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两个守卫都是赫得半死!

    这是任季昆!

    把家主都给惊动了,这可是他们大大的失职啊,不知道要被骂成什么样呢!光是挨一顿骂倒也算了,别连饭碗一起丢掉那就惨了。

    任怀宇目光看向阁楼,拳头一握,蓦然轰击而出。

    嘭!

    可怕的劲力卷过,一声巨响之中,整座阁楼轰然倒塌,灰尘弥漫,向着四周围扩散而去。

    那两个守卫脸都绿了!

    他们不但放人进来,而且还让任怀宇将家主大人的住处都给拆了,这下子就不是挨不挨骂、丢不丢饭碗的事情,说不定连脑袋都要掉了!

    这这这,任怀宇怎么如此大胆!

    就算是天元道宗的弟子也不能这么横啊!

    ——在那两个守卫的心目中,任家可是地位崇高,并不见得比天元道宗差上多少。

    “混帐!”一声怒喝,一道高大的人影也从灰尘弥漫之中走了出来,现出一个白发苍苍的魁梧老人,面如重枣,有一种不怒自威的霸气。

    这是久居高位自然而然形成的气势。

    “任怀宇,你好大的胆子!”任季昆沉声说道,脸上有掩不住的怒火。

    他可不同于陈如山。

    陈家要顾忌任怀宇背后的天元道宗,但任季昆虽然不敢对任怀宇下死手,可要教训任怀宇一番却是不在话下,怎么说任怀宇也是任家的子弟,他有这个权力!

    “任季昆,今天我要替爷爷讨回个公道!”任怀宇冷冷地盯视着任季昆,他没有立刻出手,而是等更多的人过来。

    那轰塌阁楼闹出的动静很大,不少人已经听到动静赶了过来,待看到竟是任怀宇在与任季昆对峙时,都是一愣,他们原以为是来了什么外敌呢。

    “废话,你是什么身份,敢向老夫质问!”任季昆勃然大怒,但同样没有出手,因为他感应到任怀宇可怕的气息波动,深邃莫明!

    居然还在他之上!

    这小子也太妖孽了吧,进入天元道宗不过一年,怎么就扑腾腾突破了式魂境,而且比他走得还要远?

    哼,这小子是自寻死路,今天定要将他斩杀于此,否则这小子万一突破了虚魂境,那任家可真要变天了!

    “我爷爷为家族浴血奋战,立下了赫赫战功,你们哪个可以抹灭他老人家的功绩?可当他缠绵病榻的时候,你们又做了什么?”

    任怀宇森然环指一一围聚过来的人,任家也不是任季昆一手遮天,当年若是有权威人物立挺的话,任方旭又岂会落魄到无钱医病的地步?

    若非如此,他父母又岂需要为了赚钱而远走奔波,最后一去不复返,凶多吉少?

    这简直就是灭门之仇!

    “浑帐,你就算是天元道宗的弟子又如何,你首先是任家的族人!如此行为,大逆不道,老夫要行使家主之权,将你严惩!”任季昆大喝道。

    “哈哈,严惩?”任怀宇冷笑,“这个世界素以实力为尊,想要严惩我,也得先惦惦你自己的份量!”

    “大胆,公然抗逆家主,这是死罪!”一名中年人挺身而出大喝道,他自然是主系族人。

    “死罪?”任怀宇目光向那人逼视而去,可怕的压力卷过,那人顿时脸色发白,忍不住捂胸而退,但退出三步之后突然顿住,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这!

    任家所有人都是骇然失色,那中年人可是凝气十层的修为啊,在任家都能称得上是高手了,可居然无法承受任怀宇一记眼神的压力!

    任怀宇到底有多强?

    “我提议,废除任季昆家主之位,可有人反对?”任怀宇淡淡说道。

    任季昆顿时浑身一抖,脸上现出无比的怒容来。

    自从成为任家家主以来,他一直大权在握、高高在上。虽然有竞争对手一直想要将他拉下家主之位,却也只敢在暗中使坏,当着他的面谁敢放肆?

    这就是权威!

    可今天却是遭到了挑战,任怀宇居然敢当众说要摆黜他,这等于是在他的脸上直接拍巴掌!

    然而任怀宇的实力竟还在他之上,任季昆即使心中再不满也不敢贸贸然冲出来打架,必须要寻到足够的助力才行。他冷然一声,道:“任怀宇以下犯上,大逆不道,老夫决定将他开革出族!”

    只要任怀宇不再是任家的族人,那他自然也没有资格说什么废黜家主!而一个外人对家主放肆,便是对整个任家的挑衅、污辱,所有任家人都要奋起抵抗!

    姜毕竟是老的辣,任季昆在一瞬间找到了最合适的解决之道。

    “哈哈!”任怀宇摇头大笑,“老狐狸果然奸滑!不过,我的提议在先,若是你被废黜了家主之职,又有什么权力将我开革出族?”

