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殷俊在保镖们的护卫下走过来,路上的警.察们,都给殷俊让了道。

    本来他们大家的表情,也都和刚才的几个交通警.察一样,但经过了几个交通警.察的传话之后,转眼间,他们就全都知道了殷俊刚才的话语。

    疑惑和担心消失了,取而代之的都是对殷俊的尊敬,和以往一般。

    虽然他们知道,殷俊这一次来,肯定也有处理祸事的打算,可人家堂堂香江第三大富豪,出事后第一时间赶来,还在最开始的时候就摆明了立场,不会以势压人,你还想怎么样?

    警.察们其实也想得简单。

    肇事者必须受到法律的制裁,而郑家人也必须要得到妥善的安置。

    有殷俊的“麦理浩警.察福利基金会”,郑家人的最低保障肯定不会差。

    但问题在于,这位殉职的郑辉,家里情况有些特殊。

    他今年才28岁,上面有父母,也有妻子和两个孩子。

    除此之外,郑辉还是家里的老大,他底下还有五个弟弟妹妹。

    家里基本上他就是顶梁柱,一旦失去了他,这个家马上就会困难得很。

    “麦理浩警.察福利基金会”是有规定的,不会因为郑辉家里困难,就按照两倍三倍的标准去妥善安排。

    想要让郑辉的家庭不至于崩溃掉,警.察们早就想到了邱大成的身份上面,想着能不能让他多赔偿一些。

    如今殷俊过来,摆明了就是要慰问家属。

    以俊少出手的豪气,又是带着歉意而来的,还不得多代表邱家赔偿,让牺牲了的郑辉的家人们,能过上好日子啊?

    只要他们以后日子过得好,这不就已经是最大的安慰了吗?不就是最没有办法之中的办法了吗?

    太平间的外面,站着好几个的警方高层。

    他们都是殷俊熟悉的人。

    和他们打过招呼后,殷俊径直走了进去。

    一打开门,除了一股阴冷的寒意之外,殷俊第一眼便看到了一哥。

    金发碧眼的一哥,正在小声的和一堆男女老少说着什么。

    殷俊瞧了瞧,这里面倒是没有小孩子,想来也不敢带他们来这里。

    但无论他怎么的说话,抽泣声音和哭泣声音,都是没有断绝。

    见到殷俊居然走了进来,一哥微微一愣,旋即便明白了过来。

    “殷先生!”一哥提高了一点声音道。

    他虽然是英.国人,可在香江这么久,当然懂粤语。

    “处长!”殷俊点了点头,“给你们添麻烦了。”

    “唉,这件事情,的确是很让人痛心的。”一哥沉重的道,“这就是郑辉警官的家属……”

    他依次的介绍了一遍,末了对他们道,“这位是麒麟集团董事长殷俊先生,他也是肇事者邱大成父亲的好朋友,这次来……”

    说到这儿,一哥望向了殷俊。

    “我是代表邱伯,向各位致以最诚挚的歉意的。”殷俊接口道,“对于邱大成,他犯了什么错,就一定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这一点,请你们放心……我当着处长的面儿保证,绝对不会仗势欺人,一定会给郑辉警官一个交代。”

    郑家人面面相窥。

    他们这辈子都没有像今天这样,见过这么多大人物。

    先是警务一哥来了,然后又是更加赫赫有名的超级富豪殷俊,让他们伤心之中,又多了一丝忐忑。

    殷俊说的话,他们都听到了,但成年的郑家人都没有相信。

    因为很简单的一个道理。

    如果是道歉,怎么可能出动殷俊这样级别的人物?

    他们认为,殷俊过来,肯定来施压的。

    向警方施压。

    香江人哪个不晓得,殷俊和警方的关系最密切?

    每年上亿的捐赠出去,人家警.察会不给他一个面子?

    如果警方运作一下,那么殷俊再努力一下,很有可能把这件事情给压下去!

    毕竟殷俊可不仅仅是单纯的富豪,他还是香江最大的电视台、香江最大的报纸的拥有人。

    媒体、官方、私底下……这三方面,殷俊都有了绝对的实力,那么区区郑家人的悲苦,又有谁能在意?

    一哥可没有管他们那么多,刚才和郑家人说了半天,他都有些疲倦了。

    正好此时殷俊来了,他也乐得丢手,“你们先聊一聊,我去外面了解一下事情的进展。”

    说着,他又看了看殷俊。

    少年正色的点了点头。

    经过了这么一番眼神交流,一哥放心的出门而去。

    瞧着面前悲苦又有些恐慌的郑家人,殷俊道:“我先去给郑警官道歉与告别吧!”

