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443章 臣特地来送您驾鹤西去啊

作品:我在古代有工厂|作者:七世狂人|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5-17 03:17:44|下载:我在古代有工厂TXT下载
  勤政殿里。

  望着横七竖八的尸体,望着那沾满了血液的地板,陈抟、张天师和慧远大师等人的心脏有些受不了,一个个蜷缩着身子躲在角落里,偷偷地看了看王琛,生怕这杀人恶魔突然也给他们来几个“突突”。

  别看他们在外界人眼中是得道高人,可真的要面对生死大恐怖的时候,全都心里哆嗦的不行。

  之前想出黑狗血“破解”王琛法术的龙虎山当代张天师最害怕,他看见王琛不经意投来的眼神,急忙大叫道:“国师!国师!你刚才说过不杀我,不杀我的啊!”

  王琛轻蔑地瞥瞥他,“我王琛说不上君子,但最起码言而有信,说不杀你就不杀你,包括你们剩下两个牛鼻子和老秃驴,我都懒得杀。”

  真的不杀?

  太好了!

  五个方外之人死里逃生,一个个都松了一口气,虽说刚才他们求饶的模样很狼狈,可是好死不如赖活啊,活着才是最美好的,现在王琛答应放他们一马,兴许传出去他们几个会丢尽脸面,但最起码活下来了啊,大人不记小人过啊,他们有种泪流满面的感觉!

  张天师急忙道谢道:“多谢国师,多谢国师。”

  王琛绕过几个机关,慢悠悠地朝着张天师走去,“我记得黑狗血是你想出来的吧?”

  张天师吓了一跳,飞快地解释道:“我也是被人蒙骗,不知道是……”

  王琛摆摆手,“我不怪罪,说不杀你就不杀你。”

  张天师总算松了一口气。

  可他还没来得及继续庆幸,王琛已经来到面前,“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说着,他瞅向陈抟等人,“你们也是。”

  啊?

  活罪难逃?

  众人:“……¥¥##¥%#@)—%¥!!!”

  你妹!

  就知道你不会这么轻而易举放弃报复,他妈还是要收拾他们啊!

  这一刻,只能用一种美丽的生物“草泥马”来形容大家的心情,他们觉得今天不死都得脱层皮了,心中一片漆黑!

  随后王琛又翻身把那装黑狗血的木桶找到,里面黑狗血基本上倾洒干净了,不过桶底还有那么一丢丢。

  王琛把木桶往张天师等人面前一丢,努努嘴道:“一人舔一口。”

  开玩笑,你们特么让哥们儿弄得满身黑狗血就像这么算了?

  喝!

  必须让这五个人也尝尝黑狗血的滋味!

  陈抟等人一听脸都绿了啊,尼玛,黑狗血那么腥气,谁吃得下啊?可是阎罗王站在面前盯着,不吃也不行啊。

  一时间五个人面面相觑,互相“客气”了起来。

  “张天师,你乃是龙虎山当代天师,这样的好事你想出来的,自然,你第一个尝尝可好?”陈抟人老成精道。

  张天师眼前一黑,急忙推辞道:“尊老爱幼是我们汉族几千年的文明,道兄,还是你先来。”

  陈抟连连摆手道:“空空大师年纪还在我之上,要持也是他先吃。”

  空空和尚一听,眼珠子一瞪,转而对着慧远大师道:“慧远,你曾在老僧座下听过经文,算我半个徒弟,俗话说师命不可违,这样,国师赏下的第一口你来。”

  慧远大师都要吐血了,你妹啊,这都可以?可是空空和尚说的都是实话,他竟然无言反驳,只好哭丧着脸看着王琛。

  王琛也没管他们谁先舔,反正这恶心的事他肯定要报复回来,见到几个人都看向慧远,他努努嘴道:“舔!”

  慧远和尚都快哭了,瞅了瞅沾满腥气黑狗血的木桶,又看看一脸幸灾乐祸的陈抟等人,他真的不想舔啊,结果他还真的灵机一动,一本正经道:“国师,我们佛教中人不能吃荤。”

  空空和尚也是一乐,紧随其后道:“对!对!我们出家人不能吃荤。”

  “亏你俩还是名满天下的大法师,道行不够啊。”王琛摇摇头道。

  慧远和尚一愣,“道行不够?”

