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2012-06-15

    当三圣王与真武子彼此对峙之时,那青鸟却骤然围着他们的所在绕飞一圈。层层佛光在空中卷起潮音阵阵,实则暗藏梵音声声,将四个数万年前的太古至尊身内戾气逐渐化去。

    真武子手中那道数百丈宽的雷光在青鸟佛光浸染下,逐渐变为一片祥和的绿光,随后丝丝散开,将四人笼罩,不知不觉之中四人都停下了手,唯有绿光来去,似他们在用心音互答。

    泰宸帝讶然道:"四弟,你当真有这个想法?"

    灵武帝是三人之中戾气最重之人,如今虽已被佛光感化。消了大半争斗之心,但对真武子心中的芥蒂,似是永远都不会消除。"大哥!我们被封禁域之中三万年,就为了和他一起归入幽冥化境吗?"

    啖星帝此时却是阴霾尽散,又如之前妖艳般笑道:"回归无明,和我们小时那样四人常伴,不问世事,不分彼此,不是很好嘛?"

    灵武帝犹忿然道:"那总是虚幻,并非真实。"

    泰宸帝叹道:"何者为真?何者为幻?四弟尚且能放下,你就不能放下吗?"

    真武子笑道:"恐怕三哥真正不能放下的是二姐。"

    啖星帝媚笑道:"你也休要再说他了,一切因我而起,万年悄过如梦,往后你们也不用再争来争去的了。既是兄妹,又是夫妻,长睡不醒,岂不为好吗?"

    涤生几人相顾骇然,全然无法理解这四个圣王之间的荒唐。他们自是不晓上古民族,兄妹姐弟之间结为夫妻异常普遍,只是如今四人同归即便是洪荒远古,也未免太惊世骇俗一般。涤生望向秋明,更不知该如何告诉她,彼此之间的兄妹之实。

    "小兄弟,没想到你不但带来武尊命楔,更化解了我四弟的万年怨念,这等恩情不知该如何回报。我以灵微天眼观你,发现你有一个困惑正藏在心中。天机所定,如今我无权告知你真相。这一点星命符与你,将来为一件烦恼难决之事而落难时,此符自会打开,予你真相。"

    啖星帝言罢之后,只闻笑声如风,仿佛漂游在涤生身边,片刻后手背上一凉,竟现出一点星状的符记。涤生自是不晓啖星帝所言究竟是什么,但啖星帝曾以花魂灵音进入过涤生心相之中,如今亦能用那灵微天眼看到涤生正为如何告知秋明真相而烦恼,但从两人身上啖星帝分明感受出不一般的血脉之气。她心知两人并非兄妹,但既用此术,便不得泄露天机,只好让两人误会下去。

    真武子向涤生笑道:"我原以为聚魂重归之后,不与两位兄长分出生灭决不罢休,不料你携来这青鸟佛光将我四人宿业化尽,从此不用再痴斗人间。这武尊命楔已无用,既取自于你,如今仍是还给你吧。"

    空中雷声响动,如百万战鼓齐鸣,最后汇为铮然一声,一道寒光自虚空之中缓缓降下,却是一柄两尺余的短剑,如冰晶雕成,却又龙形焰光不时周游于刃身之上,焰光过处,渐现"真武"二字。

    泰宸帝笑道:"如今我四人同归幽冥化境,不再复出人间,还要这些身外之物何用。三弟,你我各将这炼成的宝器给这两个女娃子吧,我看她二人将来必有凶险之时。"

    当下只见四面浓云翻滚,又彩光万道,如在天地之间倒翻了满缸彩墨一般,直向几人涌来。到得跟前之时,那万里云气却又汇为一方彩光流动的网兜,落在了秋明手中。

    泰宸帝道:"此乃是我以万载云水真气炼就的五云锦,本是为抵住我四弟的天焰石雷,想世间有擅长阴阳二雷者,都不能出我四弟之右,此羽云锦予你,也算是略偿我等屈留你数百日之罪吧。"

    若离大声道:"照理受你之宝原该谢的,但秋明也因为你们受了这么多苦,这哪里够呢,那嘴上的道谢也就免了吧。"

    泰宸帝大笑道:"你这女娃子小气得很,也罢,我还有一即将炼成之物,也一并给萧姑娘吧。"

    只见空中又垂下十数道银丝,在秋明身周一阵舞动之后便道道附上她双臂之上,化为一层淡青色的云纹。

    泰宸帝道:"此物名为青阳瑟,专能缚住修道之人心神,无论相隔万里之遥,若心中暗摩其神,便能瞬间追回,且丝丝扣住心神,非你本人不得放开。"

