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枫神识锁定在石头身上,此时他的身上妖气弥漫,浑然不是普通凡人之躯。

    “大胆妖孽!休要害人!”陈枫大喝一声,人已经来到了小丫鬟的房门之外。

    这一声大喝,立时将宅院内的所有人都惊动了,一下子都涌了过来,连二进院子里的护院也冲了进来。

    “你是什么人?为何不请自入?”一位看上去七十多岁,胡子花白的老者大声喝问道。

    而刚才还跟石头抵死缠绵的那位女子此时也从门中走了出来,依门而立,估计刚才累坏了,现在还有些虚弱,不过面色紧张,不停的向陈枫这边观望。

    陈枫不予理会,只是将神识死死锁住小屋子里的石头,此时石头已经放开了小丫鬟,而小丫鬟倒地之时就已经气绝身亡,浑身干瘪,竟似一身血肉都被石头给吸干了。

    “妖孽!你为祸人间,受死吧!”陈枫抬手一拍,一道无形劲力立刻将小屋子的大门击的四分五裂,而门中走出一人,嘴角带血,面目狰狞,正是刚害死小丫鬟的石头。

    “石头!你干了什么?为什么嘴边有血?小环呢?”那位老者一看陈枫这么厉害,不敢走近,不过看到石头这个样子,大感疑惑,远远的大声喝问。

    石头突然发出一声震耳的嚎叫,那个声音根本不是普通凡人所能发出来的,紧接着只见一个白影从石头身上飞了出来,而石头立刻跌倒在地,根本已经是个死尸。

    白影猛的一下向陈枫扑来,陈枫来者不惧,抬手拍去,一团灵火立刻向白影击去。

    白影大口一张,一团黑气喷出,浓郁的黑气立刻将陈枫击来的灵火包围,然后只见火光一闪,灵火便立时熄灭。

    陈枫没想到白影还有这种厉害的招数,立刻手掌一拍储物袋,一团银晃晃的光团出现,滴溜溜直转,正是他的灵器月精轮。

    月精轮旋转着就像白影削去,白影忽然向下一坠,并且白光一闪,一条体型巨大如驴马的白色大狗乍然而现。

    “妖怪!有妖怪!”众人立刻骇然惊呼,并且场面开始混乱起来,有人掩头下蹲,有人拔腿就跑,但更多的人则是向陈枫靠近。

    他们看陈枫能对抗刚才那个白影,都已经知道了陈枫不是坏人,并且从他刚才发出的灵火来看,很可能就是传说中的修真者,仙师,所以都把陈枫当成了救命稻草,并且还有人已经紧紧的拉住了陈枫的衣角,生怕一松手就会被白狗给吃掉异样。

    陈枫顿时苦笑不得,都是凡人,又不好将他们震开,于是大声喝道:“放开我衣服!这样我怎么打妖怪?”

    这时白狗突然发力向人群冲去,这些人立刻四散躲开,白狗速度很快,只是一闪便来到了墙根,只见它一跳,两米多高的围墙,一跃而过,顿时没了踪影。

    陈枫气的要命,但是又没有办法,毕竟这些人这样做也是因为害怕惊恐,自己也不好真的生气,但是让白狗就这样跑了,倒是太遗憾了。

    这只白狗虽然刚才拿到黑气攻击有些怪异,但是修为只是二级,根本不是陈枫对手。

    此时那位老者已经来到了陈枫面前,躬身说道:“仙师,您就是仙师吧?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陈枫叹了口气,说道:“请问阁下是?”

    老者说道:“老朽正是此间主人,王昆山。”

    “原来是王员外,失敬失敬。”陈枫也拱手说道。

    “不敢请问仙师尊号?”王员外又问道。

    “在下陈枫,灵云门修士。”陈枫没啥好隐瞒的,如实说道。

    “原来是灵云门的陈仙师,仙师大驾光临寒舍,老朽未曾远迎,还请仙师勿怪!”王员外连连作揖说道。

    “不知者不怪。”陈枫轻轻一摆手,淡淡说道。

    “不知仙师法驾此地,是否就是为了刚才那只妖怪?”王员外最关心的是这个问题,要是这位仙师真的是为那只妖怪而来还好说,要是只是过路,可就麻烦了,他走之后,如果妖怪再来,这里可有谁能抵挡呢?

    陈枫点点头,顿时让王员外心安不少,他又问道:“莫非老张头的儿子石头就是妖怪?”

    陈枫摇头说道:“非也,石头估计已被妖怪所害,而此妖不知施何法术,竟然占据了石头的肉身,假扮于他。”

    “不知仙师可知,妖怪已经假扮石头几日了?”这时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问道。

    陈枫寻声看去,出声询问之人正是那位和石头有染的女子。

    “绿蓉休得无礼!”王员外立刻大声喝止住了此女,然后不好意思的对陈枫说道:“仙师勿怪,她是老朽小妾,失礼之处,还请仙师宽恕则个。”

    陈枫心道,你被那个妖怪戴了绿帽子还不自知呐,不过看你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娶个这么年轻的小妾,估计根本无法满足与她,这不是自己找绿帽子戴嘛。

    不过这位叫绿蓉的女子也是倒霉,嫁给这个糟老头子不说,出轨还遇人不淑,情郎竟然是只白狗,这可让她情何以堪啊!

    还有石头的媳妇翠花,她估计是最可怜无辜的了,自己的丈夫死了,自己还跟妖怪做了好几日的夫妻,这让她日后可怎么面对村里的其他人啊!

    陈枫暗自摇头,妖怪祸害人间,受苦的只能是这些可怜无辜之人。

    陈枫轻声说道:“我也说不清,应该没有多久,石头的肉身仍保存完好,就说明他死的时间不长。”

    陈枫故意说的含糊不清,兴许这些跟石头有关系之人能心里好受些,毕竟谁也无法接受自己跟一个妖怪有过不伦,更何况还是一只白狗。

    其实陈枫主要是为石头的媳妇翠花考虑,至于绿蓉,此女子虽然事出有因,但是红杏出墙总是不该,所以他并没有给予她过多怜悯。

    这时几个胆子大的下人,已经把小环的尸体从房间里抬了出来,王员外一看,立刻骇然道:“小环竟然已经被妖怪害死了,难道十天之前失踪的晴兰也是遭它毒手,至今仍下落不明?”

    “什么?十日?”一个低沉凄惨的声音传入了陈枫灵敏的耳朵,他不用看就知道,一定是绿蓉发出的,她终于还是知道了自己已经和妖怪苟且多日的事实。

    “哎!可怜的翠花!”陈枫暗自摇头。

章节目录

渡劫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关三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关三叠并收藏渡劫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