  空空和尚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疑惑道:“国师您什么意思?”

  王琛笑眯眯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行了,你们俩别推来推去,一起舔吧。”说着,他伸手按住两个和尚的脑袋,自从偷了陈太监的武艺后,王琛的身体已经突破了人类巅峰,那力气多大啊。

  他两只手想铁钳一样抓住俩和尚后颈,稍微一用力,空空和尚和慧远大师两人的脸便被压在了沾满黑狗血的木桶上。

  “呕!”

  “呕!”

  两人还没舔呢,一股恶臭便钻入鼻中,差点吐了。

  “舔!”王琛恶狠狠道。

  空空和尚和慧远大师没辙,只好眼泪汪汪地张开嘴巴,伸出舌头轻轻地在木桶上的黑狗血上面舔了一下,王琛这才松开手,他俩因为被那么一压,满脸都是黑狗血,别提多恶心了,随即被蹲在那边不停地干呕。

  俗话说兔死狐悲,可三个道士却一脸幸灾乐祸。

  王琛朝着陈抟、刘海蟾和张天师使了一个眼色,“你们也要我动手吗?”

  “不!”

  “不要不要!”

  “我们自己来!”

  三个道士吓了一跳,哪敢让王琛动手啊,没看见空空和尚和慧远大师多惨吗?

  他们哭焉巴着脸,不情不愿地凑到了木桶旁边,然后仨人几乎同时一闭眼,伸出舌头重重在木桶上的黑狗血上面舔了一下。

  突然,王琛大喝了一声,“咽下去!”

  陈抟、刘海蟾和张天师被他大喝声吓得浑身一激灵,本能地“咕噜”一声,将嘴里的黑狗血都咽了进去,然后三个人都不好了,一个个将手指伸进喉咙里抠,太尼玛恶心了啊。

  王琛看的哈哈大笑,转身朝着外面走去,背对着他们挥挥手道:“坐在这边不要动,我杀了赵匡胤再来找你们,要是谁敢乱走,别怪我无情啊。”

  你妹儿的臭流氓!

  吃黑狗血这么恶心的事都想得出来!

  五个方外之人一边呕吐一边用幽幽地眼神看着王琛的背影,不停地攻击着,攻击着……

  不多时,王琛的身形消失在大殿。

  这时几个人才一脸庆幸地跌坐在地上。

  “吓死老道了!”

  “总算捡了一条性命。”

  “嗯,今日之事谁都别说出去,不然脸面没地方搁。”

  “善哉善哉……直娘贼!黑狗血是谁想出来的?”一百来岁的空空和尚一大把年纪了,脾气还挺火爆,嘴里问“谁想出来的”,眼睛却恶狠狠地看向了张天师。

  本来众人还在恶心当中,听到这话,刷地一声,齐齐朝着张天师看去。

  张天师呼吸一滞,干笑地往后挪了挪屁股,“道……道兄,几位大师,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

  “打你!”

  陈抟、空空和尚、刘海蟾和慧远大师四个人加起来都三百多岁了,可是在这一刻,这四个人老胳膊老腿却麻溜的不行,围住张天师一顿爆揍。

  张天师抱头鼠窜求饶道:“别打脸!别打脸!”

  “打的就是你的脸!”陈抟边打还边吐了一口带黑狗血的浓痰到张天师脸上!

  四个老家伙围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人暴揍,那场面,别提多搞笑了。

  最后张天师被四人打得鼻青眼肿,欲哭无泪的坐在那边。

  陈抟还不解气,左右看了看,拎起木桶道:“诸位道友抓住他,老道喂张天师吃点灵丹妙药!”

  张天师:“……”

  靠你妹儿的陈抟啊!

  人家说活到老学到老,你他妈活到老阴险到老?

  ……

  另一边。

  浑身污秽的王琛出了大殿,看见林内侍战战兢兢地缩在墙角,他走过去,轻声道:“很怕?”

