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六三章 石口土屋

作品:神相天女|作者:小狼苏西|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05-16 17:25:17|下载:神相天女TXT下载
  “你真的要帮他吗?”

  回去之后,四个人又围坐在了屋子的桌边,白贞茜看了眼虞夏。

  刚刚那个吴钩把他遇到的事跟虞夏描述了一遍,表示希望虞夏能帮帮忙,这次主家给的酬劳自己可以分文不要都给虞夏,数额其实不大,也就十两银子罢了。

  “不说银子的问题,不过就是主家人做噩梦,一张驱邪符就能解决的事,用不着你亲自出手吧?”白贞茜又问。

  她没有明说,其实心里想的就是虞夏有些多管闲事小题大做了。

  虞夏想了想,认真同白贞茜解释道:“主家扩建宅子之后主家的人就频频做噩梦,我怀疑是宅子的风水被改坏了,一个不好可能会伤了人命,还是去看看比较妥当。”

  白贞茜点了点头,“你说的倒也不错,假如真是坏了风水,那后果就会很严重,那我们明天陪你过去吧。”

  虞夏也不客气,直接点了点头。

  虽然从这个吴钩的面相看这是一个忠厚之人,但人心隔肚皮,对方到底对自己有没有歹意却也难说,谁知道是不是其中有诈就为了把她骗出去然后图谋不轨。

  她清楚地知道身负龙经传承的自己是很多人想动但不太敢动的肥肉。

  不过就算被人盯上了,她倒是也无惧。

  稳妥起见虞夏还是连夜画了一堆符刻了一堆蓄灵珠随身带着。

  次日一早,几人就准时到了约定好的城门边,与吴钩会和。

  吴钩早早就到了,见到他们来很惊喜地搓了搓手。

  “白姑娘也能一块儿来那可就太好了。”

  话一说出口,吴钩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捂住了嘴,然后朝他们尴尬地笑了笑。

  “对不起啊虞姑娘,我的意思不是说信不过你的本事,我就是觉得白姑娘也能去可能比较稳妥。”

  越解释越乱。

  吴钩脸涨得通红,额前还起了些汗珠。

  虞夏笑着摇了摇头,“无妨,我与白姑娘本来就是好友。”

  吴钩这才松了口气。

  吴钩说的那户人家在城外石口村,是当地的一个小富人家,因为挣了些钱,就想把老宅翻新扩建,所以特意请了小有名气的吴钩帮忙看风水。

  吴钩早早就准备好了马车,自己在外面赶车,把虞夏四人拉到了石口村。

  虞夏没想到石口村竟然那么远,等他们下车的时候,竟然已经过了申时,几个人都饿得前心贴后背。

  吴钩有点不好意思,“他们村里路不好走,咱们只能徒步过去了,到了那家我就让他们先准备饭菜。”

  虞夏往里扫了一眼,路面的确不太平整,于是依言下了马车往村里走。

  这石口村的房子有些有趣。

  同江南地带的木屋砖房不同,这里的房子都是土制的,土是常见的黄土和杉土,取自山坡,拆除之后土可以重复使用,也可以做成耕种肥料。

  另外虞夏还发现,村民们说的话她完全听不懂。

  “这个村都是之前天下动乱的时候从其他地方迁徙过来的,在渔庐县居住了很多代,现在很多习俗已经趋于一致,不过还有部分保留了下来。”

  语言和这颇有特色的小土屋就算是被保留的部分。

  那户人家在村子深处,石口村宅子与宅子间的间隔都比较远,难怪可以随意扩建。

  跟着主家的仆从进了土屋,虞夏才察觉到其中的玄妙。

  宅子的屋基很高,用大块的卵石铺成,这样可以让宅子避免水袭。而宅子的墙体底部最厚,网上渐薄并略微内倾,这种墙体可以起到很好的抗震作用。

  “这墙里面有竹片,不用担心房子会垮塌。”吴钩解释道。

  虞夏点了点头,墙顶跳出大约一丈的屋檐,这大概是为了保证能把雨水甩出墙外,从而避免雨水把土墙冲垮。而屋架通风舒畅,木质构件很少有虫蚁侵蚀的情况发生,其间的巧思不言而喻。

  “这宅子正厅立向很合法度,看来主家的确是个很注重分水的人家。”白贞茜点评道。

  虞夏点了点头,这时候一个穿着短褂的男人和包着头巾的女人走了出来,两人都是二十多岁的样子,身后跟着个七八岁大的小女孩。

  吴钩叽里呱啦跟他们说了几句话,然后转头同虞夏几人解释。

  “这位是此间主人库宗善老爷,这位是库夫人,这孩子是他们的独女石头妹。”

  两边微笑着打过了招呼,吴钩又叽里呱啦连比带划地跟他们说了些话,库老爷和库夫人立刻对他们点了点头,然后叫来一个仆从说了点话,又退到了一边,伸出右手微笑着看他们。

  “他们请你们先进去入座,已经让厨房准备吃食了。”

  于是一行人进屋入座。

  屋子里面是一张方桌,边上摆着条凳,墙边靠着一张条案,样子简单,没有任何雕花装饰。

  这时候吴钩充当着中间人的角色,让虞夏问了库老爷夫妇许多问题。

  “做噩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概是一个月之前吧,我们靠贩卖猪崽挣了点钱,就打算把宅子重新修一遍,原来我们一家加上几位奴仆一共有八口人,住着有些挤,所以就想顺便扩建一下。宅子动工的当晚,就开始做噩梦了,原本以为只是偶然,谁知道接下来的几晚都是这样,而且不是一个人,是我们夫妻二人都做了同一个梦。”

  “梦里面那个一直哭泣的确定是个婴儿吗?”

  “确定,那肯定就是婴儿的哭声,婴儿跟大人的哭声是不一样的。”

  “你们看到过那婴儿的长相吗?”

  库老爷库夫人都摇了摇头。

  这时候仆从把饭食端了上来,之前吴钩说过他们石口村的人吃饭是不说话的,虞夏便也没再问,正好刚上桌的梅菜扣肉、石口村酿豆腐还有其他菜式都十分美味,几人也顾不上说话,只安安静静吃完了这顿饭。

  “我想在你们宅子里面四处看看。”

  虞夏对库氏夫妇说。

  库氏夫妇立刻就点了点头。

  白贞茜几人也打算四处看看,几人便分头行动。

  虞夏走出屋子,在院子里四处打量,忽然听到一阵特别细微的脚步声。

  虞夏回头一看,却是石头妹,不知何时悄悄跟在了她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