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635章 捉迷藏

作品:我有一座恐怖屋|作者:我会修空调|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19-05-28 13:43:34|下载:我有一座恐怖屋TXT下载
  “那是谁?看着有点熟悉,是车上的乘客吗?”醉汉刚还在说街道要比房子里面安全,话音未落马路上就出现了异常,他怀疑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有双眼睛一直在注视着他,他的一举一动都被对方看在眼中。

  “他是在向我招手?大雾弥漫,我看不清楚他的脸,他应该也看不清楚我的脸,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正常人应该不会去主动给别人打招呼。”

  人都是被逼出来,经过刚才那些恐怖的事情,醉汉明显变得聪明了,已经开始尝试换位思考。

  大雾中那个人的轮廓在慢慢变得清晰,对方似乎正在朝他这边走。

  “不行,我要离他远一点。”

  醉汉明显感觉到对方的速度在加快,他不敢回应,转身就跑。

  “如果他是人,应该会开口说话,一声不吭,光招手想想都觉得有问题。”

  马路上也不安全,醉汉心里有些绝望,他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了。

  “现在最要紧就是和其他乘客汇合,我一个人迟早要被玩死。”醉汉往前跑了一段距离,他一路上都没有公交车,越跑越心虚:“完了,彻底迷路了,这周围的建筑长得都差不多,那公交车是我唯一的参照物。”

  身后的大雾里隐约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刚才给他招手的人还跟在后面,和他保持着距离。

  “该死的,这又是个什么东西?怎么老跟着我?”醉汉加快了速度,一口气跑到了下一个十字路口。

  公交车依旧没有看到,在醉汉犹豫该往那条路走的时候,他忽然发现马路对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人的轮廓,有人在冲他招手!

  “那玩意怎么跑到我前面来了?!他应该距离我很远才对!”

  绝望好像带着尖刺的荆棘爬上心头,醉汉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似乎不管往哪里走都能看见那个人。

  “该怎么办?”三十年的生活经历在此时无法给予他任何帮助,路对面的人还在朝他招手,模糊的轮廓,晃动的手臂,看着就好像代表死亡的钟摆一样。

  “就算我再逃向其他街道,这个怪物可能依旧会跟着我,没办法了,跟它拼了!”

  醉汉咬着牙,紧紧抓着从狗舍厨房里带出来的剁骨刀。

  他长这么大连只鸡都没杀过,但这一刻,他脑海里出现了一个残忍的想法。

  “冷静下来,不要怕!”在血雾中呆的久了,就会受到血雾的影响,这一点醉汉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眼角通红,布满了血丝,看起来就像是熬了很久的夜一样,这跟他刚上车时完全不同。

  因为是第一次,醉汉心跳的很快,他双手握着剁骨刀,用一种很别扭的姿势,朝着旁边的马路走去。

  那个人形轮廓依旧在冲他招手,靠得越近,醉汉看的越清楚。

  “好熟悉,我应该在哪里见过,他也是车上的乘客吗?”

  醉汉走到了马路中间,他冲着那人喊了一声:“喂!你叫什么名字?”

  没有回应,那人摆手幅度变小,但是却突然朝他走来。

  血红色的城市,一条空旷的马路,两个人靠的越来越近。

  随着对方不断接近,醉汉心里再次出现那种眼熟的感觉。

  “太像了,我一定在什么地方见过他。”

  血雾浓郁,醉汉握紧了刀,他挪动脚步,终于穿过大雾走到了那人面前。

  对方满身是血,小腹被浸湿,双腿和上半身相连接的地方有一条明显黑色细线,就好像身体已经被分开,此时是被人重新拼装在一起一样。

  看到那人这身打扮,醉汉已经心生退意,他觉得非常恐怖,可是对方也带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这个人他一定在哪见过。

  “你是谁?”

  脑子里几乎一片空白,醉汉也不知道镜子为什么会问出这三个字,他拿刀的手一直在颤抖。

  “这条路分两边,一条给活人,一条给死人。”怪人低垂的头慢慢抬起,乱糟糟头发下面是一张和醉汉一模一样的脸,满是恶毒和惊恐的眼珠向外凸起,他身体身体好像骨头支撑,直接扑向醉汉,嘴巴向两边撕扯开,一个和醉汉完全不同的尖锐声音从他喉咙当中传出:“我就是你啊!死状很惨的你!”

  在看到怪物和自己长相一样的时候,醉汉的心理防线就已经崩溃,他完全没有反抗的意思,抓着刀扭头就跑。

  这次他甚至来不及分辨方向,他感觉每一根神经都快要断掉,用尽全力朝着某个方向狂奔。

  他不知道终点在哪,也不知道哪里安全,他只是拼尽一切的跑。

  全身酸痛,肺里火辣辣的仿佛被烧灼过一样,眼中的世界慢慢变淡,醉汉感觉自己已经无法呼吸。

  “跑不动了……”

  这是个完全绝望的世界,在这里活人唯一能做的选择就是,进入不同的建筑,选择不同的死法。

  “没人能在这里活下去,都会死的,所有人都会死的……”

  意识已经模糊,醉汉拼着最后一口气,跑进了离他最近一栋建筑里。

  主色调为白色,这好像是荔湾镇上唯一的私人医院,占地面积不大,只是一栋三层小楼。

  ……

  “爸爸……”

  “闭嘴。”中年男人大口大口喘着气,他躲在安全通道里面,不时会朝外面张望。

  过了几分钟,没有听见脚步声,他这才靠着墙壁,慢慢坐倒:“之前我见过不听话的乘客,被冥楼里的人送进一扇门当中,那门后面就像这地方一样,弥漫着血雾。这不是活人该来的地方,都怪那个家伙!有机会我一定要弄死他!”

  他越想越气,看着身边女人和男孩更是上火,一脚踹在女人大腿上:“自从娶了你这个哑巴,老子就没过上一天好日子!”

  女人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似乎很害怕男人,她捂着腿往后退了一步,不过还是护在小男孩前面。

  “爸爸……”

  “别特么叫我,跟催债鬼一样。”中年男人朝四周看了看,脸色不是太好:“刚才光顾着逃命了,怎么一不注意跑进了医院里?这地方可不吉利,等那怪物走了,要赶紧离开才行。”

  “爸爸……”就算被吵,男孩还是不断的呼喊自己父亲。

  连续被叫了几次,中年男人终于意识到不对,如果是平时,自己一生气,男孩就会认错或者被吓的不敢说话,根本不敢反抗。

  “叫什么?”

  “刚才有一个小哥哥,在你后背上贴了一张纸。”男孩指着中年男人后背。

  “在我后背上?!”中年男人一下炸了毛,伸手摸向后背,扯下来了一张病例单。

  单子正面写着患者已经死亡,单子背面则歪歪斜斜写了几个字——“来找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