  “我……我……”林内侍连头都不敢抬起来,不停地用力点着头,好像点慢了就要被杀掉一样。

  王琛伸手拍了拍他肩膀,“我答应过你师父不杀你。”

  “谢,谢谢国师。”林内侍犹如劫后余生,后背冷汗都滋了出来。

  “跟我来。”王琛向前走去。

  林内侍不敢违抗命令,毕恭毕敬地跟在后面。

  两人一路朝着赵匡胤的寝宫走去。

  大概距离还有二十来米远的时候,王琛刚刚穿过一个花园,突然想到了什么,扭过头去看向林内侍,眨眨眼道:“你叫什么名字?”

  闻言,林内侍整张脸都涨红了,嘴唇蠕动了好几次没说得出话来。

  王琛一眯眼睛,“我觉得你很眼熟,说!你叫什么名字!”

  林内侍吓得“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不停磕头求饶道:“国师饶命!饶命!我只想赖活下去,没想过找你报仇!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

  王琛一怔,随即露出古怪的笑容,咂咂嘴道:“我果然没猜错,你就是通州林氏唯一的幸存者林远图。”停顿了一下,他蹲下身子,“想当初我势单力薄,你们通州林氏势力犹如老树盘根,各种欺负于我,没想到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你落到我手里了?”

  林远图满脸死灰,完了,必死无疑。

  可他怎么都没想到,王琛说完这句话又站起身往前走,“跟上!”

  林远图一抬头,看见王琛已经走出去四五步,并没有杀他的意思,心中大喜,急忙连滚带爬跟了上去,点头哈腰道:“国师您放心,以后我林远图就是您的一条狗,您让我往东我绝对不敢往西,您让我吃屎我也绝不吃饭。”

  “哈哈哈。”王琛心情特别好,看都没看林远图一眼,继续往前走。

  他之所以不杀林远图,是因为自己答应过陈太监,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王琛不算什么好人,最起码的信用还是有的,当然,并不是只有这个原因,还有就是,他有足够的信心林远图威胁不到自己。

  最关键一点,王琛看见林远图,充满了成就感啊。

  想当初王琛还没发迹的时候,通州林氏对于他来说是何等庞然大物般的存在,如今,那个庞然大物的继承人,却像哈巴狗一样摇尾乞怜,这种满足感根本无法用文字形容。

  他决定把林远图当狗一样养着。

  不多时,两人已经来到赵匡胤的寝宫外面。

  王琛刚想推门进去,里面传来两个说话声,阻止了他的动作,并且这两个说话声非常的耳熟,一个是赵光义,另一个是赵匡胤。

  赵光义:“……轰鸣声没事吧?”

  “没事,我让大内侍卫们在大殿练功呢,声音响点很正常。”赵匡胤矢口否认,根本不想让赵光义知道他试图弄死王琛。

  赵光义的语气将信将疑,“真的吗?陛下,我感觉不太对劲,来的时候勤政殿居然一个护卫都没有,外面却聚集了很多宿卫禁军。”

  赵匡胤笑着说道:“都是我安排的,你别问了,诶,你怎么进宫来了?”

  赵光义:“王行首说娘娘唤我进宫。”

  宋朝皇帝、亲王称呼太后为“娘娘”,并不像电视机上看到的那样唤作母后。

  王琛没着急进去,听着两人对话,他不想杀赵光义,因为赵二一死的话,哪怕帮助赵德芳争夺到皇位,都对他没什么好处,毕竟没了外部势力的压力,赵德芳很容易失去控制,王琛可不想一直忙着扶持新皇登基,索性站在门口想听听两人聊什么。

  结果没想到,他居然亲耳听到了现场版的“烛影斧声”!

  期间,赵匡胤让王继恩去拿黄酒。

  王继恩出来看见王琛怔了一下,幸好王琛及时做了个“嘘”的手势阻止了,又问了一些事情,得知赵光义刚进宫不久,这边准备和赵匡胤边吃边聊呢。

  嚯,你俩还有闲心边吃边聊?

