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稀落的病逝第二天,‘天府晨报’、‘西南战报’等有着影响力的报纸纷纷刊登,政界开始动荡不安。

    在西陵高尔夫区别墅中,高决一手拿着天府晨报,一手品味着上等普洱,走马观花的浏览了一遍天府晨报,最后,定格在头版梦稀落病逝的画面上,眼睛眯起,思考了约半个小时,大门的门铃响起,管家‘刘妈’开门,迎来一位高决意料之中的大人物‘陈扬鹰’。

    高决虽然心里对陈扬鹰有些退缩的举动很是不满,这个月也说动了几股小势力,拉上高家的大战车,但陈家的势力不容小觑,是对付李凡等人的重要势力,见到陈扬鹰脸色大好的走到客厅中,立刻站起,微笑的有请,给他倒上茶水。

    两人相对而坐,细细的品味着这难得的普洱茶,陈扬鹰喝着普洱茶的时候,一直在观察高决。

    在这段时间,高决没少怂恿他对付李凡,两大家族在雇佣杀手刺杀李凡失败中,损失不少资源,而金牛山一役给陈扬鹰的冲击不可谓不强烈,哪能不谨慎小心,甚至开始放弃对付李凡,但高决承诺最多在两个月中,两大家族的势力将会提升到极点,以大势所趋来对付李凡。

    昨日,梦稀落病逝的消息传开,陈扬鹰震惊万分,立马猜到肯定是高家在捣鬼,不过,他并不在意梦稀落的病逝缘由,而是两家在这个月中所做的努力终于得到回报,昨天晚上,两大家族就对梦家的门第门生,个个交流了个遍,政界看重业绩,是不错,但在大利益面前,很多人都忍不住贪婪,仰着脑袋往上爬,坑死对手活该,而梦稀落的病逝,两家以迅猛之势就将梦家百分之八十的政界资源给夺了过来,手段或许不够正大光明,但胜在一鼓作气。

    目前,梦家的势力看似没有多大影响,却只有两大家族明白,梦家已是纸老虎,甚至在影响力上还不如韦家这等商业财团。想想,陈扬鹰就大快人心,倒是明白成大事者,不与众谋,也不说其中的关节,两人心知肚明就行。

    高决喝茶很讲求品味,眯着眼睛,回味着普洱茶的浓浓味道,道:“陈兄,梦家势力锐减,以我们对那小子和梦家的关系的了解,李凡极有可能坐镇梦家,欲借助金牛山一役的神威而将梦家起死回生。现在,我最担心的是那小子呆在雷电武馆是否在捣鼓着其他阴谋,这点不得不防!还有就是梦稀落病逝有些奇怪,估摸着京津战区恐怕会插手,二把手的位置,只怕我没我们的份,也最好不要去抢夺,枪打出头鸟!国家的神威,我们这些小人物难以匹敌!”

    陈扬鹰正高兴他在两家的合作中获取了梦家的百分之五十的政治资源,正好可借助这股大势浪潮,积威上位,可高决的话,不是没有道理,梦稀落病逝的原因很蹊跷,他甚至肯定是高家下的手,可出手实在是太隐秘,即便京津战区派人详查,估摸着也查不出个所以然,但对那二把手位置的觊觎,只怕真如高决所言,会被当成出头鸟,他就肃然一惊,茶杯停在空中,却很稳,显示出陈扬鹰的心志坚韧,轻轻地放下茶杯,笑道:“多谢高兄的提点!”

    “陈兄不比客气!这股大风的侵袭,天府战区的格局已经被打破,各大势力都开始正面交锋,国家也已介入,我们千万别涉及其中,等到**平息,以我们两家的大势力足以登顶天府战区,成为一等一的大家族!”

    “如此!那就静听高兄的计谋!”

