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皓月当空,繁星点点。

    地上大街宽阔,路灯明亮。

    铁锹一个人慢慢地往前走,时而停下低头苦思。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思索人生的哲人。

    实际上,他是浑身疼得难受,走不动了……

    铁锹现在离开大排档快半个小时,亢奋的神经恢复正常。这才感到身上受伤的地方,疼得厉害。脸上被碎玻璃渣划破的口子让汗水一浸,火辣辣的疼,如同小刀在刮。嘴里也满是血腥味,胸腹处挨打的地方,拐得他闷闷喘不上气。

    这么长时间过去,他一共才走了二里地,七老八十的腿脚都比他快。

    这会,铁锹又停下了脚步,张大嘴想要喘几口气,却牵动脸上的伤口。这下疼得他龇牙咧嘴,抽上来的全是凉气。不过,总算是把气喘匀了。

    “小子,刚才为什么不叫我帮忙。”扫把星的声音在铁锹的识海响起。

    “疯子,你怎么出来了?”铁锹先是吓了一跳,等反应过来后,立刻道:“这回不是我叫你的啊!你自己跑出来,产生的倒霉事不能算我头上。”

    扫把星在识海里翻了翻白眼,奚落道:“看你那没出息的样。”

    “没出息也比倒霉好。”铁锹揉着胸口回气,抱屈道:“我现在浑身是伤,要是再倒霉的话,还活不活了?”

    在大排档,铁锹和漆毗龙放对的时候,小肚子着实挨了几下狠的,扫把星从休眠中被唤醒。即使铁锹不挨打,只要情绪波动的过于剧烈,也会把他叫醒。

    扫把星醒来之后,并没有出声。他本打算等铁锹主动找自己帮忙,好趁机把价格提一提,至少要多抽两天精气。可没想到,铁锹硬是凭着不要命的狠劲,搞定了漆毗龙,还hold住了全场。

    虽然整个过程中,这小子猥琐和无赖依旧,甚至连“别脱内裤”这种话都拿来当挡箭牌,但他不要命的狠劲或者说是二杆子精神,确实让扫把星高看一眼。

    敢玩命的人,一般懦弱不到哪去。

    “你要是找我帮忙,用得着搞一身伤吗?”扫把星的语气出奇的平和。

    这段时间,铁锹根本不召唤他,搞得他都快成跑龙套的了。为了改变这种情况,他决定劝铁锹多找自己帮忙。毕竟,休眠怎么也没有抽精气过瘾。

    铁锹眼前浮现出胖款爷挨枪时的惨样。他沉默了一阵,才道:“我朝太祖说了,自己动手、自力更生、自强不息、自立于世、自我催眠、自……总之,我希望自己解决。”

    “靠,我还真没看出来,你小子的成语水平这么好。”扫把星对铁锹的答案并不生气,像他这样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妖精,铁锹那点小心思根本瞒不住。

    普通人忽然拥有一种强大并且特别的力量。大部分人会从最初的惊讶—狂喜—得意—膨胀—嚣张—恐惧—后悔,最后回归到平淡的心理过程。

    铁锹现在的心理,对于已经执行过多次观察任务的扫把星来说,再了解不过。他认为没什么特别,只要再过一段时间,铁锹总会解开心结主动找自己帮忙。

    这一点,扫把星非常有信心。

    只要你有恨的人,只要你有不满意的事,不论你想报复还是想改变,都得求着他帮忙。

    如果说铁锹有什么让扫把星奇怪的地方,反而是铁锹的心理活动不够活跃。以前被他附体的人,基本都会在得意—膨胀—嚣张阶段,停留很长时间。然后,才会经历恐惧—后悔阶段。最后,再慢慢地转入平淡。可铁锹在嚣张之前的阶段,几乎没有停留,直接就进入到恐惧阶段,速度实在太快了点。

    不过,奇怪归奇怪,扫把星也没太当回事。毕竟,这种喝洗发水吞药丸子,在银行里为五十块钱抢劫匪枪的二货。不表现得奇怪些,反而不正常。

    扫把星正在识海里沉思,铁锹又说话了。他没精打采的道:“成语水平好有什么用?真遇到事了,照样没什么用。”

    扫把星以为铁锹开窍了。他很开怀的道:“小子,就算遇到事了也没关系。只要有我在,不管什么事都不算事。”

    “真的?”铁锹好像有了点精神,问:“我烦心的事,你能解决?”

    “当然是真的。”扫把星捻着猥琐的山羊胡,道:“别忘了,我可是神仙!”

    “你没骗我?”

    “小子,有什么事你就痛快说吧……”

    铁锹深吸一口气,郑重的道:“疯子,你能不能从我的识海搬出去?”

    扫把星一不小心揪掉好几根胡子,他忍着疼道:“别开玩笑,说你的烦心事。”

    “我没开玩笑,这就是我的烦心事。”铁锹激动地在原地转圈,道:“疯子,自从你在我识海里安家落户,我就好像坐了煤车,没完没了的倒霉哇……哥出来打工,不是白干就是挨打,动不动还得混一身伤。现在,哥已经身心俱残,实在扛不住了……大仙您就高抬贵手,去祸害别人吧……”

    他声泪俱下,就差给扫把星拜一拜了。

    扫把星气得把山羊胡揪成了麻花辫,本以为这小子脑袋开窍了,有买卖上门。哪曾想这小子不但没开窍,脑袋还多加了把锁。现在,还让他领盒饭滚蛋。

    “你小子,菊花是不是欠爆?”扫把星先是威胁,然后又否认道:“你现在倒霉,都是你自己没本事,跟我有个屁关系啊?老子再告诉你一次,你倒霉是你没本事……”

    扫把星的话没说完,铁锹就咆哮了:“疯子,你敢说我倒霉跟你没关系?我就算是没本事,倒霉也该有个限度吧?有我这样出来打工,动不动就浑身是伤,还拿不到钱的吗?上次在银行,哥拼了命还差点挨枪,又在医院里躺了一回。结果,就换一张擦屁股都嫌硬的荣誉证书。前些天,哥在鬼屋当临时演员。好家伙,我们老铁家差点绝后。这次……”

    铁锹感觉很憋屈、很郁闷、很难受,必须要发泄!不发泄就要发疯!

    所以,他豁出去了。

    铁锹嘴里吐沫横飞,指天划地地骂个不停。如果,扫把星站在眼前,用口水就能把他淹死。

    扫把星看铁锹这么狂躁,心里还真有点发虚。

    铁锹没有说错,扫把星的神识进入他的识海,初期或多或少会产生影响。虽然影响不大,但各种倒霉事也轮番上演。不过,只要时间久了,扫把星神识和铁锹逐渐契合之后,这种影响就会慢慢地消失。

    铁锹足足喷了十分钟,喷得口干舌燥,嗓子嘶哑,才停下来回气。

章节目录

保卫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纳兰内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纳兰内拉并收藏保卫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