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三十三章

作品:辽东之虎|作者:千年龙王l|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4-30 07:39:21|下载:辽东之虎TXT下载
  郑芝龙让人在郑芝虎沉没的地方打捞了三天,也没能把郑芝虎的尸体捞出来。根据被俘的海盗供述,刘香网住郑芝虎的那渔网是铜丝绞成的。不用说就知道,人肯定沉到了海底。

  这里的海水深度,还不是人力能够企及的。就算是再厉害的水鬼,也没绝不可能把尸首捞上来。

  “红毛鬼退走了,很可能是去了爪哇。”郑芝龙看着一浪一浪扑过来的海浪,好像在对空气说话一样。

  “他们只剩下两艘战船,相信你可以对付。”李枭向后退了一步,身上的衣服是德川千姬用熏香熏过的,带着淡淡的香味儿好闻极了。他可不想沾染上海水的咸腥味儿!

  虽然两辈子都是军人,但现在李枭有些讨厌血腥味儿。再也找不到初上战场时那种闻到血腥味儿,血都在燃烧的感觉。

  两个人都不说话,直勾勾的看着大海。海面上漂浮着大大小小不下百十艘战船,这些都是郑芝龙从各地调过来的战船。这一次,他要出海去追杀荷兰人。将南海彻彻底底的掌控在自己手里,今后想要经过海峡的船只,都要插着他郑家的旗才行。

  郑家的旗不是白插的,想要插郑家的旗,就得给郑家交钱。说穿了,就是保护费。

  “今后南海的利益,咱们对半分。”过了很久,郑芝龙说话了。这个决心不好下,他也想了很久,才下定这个决心。

  “对半分,你舍得?你家里的其他人,不会说闲话?”李枭笑着问道。

  “闲话总是会有人说,如果总是听他们的,那就什么事情都做不成。想要做事,做成事,就得自己拿主意才行。”

  “你这样会被人说是刚愎自用,失败的人有两种,一种是谁的话都听。另外一种是,谁的话都不听。自己的主意固然重要,更加重要的是知道应该听谁的劝谏。

  有太大好处的事情都不会长久,这件事情我想好了,三七分帐。具体事情你管,我只负责拿钱就好。遇到强大的敌人,我可以提供援助。但现在来看,南海还没有你对付不了的人或者势力。”

  郑芝龙很意外的看着李枭,没想到眼前这个年青人这样看得开。每年两成的份子,那可是一笔足以让所有人眼红的巨大数字。不是每个人都能轻易割舍得掉的!

  更何况,这一次澳门之战。李家的兵也流了血,就连李枭的亲弟弟就差点儿被溃散的荷兰兵打死。

  “收买陈四福出兵的两万两银子,算咱们一人一半。”

  “怎么能让李兄弟花钱,郑家这一次虽然有些损失,但区区两万两银子还拿的出来。”

  李休消失的两天,成功的买通了陈海龙的远房亲戚广州水师游击陈四福。那一百多条火船,就是陈四福的广州水师火船。

  自从郑和下西洋之后,大明水师的战船就向小型化发展。尤其是下达了禁海令之后,水师船只的吨位就越来越小,活动范围自然也就局限在沿海。

  虽然后来倭寇作乱,建造了几艘大船。可戚继光俞大猷等人平定了倭寇之乱后,大明水师再次走向小型化。说到底,还是钱的事情。建造大船太费钱费工,不如建造一些小船。

  陆地上的事情朝廷都管不过来,还指望海里能出花花来?