    陈扬鹰和高决就开始合计,不仅算计李凡,也在打着各大势力的注意。

    ----

    梦稀落的这股大风,是何等的翻江倒海,李凡并不关注,三口王兽丹炉已经被送到黑巫的住所,他按部就班地炼制丹纹炉,开始精益求精的炼制师伯所猜想的丹炉,有着五口丹纹炉的经验,他胆子不小,天马行空地在丹炉上构建阵法之纹的炼制丹纹炉。

    这段时间,李凡专心致志的炼制丹纹炉,对体内的暗灰色神气的控制圆润自如,而且在施展元气衍炎的炼器之术中,精纯而精炼,温度已超越万度,神鉴元气的强悍玄奥也渐渐发挥出莫大的奥妙,隐隐参透到神气的丝丝奇特之意,可以将神气的威能发挥到极致,因而,在师伯提出‘凝气丹’的丹纹炉的理念后,他才会毫无担心的答应下来。

    阵纹丹炉的工序之繁琐,李凡害怕被打扰,已经为此告诫过慕白晴,三日之内,不可进入炼丹室,慕白晴虽然表面上恼火他的嘴脸,但也没有在实际行动上触怒他,因为,她也明白触怒李凡,最后,还不是得被李凡给拉到床上好生调教一番,尽管身体的敏感与精神的飘然欲仙迫使得她冰冷的内心出现了破损,但终归恼火李凡,当时,就冷冷哼了一声,径直走出地下室地在黑巫的房间中,翻来覆去的捣鼓着黑巫的道家书籍。

    就这样,三天过后,李凡一直在炼丹室中,不问世事,专注于阵纹丹炉的炼制。

    黑巫这三天,除了使用五口丹纹炉,大量的炼制各种普通丹药外,就是时刻关注着梦家的动向,因为,他是个孤家寡人,没有大势力,而这件事就交给李家,而非齐家,这其中的关系,也只有李家清楚,而李纯钢也不遗余力的打探梦家的动静。今日,李纯钢以私密电话接通黑巫的隐秘电话。李纯钢在电话中沉默了片刻,道:“黑巫,梦家准备明日举办梦稀落的丧礼,动静很大,不知道梦百盛想搞些什么?”

    明日举行丧礼,黑巫心中冷笑,梦家还真是沉得住气,这么大的事情,现在才举行丧礼,而且搞出大动静,意欲何为?他也猜不透,道:“李兄,你去观丧吗?”

    “呵呵~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不去?现在各大势力都在暗中较劲,尤其是**延伸出来的商界风云。政界要求业绩,业绩在于利益。梦稀落的猝然病逝给整个政界都带来不小的混乱,只怕过不了多久,商界也开始鱼龙混杂!”李纯钢嘿嘿笑道:“黑巫,你们的计划,恐怕需要提前,在这场风波中,兴许会一鸣惊天也说不定!”

    “我尽量吧!”

    说完,黑巫挂掉电话,坐在客厅中,抽着香烟,不理会在远处偷听的慕白晴,反正她又出不去,不会透露什么?黑巫考虑着是否前去,但心中却有些恼火梦家难道不知道这大风波的危害,现在也带着不动地举办丧礼,还真是挺捉摸不透。

    就在黑巫琢磨着梦家的鬼怪举动的时候,他客厅中的内部公用电话响起,黑巫一看电话号码,竟是馆主‘宗坤鹏’的号码,拿起电话,笑眯眯道:“馆主,有事吗?”

    宗坤鹏向来无奈黑巫的太监气息,也没在意,道:“有人找你!在我办公室!”

    “好!我马上来!”

    ------

    馆主办公室。

    黑巫敲门而入,看到终于想要见到的人物,心中也算是舒了一口气,来人乃是‘梦百盛’的兄弟‘梦百罗’,梦樱红的叔叔,是政界的一号人物,一脸富态官相。

    梦百罗看到黑巫前来,笑容看似谄媚,却恰到好处的让人看得真诚,连忙起身,和黑巫握手,说了些久仰大名的没营养的废话,宗坤鹏为两人泡了一壶茶,借口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借势离开。两人都心知肚明,微笑的点头。

    梦百罗知道黑巫是天府战区出了名的老狐狸,如今纠缠于高陈两家的恩怨,哪能不知道自己的来意,没有半点回话,直接切入正题,道:“黑巫大人,我希望李凡能够入赘我梦家,不知意向如何?”

