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八十七章:席君买(三更毕)

作品:大唐第一败家子|作者:烟雨织轻愁|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5-17 00:32:41|下载:大唐第一败家子TXT下载
  听到这位卫士的话,林抉简直被气的一佛升天二佛入地。

  你一个小小的卫士,居然胆敢跟本刺史这么说话?

  好吧,尽管折冲府,并不归刺史管辖,但是至少本官的官职,要比你大上十好几级吧?

  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跟和本官如此说话?

  林抉正要发火的时候,李愔却是伸手拦住了他。

  李愔淡淡地说道:“你们的校尉是谁?把他叫来!”

  说实话,这个小小的卫士居然有胆量拦截他,李愔非但没有生气,反倒是十分惊喜。

  因为折冲府,是唐代府兵制基层组织军府的名称。

  折冲府的卫士,战时为兵,平时为农。

  这样一来,士兵就缺乏必要的锻炼,战斗力往往不会太高。

  但是这一对卫士给李愔的感觉,很明显的不同。

  并且,这些卫士,可是连刺史的面子都不卖。

  也就是说,林抉并没能将折冲府掌控在自己手中。

  这样的话,李愔就不怕他狗急跳墙的时候,利用军队来作乱了。

  不多时,折冲校尉巡视回来,看到李愔等人,匆忙上前,行礼道:“末将席君买见过大都督,见过林刺史!”

  听到这位折冲校尉的话,李愔的瞳孔不由微微收缩了一下。

  嗯?

  这位校尉居然是席君买?

  怪不得这些卫士有这样的表现,原来都是席君买的手下啊,那就不足为奇了。

  在原本的历史轨迹中,这位可是率领一百二十个精锐骑兵,就敢袭击吐谷浑一万大军的猛人!

  并且还能重创敌军,将吐谷浑丞相宣王的三兄弟斩杀。

  而史书之上,对于席君买的事迹记载,就只有这么一条。

  至于他之前的事迹,只字未提。

  令李愔没想到的是,这位猛将,没想到在这里猫着呢!

  ……

  看到席君买,林抉的脸色铁青,忍不住训斥道:“席将军,你手下的卫士对本刺史无礼也就罢了,居然对大都督也如此无礼!到底是谁给他的胆子,让他胆敢如此嚣张?”

  而李愔这是一摆手,笑眯眯地说道:“林刺史,本都督觉得,席将军的属下做的对。军令当前,无论任何人都不能例外,席将军这是教导有方啊!”

  嗯?

  听到李愔的话,林抉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

  而席君买则是向李愔行礼道:“末将席君买,多谢大都督体谅。”

  李愔点头说道:“席将军,现在本都督可以进了吗?”

  席君买不由说道:“末将早已得到命令,等大都督到来之后,一切听从大都督吩咐。末将属下之人不了解情况,对大都督妄加阻拦,还请大都督见谅。”

  李愔哈哈一笑说道:“所谓不知者不罪,这件事情,不提也罢。对了,现在本都督来了,你们可以撤走了。”

  席君买不由吃惊地问道:“大都督,小河村,不需要封锁了嘛?”

  李愔点头说道:“小河村的百姓所患之怪病,并非是瘟疫,如果是瘟疫的话,早就传播开了。这段时间,你们辛苦了,现在,可以撤回去了。”

  席君买点了点头,当即收拢士兵,准备撤离。

  而李愔,则是带着薛仁贵等人,走入小河村之中。

  小河村里,一片死寂。

  街道上空荡荡的,看不到一个百姓。

  如果不是从百姓家里不时传出一声狗吠之声的话,恐怕会让人怀疑,这是一个空村。

  近两个月的封锁,让这个村子失去了应有的生气。

  摇了摇头,李愔敲响了村头的一户人家的门。

  不多时,里面有个男人沙哑的声音问道:“你们找谁啊?”

  林抉在后面大声说道:“蜀王殿下大驾光临,还不速速开门?现在殿下任我们益州大都督,此次前来,就是为了给你们治病。”

  吱呀!

  林抉话音刚落,木门便从里面打开。

  “草民乔七,见过蜀王殿下,殿下,您真的能治好俺们村的怪病吗?”

  李愔不由向这个乔七看去,只见这乔七身材矮小,又黑又瘦。

  额头上的皱纹沟壑纵横,看上去无比沧桑。

  身上的衣服打着十几个补丁,也不知穿了多少年了。

  一双手紧张的,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而李愔看到,他的脖子有一大块高高肿起,看起来极为吓人。

  刺史林抉,刺史都被吓得悄悄后退了几步。

  而李愔,看到乔七的病情,却是不由的一喜。

  “不错,本王这次来,就是为了给你们治病。先到屋里,本王先给你检查一下再说。”

  乔七顿时惊喜地说道:“殿下快快有请。”

  乔七家,就只有三间茅草房。

  走进屋里,李愔看到屋里站着大大小小三个孩子,还有一个妇人坐在床上,身上盖着一床破被子。

  这三个孩子,一个大点的女孩,大概十四五岁年纪,虽然极为瘦弱,长的倒是有几分姿色。

  还有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和一个蹒跚学步的小女孩,这两个小家伙都光着屁股。

  这几个孩子还有床上的妇人,从来都没出过村子,哪里见过这么多外人?

  尤其是还有穿着官服,一看就是大官的一行人?

  这几个孩子,都吓得躲在床边,不敢看人。

  床上的妇人也是羞红了脸,紧紧低下头来。

  乔七赶紧说道:“这是蜀王殿下,蜀王殿下来救咱们来了,你们还不赶紧过来,见过蜀王殿下?”

  在乔七吩咐之后,几个孩子,这才畏畏缩缩地过来,怯生生地喊了一声殿下。

  乔七指了指床上的妇人,尴尬地说道:“殿下,这是草民的婆娘,家里只有一条裤子,所以她不能下来给殿下见礼,这,这……”

  原本李愔以为,这妇人是瘫痪在床,这才大白天的坐在床上。

  没想到,居然是因为家里没有裤子。

  再看看那个女孩身上穿的裤子,又肥又大,估计是她们母女两个,就只有一条裤子吧。

  没想到,纵然在贞观年间,这益州百姓的生活,居然也会贫穷到这等地步。

  李愔发现,这一家人,只有乔七两口子患有这种怪病。

  而三个孩子,则是没有这种情况。

  而在亲眼看过乔七的症状之后,李愔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