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贺的身形被阵法隐去,申屠嫉已经无法攻击到祝贺。他招回手帕法宝,让手帕法宝释放出黑红色的光芒,化作一个牢固的光罩,护住自己的身形。当今情况下,杀敌已经不是申屠嫉的目标了,保障自己的安全才是申屠嫉首先要考虑的事情。哪怕对手只是一个筑基期的修士,哪怕他是一个凝丹期的修士。不轻敌,是数百年修魔过程带给他最宝贵的经验。也是凭着这份谨慎,他活到了现在,成为一个高高在上的凝丹期修士,拥有在阴魔堂作威作福的资格。其他的筑基修士,见到自己门派的老祖这般作为,纷纷有样学样,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拿出自己最得意的灵器,将自己给保护起来。如果他们现在还不看出对方根本是早已挖好了陷阱,等着自己来跳,他们也就没脸号称多疑凶残的修魔者了,上街买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而现在看来,嫌疑最大的就是李昂了!毕竟最先向申屠嫉报告称发现冲灵丹的就是他了。而对修魔者来说,只要有嫌疑就够了!宁可杀错一千,不可放过八百,这都是修魔者闻名在外的名声呀!申屠嫉也明显怀疑上了李昂,他的身子兴奋地颤抖着,脸上露出病态的微笑,“小昂昂,你真调皮,等老祖出去,再陪你好好玩。”申屠嫉的心里,已经给李昂打上了死刑。哪怕现在李昂只是有重大嫌疑而已。旁边的筑基期修士闻言,身子不禁打了个寒颤,他们都明白申屠嫉这种微笑的含义,那就是他——真的生气了!而在烟笼迷踪阵外面,祝贺披头散发地伫立着。从阵法往外面看,四周都是白色的迷雾,找不到方向。而在阵法外面往阵法里面看,却又是一番情景——阵法外面的人,可以清楚看到被困在阵法里面的人的一举一动!所以,祝贺清楚地看清了申屠嫉和一干筑基修士的各种丑陋面貌。“哼!”祝贺邪邪一笑,右手一挥,数百个机关傀儡就突然出现,占据了周围好大一片空间。这些面无表情,死气沉沉的机关傀儡,就是祝贺这十几年来,除了修为外,最大的成果了。依靠着林轩的蓝色星海不停地提纯出来的材料,祝贺的机关傀儡制造水平终于有所提高,终于能够**制造出二级机关傀儡。这些机关傀儡,大部分是傀儡虎豹之类的机关兽,少部分是手持长弓的机关人偶,还有数量最少的手持刀枪剑棒等中低阶法器的近战机关傀儡。虽然机关傀儡威力巨大,但是有个显著的缺点,就是移动缓慢。这是一个致命的缺点。如果是平时,有最多的机关傀儡都抵不上凝丹期修士的一击。不过现在就不一样了,阴魔堂的人暂时被困在阵法中,完全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的命!祝贺将庞大的神识分为数百份,进入机关傀儡中,控制着它们的行动。只见机关傀儡兽张开嘴巴,对着阵法里的各人,喷射出碗口粗的的巨大光柱,光柱颜色各异,代表着不同的属性。而那些手持长弓的机关人偶,从手上的长弓中,射出一道道手指粗细的五色光箭。光箭威力虽然没有光柱的威力大,但是胜在连绵不绝,永不停息。只有数量最少的近战机关傀儡,则站到阵法面前,等待机会。数百个机关傀儡的光柱光箭攻击铺天盖地,穿过粘稠的白雾,射击到那些一脸谨慎,四处张望,防备偷袭的阴魔堂修士身上。“嘶”“嘶”“嘶”。到处是阴魔堂修士身体被光柱或者光箭洞穿的场景。光柱光箭的威力巨大,根本不是这些各自为战的筑基期修魔者单独抵挡得了的。只是一轮射击,十来个筑基期修魔者便折损过半,死了五六个。侥幸没死的修魔者,也都是灵器被毁,浑身带着伤。唯一安然无恙的,就只有凝丹期的申屠嫉了。不过看到他铁青着的脸,估计快要气爆了!申屠嫉站了出来,操控着手帕,扩大了防护圈,将没死的修魔者护着。这些筑基期的修魔者都是阴魔堂的中坚,死几个没关系,要是全部死了,那整个门派也算是真的垮了。申屠嫉还要靠他们来做事呢,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光光。“我看你能称多久?”阵法外,祝贺冷冷说着,神识控制着机关傀儡,不间断地攻击着。反正只要有灵石在,机关傀儡的战斗力就是永无止境的!而灵石,祝贺不缺!(今晚打雷闪电,外加狂风暴雨,断电,十一点才来的电,就这些吧。)

章节目录

无尽位面任我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荆棘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棘命并收藏无尽位面任我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