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尹正穿过那“山壁”,豁然开朗,一条笔直的登山小路就展现在眼前。身后,是一处颇大的广场,回头看去,之前争斗的一景一物,皆在此处。

    见到刘乾的目光,尹正解释道:“这是天殿的护宗大阵,之前还只是开启了幻阵的功能。”

    刘乾点头,带着身后若有所思的张让,跟着尹正上山。

    这条路狭长无比,刘乾索性让大军留在了阵外,自己带着孔宁、苏芸儿上山;而张让则独自一人,跟在四人身后,一景一物,仿佛都能让他有所感悟。

    “这护宗大阵不说,就是一草一木的摆放,屋舍的建造,莫不是按照某种规律建造的。这种手笔,可真正是阵法大师啊,不知是何人,还望告知。”

    尹正道:“当初老仙在创立天殿之时,便将这建筑规划做好,想必即便不是他老人家的手笔,也是不弱于他的存在。”

    张让点头,心想:那三韦老仙虽破了我的大阵,却是取巧,这等巧阵,定不是他能设计出来的。不过,要是有机会,一定像老仙请教,若是有幸得到那位前辈的指教,自己的阵法修为说不定还能精进一步。

    刘乾虽然看不出其中的端倪,可见张让如此郑重,也留心注意,发现果然颇有意蕴,却完全说不出来的味道。

    众人说话间,脚步不停,虽然看上去是在闲庭若步,但以他们的脚力,却似慢实快,这么一会便来到半山腰,这里有一处门楼。

    与山下那磅礴大气的宗门相比,这门楼要小了许多,但门楼上那两字“天殿”,却摄人心神。

    “如果我们要猜错,这边是当年老仙所题吧?”刘乾深吸一口气,将目光从匾额上收回。

    尹正道:“正是,当年初建天殿之时,并无山下宗门,这都是后人修建的。而这门楼,便是老仙亲手所立,意在让法天殿后辈能够亲力亲为,而不是坐享其成。”

    说到这,连他也不自觉叹气,道:“可是,难啊。”这一声叹息,仿佛要把这其中的辛酸都道尽。

    众人穿过门楼,继续往山上行去。

    不多时,众人便来到山顶处,天殿诸多建筑群都在此地。

    “咦”,张让看着封顶角落处毫不起眼的小茅屋,惊讶道:“这茅屋有些门道啊!”

    刘乾也有些疑惑,山顶上金碧辉煌的建筑不在少数,尤其那中间碧瓦红梁的宫殿闪闪夺目,这茅屋一相对比,格格不入,但却保留了下来。

    尹正解释道:“茅庐乃是当年老仙选定此山时所建,距今已有两百多年了。”

    “两百多年,那老头究竟活多大岁数了啊!”一旁的苏芸儿原本还气鼓鼓的,听到这话,忙好奇地问道。

    “芸儿,不得无礼。”

    苏芸儿撇了撇嘴,转过头去,不再说话。

    尹正笑道:“谁也不知老仙岁数,自法天殿创立,似乎老仙便已经存在了。”

    “这怎么可能?”孔宁喃喃自语,他可是清楚地知晓,法天殿据传在数千年前就已经存在了。

    而张让关注的点则不同,他道:“不知此茅屋能够让某一观,某实在好奇得紧。”

    尹正有些为难,道:“问题倒是没问题,但茅屋许久无人打理,就怕怠慢了贵客。”

    “不碍事,不碍事。无名城主,我去去就来,你们不用管我,若是有结果了直接告知我便好。”张让点头,就要往那茅庐而去。

    尹正朝小安示意,小安,也就是安南,点头跟上了张让。“贵客,我来给你带路。要说这茅屋最奇妙的地方,位置倒是其次……”

    两拨人分了路,继续往中间那座金闪闪的宫殿走去。越靠近宫殿,来回忙碌的人也就越多,灰袍和白袍之人来来回回,有条不紊。

    进了宫殿,刘乾惊讶地发现,宫殿内什么也没有,空空荡荡的。

    “这?”

