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34章 布娃娃

作品:当我有了经验值|作者:赶夜人|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5-17 03:16:58|下载:当我有了经验值TXT下载
  在饭桌旁坐下,陈星拿出手机发现里面有好多条信息,从学校放学到现在他都没空看手机,直到现在才有空看一下。

  “呵呵,真是大忙人啊!”来自杨泠的消息。

  这也不能怪他啊,谁叫江弦非要请他吃饭呢,而且今天还没法拒绝,人是冠军。

  哪怕这个冠军是他拱手让出去的。

  “错了错了,回去给你带夜宵。”陈星是真的不怕把杨泠喂肥,发完这个消息陈星又继续往下看。

  “在俱乐部么?”发现是凌欣发来的消息,这个消息都是一个小时之前的了。

  不过陈星倒不在乎这个,凌欣也不在乎,他们才不会在乎对方回消息的速度,所以陈星也不用怕凌欣会嫌他回消息慢。

  “不在,在和别人吃饭。”陈星刚把消息发出去没多久就感觉手机震动一下,凌欣回了他的消息。

  “跟谁在吃饭?”

  “在跟一个你不认识的美女吃饭。”陈星直接打字回了过去,采用了叙实的手法。

  “行吧,你慢慢吃。”凌欣发了几个字就结束了这次聊天。

  陈星放下手机,发现已经有好多串都被端了上来,而江弦已经开吃了。

  “这个好骚啊。”咬了一口串的江弦立刻吐了出来,皱着眉向陈星问着。

  “你没吃过串么?这是腰子啊。”讲道理腰子在路边摊的串子里出现的频率还是很高的吧。

  “哦,真难吃,给你吃吧。”江弦把咬了一口的腰子放到了陈星的身前,也不管陈星嫌不嫌弃,又拿了一根串。

  “这又是什么?”边说还边往嘴里塞。

  “等一下!”陈星觉得江弦可能是真的串吃得不多,他自认为还是需要提醒一下的。

  “啊?”张开嘴巴的江弦停住了动作,好奇地看着陈星,那张小嘴上还沾着好多调料。

  “你知道这是什么么?”陈星指了指江弦手中那个串。

  “是什么?”江弦又看了看手中的串。

  “这是羊鞭。”陈星觉得江弦可能是真的没吃过串了。

  听到陈星说“羊鞭”两字江弦直接把手中的串放到了陈星的身前,“给你吃吧。”江弦很大气,这下她专挑自己能看出是什么肉的串了。

  “你以前没吃过串么?”没见过羊鞭总该见过腰子吧,而且她自己不吃还把这些串全点了。

  “没吃过,第一次吃。”江弦老老实实地说道。

  有钱人家都是不吃串的么?陈星想了想自家女友也吃啊。

  “我从小身体不好,我爸妈不让我吃这些路边摊。”江弦一看就知道陈星在瞎猜,顺手之劳帮陈星解决了疑问。

  “不会吧,你吃这个串不会出事吧?”被江弦这么一说,陈星突然有点小慌,这他也不知道啥情况啊,万一江弦吃了串出个啥事,那他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陈星伸手直接把江弦手里的串夺了过来,江弦压根没看到陈星什么时候从她手里抢过了串,只感觉一阵风刮过,她手里的串就没了。

  “放心,我不会死得更早的。”江弦瞪大眼睛瞪着陈星,伸手要串。

  “哦,那就好,那就好,吓我一跳。”听江弦这么说,松了口气的陈星把串放回了江弦的手里,这你要是跟我吃个串吃个啥事,那我不是冤大了。

  看到自己手里的串,江弦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我天哪,哪有人这么说话的啊?会说话嘛?

  陈星倒是一点没察觉,继续吃着串。

  看着埋头吃串的陈星,江弦也咬着自己手里的串。

  大概她就是希望有一个人陪她吃个串,这人不会随时算计着她那可怜的存活时间,就好像那可怜的存活时间不是她的,而是对方的一样,那些人总是努力地表达几分遗憾。

  去你妈的遗憾。

  太多次江弦都想喊出这句话。

  可最后她都忍住了,所以她的脸色越来越冷,冷到就是她的弟弟,都难以跟她靠近。

  交个陈星这样的朋友会很不错吧?

  咬着串的江弦脑子里都是这个想法。

  最终陈星和江弦还是没有把满桌的菜吃完,江弦点的实在太多了,最后两人把剩下没动过的菜送给了一旁喝着酒聊着天的几个兄弟。

  接着两个人就骑着重机回家了,两人都是酒后驾车,区别在于陈星清楚无比,而江弦喝了几瓶啤酒有点喝醉的样子了。

  陈星一路看着那摇摇晃晃的白红色重机,他是真怕江弦突然一个迷糊摔个一跤,这要是被重机压倒了哪里那可真不是小事啊。

  好在虽然看着非常危险,但江弦还是摇摇晃晃骑回了市中心的别墅前,陈星总算能抹一把头上的冷汗了。

  “陈星。”江弦突然叫了陈星的名字。

  “啊?”本来准备骑走的陈星停下了坐下那辆黑黄色的地平线。

  “你知道那天你救了我我很生气么?”江弦说起话来嘴巴有点打结,不过听惯了她的冷言冷语,这么听起来还觉得蛮可爱的。

  “是么。”陈星微微一笑,他并不会因为这些话而生气失落什么的。

  “对啊,看到你自我感觉还很好的样子我真想骂你,还救我,我呸。”让陈星满脸惊异的是江弦真的朝他吐了一口口水!!

  好在江弦醉了酒,瞄准不是那么准,错失了目标,没有击中陈星,让陈星松了一口气。

  “你知道我之前每天都在祈求什么么?我每天都在祈求,等我哪一次骑着重机飞驰的时候,突然犯病,然后我会以疾驰的速度撞上哪一辆车,哪一棵树,又或者哪一根电线杆。”江弦含糊不清地说着,陈星却听得格外认真。

  这大概是他见过江弦说过最多话的一天了。

  “然后我就像一个布娃娃一样被甩出来,从重机上飞出来,然后就甩啊甩,甩到地上,咔擦。”江弦还伸出手乱摆像是在表演着那个被甩出来的布娃娃轨迹。

  “然后我就不动了,一大堆路人跑来围着我看,他们就说啊,摔的真惨啊,这女孩开车开这么快啊,女孩开摩托车太危险了啊,吧啦吧啦之类的。”

  “不过这些都不是我最想听的话,我最想的听的是他们指着我的尸体对他们身旁的小孩子说:你看她吧,多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啊。”

  “江弦不懂珍惜自己的生命。”江弦真的是醉了,直接趴在重机上睡着了,嘴里还在嘟囔着。

  陈星看着这个趴在重机上睡着的女孩摇了摇头,从车上下来,他怎么也不可能让江弦就这么睡在这里,陈星把重机推进了别墅。

  很快别墅里的管家就出来安置江弦,而陈星则是离开了这栋别墅,独自骑着黑黄色的地平线驶向他在海边的家。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