    “哼,老夫为家族任劳任怨,是非功过大家都看在眼里,岂是你说罢黜就能罢黜的?”任季昆冷然说道,转身向身后诸人一扫,积威之下,所有人莫不低下头来。

    任怀宇摇了摇头,看来不展露一下实力的话,在任季昆的积威之下没有人敢出声了。他要打败杀死任季昆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可他要让任季昆也尝尝众叛亲离的滋味!

    那么,便给他们一点反抗的勇气!

    他伸出拳头,两大古族的血脉之力汇聚,整只手瞬间被冰霜覆盖,其中还有铁质的黑光。

    “魂、魂技!”

    周围所有人莫不喃喃低语,以他们的层次还不够知道上古百族,因此只将这奇怪无比的一幕当成了魂技。

    任怀宇拳头一紧,猛然对着地面轰击过去。

    嘭!

    一片霜白首先涌过,将整个地面冰封,然后这道冰层紧跟着破裂,纷纷被震起入空,而伴随与之的,则是无数的碎石泥沙。

    咻咻咻,这些碎屑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打在人的身上奇痛无比,周围顿时传来哎哟哎哟的呼痛声。

    待他们回过魂来的时候,只见任怀宇原本所立之处已是一片废域,现出一个足有三丈方圆、深达丈许的凹坑!

    这是何等可怕的力量!

    “有谁反对我的意见吗?”任怀宇露齿一笑。

    众人连忙在同一时间拼命摇头,如此可怕的力量要是打在自己身上还有幸免的道理吗?

    任季昆的脸色立刻变得无比难看!

    可恶的小子,仅仅只是一个举动就把他孤立了!这就是绝对的力量,在这样的力量面前,所谓的积威又有什么用?

    “你们反了不成!”任季昆冷冷说道,手指对着众人点了一圈,“别忘了是谁带领任家走到今天这一步?没有老夫便没有任家,你们都要跟着这小子胡闹吗?”

    众人尽皆无语,却也没有一个人表示出要跟任季昆干的意思。

    这是一个以实力称尊的世界,当初任季昆能够当上家主,并且一坐就是几十年,靠的不就是他强大的实力吗?现在任怀宇比他更加强大,那么改朝换代也是十分自然。

    反正任怀宇也是任家人,只要能够带领家族走向强大,底下的人谁会去管究竟哪个当家主。

    “好!好!好!”任季昆目光扫过,没有一个人敢和他对视,眼神避让,视他如瘟疫,躲都来不及。

    这便是众叛亲离!

    任季昆气得浑身发抖,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他再不甘心又有什么用!

    “从现在开始,任季昆便不再是任家家主!”任怀宇淡淡说道。

    “不,你没有资格废黜我!我是任季昆,任家是我打下来的江山,谁也休想夺走!”任季昆厉声大叫道,双目如欲喷出火来。

    他已经习惯了大权在握,若是被赶下家主之位,他必定将郁结于心,恐怕不消几天就要被生生气死!

    更何况,他拿什么脸去见别人?光是那指指点点都会让他崩溃!

    “任季昆,我爷爷昔日替任家立下了多少功劳,你却连医治伤病的钱都不肯给,让爷爷缠绵病榻,最后郁郁而终!这一切,我都会还给你!”

    任怀宇伸出右手向任季昆抓了过去。

    “竖子,敢尔!”任季昆厉喝一声,锵地挥出一把大刀,向着任怀宇斩了过去。

    任怀宇轻哼一声,右手毫不避让地迎上刀锋。

    任季昆顿时双眼露出兴奋之色,这把大刀虽然不是魂器,可也是用极上品的材料锻造而成,锋利无比,可说是碎金断玉的神兵!

    以血肉之躯硬撼如此神兵,这简直就是在找死!

    比他实力强又如何,年轻人就是骄傲,这是在自寻死路!

    “死!”任季昆厉喝一声,将力量催发到极致,他要一击干掉任怀宇,重竖他任家家主的威严。

    锵!

    刀锋袭到,只见一连串的火星泛起中,任怀宇的手毫发无伤,反倒是森森寒气迅速沿着刀锋向着任季昆的手袭了过去,留下了一路的冰霜。

    “啊——”任季昆如避蛇蝎般松开了握着刀柄的手,抬手一看,只见虎口处赫然有一道皮因为冻结着连着刀柄被撕破了,一股奇寒之下竟是丝毫感觉不到痛!

    这是什么魂技,怎地威力如此可怕!

    他又哪里知道,这可是上古晶霜族的体质,本是同阶无敌的存在,随着任怀宇晋入虚魂境后,血脉之力也愈加强大,这高了一个大境界自然是绝对的碾压。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