那么靠谱,决心回一次家,找一下自己的老爷子,想必应该是大力支持自己的。

  皮炎黄今年四十二岁了,一直想动一下,但是皮炎黄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家里也没有什么资源,爬到现在的这个位置已经很不容易了。

  今天陈仪给皮炎黄打电话,让他心里活动了一下,陈仪他是知道的,是典型汉南系干部。现在汉南的政府体系中,汉南大学毕业的人很多,所以一直有汉南系之说。尤其是在下面的县市当中,汉南系的人举足轻重。

  如果自己把和陈仪的关系搞好,估计自己动一下还是可能的。否则的话,看着自己夹杂了白发的双鬓,他不由摇了摇头,自己必须把握该把握的机会啊。

  皮炎黄对教育局的江中华还是知道的,当初江中华从副局长到局长,皮炎黄也是考察组的成员之一,自己找江中华,想必这个面子会要给的。

  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皮炎黄决定亲自去一趟江中华的办公室。

  看到皮炎黄的到来,江中华还真没有马上联想到文心武的身上去,赶紧热情地招呼他坐下,忙问“皮部长前来有什么指示?”

  皮炎黄干笑了几声,夸赞自从江中华任局长以来,教育局的形象大为改观之类的话说了不少。

  江中华好在心里还是有数,要不然一个组织部的副部长跑到办公室对自己大为夸赞,有些人肯定会心花怒放,以为又要提拔了。

  皮炎黄终于说到了对教师队伍进行再教育的重要性。

  江中华顺说这一切还要皮部长多指导。

  皮炎黄直接问江中华对文心武的印象怎么样?

  江中华看了皮炎黄半天没说话,他在揣摩皮炎黄的意思,难道上面要调动文心武了,这就是给自己来吹吹风还是直接来听听意见?

  皮炎黄看着江中华半天不说话:“江局啊,我在外面听了很多关于这个文心武的议论,说他任职小学一年的时间就调任县属高中任职?还有诸如工作作风简单粗暴、生活作风不正的问题,难道你这里就没有掌握一些东西?”

  江中华这下明白了,这不是来谈话的,而是来说文心武的不是的。

  “皮部长的意思是?”

  “我要强调一个原则啊,我今天来不代表组织部,纯粹是我个人来看看江局,顺便聊聊天,把我听到的一些东西告诉一下江局,没有任何干涉教育局人事任免的意思。”皮炎黄说着官方的话:“但是江局,我们是老朋友了,我还是要说一句,对于干部的任免还是要谨慎,否则就会引火烧身啊!”

  “哈哈,皮部长所言甚是,关于文心武的问题,纪委周书记亲自带队来调查过,最后也是证明了文心武同志的清白。至于这个小学任职一年就调动的事情,现在不是说了吗?要敢于任用年轻的干部,给他们更多的机会,这个我们教育系统更要先行一步啊!”江中华顿了一下:“事实证明文心武同志是一个能当大任敢于担担子的干部,这一点苏玲副区长也是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和肯定,就连区委何栋梁书记也对文心武同志的工作甚为满意!”

  江中华到现在算是明白了,今天这个皮炎黄是来说是非的,来说是非者,必是是非人!皮炎黄就是一个是非人,他决定快到斩乱麻把皮炎黄送走,所以他一连搬出了苏玲与何栋梁。

  江中华在心里有一点是清楚的,文心武这个人现在根本就不是他能够左右的,他的前任为什么会身败名裂,始作俑者就是这个文心武。而且江中华对文心武也是一直很具好感的,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他们甚至是同盟,他不是希望通过文心武打压一下黄汉文的傲气吗?

  皮炎黄听了江中华这么一说:“不由一愣,江局,这个苏副区长和何书记真的这样说过?”

  江中华手一摊:“皮部长,你以为我是谁,我敢随便拿领导来做挡箭牌吗?你再借我两胆,我也不敢啊!皮部长,我问一句不该问的话,这个文心武同志的问题,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哦,哦,这个我也就是听说、听说的,你也知道,现在外面传什么的都有,我也不确定,想起和江局熟悉,所以才会过来坐一坐,既然江局知道这些情况,就当我什么没有说吧!”皮炎黄赶紧起身告辞。

  皮炎黄本以为文心武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县属中学校长,没有想到一下子牵扯到了苏玲与何栋梁,这个何栋梁是谁?县委书记,他得罪得起吗?

  看着皮炎黄的背影,江中华不由苦笑,这些事情难道都是因为要再建一所重点中学引起的吗?看来这个事情还远没有平息,黄汉文不会如此罢手的。“黄汉文啊黄汉文,这就叫多行不义必自毙,谁叫你每天都高高在上呢?”江中华喃喃自语道:“文心武啊、文心武,我能做的自然会做,但是你自己挺不住就不能怪师兄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