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24章 雷霆夜袭!

作品:跃马大明|作者:纸花船|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19-06-13 11:53:59|下载:跃马大明TXT下载
  “糊涂,糊涂啊!洪督怎么能这么沉不住气啊!!!!”

  “这,洪督怎么会这么着急?”

  “徐兄弟,事情有些不妙了!”

  “……”

  …

  就在笔架山大营徐长青四人都要炸毛的同时,松山前线左翼,唐通与白广恩两部,已经脱离了明军主力战线两三里左右的距离,在夕阳低沉的暮色里,顶着清军的各种火力,迅速在这片坚壁清野区扎营。

  “轰!”

  “轰隆!”

  火炮与各式火铳的嘀鸣声中,夹杂着数不尽的羽箭,让的明军只能像是狗一样被压的抬不起头。

  白广恩和唐通也真是下了死力气,车营、刀盾兵在前面顶,诸多辅兵民夫齐出,飞速的抢修着阵地。

  因为一直对峙的关系,这片坚壁清野区地形极为复杂,沟壑交错纵横,这使得清军骑兵根本过不来,步甲也不好上,只能是以远程火力打击,而不能顶上前来。

  明军中军,周围已经燃起了无数火把,将周围照的犹如白天般透亮。

  红红的火光映衬之中,洪承畴原本清瘦疲倦的老脸,此时恍如焕发出了第二春,两只老拳止不住激动的颤抖!

  如山般的恐怖压力下,他赌对了!

  清军的主力此时必定集中在笔架山西线,正面这边的兵力其实是空虚的,只要绕过乳锋山,派精锐粗挡住乳锋山的清军,明军有极大可能撕开女儿河区域的防线,从而,直达锦州城!

  而只要与锦州连接成线,把锦州的精锐救出来,那,就算失去锦州,一切都好交代了啊!

  但洪承畴并没有注意到的是,周围众人,陪着他一起兴奋的只有极少的一部分,绝大多数人,都是充满忧虑…

  西线白广恩战阵。

  白广恩的中军已经构架起来。

  在中心一道四米多高的土墙之后,用树木和夯土构架起来一座简易却是极为坚固的土胚屋。

  周围则是构架了数个叠伏的类似垛口般高台,连绵几百米,即可防御,又可观战。

  这一来,纵然清军发现了他白广恩这里,也很难确定白广恩究竟处在哪个屋子里。

  而周围,各种防御工事还在飞速的修建之中,看样子今晚是要通宵的节奏了。

  另一片区域内的唐通部营地,差不多也是同样模样。

  都是真的出血了,让各人各部拼命干活。

  在此时这种状态下,白广恩和唐通是真的不敢违背洪承畴的命令,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两个老兵油子,玩这种面子活比谁都溜!

  真要让他们再往前突进,杀入锦州区域?

  可以啊。

  但,这怎么也得一年半载吧!

  然这种东西,就像是这些被挖出来的潮湿泥土一样,如果没人把它们挖出来,永远只能沉沦在地底之下。

  …

  笔架山大营,徐长青四人也是知道了此时的状态,都已经冷静下来。

  吴三桂皱眉道:“洪督想法不错,可,若要真实施,恐怕不容易。现在这局面,与我大明已是不利呐。”

  身为关宁土著,又是此时最大的既得利益者,吴三桂对很多东西自然是极为透彻,透彻中的透彻。

  洪承畴此时这种做法,可以说是败笔中的败笔,无法形容的愚昧!

  如果真要决战,肯定是先从笔架山这边下手,先打通粮路,杜绝后患,让将士们安心!

  可连这种决心都是下不了,老是想走偏锋,打擦边球,哪有这么容易?

  吴三桂说的虽是含蓄,但不论是徐长青,曹变蛟还是王朴,又岂能不明白其中深意?

  说白了,此时这种状态,哪怕九边各部都是洪承畴的私军,这种布置都是未必能成行,更不要提是此时这种杂牌的纷杂了。

  看曹变蛟和王朴的目光都是看向了自己,徐长青并没有着急,看向吴三桂道:“吴帅,您有何高见?”

  看徐长青郑重的模样,吴三桂忽然摇头苦笑:“徐兄弟,我现在哪有什么办法?咱们还是先守好笔架山粮路吧!”

  …

  一顿晚饭吃的没滋没味,吃完各人便是都回去休息。

  不过,摸到了吴三桂的底线,徐长青也是稍稍放松了一些。

  吴三桂就算滑不溜手,此时锦州恐怕都不想管了,但是,在大势没有崩盘之前,他绝不会乱来的。

  他的决断力,绝不是王朴这种彪呼呼的商人可比,大是大非比谁都门清着呢。

  此时,乳锋山主峰上,皇太极、济尔哈朗、豪格、阿巴泰、范文程、索尼、宁完我等一众满清核心,已经在此观战了几个时辰。

  从午后明军左翼出动,他们便是一直在观察着明军的动向。

  看着灯火透明、忙碌不休的白广恩和唐通部营地,皇太极淡淡一笑,看向阿巴泰和豪格道:“饶余贝勒,豪格,看来,你们的计划似乎要提前了!”

