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二蛋一本正紧的给朱振华道:“这边永胜去什么德国留洋,还弄了个啥子德国的国籍,他回来后见蘑菇屯没有了,家里人也都被老毛子给杀了,他没了去处,这才来哈尔滨投靠他姥爷。他来到她姥爷家的时候,他姥爷正被老毛子整咧,说来也怪,这瘪犊子玩意,拿出了一个啥子本本,老毛子不仅不找这余老头的麻烦了,还派兵保护,总司令,你说怪不?”

    朱振华知道,这边永胜拿出来的一定是德国护照。因为现在沙俄正在远东地区和日本人发生战争,如果因为一个边永胜再和德国发生外交纠纷,那就不划算了。当然,至于边永胜为何拿出护照俄国人就善罢甘休的个中原因他自然是猜不透的,但他知道,这与那本护照肯定是有干系的。

    “有机会你领着我去拜访拜访这位余老先生。”朱振华想了想又道:“另外,你派一队弟兄暗中保护这位余老先生,绝对不能让咱们的弟兄去骚扰他们,再就是找个文笔好的先生,将这老先生不畏**,不与老毛子合作的写出来,在他家门口张贴,以示奖励!”

    李松亭笑道:“总司令,你这手高明得狠,这些老先生都爱面子,您这可是大大的给他长了面子了,那他还不对俺们自卫联军感激涕淋啊!”

    朱振华笑骂道:“就你小子机灵,快去办吧,别在这里嚼舌头废话了!”

    粮食问题在得到暂时的解决后,朱振华便开始在难民中招募兵士。

    对于这招募新兵的要求,除了要求身强体壮以外,朱振华还让李松亭给每个人建立档案,这样即可以了解这些兵源的底细,防止出现逃兵,又可以防止奸细混进来。

    同时,朱振华又吩咐牛二蛋,让他立刻去已经被送进山的三万难民中发展他们特务队的人,目的很简单,这些人迟早他要还给杨玉麟和蒋乾鹏,如果有大量的特务队的成员潜伏在里面,那通过明里的政委,和暗里的特务队,那杨玉麟和蒋乾鹏的一举一动,他们不就了如指掌了吗?

    当然,这项任务是要秘密进行。

    不一日,进攻长春的蒋乾鹏和攻打齐齐哈尔的杨玉麟分别派人送来捷报。朱振华看着这两份捷报,他是喜忧参半。喜的是目下东北北部的重要城市基本全部落入了自卫联军的手中,忧什么那就不用说了,随着杨玉麟和蒋乾鹏各拥一座大城,势力日甚,他们还会将朱振华这位总司令放在眼里吗?

    正当朱振华在思索应对之策的时候,忽然一个兵士向他报告,余家老先生的外孙边永胜求见。

    朱振华一愣:我还没去找他,他却找上门来了。也好,既然人家找上门来了,那就见见吧。当下,朱振华在大厅上正式接见了这个有德国国籍的边永胜。

    边永胜今年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西装革履,留着小平头,面貌虽然清秀但却透着一股沧桑感。他是朱振华子穿越到清末以来看见的第一个没有留辫子的华人。

    “你好,总司令先生。”边永胜在两个自卫联军战士的护卫下来到朱振华,向朱振华伸出右手。

    对于握手礼,朱振华恐怕比这个边永胜要熟悉得多,他也伸出了右手,道:“边先生,很高兴见到你。”

    边永胜没想到这个东北最大的胡子头竟然懂得西洋礼,他一愣,一把握住朱振华的手道:“朱司令,久仰大名,今日见面,真是三生有幸啊。”

    朱振华笑道:“什么朱司令,想必在边先生的眼里,我朱某人不过是个打家劫舍的土匪罢了。”朱振华一面说着,一面将手一让,请边永胜坐下以后,问道“不知边先生来我这里有何贵干啊?”

    边永胜都:“第一,多谢贵军对俺姥爷家的护卫,和对俺姥爷对抗俄国老毛子事迹的宣扬。”说到这里,边永胜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给朱振华鞠了个躬。朱振华忙起身道:“边先生,这是做什么,我们自卫联军与俄国人是死对头,余老先生与俄国人作对,那便是咱们自卫联军的朋友。”边永胜又道:“第二,在下是蘑菇屯人,蘑菇屯被俄国人夷为平地,在下正可以说是家破人亡,如今贵军在东北攻城略地,到处杀老毛子给俺们中国人长了志气,给俺报了仇,俺给朱司令鞠躬了!”说罢,又鞠了一躬。

    朱振华道:“都是中国人,这是我们自卫联军该做的。”

    边永胜再道:“第三,俺这次来,是想问问,贵军今后有何打算。”

    边永胜一问这话,朱振华一愣,军队如何发展,这是全军的战略决策,是一支军队的最高机密,边永胜问这话,他是傻啊还是故意这么问?