    若离见秋明又得一宝,不由连连拍手,颇为秋明感到高兴,但她此时又怎能知道,这两宝日后带给几人之间的,反又是另一番纠缠。

    啖星帝笑道:"三弟,该你了,以后再也无用,何必不舍。"

    那灵武帝心中宿业未净,仍有三分不愿与真武子同归之意,却将这一点恨意转移到了若离身上,却也不表现出来,只是暗中将手中之宝反转,随后向若离发去道:"我炼的'神影飞光'便授予你,此物除能将敌神兵缠入七重迷光,不令伤到自己以外,更可迷乱对方心神,巧化其心中至爱之人,令其不忍放出一切攻击。"

    真武子听此言笑道:"三哥你这宝炼来也是专为我所设,我怎忍伤到二姐一分,你这宝物果然阴毒。"

    灵武帝冷哼一声,只是将一点玄光送至若离面前,在若离发上结起一颗荧蓝色的玉珠,虽若离发辫飘动而微光悄现。

    泰宸帝笑道:"罢了,既都已交待,我等还不快同行,更待何时。"

    此时那枯龙子见三圣王将要随真武子同入幽冥化境再不复归,却如同依旧在受着蚀炼一般,面上现出痛苦之色,竟跪下嘶声道:"三位陛下!我此前偷开天杳鸿方神鼎,还未受责罚。"

    涤生见他一心为主,想他不日之后将化血影,不由心中生出无限同情,也向那三圣王弯腰道:"若非枯龙子道长告之青鸟之效,我等也不会带来。道长他一片忠心,为寻青鸟之时,中了那风神子的风魄寒毒,不久之后便要化成一团血影。三位圣王能否怜他赤诚忠心,设法解他之苦吗。"

    未料此时啖星帝却冷笑道:"枯龙子随我等多年,似是为报我等容庇之恩,但只有他心里清楚究竟所图何事。枯龙子,你与你师父设下这条苦肉计,骗得了尘世中人,需骗不得我们。你师父图谋数百年,亦想依靠我等之力令其登上巅峰之位。殊不知如照原先计划,将我四弟聚魂重归之后,无论他胜还是我三人胜,我们一族重临人间,六教均需俯首称臣,你那师门恐怕便是我等第一个铲灭之处。如今我等既已无心再留于世间,只不再将你形神炼化而已。你祸福自招,咎由自取。那风魄寒毒非我等不愿,实无人能解,你化作血影之后若依旧贼心不死,恐受苦将不止于血蚀之苦了,好自为之。"

    枯龙子身上原先一直盘绕不去的三色光焰此时逐渐退去,但他一张金脸之上却冷汗涔涔,似比原先更为痛苦。涤生全然不晓啖星帝所说究竟何意,这枯龙子师门何出也从未向他提及。虽然这番话令涤生暗中起了一点疑虑,但亲眼所见枯龙子为三圣王以及秋明之危,而不惜自受诸苦,又怎会怀疑他有险恶意图。他既不肯言,想来日后见到秋明师父柳禅真人,或许能打听出他师门事实,却不料枯龙子正是要几人前去找柳禅。

    当下之时,三圣王化作三色磷光,团团飞至真武子身边。真武子向涤生点一点首,长笑声中,将眼眉之上的焰光挥出万丈流光,花雨纷落,异香盈天。云层之上又轻开那道云门,真武子自己也化作一点黑光,与三圣王所化星光围转飞入到那云门之中,而地面之上的禁域也在一片磷光飞散之中逐渐消去,还群山之间一片青色。

    涤生三人看着云门消失的方向,心中无限感叹。三万载恩怨情仇一夕之间便已风流云散,又有谁能知道他们三人之间,此后离合翻覆也是自这一日开始呢。

    青鸟鸣声从云间传下,一道碧光如天绅倒挂,直落至若离肩上,却已化作一只白羽小鸟,依偎在若离发边,轻声鸣动,似让若离感到颈间微痒,格格笑了起来。

    "我们也要将送回到云仙子身旁,好助他继续完成善功。我答应过康南大叔之事,也需做一番安顿。道长此后有何打算?"

    涤生向若离秋明雪神三人说完后,又转向了枯龙子,却并未发现枯龙子蛇目之中金光爆散的忌恨之色到涤生视线转来之前方才收起。

章节目录

一梦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箫依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箫依人并收藏一梦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