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现在到处是狗叫声,不少东江的屯垦辽民恐怕也知道了大军退走的消息,不少人家携老扶幼的从各个类似乱坟岗般的小村里出来,这里没有房舍,更没有祠堂,也没有寺庙,连土地庙也没有,就是一个个茅草搭起来的地窝子,移民到铁山的辽民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耕作土地,开荒种田,现在消息传出,人们满脸的凄惶之色,很多妇人在哭泣,孩童也是被从睡梦中惊醒,在哭叫着。

    到处都是这样的场面,有一个小村失火走了水,茅草搭成的地窝子失火了,无法施救,火焰腾起半天高,倒是把地方给照亮了很多。

    大丫被李明礼按地图教过行走的路径,初时还看不出来,夜色太深,借着火光倒是认了出来,她对赵贵妻子道:“大嫂,这里是积粮仓,得赶紧走,再快些。”

    赵贵妻子深深一点头,知道这确实是不能久留的地方……积粮仓是驻铁山大军的大仓所在,顾名思义是积储军粮的所在,在积粮仓前方是千家庄,这也是大量辽民聚集居住的所在,千家万姓,聚居于此。

    附近的密林早就被砍伐,是几条山脉相交的平原地方,可以容纳大量的人在此屯田,所以辽民多半聚居于此。

    此前有不少辽民已经跟着大军北撤,简陋的道路还很畅通。而更多的辽民并没有接到明确的指令……毛文龙仓惶而走,并没有做好撤退前的准备,大量的辽民等于被东江镇给叛卖了。

    这里的辽民都经历过生死逃亡,知道此时的平静只是暂时的,下一刻很可能就是后金兵骑马追赶过来。

    只要辫子兵一至,几万人的队伍就会炸了营,人们不顾一切的奔逃,彼此冲撞,不顾前方是什么地形,只是拼命的向前跑。

    运气不好的人会在第一时间被斩杀,或是被自己人冲撞到了,被活活踩死。

    这并非是臆想,而是在一次次逃亡之中总结出来的经验。

    除了少数妇孺和老人外,辽民逃出来的还是以壮丁男子为主,这就说明了一切。

    无数人会自相践踏而死,会被河水淹死,被顺刀斫头而死,被马踏死。女真人发出恶魔一般的笑声,随意的斩杀被追上的辽民,故意把他们撵向一起,叫他们自相践踏。

    做这样的事,这些女真兵很擅长很拿手,他们已经做惯了。

    而被追杀的人只能争分夺秒,他们不需要跑赢女真兵,只要跑赢自己的伙伴就行了。

    大丫和赵贵一家都是面色苍白,她们几个已经走了半夜,十来里路对一向营养不良的妇人来说已经是消耗了她们极多的体能,何况两个妇人都要抱着孩子,她们已经透支体力,衣裙都被汗水湿透了,这样的残冬季节辽东一样冰寒彻骨,但妇人们都额角冒汗,汗透重衣……

    相比还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辽民,大丫和赵贵妻子却深知其中厉害,她们不停的走着,到天光大亮时才休息了一阵,吃了两块饼子,接着走过千家庄,往弥川堡方向走,那边再走过去就是江口,过了江对面就是镇江城,这是一座明末时的名城,当然不是江南的镇江,而是辽镇的镇江堡。

    几个妇人没有敢休息太长时间,她们都知道事情很紧急,关系到自己和孩子的性命。

    强忍着浑身酸痛,妇人们继续上路,所幸的就是她们一直脚步不停,走到下午时已经到了弥川堡,将不少辽民甩在身后。

    傍晚时,大丫和赵贵妻子突然感觉到一阵危险。

    好象是心悸一样,这种感觉突如其来,令她们差点站立不住。

    赵贵妻子面色惨白,她经历过好多次逃亡,都是险之又险的逃出了性命,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熟悉了。

    在短暂的平静之后,在妇人们身后传来山崩海啸般的哭喊声。

    似乎天地都翻转了,象是在地震,人们的感觉就是天晕地覆。

    这种感觉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都不会明白,大丫惨白着脸回头,已经能看到身后的千家庄一带到处都是火光,黑烟腾起,升在半空,火光也清晰可见,到处传来人的哭喊声,还有战马奔腾时的闷响声。

    似乎还有女真人追逃砍杀的声响,他们在嚎叫,在得意的狂笑着……

    这一下大丫和赵贵妻子都顾不得说话,妇人们身上最后的力气都用了出来,此时此刻谁也不知道女真兵会追到哪里为止,会在千家庄和积粮仓那里耽搁多久。

    此时多奔行一里路就可能是生,落后里许,可能就是死。

    少量的辽民家庭和她们一起奔逃,一些壮丁汉子则站住了,他们在告别家人,这种情况下有一些有血气的汉子停了下来,他们身上有铁片般的刀具,用木块夹着当刀柄,刀片磨成很锋锐的模样,闪烁寒光。

