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停歇的小雪之后,荆南节度使宋浩的脸色已然是霜雪一样的颜色,冰冷而十分的令人心中发咻。因为自从他在章门镇外遭到夜袭开始,他所率领的这只大军就开始受到频繁的骚扰和偷袭。

    而这些敌人数目并不多,却出没的甚为频繁,且甲械颇为精良而深喑地利;因此他们不但在夜里屡屡出来偷袭;就算是光天化日之下的大白天,也敢乘着风雪而来做那虚张声势攻打之态。

    哪怕是戒备森严的夜间宿营和中途开伙之时,也有他们准时冒头出来射箭、放火,尽管造成杀伤和破坏寥寥而乐此不疲一般的就是不让人消停和安生片刻;

    尽管他也几次三番暗伏兵马和派出马队在外游曳待机,想要带着这些贼寇的尾巴;并且也成功击败了好几支颇为可疑的武装人等,但是除了收获百十具衣衫褴褛的尸体和破烂装备之外,就再也别无所获了。

    而零星被俘获的对象也是只是甚少,只知道自己是被人用粮食征募而来的;只要尾随着官军的行程,躲在山林里装模作样的鼓噪一番即可。至于袭扰之事依旧如故而令人烦不胜烦起来。

    而这种有事没事都来鼓噪一番,真真假假参杂的袭扰之下,他的部伍当中却是迅速积累其大量的疲惫和怨言来。除了那些装备和供给相对优良,且征战经验较丰的陈州兵和泰宁军外,其他追随而来的人马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掉队和逃亡的现象。

    然后,首先出现问题的那些素质堪忧而成份不齐的土团、乡兵。经过了多次的一夜数惊、寝食难安的遭遇之后,他们在一次营地取食的优先次序上爆发了冲突,然后就变成了一场毫无征兆的哗变。

    虽然很快就被严阵以待的本队陈州兵和泰宁军骑兵,给镇压下去;但是一口气砍了上百个杀鸡儆猴式的人头,依旧没有阻止这些对方土团、乡兵,迅速下滑到底线的士气和斗志。

    然后,他在这里有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错误;宿营的时候让那些州下地方的团结子弟和守捉兵,与本阵的陈州兵混搭在一起,以方便监督和杜绝后续逃亡迹象。

    结果就是这些陈州来的老军伍,很快就被这些良秀不齐士气低落的地方武装,及其悲观情绪和消极态度所影响和感染;结果在临阵应变和对敌反应上无形间消弱了不少。

    结果在一次夜间的骚扰当中实在忍不住贼寇的撩拨,而一时冲动的相互裹挟在一起追了出去。然后,由此露出的破绽,让另外一小股伪装成官军的贼寇潜袭进来,就近点燃了畜棚和马厩,还差点就把粮草给烧掉了。

    若不是宋浩其余的部下还算经验老道且见机得快,就近铲雪以布包竞相投掷灭火,那就不是仅仅损失数百头惊奔逃散的畜力,而是大军就此乏食无以为继的问题了。

    为此,他不得不忍痛斩杀了自己麾下,包括一名身为看重的族人兼校尉在内的十数人,以正军法以儆效尤。然而,

    在这些层出不穷的贼寇袭扰和意外状况的拖阻之下,他原本想要师法前代名将李愬雪夜袭蔡州,一举擒获叛乱藩帅吴元济的故事;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的笑话和泡影了。

    因为从乐乡县境内走到这里的路程,居然让他的人马足足走了三天。有这三天时间作为准备和动员,他可以预期到自己将遇上的是整好以瑕,据城严阵以待的荆门贼军。

    因此,虽然他们前进的方位依旧不变,麾下依旧还有八九千人马听用,但是在宋浩的心中胜负天平上,已经越来越变得有些进退两难和举步维艰起来了。就像是再次变得纷纷扬扬起来的雪花一般的迷迷蒙蒙。

    。。。。。。

    而在远处一处平淡无奇(www.yhwx.net)的雪丘上,一个毫不起眼的小点儿慢慢从白茫茫一片的背景当中蠕动起来,最终露出一张饱经沧桑而被冷风吹得泛红的脸孔,却是一名披着素白色大氅而戴着连兜白色毡帽的义军士卒。

    而在他的手中还端持着一只白布包裹的水磨黄铜管子,正用这粗头那边在打量和窥探着远处,泛白斑驳的原野大道当中,正当蜿蜒而行的官军行列。

    这也是他们这些探报队和游弋队的成员,所新得到的神(www.shubao2.cc)奇(www.yhwx.net)装备之一;通过里头夹着的两块圆凸磨光的水琉璃精,可以将甚远处的情景和动静,纤毫毕现的拉到眼前一般清楚。