  阿巴泰和豪格又岂能不明白皇太极的意思?精神都是大振!

  阿巴泰忙恭敬道:“皇上英明,奴才愚见,丑时末,寅时初,是为动手良机!”

  豪格虽是没说话,却是振奋的握紧了拳头,看向皇太极。

  皇太极淡淡一笑:“即是如此,那你们便先下去休息吧!朕就在这里,等着你们的佳音!”

  “喳!”

  看着阿巴泰和豪格迅速离去,济尔哈朗大手随手在脸庞边抓了一下,仿似要抓住夜晚这清凉的北风,片刻才是回过神来,恭敬对皇太极道:“皇上,奴才这边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为肃亲王和饶余贝勒开路!奴才就在这里陪着您。”

  皇太极笑着摆了摆手:“不用。回去休息吧!今晚,长生天站在我大清这一边!”

  …

  时间悄无声息的流逝。

  到了丑时中,凌晨两点钟左右,白广恩和唐通部营地中火光虽是依然旺盛,但人影已经少了许多。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两人刚开始太拼了,许多战兵都是加入了修建工事的行列,更不要提辅兵和民夫了。

  “轰!”

  “轰轰轰轰轰轰……”

  突然,寂静的夜陡然被撕裂。

  白广恩、唐通两部阵线之前,无数清军火炮,陡然开火,疯狂的冲击着明军营地。

  “杀,杀明狗啊!”

  与此同时,漫长的清军战线中,陡然冲出来无数的身形,他们迅猛的冲击向前,尤其是白广恩和唐通两部之前,冲到阵前,迅速点燃了早就准备好的火箭,拼命的朝着明军营地中射来。

  这片区域白天风向虽是不够明确,但夜晚,尤其是深夜一直是北风!

  “嗖嗖嗖嗖!”

  伴随着无数羽箭落入明军阵中,风势开始起作用,很快白广恩、唐通两部营地中便是有着许多易燃物被引燃。

  “敌袭!”

  “敌袭!!!”

  “鞑子攻上来了啊!”

  “鞑子来偷营了!”

  “咳咳,兄弟们快起来哇……”

  “……”

  片刻间,白广恩、唐通两部率先陷入了混乱。

  很快,正面战场的无数精锐清军小分队也是冲上前来,火箭开始射到了明军战阵中。

  “怎么回事?”

  “这是怎么回事?!”

  洪承畴刚刚睡下没片刻,穆然听到混乱便是急急起身来,可这种时候,洪承畴的单薄与尴尬瞬时就显露出来!

  左翼白广恩和唐通距离清军战线太近了,几乎要贴到清军前锋战线的脸上,这种陡然出现的混乱洪承畴一时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而等他急急派人增援白广恩和唐通部的时候,正面陡然又是出现了鞑子。

  也就短短十几分钟之间,到处都是火光,前方隐隐有鞑子都要冲进战阵里来,太乱了,乱的根本不知道所以然。

  好在明军构架战阵的时候纵深都不错,各部营地布置都很条理,随着各部主将逐渐回神,场面稍稍好了一些,明军火力开始对清军进行还击,并且开始灭火。

  洪承畴也是稍稍松了一口气。

  可洪承畴这口气还没有真正松下来,左翼方向忽然传来恐怖混乱。

  “轰!”

  “轰隆隆隆!”

  不知道哪里传过来的可怕炮击声中,白广恩和唐通背后营地,突然冲起了冲宵的火光!

  “粮草!”

  “是粮草!”

  “蓟镇军和密云军的粮草大营被偷袭了!”

  “什么?”

  洪承畴胸腹一阵翻滚,一口老血差点就要喷洒当场!

  他这时陡然发现,他的着急出现了巨大弊病,对最左翼的两部前移,他并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更是没想到鞑子锋锐居然这么可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突入了明军后方腹心,攻克了粮草。

  洪承畴也来不及思虑其他了,急急点齐了他的督标营亲卫,就要亲自去救。

  “不好!”

  “不好了!”

  “东面,东面山西军和玉田军的粮草也着火啦!”

  “#@@¥%?!!!!”

  洪承畴忙是看向西边,脑海中已然一片空白,一口老血控制不住的便是喷溅出来。

  “督臣,您没事吧?”

  “督臣……”

  周围亲随裤子都吓尿了,赶忙过来扶住洪承畴。

  “轰轰!”

  “轰轰轰轰……”

  但这时,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炮击,更凶了。

  “杀明狗啊!”

  “哈哈,明狗败了,我大清必胜!”

  “明狗败了啊,哈哈!”

  几乎是四面八方,都是响起了恐怖猖獗的叫嚣声。

  洪承畴拼了命的强打起精神来,刚想查看局势,左翼的形势忽然更混乱了。

  片刻,有亲兵急急过来禀报:“督臣,大事不好了,蓟镇军和密云军被攻破了,已经开始溃败了!”

  “什么?”

  洪承畴还想反应什么,可身体已经完全不受控制,眼前一黑,脑袋一歪,一下子晕死过去。

  “督臣,督臣……”

  身边拼命的呼喊,在他的意识中,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