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怪,难怪一听说巨龙挣脱枷锁失去踪影,帝都那帮老家伙们一个个如丧考妣,仿佛天要塌了。而本地出身这些老家伙却一个个脸色兴奋,敢情他们早就知道这个事情。那些兴奋的老东西不是幸灾乐祸,是在评估此事的利益!

    为了防止巨龙真的要来报仇,帝都方面肯定要抽调大部分强者过来增援。如果巨龙只是就此离去,与大家和平共处。那么,接下来的兽潮自然可以在强者们的帮助下平息,只是从此之后,早已平复数百年的西海岸将再度陷入魔兽的骚扰之下。相应的,已然逐渐没落的常青城也必将由这些魔兽的出现而再现昔日盛景!

    哼!一群眼里只有利益的老不死,竟然连商会都瞒过了?又或者,商会已经知道,唯独自己不知道?一想到这里,老钱就觉得很受伤,可谁叫自己只是商会的供奉长老呢?帝国方面当自己是外人,商会又不把他当心腹,平日看起来似乎两面逢源,实际上遇到大事却是谁也靠不上!

    袁广进点头:“福祸相依的道理大家都明白,巨龙脱逃,既是隐患,又是良机。一则要看接下来的事态发展,二则就要看大家的应对措施。无论怎么说,沉寂许久的西部,将要迎来一次大改变是必然之事了。如今,帝国兵威强盛,东部战事也已逐渐平息,西部有了这么大的动静,军方肯定要将重心向西部倾斜。虽然肯定会有许多人被魔兽祸害,但大体上来说,依帝国今时今日的力量,必然可以控制局面。说起来,商会也一如既往的将会成为最后的大赢家,你应该高兴才是啊。”

    “我高兴个屁!”钱多多满脸的不痛快:“商会赚的再多,轮到我头上的好处也没几个。还得费劲巴拉的去应急,典型的出力不讨好。我有什么好高兴的?”

    萧逸尘有点不太明白:“巨龙镇守海岸线,可以防止魔兽来袭的道理我明白。可我不太明白的是,明明已经是海岸线了,也就是说,过了伏龙山脉往西,就是大海所在。就算没了巨龙,难道还会有海中魔兽上岸来骚扰我们不成?”

    钱多多黑着脸道:“你年纪小,不明白这个也在情理之中。我就告诉你一件事,海里不是只有海生魔兽!大海中,还有数不尽的大小岛屿,那些岛屿上,大小魔兽不知盘据了多少。以前因为有巨龙坐镇,所以不敢靠近海岸线,如今没了龙威,不光那些岛屿上的魔兽,估计连那些能上岸海族也都会按捺不住寂寞的。嘿嘿,接下来的日子,有热闹瞧喽!”

    袁广进点头:“所以,我们目前最要紧的任务,是先把咱们牛栏山的防御工程做好!有了能够防护兽潮的力量,咱们牛栏山必然可以在此次兽潮危机中获得最大的发展良机!说不定,可以一跃成为新镇也未可知呢。”

    萧逸尘对此相当放心,当初小白同学在山里睡觉的时候,都可以镇住那些跳蚤,如今活蹦乱跳的在这里玩,还怕哪个来放肆?大不了,到时候让他现个原形,打个喷嚏吓唬吓唬那帮小魔兽就是。嘿嘿,一想到可以借此良机,大赚而特赚,他的心里就有那么点兴奋。

    钱多多郁闷了:“瞧你小子这财迷样,对金币好像情有独钟的样子,赚钱的门路也层出不穷。怎么看都不像个败家子啊,可怎么就偏偏经常闹出这么多让人上火的事呢?六万年树龄的龙血木啊,多好的东西?可以说比魔晶还值钱的宝贝,你居然要拿来做箭杆?用这玩意去狩猎,你真不怕箭射出去拐回来插死你自己吗?”

    提起糟蹋东西来,袁广进也有点牙痒痒:“一提起这个来老夫就上火!三万年份的紫金竹,你知道一根完整的三段紫金竹能拍出多少钱不?你居然把它锯开了当饭盒来煮饭!说什么用这东西煮出来的米饭有竹香,别有一番风味。吃这样的饭,不怕噎死吗?就算吃的下,也不怕消化不良,结出牛黄狗宝吗?你知道老夫当年为了一截紫金竹付出多大代价吗?小东西,这是要活活气死我啊……”

    俩老头声讨这个财迷败家子,起因就在发现萧晴捧着那只紫色小饭碗之后,仔细一问才知道,敢情这家伙在寻找龙血木的过程中,无意中发现了一片紫金竹林,然后在收了几根已经成熟的紫金竹节。可恨的是,他不但没有小心翼翼的把这些东西完整的带回来,反而大肆破坏,用紫金竹节做饭、烧水、煮东西,还弄了几个紫金钵给大家做饭碗!

