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八十二章 功德观想法

作品:道门法则|作者:八宝饭|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06-14 05:21:51|下载:道门法则TXT下载
  赵然也不再废话了,他的确存有拿苏川药试行练手的心思,苏川药答应那么痛快,那就没什么可说的,按照他的推测,失败之后最大的后果就是跌落境界,以苏川药的天赋,顶多两三年便能重新追回来。

  当下,赵然便让苏川药停止修行上清诀,将南归道人招来:“道友,我们回大君山。”

  南归道人辞别了依依不舍的镇门灵官,载着赵然和苏川药回转师门。

  抵达大君山后,赵然带着苏川药前往楼观小世界拜见老师和师娘。

  苏川药不得不再次把自己的悲惨遭遇讲述一遍,同样的遭遇反复讲了多次,苏川药自己都已经有点麻木了,就好像在讲述别人的故事,因此也就有余力加入一些技巧,当场把赵丽娘惹得泪流不止,江腾鹤也唏嘘个不停。

  江腾鹤问赵然:“听说你最近一直在总观中?”

  赵然道:“是,上月真师堂议事,其结果令弟子无法心服,这都不用说了,关键是两阁出尔反尔,让弟子无妄做了回失信小人。弟子在等本月的真师堂议事,议事结果出来以后,就着手把人捞出来。”说着,便将顾可学师徒的事情说了。

  赵丽娘道:“这样的人,致然你就不应该救。”

  赵然叹了口气:“当时两阁要顾可学配合查案,把责任往弟子身上推,弟子心软,便答应了从轻处置他们。顾可学得了弟子的承诺,全心全意配合两阁,结果最后落了这么个结果,此事已成弟子心结,不把人捞出来,弟子心意难平。”

  修行中人最怕产生心结,心结的本质,其实就是因果中最大、最重那一部分的集中体现,不消除心结,别说大道无望,连顺利修行都做不到。

  江腾鹤沉吟片刻,道:“致然,若是在应天府做事不顺,干脆就回松藩吧。”

  赵然道:“多谢老师关心,弟子也想通了,武天师、赵真人他们,其实就是拿弟子当冲锋陷阵的小兵,身为小兵,就没什么发言权可言,这是正理。不过既然上了阵,弟子就非得冲杀一番不可,弟子还就不信了,真杀不出个说话的权力来么?杀来杀去杀得两边都受不了,就有人会来问一问弟子想干什么了。”

  赵丽娘击掌赞许:“致然的脾气好,我喜欢!做事情就该如此,温温吞吞一潭死水,不搅动就永远死在那里,往里面搅动搅动,说不定就活了。但我刚才听你们一说,觉得陈善道这件事情做得不对啊,老是这么护着上三宫,由着他们的性子来,他们的胆子怕是更大,做什么事情都更会乱来。致然要留神,谨防他们狗急跳墙。”

  江腾鹤点头:“这样吧,雨阳的佳期不是要到了么?咱们楼观就一起去应天。”又向赵丽娘道:“也正好带你拜望一下洪泽叟,见一见洪泽湖的水下灵山。”

  雨阳和鸭小七、狐小九的大婚之期原本是定在五月九日,但因为洪泽叟有两位老友无法赶到,这老头便向江腾鹤致歉,希望将婚期延后,还专程派人送来了一份延期的赔礼。

  江腾鹤和赵丽娘很好说话,自无不可,于是婚期又推迟到六月十二,同样是个良辰吉日。

  有江腾鹤、赵丽娘两位大炼师在,再加上魏致真,赵然估摸着自己在应天应当是安稳了。

  接下来,就说到了赵然回山的目的——用正骨法的前半部功法,给苏川药在体内塑造一个功德修行的气海!

  赵然体内的功德气海是由细索演化,他不可能去给苏川药再找一条相同的细索,因此,他在金鸡峰洞天思索了半个月,摸索出来的一条试验性的路子。

  这条路分为两步,一是将自己细索演化为气海之后的运行模式构建为观想图,这一步赵然已经完成了大半,构图思路也详细向江腾鹤做了讲解。剩下的就是等江腾鹤施展手段了——赵然没到炼师修为,构建不出来。

  第二步同样需要炼师修为才能完成,就是参照正骨法的思路,将构想图强行打入苏川药体内,形成如同正骨一般的修行参照图景。

  江腾鹤听完后,和赵丽娘一起讨论了片刻,同意了赵然的思路,然后按赵然提供的方案,用一天时间构建完成。

  完成之后,江腾鹤先将观想图灌输给赵然,赵然试行观想,这幅图的结构和功法运行路线都和他体内的气海神似,有些小小的误差,他也提了出来,请江腾鹤修改。

  修改完成后,江腾鹤将这幅观想图以正骨法的模式打入了苏川药的体内,苏川药以此参照观想了一天,觉得一切无碍,前期的工作就算完成了。

  能否成功,还不是现在可以看出来的,需要苏川药反复观想功德气海图,以最终形成功德气海。这个过程需要多久,谁都不知道,因为一切没有先例可循。

  也许半年,也许一年,也许三年,也许永远行不通。但让赵然宽慰的是,到目前为止,苏川药并没有出现危险,她在灵力气海上的修为未受丝毫影响。

  这也就是楼观功法的先天优势了,水石二像共存,彼此互不干扰,只有修行过水石丹经的楼观修士才能做到这一步,换个别家修士过来给苏川药打入观想图,苏川药的灵力气海或许已经破了。

  离真师堂议事还有几天,赵然在四圣殿中正式举办了苏川药的拜师仪式。赵然收徒弟,这是大君山当下最热闹的盛事,楼观和问情宗全员出席观礼,就连如今已经迁入松藩的二十多个散修世家和宗门也都闻讯登门,向苏川药送上贺礼,赵然也没客气,让苏川药全收了。

  苏川药当着上百修士的面,向赵然磕头拜师,大殿中顿时一片热闹喧嚣的祝贺声。有仪式和没仪式当真不同,苏川药在大殿上感受到了隆重、严肃的氛围,自己也心潮澎湃,起身之际,眼眶都红了,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赵然带苏川药挨个见了一遍,魏大师伯、余二师伯、“林师叔祖”和郑、宋等“师伯”,认识了曲凤和、封唐为首的三代同门,认了一大堆“师兄、师姐”。

  这两天,苏川药整个人都精神焕发,仿佛换了个人一般,赵然偶尔还听到她自己哼哼着不知名的曲调,脸上绽放着灿烂的笑颜。

  曲凤和对苏川药很是羡慕,偷偷跑来向赵然表达了遗憾和抱怨,大意无非是小师叔你当年何其冷酷,拒师侄于千里之外,如今看到苏师妹能得拜入您老人家门下,师侄我是如何如何难过之类。

  一番话把赵然捧道浑身骨头轻了二两,抬脚踹在曲凤和屁股上:“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