    面对刘乾疑惑的目光,尹正道:“还请贵客仔细观看。”

    刘乾一下子便明白过来,赶忙用上了空间之力,而通过感知反映回来的情况,让他吓了一跳。

    宫殿之内有整整一百零八根朱漆长梁,每一道长梁都附着着强烈的空间波动。

    “这,都是在长梁里?”

    尹正道:“天殿分云殿和穆殿,穆殿主要处理俗世事务,人也多一些,而其下属的人则更加庞杂,知道不知道天殿的人,都在为天殿办事;而云殿,则有一些特殊的任务,那便是杀手,俗世上一大半的顶级杀手,基本都和云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见刘乾点头,对其震撼的表情颇为满意,尹正继续道:“这一百零八根长梁后边,有的是情报收集的资料,有的是修行的典籍,有的是俗世珍宝,有的是对修行有裨益的天材地宝……总之,这便是天殿的底蕴。”

    “为了表达天殿对各位的歉意,这些天我会让人带着你们转转这些地方,有什么想要的,尽管取走便是。”

    “这,不太好吧。”刘乾开口,说出的话却让他想赏自己两个耳光。

    尹正道:“无妨,只要无名城主看的上,只管拿走便是。”说着,他回头,对殿外等候已久的白袍人道:“进来吧,最熟悉这藏宝殿的人就是你了,带着这几位贵客四处转转吧,记住,万万不可有忤逆的行为。”

    “是。”那人迅速进来,朝刘乾等人道:“几位请跟我来。”

    “无名城主,在下还要和几位殿主商量致歉的事,还请多多体谅。”

    “无妨,我们随意看看就好。”

    由这位穆殿的成员带着,刘乾三人便逛起了天殿的藏宝殿,而尹正则离去了。

    那白袍人叫体己,是法天殿下来的人,据说是来俗世磨练的,而跟他一起的,有很多。这也是当初三韦老仙成立天殿的初衷之一,便是磨练法天殿的小辈。

    体己带着众人首先来到一根朱梁前停下,手中做出了几个奇异的手势,一阵空间波动展开,黑黢黢的空间通道便出现了。

    “三位,体己便先带大家看看这一号殿,这里都是些意义性的东西,还请不要轻易弄坏了。”

    三人中最为好奇的,莫过于苏芸儿了,她第一个就扎进了空间通道,刘乾赶忙跟上,四个人陆续进了一号殿。

    进去一看,一号殿规模不大,是一个圆柱形的构造。四人站在中间,前后左右分别是一面刻有文字的墙、满是典籍的大书架、一件巨大的湛蓝色法球、摆满了各式物品的几个架子。

    刘乾凝神朝面前的墙上看去,只见墙上刻着一首小诗。

    大椿香梦春秋短,

    朝菌苦叹半日长。

    蝼蚁深知方寸小,

    愚人远笑乾坤大。

    垂死殿中悟世理,

    白发一朝还天真。

    欲要云台登仙去,

    却把后辈提携来。

    这首诗,应该就是三韦老仙所留,没想到天殿,原来竟有这等意思。再看左右,刘乾好奇地拿起一本书,只见上面的书名天书大陆异事百录,登时来了兴趣,一页页地翻看。

    而苏芸儿则指指点点,看着琳琅满目的宝贝,这个瞧瞧,那个摸摸。

    孔宁也拿起了一本名为如何突破神阶以及注意事项的书,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由于这里的东西对天殿都有着某种特殊意义,所以对于苏芸儿想要挑两件东西带走的请求,体己没有立刻答应,而是说汇报几位上使之后才能定夺。

    刘乾听到声音,这才放下手里的书,制止了苏芸儿进一步的无理取闹,和她一起观瞧起了身后那巨大的水晶球。

    “这个是?”刘乾也有些吃惊,看着这个直径近百丈的巨大水晶球,他开口问道。

    “这是老仙留给法天殿后辈测试用的,因为脱离了法天殿,所以很多基础设施都用不上了,故而这个法球是为了测试弟子实力而存在的。”

    “这个怎么用?”苏芸儿来了兴致。

    然而体己的话却给他泼了一盆冷水:“只能测试法力的醇厚程度,只要尽力把法力注入就行了。”

    “是吗?那为什么如此巨大?”苏芸儿继续问道。

    体己挠了挠头,说道:“似乎最早的时候,并没有这么大的,似乎在吸收了诸多法力之后,才变得这么大的。”

    刘乾面色一凝,岂不是说,这法球就是一个大炸弹?

