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827 蒋钦

作品:头狼|作者:寻飞|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6-13 06:55:21|下载:头狼TXT下载
  听我说完以后,王莽眼神诧异的张大嘴巴。

  我夹着烟卷笑问:“咋地了叔,整的好像要吃我似的,别夸我帅哈,我也知道在气质这块,我把控得死死地。”

  “少特么臭屁。”王莽大巴掌拍在我腿上,笑盈盈的出声:“你可以呀小子,这把玩的挺到位。”

  我唏嘘的吐了口烟圈道:“其实也是在搏命,万一哪步没算计对,我有可能在来警局的路上就被丧鬼给干掉,现在看来郭海好像没那么大的魄力。”

  王莽伸了个懒腰解释:“不是郭海缺魄力,是他现在很难受,常飞告诉我,郭海上面的两个关系户今天都找他谈话了,大概意思是让他消停,再整出来什么风波,上面真有可能抓他当典型,说白了还是前两天砖厂的斗殴案闹的。”

  听到王莽的话,我陡然又想起了陈傲和刘博生,心酸的叹口长气:“唉..”

  王莽拍了拍我后背安抚:“都过去啦,人这辈子总得有点坎坷和记忆。”

  我抹擦一下脸颊,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不解的问王莽:“莽叔,你说文君为啥要一整天守着那家小店?”

  “对于文君这个人,我了解的也不是特别多,但我知道郭海特别信任他。”王莽摇摇头道:“郭海手下四小鬼,文君的地位绝对超然冯东华、丧鬼和蒋钦,很多另外三个不知道的事情,郭海都是交代文君去做的。”

  我眨巴两下眼睛问:“诶,说起来四小鬼,蒋钦似乎一直都没出现过,这个人是干啥的?”

  王莽想了想后说:“蒋钦现在应该是接替文君帮天娱集团打理海外市场,这个人也很有意思,四小鬼里属他最年轻,年龄应该比你大不了多少,感觉上平平无奇,但做任何事情都是在不知不觉中完成的,论智商不如文君,论武力也整不过丧鬼,论忠诚度不及冯东华,可愣是能在四人中站稳脚跟,外面很多人传言,蒋欣是郭海的私生子,哈哈..”

  我眯缝眼睛呢喃:“这类人最难摆弄,样样精通。”

  正说话时候,我兜里的手机突兀震动,我漫不经心的掏出电话,看了眼竟然是王者商会赵成虎的号码,我一下子有点懵圈。

  虽然我手机里一直都有存他的号码,但这么长时间来,我和他几乎没有联系过,偶尔逢年过节我给他发祝福短信,他也很少会回复,这个时间段他突然给我打电话,究竟是有何深意?

  咳嗽两声后,我小心翼翼的按下接听键:“喂,三哥!”

  “忙什么呢小家伙?”电话里立即传来赵成虎富有磁性的嗓音。

  我干笑两声发问:“瞎忙活呗,您咋这个点突然给我打电话呐?整的我有点受宠若惊。”

  赵成虎语调轻松的问:“听说你最近和天娱集团又掐起来了?”

  “嗯,闹了点小纠纷。”我把玩着矿泉水瓶回答。

  赵成虎沉声道:“跟你打听个人,郭海手底下有个叫蒋钦小孩儿,你熟悉不?”

  “嗯?”我顿时愣住了,真是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聊鬼,我这头刚和王莽研究蒋钦呢,赵成虎好像踩着点似的就打过来电话。

  我实话实说的回应:“知道一点点,不过到目前为止,我还没见过他这个人。”

  赵成虎笑呵呵的出声:“小朗啊,你说哥对你怎么样?”

  我当即明白他的意思,马上回应:“三哥,你是想找这个蒋钦是吧,如果他在羊城,我一定帮你使使劲。”

  “呼..”赵成虎喘息一口道:“这小子是个横主,前阵子把我几单生意搅和黄了,而且还伤着我这儿不少兄弟,他自己也挂了一身伤,据说是逃回羊城了,如果你有他的信儿,就想办法帮我把他永远留在羊城吧。”

  我禁不住有些质疑:“蒋欣有那么大能耐?”

