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5章 奈何队友二五仔

作品:我什么没干过|作者:鹤城风月|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6-12 12:41:47|下载:我什么没干过TXT下载
  密集的手雷雨让银盒战队根本就抬不起头来,只能被动地挨炸。

  可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对他们造成的影响才是最恶劣的。

  每晚一秒进入安全区,他们就将要多承受一分毒圈的伤害。

  更不要说,在他们没有载具的情况下,光靠徒步进入安全区,到时候还有立足之地吗?

  绝地求生里别的不多,卡安全区边缘偷袭跑毒的人可是最多的。

  你在毒圈里忍受着毒圈的消耗,别人在安全的地方依靠着掩体轻松地打靶,这才是怎么看都没有胜算的情况。

  因为这个机制,导致绝地求生里的队伍,每每都要以最快的速度进行转移,就是期望着能够在下一个安全区里找到一个合适的落脚点,避免因为毒圈而团灭。

  此时毒圈已经快要缩减完毕了,龙脊山脉肯定会在下一个安全区刷新的时候被刷出去。

  他们实在是耽搁不起了。

  可头顶上络绎不绝的手雷,根本就不给机会啊。

  “他们到底有多少手雷啊?”

  “好像比我之前都要多啊。”

  脱马斯脸色发白,已经用掉一个急救包了,刚才手雷的冲击波伤到他了。

  之前他在遗迹的时候,就凭借着手雷雨战术灭掉了突击他们的敌人。可那个时候,他总共也就扔了十颗左右。

  可是现在,头顶上的敌人起码扔了有五波的手雷了。

  按照每波三颗的最低标准计算,那都有十五颗手雷了。

  “这些家伙是不是没有携带别的东西,全都装的手雷啊?”

  何子君无力吐槽,只能这么认为了。

  须知绝地求生当中的物品里,手雷绝对是重家伙。即使是三级包,一旦装了太多的手雷的话,那别的东西根本就放不下了。

  现在头顶上的敌人投掷了这么多的手雷,很怀疑他们究竟有没有药品和子弹什么的。

  四个人分别蜷缩在不同的掩体下面,虽然被手雷炸的头昏脑胀,但好歹还是保住了性命。

  手雷因为是圆的,所以从上往下扔的话,很难准确投掷到预想的地点,总归会滚开滑落下去。

  而且从高处往低处扔,抛物线的弧度就很难掌握。

  这也是为什么明明银盒战队的地形很不利,但是却没有被炸到的原因。

  结果敌人的手雷战术,更多的成为了迟滞银盒战队进攻的办法,而不是以杀伤为目的。

  可无论如何,手雷再多,也有扔完的时候。

  银盒战队不知道等了多久,周围终于渐渐地安静了下来。

  手雷的爆炸声已经消散在空气中,唯独硝烟的气味呛人口鼻。

  听觉慢慢恢复,也让何子君等人感受到了周围的情况。

  “咦,他们的手雷不扔了?是没有了吗?”

  董晓飒转了转眼睛,吩咐道:“兔子,你出去看看情况。”

  兔拉夫毛都竖起来了。

  “为什么是我去看?怎么不是你?”

  董晓飒振振有词。

  “刚才要不是你弄出声响惊动了敌人,我们早就摸上去团灭他们了。现在是给你将功赎罪的机会,你要把握住啊,少年。”

  兔拉夫很是不忿,转头看向何子君和脱马斯。

  “你们说,我有错吗?”

  何子君和脱马斯十分的默契。

  “我们认为,你有!”

  出去观察就容易被手雷炸到,所以死队友不死自己,何子君和脱马斯立刻做出了明智的选择。

  “这世道凑是没有好人咧。”

  少数服从多数,兔拉夫无奈地从掩体后探出身来,又准备着随时怂回来。

  然而迎接的他的是,天也蓝蓝,风也清清,一片祥和。

  兔拉夫紧张万分地等了好久,都没有迎来敌人的枪火和手雷,仿佛刚才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只是幻觉而已。

  其他三人见兔拉夫安然无恙,也都爬了出来。

  如今四个人都站在外面,却还是没有引起什么异变。

  “要不,我们上去看看?”

  干待着也不是办法,董晓飒提议道。

  “好吧,我们走。”

  其他人都同意。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继续耗在这里,迟早要被毒圈毒死。与其如此,还不如和头顶的敌人拼一个你死我活呢。

  四个人拉开阵形,谨慎万分又胆战心惊地往最高的顶点攀爬而去。

  越是靠近最高处,四个人的情绪就越是紧张。

  他们是真的怕敌人突然从岩石后面探出头来,用恐怖的火力吞没了他们。

  何子君几乎是走走停停,如同过街的老鼠一样。走两步,就会猛地端起枪械,瞄准敌人可能出来的位置。

  他们现在是没有掩体的状况,一旦敌人真的要伏击他们,可以为所欲为。

  毕竟人家有掩体,想打就打,不想打就不打。而他们,却要一直紧绷着神经,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怠慢。

  走在最前面的兔拉夫都已经接近山顶了,依然没有遭到任何的打击。

  这让银盒战队不免十分奇怪,不明白敌人到底在干什么。

  难道敌人刚才的手雷雨战术,其实是在掩护自己撤退。

  逼着银盒战队躲避轰炸,然后趁机从龙脊山脉的另一侧溜了?

