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十五章 自绝生路

作品:诸武争锋|作者:饮马丰川|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5-16 22:54:23|下载:诸武争锋TXT下载
  感受到这一幕的变化,箫剑生已经快速的判断出铁笼其实是一个阵,可以封印修行者的气海,影响进入之人的感官判断,甚至出现幻觉。

  实力不济者,或者没有提前提防者,一旦落入圈套,结果只能是死。

  诸如他自己,念力比普通同境界的修行者强上几分,感知也就多了几分,所以才有了提前的预判,能清楚的感知到此刻的铁笼俨然已经变成了一张无法随意行走的棋盘,人身自由便加了规则限制。

  此时便有黑白两色棋子向他移动过来,柳生静云就隐藏在众多棋子之中,以便藏匿行踪。所以,箫剑生在心里淡淡的说了句,柳生静云,你要自绝生路,我只能成全。

  这句话他之所以没有说出口,因为已经没有必要,刚才他对柳生静云还无杀心,只想让他重伤,或者自行退出桑帮,但现在他改变了主意,或者说他改变了对东杲人的印象。

  箫剑生曾听说过,东杲人阴险,狡诈,毒辣,毫无人性,之前他半信半疑,现在深信不疑。

  最主要一点,他感受到了铁笼之外动静,铁笼遽然黑暗一片,他能想到此刻赵凌雪肯定非常焦急,自然会想办法闯入。

  就在这时,有几颗棋子忽然加速而来,它们的轨迹都按照某种或围或堵的方式,棋子袭来的一瞬间,箫剑生站在原地没有移动,但身体之上却爆发出一道洁白光芒,在黑暗之中劈开一块明亮之地。

  站在看台之上的人看的最是清楚,仿佛夜色即将过去,那抹光亮像东方的骄阳冉冉升起,光芒渐渐扩散,足足占据了近百个节点的位置,那些袭来的棋子在触碰到光芒边缘的一瞬间消失不见,本就是虚无,自然又重归了虚无。

  柳生静云踩着一颗棋子怪异而动,他站在黑暗之中蒙着黑布,依然能感知到箫剑生的一举一动,直到那抹光芒的出现,让他眼前的黑布荡然无存,甚至他的眼皮都没能挡住,一束刺眼的光激射入他的双眼,柳生静云惊骇之余,身形猛然向上浮起,但他手中的长刀却怪异在手中消失。

  刹那间,箫剑生感知到了怪异的刀锋穿透了黑白的边界而来,先是七彩流光冲淡了他周身的白芒,就在他眼前再次黑暗下来的一瞬间,一股含着雷霆之力的刀意在他身边炸开,一瞬间将他精心布置的念力之盾毁的七七八八,再无法阻挡。

  那柄刀的刀刃忽然变的像水一样绵长,紧紧贴着他的颈部而行,似要劈开他的皮肉继续切割,刹那间的变故,令得箫剑生有短瞬之间的惊呼,他的身体本能的没有选择躲避或者后退,似乎他躲闪的再快,也逃不出那绵长的刀刃,所以,箫剑猛的旋转如陀螺一般,他的颈部紧紧的贴着那冰冷的刀刃,与之形成了一

  个平行的关系,虽然看着近,实则永无焦点。

  刀刃划过,箫剑生的颈部只是留下一个很浅的血印,血印在他颈上绕了一圈,仿佛一个鲜红的项链。

  很险,离死只差分毫的距离,但箫剑生依然能保持心不慌,意不乱,谨守心神,精密计算着杀死柳生静云的方法,至他杀死安公子以后,似乎对杀人已经有了全新的认识,杀死一个人好比做一件事,可以提前做好计划,计划可长可短。

  柳生静云感知到一刀没能见效,但也没有失望,反而对箫剑生生出了一种忌惮之心,他鲜少碰到这样心性坚韧的对手,尤其是对方还低他一境,就更难能可贵了。

  此刻,柳生静云站在暗处不住的变幻着脚下的棋子,开始默默盘算新的杀招,总之他要以猫捉老鼠的方式将箫剑生虐死在这里。

  将女儿当做赌注是假,替江川报仇是假,将赵凌雪占为己有也只是他的一己私欲,柳生静云自然不会糊涂到让一个女人左右了他的道心,哪怕这个女人很漂亮,漂亮的一塌糊涂,但在他眼里也仅仅是个万物。

  他真正的目的是抢夺箫剑生身上的气运,顺便以此为借口,对伏龙帮展开无休止的报复,可谓一举两得。

  箫剑生周身不断的有剑气进行试探和干扰,但他会去伪存真的判断,绝对不会在这些事上浪费一丝一毫的无用气力。

  忽然,他脚下的铁板传来怪异的动静,似乎有什么东西正沿着铁板的另一个面向他游曳而来,箫剑生按照某种特定的步伐故意重重的迈了几步,果然那动静离他渐行渐远而去。

  与此同时,他周身的白芒渐渐被黑暗吞噬。

  在白芒消失成灰蒙蒙的时候,箫剑生借着最后一丝光亮,身形突然浮起,在无法动用气海之力的时候,他脚下踩着一柄念力之剑,速度更为怪异,更为快,更为无声,而且这柄剑可以自信避开那些忽然出没的棋子。