    黑巫暗暗惊叹这梦百罗果然不是简单角色,看似卑躬屈膝的请求,却抓住了主要矛盾,还切中了两人的势力要害,梦家或许现在势力一落千丈,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怎么说对目前的李凡也是绝大的诱惑,只可惜,梦百罗的谦卑,气势上的羸弱,黑巫岂能不乘胜追击,笑眯眯道:“小凡势弱,是现实,可有着金牛山一役的风浪,未必会被高家淹死!让小凡入赘你梦家,你梦家能给小凡带来什么?势力?不一定吧!”

    梦百罗不是梦百盛,他很清楚樱红的背叛已在高家中形成芥蒂,纵然卑躬屈膝的迎合高家,高决也未必给面子。

    昨日,梦百盛就唉声叹气的从高家中回归,梦百罗就看出大哥在高家碰了个大钉子。他现在并不关心父亲病逝的原因,而是担忧风雨飘摇的梦家,在父亲病逝的这几日,他就周旋在父亲所扶持的门第门生之中,希望给他们吃些定心丸,但他从中看出不少官员开始出现‘拖字诀’或称病不见等种种奇奇怪怪的理由,就明白梦家大势已去,影响力一落千丈。

    他和樱红的关系,比樱红的父亲关系要好上许多,大哥这个人大气不足,缺乏足够的理智,总以为高家会在上代的恩情中帮助梦家,但高轩的战死,其中梦家要付大部分责任,怎么可能为了你一个转眼过期的梦家而出力,高家还不得乘胜追击,怎么可能帮忙?现在,唯有借助梦樱红与李凡的这层关系,而且李凡也深处大漩涡中,以李凡的势力依靠,兴许还有一线生机,可黑巫的话,也并没有错,梦家势力再不复从前,拿什么给李凡作依靠。想到这里,梦百罗不是一般的头疼,脸色苦笑,默默无声地看着黑巫,有种央求的神情在其中。

    黑巫是心狠手辣的阴险人物,但梦樱红是他的门生,有着授业的恩情,而且梦樱红也不负众望,‘暗影灵能’觉醒,至臻半步战将,再加上他和小凡也有着进入梦家的心思,借着梦家在政界的余威而在商界中搞出大动作,也不想将梦百罗这个一心为家族生存而努力的人物逼入死角,道:“梦兄,我只问你一句,你梦家在政界的声望还有多大?”

    梦百罗不是痴人,这句话的含义颇深,涉及的领域也颇广,很是值得深思熟虑,但想到梦家的势力被架空,就很是着急,不得不考虑言辞,转眼就悟到了些许不一样的味道,道:“以我这几日的了解,势力影响,不足原本的三成,不过,父亲手下的门生‘赵光裕’、‘司马徽’等两大重要政界支柱依旧站在我梦家这方!”

    梦百罗着重提到‘赵光裕’和‘司马徽’这两个政界人物,确实让黑巫心动,这两人在政界中的影响力不小,对他们的计划也有着非同寻常的作用,可再怎么心动,他也不露声色,道:“这事等明日我和小凡去观丧之后,再给你答复!”

    梦百罗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能在政界中屹立不倒,可不光是靠父亲的影响,还有那颗异于常人的脑袋,对事物的敏感,他隐隐猜到黑巫想要做些什么?而他梦家的政治势力不可或缺,而且他提到这两人也是在赌,看样子,他好像赌赢了!

    梦百罗又和黑巫说了些没营养的废话,看似谄媚,却拿捏到极点地让黑巫听得倍儿舒坦,不过,黑巫依旧笑眯眯地不做出任何承诺地将梦百罗送出办公室。

    宗坤鹏走进办公室,看到坐在沙发上沉默抽烟的黑巫,笑道:“你们的计划,需不需要我插上一脚?不过,前提是得对国家有利!”

    黑巫也不否认自己和小凡在雷电战狱中搞出诸多名堂,尽管十分隐秘,可宗坤鹏乃是何人?怎么可能猜测不到?笑眯眯的站起身来,道:“如此,那小凡的胜算又增加了几分?”

    黑巫就和宗坤鹏也开始密谋,而正面对抗高家的计划,也愈来愈近!

章节目录

末世剑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古云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云烽并收藏末世剑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