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638章 破军王楼破军!

作品:都市修真医圣|作者:漂浮的气球2|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5-17 03:12:16|下载:都市修真医圣TXT下载
  明神府第一虚空大殿所发生的一切,以及冰火圣猿族群小少主的死,外界并不知晓,

  但随着乔雨薇,以及那些春秋圣院之人将此事的消息带回去之后,

  真个天荒三百六十州圣院一脉,俱都震怒!

  “找死,陈虚空这真的是在找死!”

  “两军交战,尚且不斩来使,何况他陈虚空什么身份,冰火圣猿族小少主又是什么身份?他竟敢如此胆大包天,不行,此等狂徒一定要将其斩杀!绝不留情……”

  “没错,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这陈虚空实在是太不识抬举了,竟敢和我们春秋圣院作对,真的是自寻死路。”

  “破军王正在南灵圣河修炼,走,我们去找他!这陈虚空必须死……冰火圣猿族小少主死了,我们必须得给冰火圣猿族一个交代。否则的话,老猿王发怒,我们谁也别想置身之外。都脱不了干系!”

  ……

  此时的他们所有人都是脸色极为难看,满脸铁青。

  向南灵域南灵圣河而去。

  冰火圣猿族小少主的死,陈飞的肆无忌惮,就仿佛是毫不留情的一巴掌,不仅是甩在了破军王,甩在了冰火圣猿族脸上,更是打在他们这些春秋圣院之人脸上。啪啪作响!

  多少年了?作为统御这片大地无数年的无上霸主,他们有多少年没曾见过,此等胆大包天,竟胆敢骑在他们头上撒野的找死之辈了?

  真的是很多很多年都没见过了。

  所以,无论如何,在他们看来,陈飞必须死!

  明神府也没有再继续存在下去的必要了。

  毕竟他们春秋圣院的威严,可不容挑衅。

  ……

  天荒三百六十州,南灵域,

  天荒三百六十州南灵域乃是圣院所统御的地盘。而在这地盘当中,南灵域中部区域,有一条横贯东西的大河,名为南灵圣河!

  南灵圣河长约为数十万里,宽也有数千里,大河涛涛,奔腾不息,气势磅礴,声响之大,隔得很远都能令人听见声音。

  而在此时,南灵圣河上游河边,正有一道气势磅礴的身影悬浮在那半空当中,浑身星辰闪耀,湛湛生辉,充满了古老而神秘的星空力量。

  仔细看,那道气息磅礴的身影是一位异族男子,肌肤银白,散发着光亮。同时他的年纪看起来也并不大,若是按照地球上的年龄外貌来衡量的话,大概也就是刚三十出头吧。

  此时的他身穿着一身紫衣,衣秧飘动,浑身银光闪耀,犹如天神下凡,

  与此同时,在他身后的虚空当中有神力升空,日月星辰沉落,化作一片浩瀚的星空。

  虚空当中,无数星辰都在闪耀。

  它们浩如烟海,诸多星辰都渺小如尘埃,但其中却还是有些特殊的星辰格外明亮,比其他繁星要醒目很多,引人注意。

  北斗七星!

  此时若是有熟悉星辰天外世界的修士在此,必然会毫不犹豫的叫出那些特殊星辰的名字。正是北斗七星!

  地球古代将周天星辰称作是星宿,

  同时,又把星空分成若干区域,不同的星域有不同的名称,可用‘三垣四象二十八宿’来概括周天星图。其中鼎鼎大名的星空区域之一,便就是这北斗七星!

  而在修真界,北斗七星也并非是虚幻。

  而是真正存在的。

  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

  这便是北斗七星。

  同时,这也是北斗七星族的祖地,族群称谓。

  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七星每一颗都巨大无比,生灵无数。拥有很多很多强者,和天才。

  传说,北斗七星乃是太古至强者勾陈帝上宫,紫薇帝真武,他们两兄弟联手创造出来的。

  而北斗七星族,则都是他们的后人。跟脚、背景俱都雄厚无比。

  也因此,当北斗七星族联袂一气,合而为一,共同对外时,

  他们便会自动拥有另一个尊贵无比的强大身份,

  那便是虚空天外世界最强三大霸主势力之一。

  北斗七星族!

  虚空麒麟兽一族,星空巨兽族,北斗七星族,他们三族共称为虚空天外世界的最强三大霸主!可以说整个虚空天外世界七成以上的地盘,都完全是由他们三族说了算。

  可见这北斗七星族的厉害。

  至于眼下这南灵圣河旁的异族男子,显然是北斗七星族七大分支之一,北斗破军族的族人!

  在他身后那浩瀚的星空当中,北斗七星之一的破军星,尤为明亮。引人注目。

  北斗破军族,

  而且还是个异族年轻男子……

  那他的身份也呼之欲出了。正是春秋圣院当代内门天骄前三者,号称是‘破军王’的盖世天才!年轻一辈至尊,楼破军!

  咻!咻!咻……

  此时,穷天上有着一道道疾驰的强大身影暴破空而至,散发着惊人的波动。

  正是乔雨薇,还是那些春秋圣院之人!

  除此之外,烬木神域府圣帝境四重天强者青侯,杨轶真;春秋圣院驻天荒三百六十州圣院一脉长老,高胜山,也都豁然在列。

  只是此时的他们脸色都很难看。不是阴沉着一张脸,便是满脸铁青。甚至带着杀意。

  感受到这一幕,破军王眉头微蹙,缓缓睁开了眼睛。

  “你们怎么来了?事情办好了?”