    “我们还是去其他地方看看吧?”刘乾擦了擦冷汗,道。

    体己道:“你们可以看脚下,其他的一百零七殿,地图上都有介绍,想要去哪,我带你们进去。”

    苏芸儿闻言就低头看去,果然,密密麻麻都是对其他各殿的介绍。而刘乾则早就注意到了地上,听闻体己的话,他抬头,看到了令他想不到的东西,那也是地图,整个天书大陆的地图。

    体己也注意到刘乾抬头的动作,也没说什么,静静地等着几人做决定。

    孔宁看刘乾抬头,也看了一眼上面,立刻激动了:“这,是天书大陆的地图,全部?”

    “是的。”体己回答道。

    “能不能让我把这个带走。”孔宁一时激动,就把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

    “这个,恐怕不行”,体己道:“整个空间是一体的,藏宝殿是绝对不能送给你们的。”

    刘乾骇然,整个藏宝殿是一体的,那岂不是说,最宝贵的宝物,其实是这个藏宝殿?当然,他完全生不出拿走藏宝殿的疯狂想法,毕竟在见识了三韦老仙的存在之后,根本就生不出抵抗之心。

    “那把地图复制一份,送给我们,这个没问题吧?”刘乾琢磨,道。

    体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这让孔宁很激动。有着这份精细的地图,就可以做到很多之前想做,却做不到的事情了。

    在几人讨论地图的当儿,苏芸儿则是在认真观瞧着脚下的东西:“哥,我们去三十七号殿吧。”

    “三十七号殿,那是哪里?”刘乾愕然。

    而体己则面露苦涩,道:“那是珍藏丹药的地方。”

    “走咯,出发咯!”仿佛看到无数丹药朝着她挥手的苏芸儿走出了空间通道,激动无比。

    刘乾拍了拍体己的肩膀,道:“放心,我们不会把那搬空的。”

    体己无言。

    众人进了三十七号殿,发现这里也是圆柱状,却比一号殿大得多。只是多是药架子,上面放着各种药品,当然,是放在盒子里的,外面写着药名。

    看着一排排珍贵的药材名,还有那下面惊人的储量,刘乾真想都带回去,可惜这么多东西,即便是他和苏芸儿的储物戒,也不可能全部带走。

    “喂,怎么都是药材,丹药呢?”苏芸儿问道。

    “丹药在外围。”

    来到外围,相比于药材,丹药的量要少了很多,都是用玉瓶装起来的,光是这些瓶子价格就不婓,更不用说里面的药了。

    “小呆子”,就这么一会儿,苏芸儿已经给这个有些呆头呆脑的家伙起了个外号,道:“我看你们这就这么点人,却有这么多的丹药,根本就用不了吧?不如我来替你们分担一点。”说着,她手一挥,一整排的丹药都消失不见。

    起先体己还没什么表示,但看着苏芸儿一次次挥手,一排排的丹药消失不见,他终于沉不住气了:“姑奶奶,您可手下留情,留一点吧。”

    苏芸儿这才笑眯眯地收了手,道:“走,接下来,七十六号殿,出发!”

    体己面色一下子就紫了,回到大殿,赶忙招来服侍在一旁的白袍人,耳语一番,那人迅速跑开了。

    七十六号殿,是功法殿。

    毫无疑问,功法殿也遭到了苏芸儿打劫,刘乾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好处就在眼前,不拿白不拿。

    其后是九十三号殿,兵器殿。

    九十九号殿,材料殿。

    一百零三号殿,阵法殿。

    一百零八号殿,天材地宝殿。

    盆满锅满的三人,刚从最后的殿里出来,就看到了一脸阴郁的尹正,以及其身后同样脸色不好的穆尊。

    看着对方气势汹汹的模样,苏芸儿立刻吓得躲在了刘乾身后。而刘乾,则面不改色心不跳,道:“怎么,这么快就商量出结果了?”

章节目录

忍冬:命运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十年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年寒并收藏忍冬:命运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