    确认了消息属实,两个老头眼不得把这一群小东西宰了风干!龙血木确实价值连城,可那也不代表就能任意糟蹋别的天材地宝啊!紫金竹是何等宝物?一万年才能成熟一段,而且那还是需要极大运气才能成功成熟结出紫金竹段的!一大片紫金竹林,其中能有几根结出紫金竹段就不得了了,这帮混小子,居然糟蹋了那么多!

    萧逸尘直撇嘴:“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再说了,不是给你们二老每个扛回来两根完整的竹子了吗?还要怎么样?那么远的距离,又长又重的玩意带上路,很费力气的好不好?”

    费力气?两个老头直翻白眼,这是理由吗?真心让人吐血啊。要不是每人得了两根竹子堵嘴,岂能如此轻易与你们干休!只可惜,那一片紫金竹林被这群小东西彻底的断了根,唉,焚琴煮鹤一说,无过于此啊。

    黑着脸把一群小家伙手里的紫金竹筒饭碗全都给下了,只许他们以后在牛栏山吃饭时使用,绝不许这东西踏出牛栏山半步!这玩意要是被人看到了,得引起多大的乱子?

    两个老头叮嘱很久,才留下一连串的白眼,带着被锯成数段的龙血木返回常青城去交涉了。萧逸尘则奉命和岳锋小队、伊氏小队以及萧氏随从小队对牛栏山防御工程进行新一轮扩建。小白这个大杀器,能不暴露尽量不暴露才好,应付兽潮,还是要以常规手段为主。

    常青城魔法公会。

    数十位宗师级强者济济一堂,其中城主和各大公会会长赫然在列,更有得到消息后特意从帝都赶来的增援人员。在坐的每一位都是全帝国赫赫有名的传奇人物,平日里,任意哪一位出现在人前都会引发一场轰动,可是今天,这么多强者同时出现在此地,却一个个屏息静气,仿佛小孩子见师长一样不敢稍有异动。

    “除上贡给帝国和魔法公会总会的那两段之外。其余的龙血木,在座每位可分得百斤之数,至于具体是哪一段,为求公平,我们抓阄分配。这个方案大家以为如何?”

    有钱没处买的珍品龙血木,现在这个价钱,差不多就是白给啊!谁还敢挑三拣四?所有人同时点头表示同意,有一百斤龙血木在手,就算自己用不上,也能拿来交换到自己需要的材料!这次来常青城,果然来对了!

    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软。得了袁老头送出的礼物,接下来老头提出的要求,根本就没任何人敢有意见。药剂公会方面恨不得把那个闹着要和岳锋小队不死不休的药剂师当众杀了给老袁解气,哪里还敢再提半句关于血手小队全军覆没的事情。好话说了一箩筐,才终于让这老货做出退步,还要花大价钱才能买到龙血木。这个亏吃的几个老头差点吐血,只好把满腔不服咽回肚子里,日后再慢慢找回场子。

    而原本担心兽潮来犯,提出让老袁迁走法师塔的提议,也被大家众口一词的推翻了。如今的牛栏山,摇身一变,成为了抵抗兽潮的最前线,所有的物资、人员和相应政策,都要优先倾斜!好家伙,经过这帮老家伙红嘴白牙一磕,仿佛牛栏山就是人类生存的关键,一旦有失,则整个帝国都要大难临头一般。

    得知一棵龙血木换来了上千万金币和一系列优惠政策,萧逸尘都差点吓出心脏病来。好家伙,敢情这玩意有这么值钱!乖乖,那片迷阵可得保护好了。不过有小白留下的气息在那,等闲魔兽自然不敢靠近。至于人族,两道迷阵在那护着,如果还能让人跑进去拣了便宜,就只能说人家运气逆天,有主角命了。

    在两个老头返回牛栏山的第三天,常青城方面的援助人员和物资开始源源不断的抵达。同时,零星的魔兽和海怪翻越伏龙山脉,与前突的佣兵小队接触。陌生的种类和强悍的战斗力,一出手就让斥候们吃足了苦头。短短五天,前后就有数十支小队,近千人死于非命。

    第一头四阶海怪现身牛栏山下时,牛栏小镇的防御工程已经初现雏形。听着那头四阶海怪被城墙上的巨弩射杀时的惨叫,萧逸尘的身子兴奋的都有点发抖。兽潮攻城的壮观场面,已经很久没有体会了。兽潮出现的时候,就是刷怪升级最好的机会!

    ——————

    抱歉,天气突变,本来就很糟糕的身体雪上加霜,导致昨天可耻的断更了。挂了好几天水,依然浑身脱力。今天只有一更,希望明天能够恢复。。。。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