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层便是这栋大楼的顶层,当初阿虹选择这里作为临时据点,便考虑到哪天碰到楼下的危机,可以逃到楼顶上稍稍躲一躲。当然,楼顶上平时是不能去的,因为太高,容易被天空飞过的猛禽发现,抓走。

    但现在这种情况,显然上楼顶是最好的选择。

    楼顶的铁门平时用铁杠顶着,现在则是被众人拿了下来。

    等到阿信将王左背上来,所有人都逃到了楼顶,下面的楼梯道也瞧见了野人的身影,甚至传来野人的吼声。

    “快把铁门顶住!”方姨喊着几个妇人,一起将那根铁杠顶在铁门上。至于原先的门锁,应该是早在三年前就坏掉了。

    看着小臂粗的铁杠,众人并不感到安全。又连忙将楼顶上其他杂物往门边搬,所有人都忙了起来,除了昏迷的阿虹和痴傻的王左,便是阿信,都放下心中的自责,直面危机。

    可是野人的鼻子显然很灵,脚步也很快,众人刚将楼上不多的杂物放到门前,铁门便咣咣的猛烈摇晃起来。其猛烈程度,便连墙壁上的石灰,都嗖嗖的掉落下来。

    阿信见状,忙过去用身体抵住了铁门。可他不过一个武徒,这些野人一般都是武者级的存在,便是楼梯道不宽敞,只能容得下两三个人的存在,所爆发出来的巨力,也不是他能抵御得了的。

    咣咣!

    震了两下,阿信便被反弹倒在地上。但他却立即经跃了起来,又冲上去抵住。

    “阿信哥哥,我们来帮你!”小强、小明也冲了过去,用稚嫩的肩膀抵住了铁门。

    “我们也来!”剩下的妇女全都加入其中,一起抵住猛烈颤抖的铁门。便是走路不方便的老人,和不足半人高的小孩子,也都加入进来,都用上了全力。

    我们这么多人齐心用力,难道还抵不住两三个野人吗?

    一定可以的!

    所有人都在心中这么呼喊。

    一时间,铁门的颤抖竟然真的被压了下去,咣咣的声音变小,最后竟然不动了。

    这···难道是野人们进不来,退走了?

    一丝喜悦和激动在众人心中蔓延。

    而就在这时,铁门旁边的墙壁却砰的发出一声巨响,石屑纷飞,一直黝黑粗糙不似人手的拳头伸了出来。

    阿信望着这只拳头,呆住了——能够一拳轰破水泥墙壁,这绝对是师级的野人啊!

    怎么办?怎么办?

    阿信满心惊恐,双眼无意间瞧见不知被谁带上来的铁刀,立即弯腰捡起,扑上前去要砍下那只手臂。哪知道他刚扑过去,一声更大的巨响便传来,一个高大的身影从碎石、灰尘中冲出来,一下子将阿信撞飞了。

    “吼!”

    恐怖的野人爆吼一声,猩红的双目扫视颤抖后退的众人,舔了舔嘴唇,满是嗜血的神态。同时,铁门也轰然一声倒地,一个个的野人冲了进来。

    这些野人进来后,立即像狼入羊群一样,对楼上的几十个妇女、老人、小孩展开了扑杀。

    阿信躺在王左旁边,瞧见一个个熟悉的身影倒下牙齿都要咬碎了,怒吼一声什么都不顾的扑向了一个野人。可实力差距的太大,一下便轰了回来,一口鲜血喷在了王左脸上。

    “吼—!”

    鲜红的血色模糊了王左的眼帘,巨吼和惨叫充斥了王左的耳朵。忽然从昨天开始一直动也不动的王左,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鲜血,看向了那些野人,呆滞的目光变得灵动,然后如刀似剑锐利无比!

    阿信倒在地上,只觉得浑身都散了架,站不起来,瞧见一个野人向他靠近,猛一使劲儿想跃起,却吐出了一口鲜血,泄去了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力气。

    终于是要死了吗?

    好不甘心啊!

    阿信在心中怒吼。

    就他看见那野人扑来,以为必死无疑时,旁边一个人影忽然跃了出去,接着那个野人便好像破布袋一般,一下子被撞飞出楼顶。然后这个身影在楼顶上不停地闪烁,几十个野人全被起扔下了楼,便连那个师级的野人都是如此。

    阿信又一次看呆了。

    这样的身手,绝对是武师以上的实力呀,难道是···

    正猜想间,阿信忽然看到周围一片阴沉,抬头一看便瞧见一只两三丈的大鸟飞扑下来。立即惊叫道:“小心上面!”

    刚喊完,阿信便闭上了嘴巴。因为他看见王左一跃而起,一个高踢腿,一脚踢到了那只大鸟的胸骨上。

    “啾!”

    羽毛纷飞,大鸟一声悲鸣,意识到王左不好惹想走,可哪里走得了?被下落的王左抓住脚爪,一把拉了下来,掼到地上死得不能再死。

    本来楼顶上还有受伤的人在呻吟,可当这一幕发生后,却都闭上嘴巴静了下来。这些人从来没见过这么恐怖的武者,生怕一个不好,惹怒了王左,连她们一起摔死。

    “啊——!!!”

    在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后,王左却是猛然举起双手,昂头向着天空猛烈的吼叫起来。恐怖的吼声如同波浪一般,向四面八方扫荡而去,活着的人赶紧捂住了耳朵。

    三分多钟过去,王左的吼声才停下来,眼角却留下了两行清泪。

    然而,巨吼、眼泪只是将王左的自责、悲愤发泄出去一部分而已,他的心仍旧十分压抑。

    因为这一切灾难,都怪他呀。

    不过,王左却不会像之前那样发呆发傻了。当同类的鲜血洒到他脸上那一刻后,他便醒悟过来,决定直面自己的罪过,为自己犯下的错做补救。

    扫视了楼顶上众人一眼,王左过去抱起了躺在后面的阿虹,然后声音沙哑的道:“都下去吧,上面不安全。”

    没有人敢不听王左的,刚才王左的那种浩大威势,以及皮包骨头骷髅般的模样,在众人心中成了一座山岳。剩下的人相互搀扶着下楼,阿信也挣扎着爬起来。

    回到下面,王左将阿虹放回床上躺好,示意方姨为其处理伤口。而他则是扶着阿信躺回另一张床上,问道:“死了多少个人?”

    阿信低下头来,低沉的道:“死了八个,小强也死了···”

    王左深吸口气,没有说话。他拿起了一柄铁刀,上楼去将那只大鸟肢解了,一起拿到楼下来,想要给这些老弱病残做一锅汤,赫然发现连水都找不到,更不用说煤气,锅那些熟悉的东西了。

    “水在哪里?”王左问一个偷看着他发呆的妇人。

    妇人立即回过神来,指了下储水的位置,又颤抖的道:“您要做饭吗?我来吧···”

    “好,你来吧,记得做些肉汤···”王左说完,便将大鸟尸体放在地上,然后退开来。

    他看得出,这些人对他有畏惧和距离感。

    看到几个妇人上来处理大鸟肉,王左坐到了阿信房间里,一边查看阿信伤势,一边问起话来。

    他要了解这三年究竟都发生了些什么。

章节目录

地球卡在穿越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弱水游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弱水游鱼并收藏地球卡在穿越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