    就在众人的背后不远,有一张冰冷的钢床,盖着白色被单的郑辉,便躺在那里,悄无声息。

    站在钢床面前,殷俊叹了一口气,认真的鞠了三次躬,才立起了身子。

    转头过来,望着脸色越发愁苦的众人,殷俊一时间都有点无语。

    要不是邱得根那么哀求的打电话,他真是不愿意来面对这种事情。

    特别是少年来自于未来,心中是有点道德洁癖的。

    这也是为什么他从来不巧取豪夺,至少在面对华国人的时候,都表现得尽量温情的原因。

    如果单论邱大成的行为,放在40年之后的网上,就算他被法律没有判多少年,也肯定是连累一家人都被骂成臭大街的那一种。

    那个时候,殷俊自然也会是痛骂邱大成的人之一。

    就算是到了现在,身份地位不一样,殷俊也很厌烦邱大成这样的人。

    但是,看在邱得根的面子上,殷俊还是得调解一番。

    警方那边没有什么问题,既然有殷俊出面,就算已经不说,他们也不会把邱大成往死里整。

    郑家人这边,要是能达成一个赔偿和解,他们不去大吵大闹的话,邱大成的罪责又会轻一点。

    这就是邱得根打电话,请殷俊出面的缘由。

    也只有他,才有身份和地位,来摆平这个事情。

    下次我再也不会接这种事情了!

    少年心中暗自发誓道。

    思绪一晃而过,殷俊有些干涩的开口道:“诸位,请节哀顺变……郑警官想来也不希望你们这么的伤心过度。逝者已逝,我们活着的人,只有坚强的活下去,才是对他最好的怀念。”

    “谢谢!”

    答话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长得不算好看,可也不是农村妇女的那一种。

    “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殷俊点了点头,“今天我过来,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代替邱得根先生,向诸位致以最深程度的歉意的……对不起!”

    少年说话之间,弯腰下去,给他们鞠了个躬。

    众人吓了一跳,赶紧的下意识躲开了去。

    这可是殷俊!

    香江的超级富豪、天才少年!

    他居然给我们鞠躬道歉!?

    这是从来都没有人享受过的待遇吧?

    承受不起这个词,一瞬间都出现在了郑家人的脑海里。

    说起来,殷俊当然也不是那么矫情,堂堂一个超级大富豪,居然为别人的事情鞠躬道歉,实在是有些别扭。

    只不过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一来殷俊和邱得根有这个交情。

    二来更重要的是,如果这个事情处理不好,邱得根说不定和前世一样,会退出亚视,这就完全打乱了殷俊的计划。

    在殷俊的中华文化传播计划之中,无论是无线还是亚视,都是不可缺少的一环。

    如果邱得根退出了,换成了别的股东,比如说前世的郑羽彤和林白欣,历史会不会又和前世重合,最后弄得亚视分崩离析呢?

    殷俊不愿意冒这个险。

    特别是这几年亚视的发展壮大,殷俊也倾注了太多的心血,他根本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所以,殷俊亲自过来,实际上也是为自己,为了自己的梦想。

    抬起头来,正对面已经没有了一个人。

    郑家人都闪到了两边。

    今天到这里的郑家人有6个,显然不是全部,不过能发表意见的,肯定都来齐了。

    “我知道对于郑警官的忽然离世,诸位也是没有料到的,也是心里很难接受的。”殷俊继续和声的道,“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么除了去面对,去处理之外,我们也别无他法,对吗?”

    “对!”

    一个大约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子,张口就恨恨的道:“我要那个富二代死!以命抵命!!”

    殷俊摇了摇头,“小兄弟,死不死,不是我们能决定的,而是该法官来判定……但我来之前看过一些资料,无论是在英.国,还是在香江,这样的案子出来之后,顶多就是2-5年的牢狱之灾!法律上,对于以命抵命的界定,是非常谨慎的,这个事情,还谈不上。”

    “你们都是有钱人,当然就要用钱买通警方和法庭啰!”另一个年龄大一点的男子,也是忿忿不平的道,“你看看,现在居然连俊少你都来了,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还不明白吗?”

    “我来这里的目的很简单,刚才都跟你们说了。”殷俊也不生气,“第一是真诚的道歉,第二就是想要看看,邱家能给各位补偿一些什么。”

    “补偿有用吗?我丈夫能活过来吗?”最先答话的女人冷笑了一声,“如果是他能活过来,我什么赔偿都不要!”

章节目录

重生之最强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俊秀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俊秀才并收藏重生之最强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