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二更 聚餐

作品:厨妻当道:调教总裁老公|作者:东木禾|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05-16 17:27:27|下载:厨妻当道:调教总裁老公TXT下载
  订婚宴这天,也是晓夕工作室第一次聚餐的日子。

  詹云熙和明秀挑选的地方在名尚会所,高端大气,而且吃喝玩乐什么都有,工作室目前已有二十人左右,除了拍摄、运营、销售、财务人事,还新添了个部门,专门甄选广告商的产品。

  公司那边的工人没有来,为了不厚此薄彼,詹云熙特意请示过柳泊箫后,给他们补偿了红包,对他们来说,钱要比出来吃喝实惠的多。

  选的包间很大,除了摆下两张大餐桌,还有个小舞台可以k歌,另外,里面的套间,麻将桌、牌桌,台球桌、游戏机一应俱全,俨然是个小娱乐室。

  晚上七点,邱冰把车停在会所的大门前。

  下车时,柳泊箫无奈的问,“你一定要参加吗?”

  宴暮夕随意的抚了下身上笔挺又华丽的西装,反问,“你说呢?”

  他这么盛装打扮,还表现的不够明显?

  柳泊箫好笑又好气,“就是一场普通的员工聚餐,不是什么大型酒会,你至于吗?”

  “很至于。”宴暮夕幽幽的道,“我又不是拿不出手去,泊箫,你干嘛这么藏着掖着?有我这样的男朋友,不是应该时刻盼着拉出去显摆?”

  “……我不爱显摆行吗?”她是觉得,他不适合这样的联欢聚会,平素跟他玩在一起的人,个个身份都高的让人难以企及,跟寻常人在一起玩,他会吗?

  他如果端着架子,会让气氛尴尬,可让他放低姿态去迎合别人,她又不忍。

  宴暮夕如何不知道她心里的想法,内心受用的很,嘴上却道,“泊箫,于公,我是股东之一,于私,我是家属,不管哪个身份我陪你出席都没毛病,你再不爱喜欢,我也得履行我的义务,为你长脸。”

  “……”

  好说歹话都被他说尽了,最后,俩人自然是牵手一起进去的。

  之后发生的一切,让她觉得之前自己杞人忧天了。

  宴暮夕应对这样的场面简直如鱼得水,没有一点勉强,仿佛他原本就是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强大的社交能力给柳泊箫上了完美的一课。

  不管什么样的人,他都有办法能与之聊到一块儿,展现的平易近人,却又让人在入沐春风中对他更加仰视崇拜,不动声色的恩威并济中收复了一众人的心,让他们更加死心塌地、不离不弃。

  柳泊箫心生叹服。

  詹云熙趁着宴暮夕去洗手间时,晃到柳泊箫身边,笑吟吟的道,“少夫人,少爷是不是很厉害的让你再次刮目相看了?”

  柳泊箫点头,“我以为,他不屑应酬。”

  詹云熙喝了点酒,加上心里高兴,说话便有些恣意,“少爷是不屑啊,可不代表他不会,少爷其实对酒桌上的文化熟埝着呢,当年啊,我跟在少爷身边去国外谈判时,上流酒会上那么多大人物围着少爷唧唧歪歪,少爷一个人舌战群儒,连哄带敲打,忽悠的所有人都对他竖起大拇指,所以啊,少爷虽然高冷傲慢、唯我独尊,但他若是想收服人,就没有能躲过去的,端看他想不想。”

  柳泊箫深以为然。

  詹云熙还想再说什么,见宴暮夕从回来了,忙道,“少夫人,我去唱歌啦,您有没有什么想听的?”

  柳泊箫想了想,见其他人都各自去找喜欢的玩了,桌面上,还有明秀和管财务的人在聊天,便道,“想听那首小酒窝了,你跟明秀去唱吧。”

  “啊?”詹云熙有点懵。

  柳泊箫似笑非笑的调侃,“怎么?怕明秀不答应你?”

  “怎么可能?”詹云熙瞪大眼,一副我邀请她唱是给她面子的模样。

  “那就去呗。”

  詹云熙硬着头皮去了。

  宴暮夕回来坐下,见状,勾起唇角,“你忽悠云熙去撩明秀了?”

  “怎么是忽悠呢?”柳泊箫坚决不承认,“我就是想听情歌对唱了,詹云熙非要表演,我总不能陪他上去唱吧?只能是明秀了。”

  宴暮夕意有所知的笑道,“他俩是挺般配的。”

  “你真这么觉得?”柳泊箫讶异的问。

  宴暮夕点头,“虽然明秀没有学历,如今也没做出什么成绩,但她有颗好学上进的心,将来定不会差了,至于秉性,容貌、气质,配云熙,很合适。”

  “就是不知道他们俩有那个缘分吗?”

  “缘分都是处出来的,你看现在,你敢说他俩之间没点故事?”

  台上,俩人已经唱开了。

  明秀倒是落落大方,只是詹云熙显得很不自在,好像是心虚什么似的,眼神也不跟明秀对视,不过唱起情歌时,情绪很饱满到位。

  “小酒窝、长睫毛,是你最美的记号,我每天睡不着,想念你的微笑,你不知道,你对我多么重要,有了你,生命完整的刚好……”

  “小酒窝、长睫毛,迷人的无可救药,我放慢了步调,感觉像是喝醉了,终于找到心有灵犀的美好,我永远爱你到老……”

  歌词缠绵神情,扣人心弦。

  柳泊箫听的陶醉。

  宴暮夕倾身在她耳边道,“泊箫,这首歌也唱出了我的心境,你不知道,你对我多么重要,有了你,生命完整的刚刚好,还有,我永远爱你到老。”

  灼热的呼吸洒在耳朵上,整个心都跟着颤动起来,那些醉人的话犹如毒药,还是见血封喉的那种,让她瞬间溺死在他的温柔里。

  ……

  俩人离开时,已经九点多了。

  上车后,宴暮夕诱哄着道,“今天是周五,明天不用上课,去我办公室睡好不好?”

  柳泊箫用尽里力气才能挤出一句,“不好。”

  她明后两天有很重要的事做,如果跟他去办公室睡,明天的工作准得泡汤。

  宴暮夕不死心,“我保证不让你太累。”

  不承诺还好,这一承诺,就让柳泊箫想起他在床上是说的那些保证的话,就没一句实现的,说的再斩钉截铁,该禽兽还是禽兽。

  于是,她呵呵一声,坚决的回家睡。

  宴暮夕送她到珑湖苑时,幽幽的提醒道,“泊箫,还有二十四天。”

  “……”记的这么清楚做什么?这是数着日子在过吗?

  ------题外话------

  晚上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