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258章 军营【为三千月票加更】

作品:剑徒之路|作者:惰堕|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06-13 11:21:12|下载:剑徒之路TXT下载
  巫芜慎重道:“几位先贤在上一次探秘的后记中,从没有提过真正进入剑府的诸般考验,似是而非,模拟两可,

  不过以我们估计,不是没有,而是上法飘渺,不留于痕;经过了,却不能说,或是根本就忘记了!

  所以,诸位一旦进入,不管遇到什么,也许就是考验而已,不必惊慌。”

  七戒也道:“本其心意,随其自然,是你的,别人也拿不去,不是你的,也强求不来,

  上穹碧落道友说取二成,其实是指剑府中之实物罢了,诸般传承,另有神妙之处,怕也很难用几成来界定,

  我只说一句,适度!

  尽掠豪取,让他人不满,对你自己也未必是好事,像这种地方,你得到的最多,担下的因果也越多,真当都是无主之物,白拿白取的?”

  众人点头称是,这种老生常谈,是几乎每一次探秘团队进入前的必说之话;但到了真君层次,各人自有主张,都是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主,又能听进多少那是只有天知道。

  优游一叹:“道统为本,合则争,不合则弃,留待他人,是为大道!”

  井犴君也道:“多言无益,都是至少千年修行,取舍之道自有分寸,吃的多了,也未必消化得了,等出得空间,你再想吐,未必来得及!”

  四位阳神各出警言,有云淡风清,也有暗伏警告,都是一个意思:威胁别人少吃点,至于自己嘛,端看胃囊大小。

  闲话已毕,众人鱼贯而入,剑府开启的时间未知,可三家门符的封印解封时间却很短,进的晚了,就只能留在外面吹风,一息之内,十一名修士融进方尖塔,踪影不见。

  随着封印的恢复,青光杀气毕露的方尖塔,又恢复了被封印后灰朦朦的古朴形态,若是再有修士经过,单这道封印,便能阻他至少十年八年。

  他们没考虑过在外面留人,没必要,反而惹人耳目,而且,这种情况下,又谁能在外面待的住?大宴堂内,你让饕餮之徒堂外守候,那只能是守出祸端。

  ………………

  “军候有令,我等十一人前出峡谷哨探,你等各做准备,二刻后西营门外集合!”

  领头的哨正老军阴沉着驴脸,给自己的斥候小队下达了命令,随即自去复命。

  这是一支远征大军,在远离本土的外域征战,这样的环境下,作为大军的眼睛,斥候的作用就显得无比的重要。

  远征已进行了数年,辉煌的战绩下,是无数底层士卒的死伤,而作为军中之眼,军中之锐,斥候们的损失尤其大;

  单只老军这支哨队,出征以来已经从十九人变成现在的十一人,不是只损失了八个,而是损失了十七个,除了哨正和另一个老斥候外,剩下的九人都是临时从战斗部队中选优异者补充而来。

  战争,高层统-治者要的只是结果,却没人来管这些底层的卒子。

  嘎子把横刀擦试光亮,虽然刀锋上又多出了几个细小的缺口,但并不耽误使用,这是军中最好的横刀,只配备近卫军和他们这些终日与敌交手的精锐斥候,所以,要珍惜。

  摸了摸腰间的短刃,那是他最后防身手段,想了想,却把短刃从腰间抽出,用布条细密的捆在了右小腿上;这是一次很反常的举动,数年征战,从尸山血海走出来的他早已从一个见血就哆嗦的新兵蛋子,进化成杀人不眨眼的冷酷老兵。

  放弃习惯了数年的配刃方式,连他自己都有些无法理解,但不知怎地,他就是有一种这么配戴的冲动,随手抽拔数次,直到找到最满意的角度方才罢休,

  今天,他就觉的自己与往日有些不同,但不同在哪,他也说不清楚!

  也许,是严酷的战斗让他慢慢长大,脑子更清楚?眼界更开阔?

  水囊,馍袋,勾爪,小斧,止血散……等等必备之物一一放置齐整,紧了紧身上的皮袍,抓起骑弓和两壶箭矢,一低头,走出肮脏,充满异味的帐篷。

  斥侯是不配铠甲的,除了头盔,因为不利长途奔波,虽然他们实际上是整个大军中战斗频率最高的军种,这很矛盾,却没办法,防的严和跑的快你总得选一个,没人会选择套着沉重的铠甲当斥侯。

  从马厩中牵出自己的枣红马,这家伙休息了几天,又有精料喂***神很亢奋;他已经记不清这是自己的第几匹马,战争中,战马的损失和士卒的损失一样高,没人能一直骑着属于自己的战马,除了指挥战斗的将军。

  所以,和马匹谈生死感情就很扯-蛋,他们只是伙伴,短暂的相处。人死了,战马会换一个主人,同样的,马死了,骑士就换匹战马;伤春悲秋不是战士,没功夫也没那么多愁善感,

  战争,让人忘记一切的柔軟,只剩下心中最冷硬的那一块。

  有人从伙房拎来一只木桶,一提饼馕,木桶里面满满的一桶煮羊肉,除了盐,没有任何其他的调味品,油腻,膻腥,肉块上还能明显看到去脱不干净的毛发,

  没人说话,战争除了让人冷酷外,还让人麻木,沉默……把头盔翻过来,装满羊肉汤,把冷硬如石的饼馕撕碎扔进去,然后大口咀嚼,大口喝汤,每个人都一样,

  他们必须尽量多的撑饱肚子,因为出发后就不会再有热汤的机会,

  嘎子感觉食物都快顶到嗓子眼,才停下了进食,虽然他心里很反感这样,但本能还是让他这么做,那个提来木桶的斥候等大家都吃完,才收拾餐具送回伙房,在这种军中哨队,这样的活计都是由最新加入的军士来做,军中是个很讲资历的地方,嘎子已经平安渡过了这个初期阶段。

  一群人开始牵着战马向西营外集中,一般情况下,他们都会配备二,三匹战马出外侦察敌情,可这一次,目标地是个峡谷,不利战马奔驰,所以一匹就足够。

  沿途中,有很多熟悉的面庞,也没有招呼,因为你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群行尸看着一群走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