  箫剑生相信,只要他不动用元阳之气,柳生静云对他的感知就会弱上几分。

  两人在铁笼之中沉寂了很长时间,柳生静云在根据箫剑生的步伐精心的设计大杀招,最开始他能轻易的掌控箫剑生的一举一动,但很快那张脸上就显出了迷茫之色。

  直到箫剑生忽然出现在柳生静云面前的时候,那张迷茫的脸一瞬间被一种震惊所代替。

  柳生静云似在感叹:“没有想到,你的念师境界超越了你的修行境界。”

  箫剑生笑着回道:“我也没有想到你和别人一样的贪婪。”

  柳生静云撕下了黑布,笑道:“贪是人的本性,没有人不贪,比如有些人明明已经坐到了万人之上的位置,但还要窥视整个天下,有人本可以借着七境之力,让自己和后代儿孙过上

  无忧无虑的日子,但他依然向往奢华的日子。”

  箫剑生点了点,觉得这话有道理,但这道理并不成为放弃杀死柳生静云的理由,他的心思还在微动,他脚下的念力之剑在柳生静云感知不到的情况下正在快速的分离,一剑化三剑,一剑供他脚踩,一剑绕道柳生静云背后,最后一剑当做幌子,吸引柳生静云的注意力。

  沉静了几息,柳生静云又说道:“姓箫的小子,你不也贪恋赵凌雪的美色才愿意和她牵手天涯,如果她奇丑无比,我想你早没了这份雅兴了。”

  箫剑生淡淡说道:“柳生静云,你已经知道杀不死我,所以在借着这番话来分散我的注意力,好酝酿大杀招。”

  被看破了心机,柳生静云并不感觉尴尬,这便是黑夜的好处。

  为何大多数的坏事都选择在夜色下进行,一来便于下手,二来夜色可以掩盖人的良心,做出一些连自己都预料不到的事情,这是箫剑生的理解,应该也是大多数人的想法。

  柳生静云大大咧咧的笑了一声,说道:“这个困兽笼是我一手设计,有师尊他老人家亲手监工而成,这里面注入了他老人家太多的心血,所以我不能让他老人家失望。”

  箫剑生只听到了这句话的前半部分,后半部分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小动静代替,猛然间,有几十颗棋子串成一串,如刀如剑如枪在他背后静默袭来,等到最近的棋子离他不足几尺之时,箫剑生才震惊的发现,那串棋子原来是以那柄刀为轴心。

  猛然一剑刺下,距离太近了,那刀的威势太强了,完全无视了他的念力之盾,箫剑生没有更多时间化解,后背凉飕飕一下,被刀尖刺入很深,他的身体踉跄落地。

  柳生静云刚刚笑了几声,忽然谨慎住嘴,但已经迟了。

  一道无形的剑穿透了他的身体,没有留下任何的伤口,就在柳生静云调集浑身的力气想要将身体里面那道伤口压制到最小的时候,又是一剑贯穿了他的眉心。

  柳生静云晃晃悠悠掉下棋子,犹豫了一下,说道:“麻烦你出去之后,顺手将柳生金泽也杀掉,柳生静云在此谢过。”

  就在柳生静云气绝之前,箫剑生回道:“我不杀女人。”

  柳生静云直挺挺倒下,双眼未能闭合。

  周围的黑色散去,在此恢复了夜明珠的光亮。

  其实,箫剑生还有半句话没有说出,除非她该死。

  但这半句话柳生静云没能听到。

  铁笼上空,赵凌雪和江左已经交手,赵凌雪六境,江左也是六境,但他的优势要比赵凌雪强,起码不用分心,箫剑生杀他弟弟,他便杀他女人,如此才能解气。

  大瓷碗本想替自家公主接下这一战,但她很快便被柳生静云几名手下纠

  缠住,尽管那些人的实力参差不齐,但贵在人多,将大瓷碗围的水泄不通。

  其实这个时候,未央贞子本来可以助赵凌雪脱离险境,但她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她也很希望赵凌雪死在这里。

  不远处,柳生金泽一直冷眼观瞧,她本来只是在等地下方传来的喜讯,但忽然间发现赵凌雪遮面的黑纱脱落了,露出了那张足以让她都嫉妒的尊贵娇容,她一直隐藏在袖中的短剑,忽然有些蠢蠢欲动,就当赵凌雪被江左逼的后背的倩影越来越靠近她所在的看台时,柳生金泽袖中短剑猛然飞出,直刺赵凌雪后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