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嬷嬷怕丁亦晴不知轻重的追问无忧的来历,惹得她尴尬,待两人见过礼之后便道:“少夫人,老奴奉了老夫人之命,带客人去安置,不能奉陪了,请您见谅。”

    “嬷嬷自便。”虽然觉得无忧瞧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但丁亦晴还是热情的道:“我就是来瞧瞧祖母这儿来了客人有什么需要的,师太若是觉得缺什么尽管叫人传话,就是天上的星月,我也想法子给您摘下来。”

    丁亦晴说得不过是句顽笑话,却再次无忧的回忆,“天上星月”无忧失神的喃喃自语,很多年前,那个人也对她说过相似的话……

    丁亦晴见她表情又开始怪异,再迟钝也知道自己大概说错了话,可她死活想不明白自己说错了哪一句?便求助似的瞧向钟嬷嬷。

    钟嬷嬷也觉得今天的无忧特别不对劲,但碍着丁亦晴也不好多问,只得给她找台阶道:“居士赶了这么远的路,想必是乏了,老奴这就带您去歇息。”说完还暗中扯了扯依旧失神的望着丁亦晴的无忧的袖子。

    无忧这才从回忆中清醒过来,掩饰般的对丁亦晴露出一个苍白的微笑,说了一句,“多谢少夫人美意。”

    丁亦晴怕自己再说错什么,只对无忧微微笑了笑,不敢再开口。

    待钟嬷嬷引着极力压抑着不舍的无忧离开后,丁亦晴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暗道:“这师太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哪里像是遁入空门的人?看来佛祖菩萨什么的,也不是那么好用。”她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个仅仅见了一面的奇怪师太,正是自己的亲生母亲。看似柔弱的女人为了保护她,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

    而她,只是在第二天用早膳的时候听了一耳朵“老夫人的客人不辞而别,天没亮就走了”,感叹了一句,“果然遁入空门的人,都是有故事的。”便自动将无忧归入了记忆的尘埃之中。

    作为尘埃的无忧此刻已经出了云中城,正式踏上了一去不回头的不归路!

    在李嘉懿的精心安排下,无忧顺利见到了阿史那咄吉世。不知命在旦夕的突厥可汗以为无忧终于想通了,如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一般握着无忧的手,深邃的眼眸里满是腻死人的绵绵情意,“玉儿,嫁给我罢。”

    无忧对他的深情视而不见,煞风景的嗤笑了一声,将手从神色僵持在兴奋和落寞之间的始毕手中抽了出来,用一种看破红尘的语气说道:“可汗不要误会,贫尼不远千里而来,不是为了与你重修旧好的。”她瞧着昔日的情人,一字一句的郑重道:“我要与你做个了断!从今往后,你做你的突厥可汗,我伴我的青灯古佛,各不相干!”

    “玉儿……”始毕如一个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惹得大人生气的孩子一般,几分怯怯几分茫然的望着无忧,“你这是怎么了?”

    无忧撇过头去,不去瞧他,也不说话。

    始毕只得不知所措的猜测道:“是不是王家的那些人逼你?你不要怕……”话还未说完,便被无忧打断了,“我早就被除族了,王家与我何干!”

    始毕眼神一黯,又心疼又愧疚的道:“对不起。”他虽然是突厥人,但除族,尤其是对一个女子来说代表了什么,这点常识他还是有的。心中暗暗发誓,有朝一日征服中原,必定叫玉儿的名字重新回到王氏一族的族谱上!

    无忧不知他心思,依旧冷着脸道:“可汗不必觉得对不起我,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不怨任何人。”

    “可我怨我自己!”始毕再受不了无忧正眼都不瞧自己的冷淡,双手抓着她的肩膀掰过她的身子面对自己,“是我无能!不能护住你,叫你众叛亲离孤苦无依了二十年,受尽了苦楚!你怨我恨我,打我骂我都随你,只求你不要……不要待我这般冷淡,不要与我分道扬镳!”他幽深的眼睛里有一种直达人心的痛。无忧下意识的不去瞧他的眼睛,心却在始毕瞧不见的地方滴血,他从来没有对不起自己什么,怨只怨他们生在异族,身不由己!他不曾负她,而她,为了保护女儿却不得不负他!

    眼泪无需酝酿已自无忧目中汹涌而出,浸湿了始毕的肩头。始毕将心上人紧紧地拥在怀中,一厢情愿的让她发泄着委屈,殊不知这眼泪是为他而流。

    两人久别重逢的谈话以无忧哭乏了而暂歇,充满愧疚的始毕亲自扶着她在铺着兽皮的榻上躺下,守着她闭上眼呼吸均匀的睡去,再细细叮嘱了侍女一番之后,才恋恋不舍的回了王帐,丝毫没有察觉到无忧的不同寻常。

    倒是身为可敦的靖成长公主,对于无忧……这个名义上的情敌的到来心生警觉。尽管对始毕这个从前的继子,如今的丈夫没有什么感情可言,但靖成跟天下所有的妻子一样,讨厌着那个自己丈夫放在心尖尖上,却不是自己的女人。无关情爱,只因这个女人威胁到了她的地位和利益!

    靖成十分清楚自己如今的处境,她没有儿子,在这草原上就没有依靠,而自己最大的靠山中原皇室大权旁落,眼见着自己不知道哪一天就会从公主变成前朝公主,靖成明白她正室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为了自己的后半辈子,靖成只能趁着自己手中还握有权势的时候,利用突厥帮助旧情人韩素成就一番大业,等始毕彻底厌弃了自己,便离开突厥投奔韩素。就算韩素不念旧情,两人到底有一个女儿,男人靠不住,自己亲生女儿总是靠得住的。

    无忧的到来,使得靖成原就不多的时间变得愈发紧迫。她跟始毕不过表面夫妻,算不上多了解,靖成实在吃不准,始毕会不会一时头脑发热,直接废了自己给无忧腾位子?更不知道,这个素未谋面的女人,会不会因为嫉妒而加害自己?

章节目录

倾城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三心两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心两懿并收藏倾城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