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66章 中国浸强胡浸灭 续 章节又弄反了

作品:唐残|作者:猫疲|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5-18 22:40:58|下载:唐残TXT下载
  只是在临黄城中稍加停驻和收拢剩余人马之后,饶是韩简久经征战也不免悲从心来。

  魏博节度使原本最盛时,当属初代节度使田承嗣在魏博时拥兵十万,又择矫健强力者万人为“番上节度使牙门宿

  卫”,号牙兵,自此为天下藩镇遍设牙兵之始。时云“长安天子,魏府牙军。”

  发展到如今韩氏父子两代执掌魏博,也常年号称坐拥六州而提控七万甲兵,这还不包括那些州郡下的团结子弟、

  守捉兵;因此才能在历代朝廷动不动发起的全面围剿之下,以首当其冲之势巍然屹立而保持住基本盘至今。

  但是这次攻略河南他出动了魏博镇足足五万大军,拿下(郑滑)义成军之后;留下一万四千兵马维持后路和镇压

  地方的局面;然后攻略天平军的郓濮曹齐四州时,又分兵一万连同那些降服归附的人马一起维持后路和地方。

  再加上一路征战的折损和伤病,因此在濮州鄄城的时候,他身边只有号称三万的两万人马稍多;再加上朱瑄为首

  数部充作前驱和炮灰的本地降卒六千多人。

  这一次连夜退兵之举,他还顺手在鄄城之中留下四千人马设了埋伏,以对付那些可能闻风而动的天平军和异动的

  降卒;但是却未想到在横渡冰面过半之后,还是不免在懈怠之际遭到了敌军的突袭。

  如今可以确认的是,除了已经分批度过的部队之外,尚且留在对岸的后队和正在横渡冰面的约莫七八千人马,就

  此免不了覆没之厄的下场了;其中又有更糟糕的是后队里保护大部分行军辎重,也都尽数落入敌手了。

  而这还不是唯一的坏消息,先期派出去支援鄄城和包抄后路的那两支人马,还有驻守在曹州、滑州境内由亲信大

  将韩安抵、陈全关率领那些兵马,也被破裂的冰面给隔断在了河南对岸。

  因此,他身边能够陆陆续续的收拢起来,也不过是八九千人马而已;其中四千尚且还算完整的先头行营军之外,

  他一贯厚养恩遇下来的魏博牙兵,和倚为基石的衙前亲军、内院子弟,加起来也不过千把人了。

  但是他随即就按捺住心中的情绪,打开临黄城的库藏而将财帛尽数堆放在在露天雪地里,然后有看下数十个临阵

  脱逃的士卒头颅,这才对着被召集起来脸上犹有茫然、惶惑、惊乱和不安颜色的左右将士,大声鼓舞道:

  “都打起精神来,不过是些许一时的失利而已。。我们还有这么多人马,还有本镇留守的兵马可为依仗,还有河

  南各州的驻军,一切只待回到魏州本镇就好了。此战之恨来日必有回报的。。”

  “还不速速领了犒赏和淄粮,就此回程去也。。”

  通过这么一番简单粗暴而直达灵魂的鼓舞和动员之后,这些明显士气低沉的魏博士卒才稍稍的振作起来,而就此

  踏上了归还魏州理所贵乡城的道路。

  尽管如此,韩简还是暗中做了一番安排,以备敌为名退回来的将杂色人马都留在临黄城中就食,又将本地的一千

  七百名团结子弟给尽数带走上路去。

  然后在本阵出发之后,又令亲信的衙内都都将韩世宁继续打着自己的旗号步行;而韩简自己则率领这一千最为精

  干的衙前亲军、内院子弟,以当地搜罗道的骡马径直分奔州城贵乡而去。

  至少在这里还有足足一万两千员留守的魏博劲兵,以及一千五百员保护后宅的牙兵所属,足以让他依为凭仗而对

  应接下来的恶劣局面;然后从容的召集各支郡的团结和守捉兵,再自魏州和博州境内招募更多的新卒;

  博州和魏州为魏博镇之根本腹心,因此经过韩氏代节帅经营和生聚下来,可谓是人口繁密而财富颇丰;哪怕河南

  赤地千里而遍地饿殍之际,魏博镇反而可以依仗境内严密的人口流动控制和赈济手段,来减轻灾荒的波及和影响

  甚至以此为凭据收纳了大量从河南讨还过来的百姓人口,而让魏博镇有了吞并四邻的底气。因此相比数次出战覆

  师而寡弱之极的老对手天平军,韩简想要将这次出战的损失给迅速补足起起来,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到时候,就是给凭借魏博镇丰厚有余的底子和根基,给予那竟敢突进犯乱的河阳军以迎头痛击之时。而一旦击退