    还有一些人拿着木杆削成的长矛,有的连枪尖都是木削成的。

    这种装备在几年前还是东江镇兵的标配,在朝廷连续的支持之下,东江镇兵的装备已经较以前好了很多,这些淘汰下来的兵器被屯垦的辽民接收了。

    没有弓箭和刀牌,当然也没有阵列,这些汉子自发的停下来,组成一个个小型的战斗队伍,他们不能就这样看着亲人被杀,被屠戮,他们自愿留下来,牺牲自己,给亲人争取活命的机会。

    一个汉子泪流满面,看着妻儿离去,他的家人已经哭声连天,却是没有停住脚步。

    所有人都明白,这不是感伤的时候,就算是感伤也得在这事完了之后再感伤,否则男子白白丢了性命不说,家人也一样被屠杀。

    这是在历次屠杀之后才拥有的经验,在这种世道之下,人们连哭泣和感伤也不能浪费一分钟的时间,妇人和孩子们可以在路途中哭,但她们没有停下脚步,稍微走慢一些,都是一种无谓的奢侈……

    “狗日的老天,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世道还有一分天理么?老子从此之后,不敬天!狗日的老天,你不配!”

    一个汉子发出狼嚎般的叫声,留下来的要看天命看运气,如果女真人没有急着赶过来,他们可以在一个时辰之后离开,去前路追赶自己的家人,如果女真人很快赶过来,那么他们就必死无疑。

    在这样的时刻,最迷信的人也会发出不甘的怒吼!

    ……

    “败了,败了。”大队的东江兵开始溃逃,黑潮般的女真兵骑马在两侧追赶,不停的有东江兵停身反抗,但他们的抵抗意志也很快被粉碎,没有指挥不成建制的军队根本无法与成建制的骑兵对抗,敢于回头的死的更快,所有人都转身逃走,把后背留给了敌人。

    这场小规模的战事是因为毛有俊不甘直接退走,在铁山外围的沟小与后金兵野战。

    阿敏等人战场经验十分丰富,没有直接率部扑向毛有俊部,毛有俊有三千人左右,其中数百内丁,毛有俊本人勇不可挡,是东江镇兵里有名的悍勇武将。

    和张盘一样,还有毛永诗,也就是孔有德,还有尚家兄弟,还有耿精忠,还有刘兴祚,还有陈继盛,这个时代的东江镇毕竟是敢在敌后存活和袭扰的军镇,他的将领也是将星璀璨,后来赫赫有名的三顺王在此时的东江镇只能算中层将领,毛永诗也就是孔有德打仗的本事很高,但是连义子也没有混上,只是毛文龙的义孙。

    毛有俊也相当悍勇,他在沟小排开阵列,三千多人结成圆阵,希望能掩护更多的百姓逃走。

    大丫她们能争取到这么久的时间,也是应该感谢毛有俊。

    最少在李明礼的眼中,他希望毛有俊能撑的久一些。

    在云从关一带有毛永诗的两千多人,还有几个东江镇的将领带兵在龙骨山城,青龙山,青龙山城,还有琼山,云从关一带也有分散的东江兵。

    只是毛文龙走了,群龙无首,东江镇兵打不起大规模的会战。

    阿敏等人率领的战兵不超过四千人,还有两三千人的旗丁,这是只偏师,主力被岳托领着去往平壤杀过去,那边朝鲜人驻有重兵,在府城驻有两万多咸镜北道的主力,只有把这支主力消灭了,汉城以北就没有什么象样的抵抗了。

    阿敏急着打下铁山,将偏师带着与主力会合,至于龙骨山城一类易守难攻的地方就很放着,等打下平壤之后再说。

    两军在沟小外围相峙,后金兵用老办法,先用旗丁射乱东江兵阵脚,东江兵以弓手还击,双方都未动用火器,东江兵没有,女真兵不屑。

    箭矢和铁骨朵,飞刀,阔刀,飞剑,投枪,随着距离拉近,这些投掷武器在半空中飞舞,箭矢发出笃笃的响声,那是落在人体上的声音,后金旗丁拉满铁弓,他们的弓力很强,清弓别具特色,最大的特点就是力强,而并不似英式长弓那般长大,旗丁中射箭者多为青壮,他们还不够资格披甲,但射术已经远超普通的汉人士兵。

    漫天箭矢落下,不停的发出笃笃的响声,接着就是惨叫。

    东江兵的装备实在太差,没有铁甲,九成的士兵连头盔也没有,只戴着折上巾或毡帽,重箭临空,飞凌而下,杀伤颇重,东江兵阵脚已乱。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大明1617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淡墨青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墨青衫并收藏大明1617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