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睡个安稳觉对丁长生来说是太难了,刚刚眯了一会,就接到了许弋剑的电话。

    “长生,你在江都吗?”

    “不在,我在去湖州的路上了,你的人不是一直都在跟着我吗?还要再找我确认一下?”

    “我的人?不可能,我怎么会派人跟着你的,我们都是体制内的人,这点规矩还是懂的,我不会这么做”。许弋剑忙着摘清自己。

    “是吗,那我知道了,这跟着我的人一定是陈焕山那个王八蛋派来的,你要是有机会见到他,替我谢谢他狗日的想的这么周到”。丁长生非常恼火的说道。

    “呵呵,这个,你还是有机会自己和他说吧”。

    “我和他没机会,他兄弟两个买通了国际杀手,当然了,这件事我查的差不多了,雇凶手杀我这事你那个宝贝儿子许建生也有份,还有吴雨辰,这些人我都知道,许总,时候不到,时候到了我会和他们一一算账,欠债还钱,欠命当然就得还命了,对吧,我们到湖州再谈吧,我在湖州等你,高铁上信号不好”。丁长生说完就挂了电话。

    许弋剑再看坐在自己对面的陈焕山,早已气的脸通红,待许弋剑挂了电话之后,慢慢说道:“看到了吧,你还想怎么躲,他早就知道了,点名的这些人,该怎么躲,老许,还是要当机立断啊,要是这个时候还不能当机立断的话,将来必受其害”。

    “陈书记,当机立断是重要,但是保命更重要,现在我得到的消息是宗纪委已经盯上我了,更为要命的是,还有不少人在煽风点火……”许弋剑话没说完,陈焕山的秘书敲门进来了。

    “什么事?没规矩”。陈焕山脸上很不悦的说道。

    “紧急舆情”。

    陈焕山闻言,立刻站了起来,将座位让给了秘书,然后秘书打开他的电脑,三下五除二的点开了要找的网页,然后又站起来让出了座位。

    陈焕山坐回了座位之后,只是看了几眼就脸色铁青了,然后看向了许弋剑,说道:“你说的煽风点火,现在就已经开始了”。

    许弋剑闻言,立刻站起来凑了过去,但只是看了看标题就吓出了一身冷汗。

    这当然是秦墨找的公司写的文章,发表在了各个论坛和贴吧里,陈焕山,陈焕强,许弋剑,许建生,吴雨辰等人,当然了,还有安如山父子,都在这篇文章里被点名,说他们是联合起来的利益集团,不但是要攫取更多的钱财,还要密谋政治结盟,总之这里面讲的事情让许弋剑和陈焕山都脊背发凉,因为这里面讲的事情基本都是真的,是谁会有这些消息,谁会在这个时候把这些东西都爆出来,政治结盟,利益集团,这些话题足以引爆老百姓饭后的舆论话题。

    “这他.妈谁干的?”陈焕山问道。

    “公安部门正在联系删帖,但是要全部删完还要一段时间,因为有些帖子是没法删除的,发布这个帖子的服务器在国外,不在国内”。秘书回复道。

    “立刻想办法把这件事平息下去,不能再有任何散布”。陈焕山吩咐道。

    “是,我们正在加紧办”。秘书说完就出去了。

    “老许,这次我们是真的被盯上了,虽然之前你说的是纪委,但是这一次是老百姓,而且会根据这篇文章演绎出多少版本来,你觉得这次的事和丁长生有关系吗?”陈焕山问道。

    “就算是他也不会承认”。许弋剑说道。

    “嗯,看来这事要查清楚也不容易”。陈焕山说道。

    “无论容易不容易,都得尽快查出来是谁干的,不然的话,我们会一直这么被动下去”。许弋剑说道。

    许弋剑启程去湖州和丁长生见面,但是这一路上他一直都在担心网上那篇文章,因为那上面说的都是真的,甚至他们这个集团有哪些人,把握着哪些部门,都是干什么的,攫取了多少经济利益和政治图谋,这说起来真是太吓人了。

    当然,舆情这玩意一旦出现再想去删除已经是很难的事情,因为人们不但是会看,还会下载下来保存,要想连人家保存的也删掉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这之后还会再不断的冒出来,这足以让人看清楚他许弋剑本人是什么人,有了这篇稿子,自己再想低调都难了。

    此时,李铁刚也在看这篇帖子,只不过这是打印出来的,李铁刚带着老花镜边看边微笑,王荣霍站在一旁,问道:“这是谁干的?”

    “总算是开始了,也总算是给了我们理由,没让我失望”。李铁刚说道。

    王荣霍一脸的懵逼,过了一会才明白过来,说道:“他现在去湖州了,许弋剑在江都,看来他们是要见个面,会不会有妥协?”

    “妥协,不行,必须再加一把火,把这件事向上汇报,哪怕是让人家惊慌一下呢,也不枉他做这件事,我们要善于利用这些枝枝叶叶,把这些都拼起来就是一副完整的图了,要让对方知道,我们已经知道这篇文章了,苟合是不可能的,他们现在只剩下掐了”。李铁刚说道。

    “我知道,但是对方的势力太大,我怕他根本一个回合也过不去就完蛋了”。王荣霍说道。

    李铁刚摇摇头,说道:“不会,他现在比以前成熟多了,这也是我担心的,一个成熟的丁长生比一个热血的他更难对付,先不要动,除了在这篇文章上动手脚之外,其他的都不要做,等,等着下一步的消息,他肯定会留有后手,我们等着就是了”。

    “那好,我去安排了”。王荣霍说完走了出去。

    李铁刚给自己倒了杯茶,坐在沙发上,惬意的唱起了沙家浜里面阿庆嫂的唱段,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丁长生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所以对丁长生他还是很了解的,对丁长生的下一步行动也颇有预测,这才敢等着,等着丁长生留下的后手,现在不适合他们出面,等到需要他们出面时,他们当然也不会闲着不管,不然的话,丁长生就难办了。

章节目录

官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钓人的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钓人的鱼并收藏官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