    边永胜见朱振华没有回答,他知道朱振华心里在想什么,于是道:“朱司令,恕俺直言,贵军如今虽然攻下了哈尔滨,听说又打下了齐齐哈尔与长春,吉林也在贵军的控制之下,看似势力日长,大有席卷关东之势,其实贵军内部隐忧颇多,一旦处置不当,恐怕立时边有覆没之忧。”

    朱振华没想到这个边永胜竟然也私下里在打探自己的动作,心中难免不惊,但是他脸上却绝不露出任何痕迹,听了边永胜的话,故意一脸轻松的样子,打了个哈欠,道:“边先生来一趟咱们自卫联军,想必是下了老鼻子大的决心的,在下如果不让边先生将话说完,多少有些对不住先生。先生有话尽管畅所欲言。只要不是恶意中伤咱们自卫联军,说错了也没干系。”

    边永胜淡淡的一笑,从怀中取出一包卷烟,开了封后,问道:“总司令抽烟吗?”

    朱振华笑道:“边先生来前已经对咱们自卫联军做了详细的调查,难道不知道在下抽烟不抽吗?”

    边永胜没有说话,递了一支烟给朱振华,然后从怀中又取出一包火柴,给朱振华点上以后,再给自己点上。朱振华深深的吸了一口后道:“边先生去了一趟德国,难道只从德国带回来了香烟,没有带回一点救国救民的安邦之术吗?”

    “当然,在下出国留洋就是为了学成以后回到祖国报效国家,只是国家糜烂至此,不下猛药是救不了了。”

    “那该下何药呢?”

    “行民主政治,走向共和!”

    朱振华一听这话,心中又是一惊,他猜这人的背景一定不一般,他不想再沿着这个话题说下去。于是道:“我朱振华是个武人,对于什么民主啊,共和啊,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还是请先生说说我军内部有哪些隐忧吧。”

    其实这个边永胜的背景却是不一般,他在欧洲结识了后来称之为国父的孙中山,并且加入了孙中山的同盟会,他这次回到东北正是要在东北发展同盟会的势力,配合孙中山在南方的起义,他之所以会来见朱振华,这才是他的真实目的。

    他见朱振华不愿意再和他继续这个话题,他自己也觉得现在说这个话题早了些,于是也就不在纠结这个话题,而是回答朱振华的话道:“贵军虽然统称自卫联军,然而其实内部也分为三股势力,一股便是总司令的人马,一股是镇东军杨玉麟的人马,再一股就是红枪会蒋乾鹏的人马,如今因为俄军在东北大举用兵,所以你们这三股人马能够合在一起,一旦俄军败了,或者是形势稍有缓和,恐怕内部火并也就在所难免了。”

    朱振华听着边永胜说话,抽着烟,不做任何表态。

    只听边永胜接着道:“总司令如果真想成就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业,必须想办法真正的将这三股人马合为一股,在下看来,如今正是机会,错过了这个机会,内乱恐怕不能避免了。”

    朱振华不急不缓的问道:“敢问先生说的机会是什么机会?”

    边永胜道:“总司令将他们两股人马,一个调到东面去打齐齐哈尔,一个调到西面去打长春,目的就是为了将他们隔绝开来,好个个击破,只是现在为难的是,要处理杨玉麟和蒋乾鹏并不是问题,难得是如何将他们的人马收为己用,是也不是啊?”

    朱振华听了这话,瞪了一眼边永胜,猛得一下站起身来,突然变色道:“边先生,你的话说的太多了!你这分明是想挑动我们自卫联军内部内讧,你快快离开,我部追究你的责任也就是了!”

    边永胜没想到朱振华会突然变脸,但随即冷静下来,微微一笑:“忠言逆耳利于行,良药苦口利于病,既然总司令不想听在下的忠言,那在下也就只好告辞了!”

    朱振华背对着边永胜,大叫一声:“来人啊!”

    “在!”两个自卫联军的士兵齐声喊道。

    “送客!”朱振华又补充道:“你们务必要将这边先生安安全全的送到家里,好生的看管起来,不得让他再出去胡说八道,知道吗!”

    “遵命!”然后两个士兵对边永胜道:“先生,请吧。”

    边永胜也没再说什么,转头便离去了。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