  大明水师的小型化近海话,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大海成为了海盗的乐土。郑芝龙,刘香等人,就是其中的优秀代表。

  正是大明朝廷的短视,才造成了如今南海混乱的局面。

  船大有大船的打法,船小就有船小的打法。火船就是小船打大船的不二法门,靠着航速冲击。小船前段的撞钉会把小船钉在大船上面,即便钉不上。那些壮汉,也会将钢钉钉进大船的船身。

  当两条船链接成为一体的时候,只要点燃大火这大船想跑都跑不了。荷兰人那种五桅大船,只需要三四艘火船,就能一把火烧个干干净净。

  为了这一次请动陈四福,李枭许给陈四福个人两万两白银。另外,战后还得给陈四福新造一百条火船,弥补朝廷的亏空。

  现在郑芝龙愿意揽下来,自然是好事情。郑家财大气粗,也不会太在乎这些。单单南海一年收取的各国商船的保护费,就高达上百万两银子。更不要说,这里面一些其他的好处。

  “我想郑森跟我回北方去,留在我身边也好教导。”李枭很喜欢郑森这孩子,不是谁都能有直面强敌的勇气。青史留名之人,全都不是等闲之辈。

  “老二没有孩子,我已经决定把田川那孩子过继给老二。森儿能跟着你学习,也算是他的造化。”郑芝龙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李枭。

  这年头个人的势力为了自保,大都会通过联亲联姻,结成利益同盟。收徒,自然也是结盟的选项之一。

  李枭和郑芝龙如今有这么多的利益牵扯,没有点保障可怎么行。如果朝廷打算对付李枭或者是郑芝龙,一南一北的呼应起来,就算大明朝廷也得掂量掂量。

  “大人!约翰来了,说是要求见大人和郑大当家说什么想要和谈。”艾虎生慢慢走近了两个人。

  “呵呵!打不过就来谈,好啊!到时要看看,这混蛋能弹出个什么花花来。”郑芝龙听说约翰来了,立刻笑了。

  约翰不愿意来,可他不得不来,因为他还不想英年早逝。鲍比自从和揆一翻了脸,就没有一天好日子过。航行到交趾海岸的时候,不知道为啥就掉进了海里。

  可巧不巧,偏偏有一条巨大的鲨鱼经过。海面上冒起大股的血水之后,再也没人见过鲍比。在交趾修船的揆一派约翰来谈判,他知道如果没有郑芝龙的许可,爪哇他是待不住的。

  现在这模样别说能不能穿过好望角,就算是经历千辛万苦回去了。估计也得被荷兰国王绞死!

  唯一的办法就是和郑芝龙谈判,争取保住爪哇。毕竟爪哇距离明国太远,郑芝龙的手也伸不了那么长。爪哇那地方又没什么钱好捞,劳师远征去攻打绝对是亏本的买卖。

  “约翰,我们又见面了。”李枭看着约翰,笑得非常愉快。这一次,他是以胜利者的姿态面对约翰。

  “李大人,非常荣幸又见面了。”约翰的脸上挤出了充满尴尬的微笑。

  “既然你是来和谈的,说说你的条件吧。”郑芝龙冷着脸,郑芝虎的死,荷兰人也得算上一份儿。

  “条件非常简单,我们希望与大明帝国保持和平。呃……!还有郑先生,保持和平。东印度公司,将会和郑先生保持贸易关系。将东方和西方的贸易进行下去,这对你我都有好处。

  我们这一次的战争,其实就是在争夺南海的控制权。谁控制了南海,就控制了东西方的贸易。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现在我们战败南海的控制权就成了你们的了。”

  “既然你们承认失败,那今后的规则由我们制定你们不反对吧?”李枭“嘿”“嘿”坏笑着问道。

  “对,今后的规矩由我们来定。”郑芝龙语带森冷。

  刚刚来的时候,李枭和郑芝龙已经商量好怎么宰荷兰人这条砧板上的鱼。

  “当……!当然!”看到郑芝龙冷森森的眼神儿,约翰“咕嘟”一声咽了好大一口口水。刚刚他已经听说,郑芝虎的死讯。失去了冷静的郑芝龙,很难说会不会把他这个使者一刀宰了。

  “我们和郑家,将会联合在海峡设立船舶司。所有经过海峡的船只,都得向我们缴纳税款。包括你们东印度公司的船,还有其他一切西方国家的船只。”

  “这个……!我……!”看到郑芝龙正在盯他的脖子,约翰立刻说道:“我同意。”

  郑芝龙的眼神儿,很像是在找地方下刀。

  “很好!”李枭点了点头,郑芝龙的白脸唱得非常成功。

  “今后西方国家的军舰,不许越过海峡。你们在南印度洋怎么玩都行,就是不准越过海峡。只要有军舰驶进海峡火炮的范围之内,我们就会攻击。你明白了么?”

