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副如铁水浇筑的骷髅骨架,寒光烁烁,仍能看出以往书生儒气的秦广王,问道,“林三……你心里觉得那些万年前……在原始社会时期……统领一方鼎盛部落的《古天子黎》……是什么形象?”

    我道,“威仪盖世,英气冲霄!”

    据我所知,一般古老的典型正义人物,都该是心怀天下,仁慈无边的,引领人类最初文明摇篮的古天子,无比尊崇地禁忌强者,更应该是威仪盖世的存在。

    秦广王凹陷的眼窝,闪烁异样光泽,道,“林三……可能……你要失望了!”

    我道,“为什么?”

    秦广王道,“据一些残缺壁画记载……古天子黎……具杀伐决断之手腕……纵横捭阖之心机……统领大局之高才……至于光明磊落、情义双全就难说了!”

    阎罗王道,“在那种黑暗时期……无数强大生物纷起的乱石……人类又是刚刚萌发文明……没有果断杀心……岂能闯出一片天地?”

    说得有几分道理。

    没有强大的决断手腕,其他一切都不复存在。

    黄河牢笼。

    自成一域。

    当中这片猩红色土地,无比辽阔,不过每一寸土地,死雾沉沉,没有代表生机的绿色,也没有普通生息的动物,这是一片充斥凶机的死物之地。

    小半天后,我们到达了一处废墟之地。

    像是一片坍塌的古代祠堂。

    这个化为废墟的祠堂,与现代都市、乡村里的大有不同,它的规模太过惊人,犹如一座卧倒的雄壮城池,又像是一条天河坠落地面。

    一眼望不到头。

    血色废墟的泥块,长着一些会吃人的鬼树,幽花,名副其实的祠堂。

    四处搜索了一下,没有找到任何能辨识的古文字。

    我问道,“你们三个确定,这里,真是埋葬着古天子黎的地方?”

    阎罗王底气发虚,道,“或许吧!”

    呃!

    我白了他一眼,道,“什么叫或许?白走这一遭的话,可是浪费很多时间的!”

    秦广王道,“按照近些年……我们搜集到的消息……应该无误……只是这里……和以前似乎发生了很大变化……无法感应到那种天子气息!”

    我道,“去深处看看吧!”

    废墟上,并没有禁忌鬼阵,也没有其他鬼怪阻隔,可以平顺出入其中。

    走了几十米,映入眼帘的,满是一道道破烂不堪的石墙。

    “嘭!”

    刹那间,绿雾腾腾,就在我身前突然冒起,本能的反应,我朝前划动清明鬼尺,就听“啊”的一声惨叫,一道在离地两米的低空被劈碎。

    那是一个老太婆。

    披头散发的,身形很矮小,皮包骨头,身上披着一件出殡的丧葬绿色麻衣,清明鬼尺上流离出的死亡因果,让她无法承受,几下挣扎后,化为一阵墨绿烟雾消散。

    我皱着眉头道,“那是?”

    秦广王道,“一个古老的巫师吧!”

    “咚咚……”

    “咚咚……”

    ……

    急促的脚步声纷乱,周围那些倒塌的废墟高处,绿火粼粼,阴森骇人。

    几秒钟时间,周围几乎站满了一个个绿色人影。

    一个个披头散发的老太婆,皮包骨头,就好像在地狱里忍饥挨饿了上百年的厉鬼,饥肠辘辘的羸弱姿态,此时,她们那些五官扭曲的老脸,无数吓人的瞳孔冒着阴森绿火,正在扫视我们四个。

    矮粗骨架的轮回王,冒出一句,“她们生前……会不会是古天子黎统治部落的巫师?”

    “呜呜呜!”

    他的话一出,似乎触及了什么禁忌?那些一个个本就邪异怪脸,举止僵硬的老巫师,张开黑口绿牙,露出狰狞凶残的嗜血表情,疯狂朝我们扑杀下来。

    “杀!”

    秦广王率先行动,阎罗王与轮回王两具骷髅也快速行动,它们虽是特殊形态的没皮没肉“骨物”,但是行动起来,比鬼魅还要迅速。

    我没有动,站在原地观察四面情况。

    这些老巫婆,并不是真正的鬼混,充其量,也就是一些煞气所化。

    真正的作祟者,还躲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

    毕竟在万年前的原始时期,巫师二字,可呼风唤雨,可翻江倒海,甚至移山开道,也是一种禁忌般的存在,数量应该很稀少,怎么可能如蝼蚁般不断冲出?

    前赴后继的森森绿影,凭空浮现时,都会发出一阵刺耳的戾啸。

    凄惨悲鸣。

    三具骷髅砍瓜切菜一般,不断将那些亡灵恶鬼般的绿影粉碎,强杀。

    “乱石堆!”

    我自语一声,清明鬼尺一刺,一道有一道骨瘦如柴的影子在空中爆炸,开辟出一条绿雾道路,随即,几步跳出此地,朝百米外的乱石堆冲去。

    “轰!”