  “破军王,大事不好。小少主他死了……”

  一位春秋圣院之人满脸怒意地说道。

  “你说什么?”

  破军王瞳孔一缩,脸色一沉,寒声道。“谁干的?”

  “陈虚空!”

  乔雨薇开口说道,眼里面掠过一丝怨毒,又再继续开口道。“这陈虚空仗着二星上品帝器之厉,胜之不武杀了冰火圣猿族小少主,当真完全不把您,也不把春秋圣院放在眼里。真的是太放肆了!”

  “是他?”

  乔雨薇此言一出,破军王也都愣了愣。

  显然,哪怕是他也完全没想到,这素未谋面的陈虚空竟如此胆大包天,

  不仅无视了他破军王的颜面,

  甚至还敢完全不把冰火圣猿族,不把春秋圣院放在眼里?

  冰火圣猿族小少主天赋绝佳,堪比下等神兽,

  尤其是他还是老猿王的后人,背景天大,几乎被视作是冰火圣猿族下一代的王来培养。而且还几乎没什么对手。

  这什么概念?

  若是将背景换做某些王朝、帝国的话,冰火圣猿族小少主的身份几乎等同于太子、储君了。而陈飞竟敢杀了他?

  可想而知这会有多么严重的后果!

  哪怕最终春秋圣院不追究此事,冰火圣猿族也绝不可能善罢甘休!

  必会追究到底。

  到那时,恐怕一百个所谓这陈虚空,一百个所谓明神府,也不够死、不够灭的……

  换而言之,这简直死在自寻死路啊!

  可是,这家伙真有这么愚蠢?

  破军王总感觉哪有些不对,一时间陷入沉默,也没说话。

  而在见到这一幕,乔雨薇不由‘着急’了,忍不住继续说道。

  “破军王,小少主因冰圣剑珠一事而死,若是不给冰火圣猿族一个满意的交代……或许,会影响到未来您成为春秋圣院真传弟子。”

  这话显然是在煽风点火,火上浇油。

  他们妙音坊有真传弟子,春秋圣院也不例外。春秋圣院的真传弟子也被视作是未来掌门人候选者来培养,因此身份地位极高,几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但同时,想成为春秋圣院真传弟子的难度,也极大极大极大!

  对春秋圣院内门天骄而言,自身实力,人脉圈子,手腕能耐,这些东西缺一不可,全都得达到上乘,才有可能成为真传弟子!

  这就和九龙夺嫡,皇子争夺皇位是一个道理。

  必须要有人支持,身后站着庞大的人脉圈子,这才有可能更进一步……

  而在这之前,冰火圣猿族小少主,冰火圣猿族全体,都是他身后庞大人脉圈子的一员。

  而且份量极重!占据重要地位。

  但现在,冰火圣猿族小少主因为他破军王楼破军的事没了命。死了!

  这件事他必须拿出一个冰火圣猿族全体满意的交代!

  否则的话,轻则二者之间胜出间隙,

  重则冰火圣猿族改变支持者,转投靠他人。

  无论是哪种结果,破军王都不愿见到。也没办法接受。

  正是因为很清楚这一点,乔雨薇此时才会直击弱点,试图点燃破军王心里面对陈飞的杀意。

  她先前已经说了,不给她乔雨薇面子,陈飞一定会后果!是一定……因此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不惜一切,她也要达成这个现实。

  令陈飞后悔,自吞恶果。

  而在听见乔雨薇的话,破军王双眼微眯,眼里面掠过淡淡杀意。

  显然,乔雨薇的话,确实是击中了它的弱点!

  这些年来,他一直在为成为春秋圣院真传弟子而做努力!任何不利于这最终目标的事情,哪怕是一件小事,他都丝毫不介意防范于未然的提前将其抹平。

  哪怕是为之大开杀戒,也在所不惜。

  至于区区一个天荒三百六十州的乡野、弱小、土著修士,无论是一开始,还是现在,他楼破军都完全没将其放在眼里。只当做是一只蝼蚁。

  “蝼蚁尚且不知安分守己,既然如此,那还是干脆死掉,一了百了吧……”

  破军王喃喃说道,心里面仿佛是已有了决定。

  旋即站起身来,淡漠说道。

  “去明神府……”

  闻言见状,乔雨薇顿时神色一喜。

  但就在此时,一道苍老的声音却忽的从旁响起,传到众人耳中。

  “破军王且慢……”

  此言一出,人们一愣,而后目光都是落到了一位满鬓斑白的老者身上。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烬木神域府圣帝境四重天强者,青侯。

  “何事?”

  破军王皱眉说道,看着青侯。

  若是其他人开口说话,他根本不屑搭理。但青侯略有不同。

  他很早之前便听说,和知道青侯这个人了。

  青侯乃是烬木神域掌舵使者——烬木神君的老仆,同时也算是他的智囊,多智近妖。

  因此他的话,值得一听!

  “破军王想直接杀上明神府?”

  青侯说道。

  “不错。”破军王点了点头,也不隐瞒。这确实是他的想法和打算。

  “若是破军王还算相信老朽的话,请听我一言。此法不妥。”

  闻言,青侯摇头说道。

  “什么不妥?难不成你还认为破军王不是那姓陈的家伙的对手不成?“

  见有人站出来搅局,乔雨薇颇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

  “雨薇,住嘴!”

  破军王闻言立即一声喝斥,这才目光闪烁向青侯看去,缓缓说道。“愿闻其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