  了迫在眉睫的河阳军之后,就可回过头来从容的收拾河南境内的局面。

  相信那些分割在外的魏博军别部人马,依靠就地的罗括和积余,支撑上十天半个月的完全不是什么问题才是。韩

  简如此思量着一路相继穿过朝城、昌乐、魏县境内,却都逢城不入绕墙而过。

  然后在漫天飘摇的风雪之中,他终于看见了那座耸立在济水南岸的安乡大城;以及在城头上被冻得硬邦邦却依稀

  可辨认的魏博节镇大旗。也让这只满身寒冷与疲乏的队伍顿然松懈下来。

  既然囤聚大量钱粮甲械的根本之邑尚未为敌所乘,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好办了许多。韩简心中也暗自一块石头

  落地了。随即他们就叫开了城门而径直长驱而入。

  “节帅归镇。。”

  “节帅归镇拉。。”

  “节帅归镇。。速速清道回避。。”

  在一遍遍的往复叫喊声中,韩简迫不及待穿过觉得有些漫长的甬道,又策马跨入到内在有些冷清的瓮城之中,心

  中却是想起了正在家中的娇柔妻妾和子女了。

  这时前端开道的旗仗队已然走出了瓮城的内门,突然间就是轰然一声巨响,凭空楼下的千斤闸和铁门栅,吧首当

  其中躲闪不及的骑手给压扁碾烂其下,又一片惊乱喧声当中将内外隔断开来。

  然后在内外一片怒吼和嘶叫、砍劈声声中,瓮城四沿才在鼓号声中齐刷刷的冒出许多顶盔掼甲张弓挽箭的身影来

  而高高擎举在空中的,也不再是他们所熟悉的“韩”字将主旗,而是一面全新的“乐”字大旗。

  而韩简也在这一刻变得脸色煞白而全身如坠冰窟;他怎么会不知道,这种藩镇之间以下克上的兵乱之事,终于还

  是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了。只是他又有所不甘的大声怒吼道:

  “尔辈安敢,某自认待尔等不薄,何以如此对某呼。。”

  随着他的声音冲破喧嚣而回荡在瓮城之间,才有另一个声音探头出来喊道:

  “韩老匹夫也有脸言此,安知其罪呼。。”

  “老帅固然待我等不薄,可是老匹夫你上位以来,却是亲重同姓而唯用亲族,而不问贤德、才具。。早已是人心沸然。。当为首罪。”

  “如今屡屡兴兵丧师,又令我魏博子弟大批埋骨他乡,此为二罪。。”

  “又背弃朝廷大义名份,而令我魏博上下尽数屈身事贼呼,此为三罪。。”

  “又喜新厌故,别设衙前亲军、内院子弟以厚待重赏之,而逐渐分夺诸牙兵之权柄、待遇。。”

  “你这忘恩负义的狗才。。。”

  而韩简也在这一刻终于听出对方的声音来。。赫然就是他一贯颇为看重的牙兵五都之首,长乐都都将乐彦祯,不由心中激愤难当而猛然吐出一口血来。

  霎那间从墙头上如雨点一般抛投下来许多冻硬的首级,仔细一看赫然都是韩简留在城中的亲族和心腹面孔。此刻

  都已经为叛军所害,而斩下头来专做打击他们的精神和士气了。

  随这这些抛投下来的人头,还有密密匝匝攒射而至的箭矢,顿然就笼罩在这支局困在内城之中无可躲避的队伍头上,又给人仰马翻惨叫连天的不断射倒在地。

  这就是魏博牙军的本质,悍勇敢战而犯乱无端。韩简父子两代人既是委以重任,又要小心提防和制衡之的对象,

  终于发生了反噬了。这是中箭落马坠地的韩简最后一刻的意识。

  而在瓮城的墙头上,新近率部奔逃回来掌握了局面又被推举为魏博留后,而显得五官硬朗干练的乐彦祯,也在对着身边一名面白无序的宦官恭声道:

  “一切都有劳院使了。。”

  “尽管包在咱家身上。。我这就给郑相公和崔使相去书说明。”

  这名宦者亦是。

  “只消魏博上下及时迷途知返,归还朝廷旗下赴难讨贼,莫说是眼下一个区区的六州旌节,就算是将来王爵之禄,使相之位,并非不可期许的啊。。”

  ——我是分割线——

  淮西寿州,形貌粗豪的防御使杨行慜亲手砍在一名敌兵的肩头,又顺势将其蹬下城去。随后他看着如潮退去的光

  州兵,不由忧心忡忡的再度吁了一口气。

  自从占据申州和光州刘汉宏反复再三,而就任了草贼的南路都统、淮南留使之后,时不时越境的攻打和抄掠,让

  淮西各州的局面就已经不好过了;

  如今又多了一个来自蔡州的秦宗权,一边攻掠淮北感化军(徐泗节度使)的地盘,一边还派大将孙儒越淮而攻,

  于是淮南的局面就更加混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