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意逼人,自上趟携手共游之后,师妃暄的剑道更进一步,此时他虽未看向师妃暄,却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身后那股通天彻地的剑意,这剑意如清溪之水中的沙石,如丛林深处的老树,不动不变,却足以让人感受到其中蕴藏着的动静之机,这种蕴含着禅意的剑术已然超越了凡俗。

    这位慈航静斋有史以来最出色的传人在步入江湖的短短时日,终于领悟到了剑术的真谛,自此她已然有了问鼎宗师的资格,虽然境界依旧停留在心有灵犀之境,但是剑心通明的道路已然在其眼前,这一刻的师妃暄真正有了与薛霖相斗的资本。

    薛霖转过头,看着月光下师妃暄,这位绝色丽人眼光闪动,神色复杂的看着薛霖,短短的片刻,她依然明白了自身心境的变化,于这百杆枝头更进一步,而这一切只因为她的剑心重又发生变化,而变化的本身来源于眼前这个溶于天地的人物。

    “慈航剑典果然不愧四大奇书之名,端的是神秒无端。”薛霖轻轻的感叹一声,他也未曾想过师妃暄竟然仅仅观摩他与天地的交流,便感受到了这至关重要的一道天地桥梁,要知道当初薛霖领悟到这一点正是将自身化入天地之中,通过生死之关,心境突变,才最终踏入到了这一武道至高之境。

    师妃暄轻轻一笑:“若是薛兄愿意,妃暄与薛兄的约定依旧算数。”

    什么约定,以慈航剑典换取薛霖的放弃,这是当日师妃暄在看到薛霖之时便清楚明白言说的东西,当时薛霖拒绝了,因为他有着更好的选择,慈航剑典虽然神妙,但是对于薛霖而言,也并非必须,而这个约定在此时次刻重又被师妃暄提起。

    因着师妃暄的临阵突破,这**一瞬间被无限制的放大,整个天下混迹江湖者有多少,薛霖虽未尽数,但也知定然不下百万,而这其中能够闯出名头,在江湖中有一席之地的不过数千余,这数千余也不过是寻常的江湖高手,与那些屹立在顶端的人物差距实在不可以毫厘计。

    譬如如今的薛霖与那些普通帮派的帮主之间的差距,对于薛霖而言,即便是杜伏威这样的天下霸主若是与其正面交手,能够接他三招便已算出色,更妄谈于之交锋了,武道的艰难毫无疑问,而能够到达宗师之境的古往今来也未有多少,且每一位都必然是惊才绝艳的绝顶人物。

    师妃暄以剑典观摩薛霖的气息变化,便堪破了天地之门,一方面是师妃暄本人的资质绝顶,另一方面,四大奇书的剑典也是其中最重要的缘故之一,这种能够让心灵与天地交融的神话武学又有任何追求武道之人甘愿放弃,便是薛霖也不由心动。

    不过虽心动,但是他向来是做好决定便绝不会轻易更改的人,这种心境的动摇不仅无法影响他,且会成为他武道进步的阶梯,**的产生正是他对于武道探究的其中一点。

    “妃暄不必**我,薛霖的武道乃是以心灵为基。”薛霖的话语平平淡淡,不知何时薛霖的情绪越来越少,已经很少有可以让他情绪产生波澜的东西了。

    师妃暄美目一动,对于薛霖的选择,她早已知晓,不过即便如此,在亲口听到薛霖的回答之后,她的心中却也难免产生一种复杂的情绪,既有喜悦亦有着悲伤。

    “妃暄明白了,三日后禅寺中,妃暄会将和氏璧亲自交予薛兄之手。”师妃暄轻轻道。

    身形一个闪动,师妃暄已然站立在船头,小船无风自动,不过片刻已然飘离了薛霖的视野。

    薛霖神色不动,他的眼光不知何时又回到了空中的星月中,仿似先前的一切都无法在他的心中留下丝毫的痕迹,然而看他不时闪动的双眼,便可知晓薛霖的心中并非那么平静,师妃暄的到来并没有出乎薛霖的意料,但是师妃暄的临阵突破却着实让薛霖久以不变的心绪产生了变化,虽然依靠着自身出色的意志,他生生压下了对于剑典的渴求,但是这却无法熄灭他心中对于剑典的渴求。

    追寻武道的薛霖一直以来的目标便是探索武道的终点,武道无涯,未来可以走到哪一步薛霖也并不知晓,但剑典毫无疑问会让薛霖未来到达的终点更远,武人对于武功的渴求便如同老餮对于美食的追求,棋痴,琴痴对于对手知音的渴盼,这种**既是让人进步的根源,也是让人堕落的根本。

    “对于剑典的执迷将会成为我武道修行的一种全新的道路。”并非克制**,而是战胜**。

    次日清晨,一起消息哄传洛阳,三日之后,慈航静斋当代传人师妃暄于禅寺之中将和氏璧出借三日,出借者为近日江湖声名最隆的宗师级高手薛霖,这一重大的举措将会在四大圣僧的见证下成行。

    和氏璧终于重现江湖,而这一次的交接毫无疑问比之当初宁道奇相借和氏璧高调了无数倍,而且因为师妃暄这位仙子和四大武林中声誉最高的四位圣僧参与,这一次的交接必将万众瞩目。

    而薛霖,这一位神秘莫测的宗师高手也将会真正的出现在天下人面前。

    薛霖尽败阴癸派高手的消息虽然依旧隐秘,但是一些顶尖势力毫无疑问已经知晓,这一点从此时宋师道和宋鲁对待他的态度便可知晓。

    若说早先两人对于薛霖还抱有着一丝投资和押宝的心思,那么如今的他们便对其真正的有了敬畏,这是一位不下于其兄其父的绝顶人物,而这人马上会成为他们宋阀新的盟友,即便是一向无意天下的宋师道对于这件事也是乐见其成的,虽然他不欲争夺江山,但是若是能够夺得江山的是其父那么又有何不好呢。

    宋阀的船舱之中,薛霖等人尽皆端坐在两侧,宋智脸上挂着笑意,虽然笑意浅浅,但是其眼底却时刻将这兴奋的情绪显露于外,主战派的宋智对于薛霖的主动联合毫无疑问欢迎之至。

    对于宋智而言,天下间除却宋阀,无人可以承载这项千古庄重的使命,宇文独孤皆是异族,李阀同样与突厥联系密切,且李阀中同样有着突厥血脉,至于窦建德杜伏威等,更是不入其眼,只单单一个雄才大略的李密有着宋阀投资的资本,但是此前李密与宇文化及的相争,毫无疑问让这位天下最强的霸主有了破绽,这个破绽在薛霖这样一位宗师人物的加入之后变得越发巨大。

    宋智欢喜,宋师道与宋智同样如此,不过他们因为并非主战派的缘故,故而这欢喜也并非太多,但是他们终究也是欢喜的,只不过这欢喜却并没有传染到这舱中的最后一人。

    宋玉致眉头深锁,自从薛霖言说出寇仲的名字开始,宋玉致的神情便有些不对,不过宋智等人一时欢喜并未发觉,薛霖虽然发觉了,但是明白这是女儿家的复杂心思,在薛霖没有言说一切之前,寇仲虽然算得上是江湖青年一辈最出色的几位高手之一,但是若说争夺天下则纯粹是痴心妄想,即便是在其斩杀了任少名,解除了宋阀的麻烦,并在竟陵展示了其出色的军事才华之后也是如此。

章节目录

电影世界中的侠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若有似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若有似无并收藏电影世界中的侠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