    也正是凭借这种被戏称做“千里眼”的神(www.shubao2.cc)奇(www.yhwx.net)玩意,还有那些方便穿梭往来于水上的轻便快船,他们这些探报队的成员和习于冰天雪地的北地老卒,所组成的袭扰小队才能游刃有余的和这些外来官军周旋下来。

    在雪地里呆看的久了,他不免觉得眼睛有些酸张起来,而连忙用一块熏黑的琉璃片遮挡住眼睛,重新看着有些扭曲而黯淡起来的万物,才顿然觉得好过了不少。

    然后,他又忍不住想起了早年在北地的生涯和岁月;那个冬天里雪下的可真是大啊,都能把人给深陷进去了半身的大小雪窝子,可不是这南方半尺厚的小雪花可以比的事情。

    那时候他也在义军当中,北地格外冻人的冬天之下,大伙儿因为没有足够的衣物保暖,而是有什么就用什么,遇到什么们就拿什么,甚至是用稻草、树皮和土块来裹身;

    又许多人因为太过疲累和孱弱,一旦睡下了就再也醒不管来,只留下相互抱团取暖成一团硬邦邦的尸体;还很多人在跟着奔走当中一不小心就浑然不觉冻烂了手脚,然后等到天气转暖后就这么一块块发黑发紫溃烂着慢慢死掉了。

    他也几乎忘记了自己是怎么挺过来的,也许是靠捡破烂和剥那些敌人、同袍或是不知来历尸体上的衣物吧。后来到了广州后又发了痢症,不得不留下来休养了大半年,也由此在广府那场变乱之中,稀里糊涂的就变成了易帜改号的太平军一员了。

    然而他并不觉得有所后悔,甚至觉得相对那些已经北上的老兄弟而言,自己走了一辈子的背字而终于时来运转到了。因为在现今在太平军中,有田有饷有前程过的既是舒心又有盼头。

    就算是被派到这雪地里来行事,不由有足够分量的油脂和口粮维持力气,还有防雪水的厚布披风、毡毯和加绒睡袋什么的在雪地里保暖;简直就像是提前了好几辈子在享福了。

    所以,他觉得眼前跟着那位虚领军的日子就过得很好,好的让人觉得简直太过头了,而除了把命豁出去外就根本无以回报的地方,所以绝不容许任何的存在前来破坏和干扰之。

    至于昔日的干系,无论是来自冲天大将军府的黄王,还是当年补天大将军王仙芝,那都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了。

    。。。。。。

    刺人的风雪渐渐消停下来,而荆门县城斑驳剥裂的土墙,赫然已经隐约出现在了他的视野当中了。然而更让他惊喜和意外的是,荆门县城外一直蔓延到水边的城下坊,居然还大多数保持完好。

    这不由让宋浩又平添出几分信心和蔑视之情来;草贼就是草贼,还是他所熟悉的那个到处流走肆虐,却不善于守御之道的风范和做派;哪怕是有城防为顿兵之所,却不懂得临敌基本清野坚壁的道理。

    如此一大片的城下坊,已经足以成为他的人马就地立营,和修治攻城器械的材料取用来源了;而那些现成的屋舍和仓秉,也是历经远途风雪中跋涉而来的官军,最好的现成栖身和修整之地。

    尽管如此,宋浩还是留个个心眼而叫过自己的亲兵虞侯宋年道

    “为防有诈,先令随州团结和复州守捉兵,分别入内探查和据守。。”

    “得令。。”

    亲兵虞侯顿然抱拳施礼而去。又过了一阵子后,风雪中死寂一片的城下坊中开始变得有些人声嘈杂起来,还有许多点点的烟迹在其中冒了出来。

    宋浩心中不由的一凛,顿然谨慎的想要下令备战和迎击;然而却见飞奔回来的亲军虞侯宋年脸上略有些欣然色道:

    “启禀镇帅,坊中未见得贼情踪迹,反倒是发现了许多遗弃的柴禾和米粮等物。。因此,先入的两部州军已然取用,就地生火和炊食起来了。。”

    “混账,真是一群混账。。”

    宋浩不由用骤然变大的骂声,来掩饰自己心中揣测落空的一时尴尬。另一方面则是对于的城中这些草贼,更进一步的轻蔑起来。只会被动龟缩在墙后的瓮城而守之辈,也不过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尔。

    “还不快令他们熄火整队,就近设防和待机么。。难不成要用更大的动静,告召城中的草贼官军来讨了么。。”

    随即,下一句话就暴露了他的真是意图。

    “城坊之中所有可用之物,都需本阵统一收聚起来另行发派才是。。还不快让本阵的忠武兵前往清点和搬运。。再让泰宁骑兵就负责外围警巡和弹压好了。。”