  “明!……明白!”约翰再次咽了一口唾沫,好大的胃口。这是要把南海,直接变成郑家势力的内海。

  虽然现在郑家,或者说明国人控制的土地人口还不足以吞并整个南海。可大明的人口多如天上的繁星,迟早有一天这个国家会将目标盯准海洋。

  到了那个时候,南海沿岸的地方恐怕都保不住。

  “这个……!请恕我不能答应你们,我只能保证东印度公司的武装船只不出现在海峡。至于其他国家的事情,我做不了主。您知道的,在西方也有许多国家和许多的君主。

  再说,帝国在爪哇还有利益。您看这样如何?您可以和我们订立一个盟约,我们保证只有几艘船进入爪哇。毕竟我们还要控制那里!”

  “哼!”郑芝龙的鼻子里面重重哼了一声,约翰立刻闭嘴。

  李枭不说话,脸上带着笑看着约翰。场面一时极度的尴尬!

  “我……!我可以答应你们,让出在澳门的权益。毕竟我们和贵国政府签订的协议还是有效的,你们如果欺人太甚我们会通过我们的关系,去京城告状,去向你们的皇帝告状。”约翰的额头渗出了汗水,无奈的再一次让出准备讨价还价的筹码。

  按照道理来说,人家的确是租了大明的地方。而且每年按约定缴纳租金,可以说大明跟他们是房东有房客的关系。

  现在李枭和郑芝龙把人给打跑了,朝廷不但收不到租金,还要背负违约的骂名。朝廷里面那些老学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尤其是李枭在朝廷里还要赵南星那种东林大佬敌人的情况下。

  “我们要澳门的权益有什么用,你看看澳门都被打成什么样子了。想要重建澳门,他娘的要花多少钱。”郑芝龙一句话,就耶的约翰没了声音。

  “呃……!”约翰左右看了看,见到四周只有艾虎生几个人。把心一横:“只要你们答应我的附加条件,除了爪哇的驻兵权,我可以答应你们的所有要求。”

  “你的附加条件?”李枭和郑芝龙对望了一眼。

  “我希望来你们手下工作,我熟悉西方的贸易规则。而且会多国语言,我还熟悉你们明国人。我非常想来你们的手下工作,如果……!”约翰犹豫了一下。

  “有话说有屁放!”郑芝龙不满的吼道。

  “如果你们答应我的话,我不但可以答应你们的条件。还可以让你们发一大笔财,非常大的一笔财富。”约翰连忙说道。

  “哦!你小子还挺有钱?”提到钱,郑芝龙和李枭很感兴趣的看着约翰。

  “好,我答应你。如果那笔钱不足以打动我,我会把你……!”唱红脸的李枭,同意了约翰的请求。

  “呃……!咳!”约翰听到李枭最后的威胁,轻轻咳了一声,镇定了一下心神才说道:“因为东西方货币的金银含量不同,我们需要把用于贸易的金银进行重铸。您知道的,重铸会导致一些损耗。在你们大明,这些可以称为火耗。

  也正是因为金银含量的不同,火耗折算的时候就会有一些……!剩余!”约翰抬头看了李枭一眼。

  “我明白!”李枭点了点头。说穿了,就是骗西方人。说大明的金银没有西方的纯,然后在里面兑上其他金属。反正远洋贸易利润巨大,远在欧洲一辈子不会来中国的老外也不可能深究。

  “开始我们会利用商船,把剩余的那些金银运走。可最近几年,海上……!”约翰看了一眼郑芝龙。

  “海上并不安定,所以……!所以这些钱就没来得及运走。”

  “钱在哪里?有多少?”大明和西方贸易额不小,李枭敏锐的察觉到,这比钱的数目应该很大。

  “你得答应我的附加条件。”

  “我们会在海峡成立贸易中心,你可以在那里做一个买办。”听了李枭的话,约翰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