  赵成虎慢悠悠的说:“能耐不算大,但是很善于钻空子,他现在有伤在身,行动不会太方便,而且他在国内属于被通缉的对象,郭海绝对不会把他放在太显眼的地方养伤,也不会安排太多人手保护,你试着让兄弟们跟一下郭海的几个嫡系,保不齐能摸出来什么蛛丝马迹。”

  “被通缉的对象?行动不太方便?养伤!”我轻轻呢喃,沉默片刻后,突兀将文君和那家外卖店联想到一起,赶忙端着手机道:“三哥,我可能有点眉目了,晚点再给你打过去。”

  赵成虎爽朗的笑道:“好嘞,这事儿要是真能办成,三哥欠你一道人情。”

  挂断电话后,我冲着王莽的司机吆喝:“哥们,打方向盘,绕道去荔湾区的如意大道。”

  “怎么了?”王莽迷惑的问我。

  “我猜到文君在守什么了。”我捻动手指头,亢奋的吧唧嘴:“保不齐这把我能一箭双雕,直接干趴下郭海手里的两员大将。”

  这时候坐在后排,一直沉默不语把玩手机犹豫的小兽突然抬头开腔:“刚刚给你打电话的是小三子吗?”

  “小三子?”我倒吸一口凉气,朝着小兽翘起大拇指:“你牛逼,我还是头一回听到小辈儿敢这么称呼他的。”

  小兽耷拉着脸颊嘟囔:“不是小三子难道还是大三子呀?我揍他的时候,他都管我叫兽哥,回头你帮我问问他,小白啥时候能来羊城呗,我挺想小白的。”

  我干涩的敷衍:“呃..行吧。”

  趁着司机踩油门的空当,我侧脖问王莽:“莽叔,你是咋跟兽爷玩到一起的?”

  通过之前的蛛丝马迹,我几乎可以断定,这个小兽的来历绝对不简单,保不齐他跟陈姝含、小佛爷可能都是亲戚,要是按照这种关系推算,他压根没可能给王莽当马仔。

  “我俩算是忘年交吧。”王莽回头看了眼正全神贯注戳着手机屏幕玩游戏的小兽,笑了笑说:“前几年,我生意不顺当,曾经去过金三角淘金,一次偶然的机会遇上了小兽。”

  小兽不知道从哪摸出一袋干脆面,边“嘎巴嘎巴”咀嚼,边昂头看了一眼闷声道:“他救过我的命。”

  王莽吸了吸鼻子打断:“过去的事儿不提了,你在我这儿再玩几天就回去吧,不然你爸找过来,我跟着吃锅贴。”

  “我跟他说了,出来玩三个月,他同意的。”小兽有些不乐意的撇嘴。

  王莽说的不尽不实,说明肯定是有不想为人所知的苦衷,所以我也没好意思再继续深问。

  半个小时后,我们来到文君之前藏身的那家外卖店,此时已经凌晨三点多钟,整条街上空荡荡的,外面的卷帘门是拉着的,但透过缝隙可以看到里面隐隐有灯光散出。

  我朝着小兽低声道:“兽爷,你帮我个忙呗,围着这店四处溜达一圈,看看有没有后门啥的,如果有的话,帮我抓住跑出来的人。”

  “麻烦。”小兽没好气的吐了口浊气,但还是很给面子的跳下车。

  跟王莽打了声招呼后,我从他司机手里接过一把“仿五四”手枪,也随之跳下车,径直走过去,“啪啪”拍响卷帘门。

  “谁呀?”店里立即传来一道女声。

  我清了清嗓子吆喝:“荔湾区警局的,有点事情想找你们了解一下。”

  “等一会儿啊。”

  屋里顿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说话的声音,但我听不太清楚,我不耐烦的又“啪啪”拍了两下卷帘门厉喝:“速度快点。”

  我的本意是如果屋里真藏着那个什么蒋钦,狗日的一定会趁乱从后门跑,那样的话,一定会被小兽逮个正着。

  半分钟左右,卷帘门从里面“哗啦”一下被推上去。

  一男一女两个身着印着“好到家”长袖工装T恤的青年好奇的望向我。

  我没搭理他们的不解的目光,蛮横的冲了进去。

  两人撵在我身后喊叫:“诶同志,给我看看你的警官证吧。”

  “闭了。”我眯缝眼睛来回观望。

  这家店总共不到三十平米,前面是个大理石铺成的柜台,后面有个不点大的厨房,厨房门外挡着半截门帘,可以说是一目了然,如果说藏人的话,也只有厨房里最有可能。

  我利索的翻过柜台,猛地掏出手枪,踮着脚尖慢慢朝厨房挪动脚步...

  wxi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