  何子君猛然想到这个,赶紧用高倍镜往龙脊山脉的北面山坡下仔细搜寻。

  只可惜,他查看遍了每一个角落,都没有看到任何一个身影。

  敌人即使趁着刚才的功夫下山了,也绝对跑不了多远,不可能消失在他们的视野里的。

  须知从龙脊山脉下去之后,北侧一直到G港集装箱区和下城区为止,基本上都是一马平川,几乎没有什么掩体的。

  在没有解决后顾之忧的情况下,任何人贸然从山上下去,结果都是凉凉。

  也不对啊!

  龙脊山脉山顶到下面的距离可不近,就凭刚才的手雷雨战术,敌人根本不可能在扔完手雷之后就飞速到达山脚的。

  也就是说,何子君的猜测,从时间上推理是完全不成立的。

  既然敌人也没有下山,那到底发生了什么?

  银盒战队百思不得其解,只好一步步摸到了山顶。

  出乎意料的是,这里和刚才他们躲藏的位置差不多,竟然也硝烟弥漫,气味刺鼻。

  放眼看去,似乎这里也遭遇了战斗一样。

  四个人面面相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匪夷所思的情况。

  幸好不远处的喝骂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大家就只听到,前方的石头后面传来了气急败坏的吼叫声。

  “大胖,你TMD简直就是二五仔。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又有一个温和憨厚的声音响起。

  “哎哟,不要生气啦,人家不是故意的嘛。”

  那个气急败坏的声音依旧在咆哮。

  “你还想怎么样?啊!你第一颗手雷炸倒了嘴老师,这还不算,第二颗手雷又把嘴老师给补了,还把我也炸倒了。你是敌人派来的救兵吗?”

  气急败坏的气急败坏,温和憨厚的依旧温和憨厚。

  “哎呀,人家都说了不是故意的。我刚要扔雷的时候,被嘴老师撞了一下,所以手雷才没有扔下去的。如果不是嘴老师挡住我了,我早就把下面的那些家伙都炸死了。”

  气急败坏显然不是那么好平复的。

  “那第二颗手雷你怎么说?”

  温和憨厚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哎呀,我这不是看嘴老师被炸倒了,所以想要帮你们封烟救人嘛。不过我忘记了我没有烟,结果就不小心把手雷扔出去了。”

  “你……”

  气急败坏的声音戛然而止,也不知道有没有被气死。

  温和憨厚却是一个会安慰人的。

  “审判,你不用担心,等我把你救起来,我就把下面的那些家伙全都杀了。就算是只剩下我们两个了,我也能带你吃鸡。”

  气急败坏却没有被气死。

  “哼哼,我谢谢您了,不用!”

  温和憨厚努力强调起来。

  “你要相信我,我有那个实力的好不好。你忘了,之前不是我一口气干掉了三个,我们能在这山头上存活下来吗?”

  说起这个,气急败坏的嗓门又高了八度。

  “你不是干掉了三个,你是干掉了四个。熊猫也是死在你的手里的。天呢,我们一个队,全都被摸杀了一遍。我为什么要和你这种人一个队伍啊?”

  温和憨厚笑的十分不好意思,但还是努力解释着。

  “哎呀,那个都怪熊猫啦。他不冲过来挡住我的枪口,不就没事了嘛。”

  “哼哼,熊猫没了,随便你怎么说?你还救我干什么?干脆也把我补掉算了,这样不就没有人知道你干的事儿了?”

  此时银盒战队已经悄悄地摸了上来,从岩石上探出头来,恰好看了个正着。

  在他们的前方不远处,正有两个敌人,其中一个胖子正蹲在那里,施救一个跪在地上的同伴。

  听着这两人的对话,似乎是这个胖子发挥神勇,一口气用手雷把自己的队友都给补了?

  怪不得给了银盒战队上山的机会呢。

  此时此刻,银河战队四个人全都热泪盈眶,想要对那个台湾腔的胖子称赞一句:中国好对手啊!

  那胖子还不知道被敌人感激了,一边救人,一边大言不惭。

  “哎呀,这些都是小事啦。你放心,等下不用你出手,我一个人就能解决了下面的那些货色。”

  “呵呵,您想的有点多!”

  银盒战队感激是挺感激的,但手下却也不慢。

  四个人一同站起身来,四个枪口对准了还毫无所觉的两个敌人。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估计这伙敌人,即使到了地府,也会争吵谁是谁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