    “这。。。得令”

    亲兵虞侯宋年犹豫了下,却还是迅速转身而去了;

    他自然知道想要这些刚升起火来,正在烘烤冻僵的身体和雪浸过的衣甲,兼做烹制热食的官兵,重新放开这些已然到手的东西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但是作为军中的核心和主力,同样在风雪里跋涉了一路的忠武兵/许州军,也渴望和需要这些东西来恢复体能和气力,这是没有什么好商量的事情,只能先委屈一下这些地方军伍了。

    而随后继续引兵巡视和刺查于城下的宋浩,则对于城中之敌更加的心中有数起来;自己专门选了这个风雪渐起的冬日来出兵,打的就是以惯于风雪的北地士卒之长,以制这些来自南方岭外之贼的主意。

    现在看起来他,他们比自己想的还要更加不堪,在风雪交加之下居然都放弃了大多数的城头巡防了。

    又过了半响之后,城下坊当中煊煊冉冉的嘈杂声,也变成的愈演愈烈的骚动和叫骂声来;若从上方俯视下去就会看见许多不同旗色下的官军在成群结队地对峙着。

    而更多的情况下则是那些鼻青脸肿、头破血流的地方官兵被驱赶到一边去,而敢怒不敢言眼睁睁的看着,来自忠武军的健卒,堂而皇之的占据或是弄走他们已经生好的火堆和热食、汤水。

    然后才有姗姗来迟的军资官和武吏;补偿性的给他们分发了一些冻得硬邦邦,在这个天气下放个十天半个月也不会坏掉的冷饼、冷团之类的。虽然一时之间都没有人说话,但是握着这冷冰冰的饼和团子,隐隐的怒火却是在心底蔓延开来。

    而此时,宋浩也得以移入了新的中军大帐,一处还算是整洁的草市税关的公廨之中。这时候,远处城头上的草贼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只有那些林立的旗帜孤零零的摆动在风中。

    这时候再次有人请示道

    “外围巡哨的泰宁马军都知,请求分批入内修整,以恢复马力一二”

    “准了。。”

    烤着暖融融的大块炭火,宋浩也是不暇思索的道。毕竟,这泰宁军可是他唯一的骑兵力量,就算人可以不休息,坐骑的战马也是要饮水喂食兼做清理皮毛,才能保证不伤不病不至于严重掉膘的。

    “就让先前已经休息了小半日的复州与随州的人马,接替泰宁军的大部防线吧。。”

    “再让余下的州兵都分出人手来,先把外围的阵营和防壕,给在天黑前挖出来再说吧。。”

    这时,帐中或有人觉得有所不妥,却碍于眼下的场面而被同伴给拉住了;而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决定被传令下去。

    然后才有些愤怨的挣脱走了出来,对着自己的同伴喝道:

    “你可明知道这事情有些不妥的,为何不让我说。。须知军中不患寡患不均的道理。。”

    “就算有所不妥,那也不是你可以计较和置拙的。”

    同伴却是苦口婆心的劝道。

    “这世上本来就没有一味均等的道理啊,就算是镇帅心中也未尝有所亲疏远近的三六九等,你又何苦为这些许消失恶了自己前程呢。。”

    正在说话之间,远处的骚动和嘈杂声突然变成了连片的叫喊和尘土飞扬的争斗动静。随后就有几名看起来慌慌张张的军校冲过来大喊:

    “不好了,随州兵抗命不从,还挟制了吕郎将劫夺了军资,向外鼓噪奔走而去。。”

    “复州兵与泰宁军在街头争抢营舍,已经火并起来了。。”

    随着这些的叫喊声,城下坊当中升腾起来的火焰和烟柱,也在慢慢的蔓延开来。而当宋浩被惊觉出来站在草市鼓楼的高出,向着远方眺望而去之时,却是突然大叫了一声:

    “不好,这火起的抬不寻常了。。块敲鼓鸣金,就地整队设防。。”

    他的话音未落,就见原野当中鼓荡的风雪一下子变得激烈起来;而在扑面而来的风雪之中隐隐绰绰大片刀兵的泛光,已然在上风头里如同插翅一般的加速扑杀过来了。

    而原本死寂一片的城头,也像是一下子惊醒过来,而在旗鼓喧天当中密密麻麻的攒射出许多箭矢,还有一道道流星一般的火球来。

    “这是草贼的陷阱和埋伏。。我军休亦。”

    这一刻,宋浩只觉得胸口被无形的额力量给重重锤击了下,而几乎就要从这鼓楼上跌足下去了。

章节目录

唐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猫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疲并收藏唐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