  王琛笑得很灿烂,索性依靠在墙边听着剧情发展。

  大概十分钟左右,王继恩带着小菜小酒回来了,端进了赵匡胤寝宫里,随后便退了出来。

  里面,赵匡胤和赵光义已经喝上了。

  哥俩先是聊了几句没用的话。

  也没过多久,大概十几分钟后,赵匡胤话锋一转,语气阴森道:“三哥,听闻近日你和枢密院的人走得很近啊。”赵光义在家排行老三,老赵这是用了普通人的称呼。

  哐当一声,赵光义诚惶诚恐的声音传来,“绝无此事!绝无此事!”

  “那就好。”赵匡胤说完后,里面传来“咚咚”什么敲桌子的声音,王琛负了七千多万能量值,没法使用明察秋毫,自然不知道里面的画面,这时,赵匡胤又慢声道:“我这几日身体不适,有件事麻烦三哥。”

  赵光义:“何事?”

  “迁都之事,我希望能在半个月之内完成,你替我办了。”赵匡胤淡淡道。

  王琛笑了,心说老赵打的好算盘,如果赵光义拒绝,恐怕今天不能够活着走出勤政殿——嗯,前提是没有王琛血洗的事情。

  他心中清楚,赵匡胤知道最多只能活一个月了,所以要收拾赵光义了!

  而赵光义肯定不可能同意啊,一旦迁都,他继承皇位的可能性就会归于零了,果然,他在听到这话的时候勃然大怒,道:“二哥什么意思!?”

  赵匡胤:“朕什么意思还要跟你汇报吗?”

  赵光义怒气冲冲道:“我要将此事禀报娘娘!”

  “尔敢!”赵匡胤吼了一声。

  随后里面乒铃乓啷的声音响起来,好像菜盘子、酒壶被掀翻了一样。

  王琛朝着窗户看去,上面糊着纸,看不清什么,只能够隐隐约约看到一个身高马大的影子似乎在追着另一个矮胖的影子打,似乎还看见了身高马大影子手里举着玉柱斧样子的东西。

  “赵匡胤!你疯了!”

  “竖子!竖子!朕的名字你也敢叫!?”

  又是一阵叫喊声响起。

  大概十几秒钟后,寝宫门突然被打开,一道黑胖的身影急冲而出,连王琛、王继恩和林远图站在那边都没看,一溜烟逃走了。

  “回来!你给朕回来!”

  下一刻,一脸苍白的赵匡胤也满脸怒气追了出来,手里还拿着玉柱斧,和王琛刚才的猜测没什么出入,他刚想继续追,忽而眼珠子扫过王琛的脸,然后像见了鬼一样,身子骨一颤,失声道:“是你!?”

  王琛笑了,双手负在背后,“没错,是我!”

  赵匡胤大骇,左右张望了一下,然后大声喊道:“护驾!护驾!”

  王琛就那么静静地站着看他叫喊,一脸笑容。

  王继恩和林内侍面面相觑,最终还是低下了脑袋,仿佛什么都没听见。

  赵匡胤一连喊了十几声都不见有人过来,他这才意识到出事了,瞳孔微微一缩,看着王琛停止了呼喊。

  “喊啊,怎么不喊了?”王琛微笑着道:“我可以很明确告诉你,今天,哪怕你喊破喉咙都不会有人过来!”

  你也有今天?

  你也会落到我手里?

  在刚刚暗淡下来的夜幕中,王琛笑得那么的灿烂,当初他压根没想过对赵匡胤怎么样,甚至还考虑过拿点现代科技帮助宋朝发展,只是没想到眼前这个在外人看来“英明神武”的宋朝开国皇帝,居然一次次想置他于死地!

  行!

  那些哥们儿为了以后发展都可以忍,甚至准备让赵匡胤吸点甲醛进去,然后“自然死亡”,可老赵做得太过了啊,居然在勤政殿的大殿里埋伏了无数大内高手和机关,又请来一代武圣陈德玄,想要弄死王琛。

  这口气,王琛怎么可能咽下去?

  赵匡胤心中一咯噔,表面上还强颜欢笑,故作亲热道:“国师,你怎么来了?朕不是让你侯在大殿之中吗?”

  “我怎么来了?”王琛呵呵一笑,他见到赵匡胤脸上微微露出恐惧的神色往后退,一步步跟上去,道:“陛下,臣特地来送您驾鹤西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