    大地凹陷,乱石穿空,无数暗红色石块化为粉末。

    底下。

    并没有看到一个真正的老巫师。

    只有一个半米高的瓦罐,形似装死人骨的金坛,瓦罐的年代历史无从考究,残缺了几块,色泽如槁木,外层的泥块色泽几乎全部掉落,显得很残破,而且上边密布一条条裂痕,感觉随时都会崩裂。

    瓦罐盖子,有几个指头大的窟窿洞,像是被鬼爪击穿的画面。

    此时,一缕缕刺骨冰冷的绿雾,飘飘渺渺,正从几个口子往上冒涌。

    冥冥中,绿雾里甚至闪烁一些离奇(www.yhwx.net)古怪的符号。

    “不对啊!”

    “我刚才的一击,千斤石块都成了粉,瓦罐却不受影响?”我表情凝重起来,没有再次催发杀招,站在瓦罐前,行了一个祭拜礼,一个结印,掌心出现鬼烛、长香,就是差一些酒水、阴餐了。

    诚心念一遍悼念词。

    果不其然,身后那些潮水般凭空涌出的一道道墨绿鬼影消失了。

    随即,我堆垒好这一处坟墓。

    阎罗王活动了全身骨骼,问道,“林三……你刚才脸上……居然流露出几分悲伤……是真情流露的悲意……还是故作姿态?”

    我道,“古老的人,值得尊重!”

    轮回王走到我一侧,却是道,“林三……要不……你也给我们发点供奉?”

    我直接道,“没那么多灵异力!”

    我的供奉,与民间普通的祭拜悼念不同,需要损耗体内一部分灵异力。

    正要离开。

    身后我堆砌的泥土坟,坟头旋起一股怪风,下一秒,一个拄着木拐杖的老人,影子飘曳扭曲,佝偻站在了坟头上,那张绿皮老脸看着诡异而又慈祥。

    善、恶交织的一种怪异表情。

    回过神(www.shubao2.cc),我恭敬问道,“老人,您还有什么未了的遗愿?”

    三具骷髅骨架站得笔直,脊椎嘎嘣作响,显出十分的戒备神(www.shubao2.cc)态。

    “有!”

    一字沧桑,披头散发的老人悠悠念道,“后来者……年轻后生……多谢你的好意……替老朽修缮一座风水坟墓……还给了一些供奉!”

    我道,“举手之劳罢了!”

    老人道,“善因结善果……老朽也赠你一段善缘……希望你能活着出来!”

    呃!

    善缘,还隐藏莫大杀机?

    站在原地,望着坟头上绿火粼粼的雾气影子,我疑惑问道,“老人,您什么意思?”

    老人道,“去了自知!”

    我追问道,“老人,您真是很古老年代,那位古天子黎的部族巫师?”

    老人叹了口气,道,“很遥远的事了。”

    我道,“古天子黎,是不是葬在此处?”

    老人重复上一句,道,“去了自知!”没等我有反应,只觉得周围涌现一道漩涡,怪风呼号,冰冷刺骨,似两头地狱里的吃人恶龙在我左右穿梭盘旋,引起一阵阵不详的可怕波动,我刚想反抗,可是那位老人却朝我点点头,时机错落了,身体猛然陷入漩涡。

    三具骷髅,被漩涡力一一震退,没有随我同行。

    天旋地转。

    画面一变,眼前不再是接天连地的废墟祠堂,而是一处透着更加诡异阴森的地方。

    未知之地。

    死气更重,宛如地狱里的“无鬼区”,连鬼物都无法生存的荒凉萧条地域。

    远远扫视,看到了一堵形似巨大城池的地方。

    “老巫师,你口中所说的善缘,就是在那吗?”带着狐疑不定的表情,我还是一步步走过去,靠近,才发现这里的不俗,空气中,交织着无比可怕的古老杀机。

    善缘,隐藏凶机,看来那位老人没有欺瞒我。

    鬼牌位悬顶,我又走近了一些,才发现那是一道无边巨大的石墙,迷蒙雾气遮掩,扭曲摇曳,如同一处混沌阴阳之地,处处透着阴森。

    巍峨石墙,高不可攀。

    横向不止通往何处。后方也不知有多少纵深,只能看到一个横截面。

    “轰隆隆!”

    周围突然惊起一阵天摇地动的声响,我连忙止步,这才发现,石墙上,缓缓开启了一个门户,一扇墨绿色的古老门户,惨绿雾气席卷,看不到门里的景象。

    没有恶鬼嘶鸣。

    没有亡灵戾啸。

    一切都显得无比寂静,观望了好一阵,我喃喃道,“门户里,就是古天子黎的埋葬之地?还是古老的器物?”想到此,我心里突然翻江倒海了,莫名欣喜。

    “进!”

    心中默念一声,便要小心翼翼走入雾气皑皑的门户。

    “轰隆隆!”

    然而就在此时,意外突生,黑雾犹如海潮一般,开始奔腾翻卷了起来,门户如一个硕大的电脑屏幕,紧接着倒映出一幅幅画面……

    恍惚间我仿佛看到了一处古战场,看到九天之上落下一道道绚烂光辉,天地在崩碎,生灵在哀吼,一道接着一道光影前仆后继,慷慨赴死冲上星空。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无数修炼者死亡,一具具尸体从天空落下,鲜血汇聚成了河流,尸体堆积成了山岳……

    它们的敌人,似乎是一轮惨黄色的太阳?

    黄河牢笼里,挂在无尽高空的太阳!

    征伐一轮惨黄太阳?

    惊乱持续很短,一切又安静下来,我不再犹豫,几步冲了进去。

章节目录

陋俗之扎纸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雁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雁风并收藏陋俗之扎纸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