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地方,肯定是和女人有关的,这个地方是北京最出名的妓院大街,不过我只是随缘而已,我不是最喜欢那里的,我最喜欢的地方是天桥,哈哈!”丹云碧道。

    “天桥,师弟不是说那是卖艺的地方吗,你最喜欢那里,你是最喜欢看杂技呢,还是你喜欢去表演杂技呀!啊,我想起来了,刚认识你时,你在龙门石窟那里杂耍,看来你真的在北京买过艺啊!”林丽说道。

    “嘿嘿,又不丢人,我不喜欢去打劫,没事卖个艺弄点零花钱也不错啊,咱们是在这里卖过艺啊,话说这里的观众很专业,也愿意给钱,比在龙门石窟那里好多了,那里只有让那些瞎子算命赚几个钱吧,没办法!”丹云碧说道。

    大家都哄笑了起来。

    “走吧,我们去茶馆,老北京的茶馆那可是一个好地方啊,有吃的有听的,天下大事尽在里面了!我们去吧!”池衡说道。

    “好呀,我们去里面也要些东西,边吃边坐着玩!”剑御玫说。

    “好,前面那个巷子头就有一家,你们看,就是那里了!”丹云碧一指,大家都看到了,一个小旗子“茶”字斜挂着那里,茶字下面还有三个小字“老北京”。

    “不错,老北京,我们今日就是在老北京,这故都就是故都,风味不一样啊!”池衡说道。

    但他们还没进入茶馆时,看到了外面一老一小在那里卖唱,只见那个老人看起来很沧桑,他弹着一个二胡在那里坐着,旁边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在那里唱歌。

    大家都静默了,听着那个小女孩在那里唱着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杯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歌声在晚风中,传递得很晚,在这个故都的晚风里。

    不知道为何,这样的一个时代,听到这样的一首歌,总是让人很伤感。

    剑御玫走了过去,他看到老人在那里闭目拉着自己的二胡,好像几百年北京城的兴衰都在他的脸上,那个小女孩一脸的天真,但是脸上也是沧桑之色,想来漂泊流浪的生活给她的生命也是注入了和一般的小女孩不一样的东西。

    剑御玫默默的给老人面前的碗了放上去了几个大洋。

    丹云碧和池衡也都放上了几个大洋,他们都默默不语。

    “谢谢,谢谢你们!”老人很感激的样子对他们说道。

    “老人家,保重自己!照顾好小姑娘!”丹云碧说道。

    “嗯,谢谢你们了!”老人说。

    林丽在往茶馆里走时,边走还是边看那个小姑娘。

    他们四个走了进去,剑御玫看到里面已经是坐了很多桌人,都在那里闹磕,整个的茶馆里充满一种语言的盛宴的味道。

    剑御玫笑了,这些老北京人就是这样子,你说他们毛病不少吧,可是他们带给你的欢乐有很多,都是些很质朴的家伙呀!

    “师姐,你得记住,在这些老北京面前,你得装出很尊重很崇拜他们的样子,他们以此为荣的,他们觉得他们见过大世面,见过大场面,他们见过皇帝,他们在天子脚下,他们就是比一般全国各地的人高上那样一点,可是他们又很热心,如果你表现出对他们的尊重,他们就愿意听你的话,愿意和你交朋友,愿意帮你!你可记得了!”剑御玫笑着悄悄说。

    “嗯,师弟,我记得了!”林丽笑了。

    “林姑娘,你还得记得啊,北京城里,很多都是旗人,不能随便说大清朝的坏话,记住了,不能随便骂皇帝,不能随便议论旗人,北京城里也有很多事回人,回人有很多风俗的,这点你们也知道的,因为西安的回人也多!反正一切小心为妙!少说多看!“池衡说道。

    “好吧,你们这样一说,我就只听,不说!“林丽说道。

    “其实林姑娘,你不说话的时候,特像个大美人,你一说话,这就像个小孩子,很影响在我们心中的形象!”丹云碧说道。

    “去,我不当大美人行了吧,我就当小孩子!”林丽白了丹云碧一眼。

    当他们进去后,丹云碧看到了靠窗的那个座位。

    “那里好!”丹云碧说。

    剑御玫知道,那里靠近窗,如果有袭击发生好跑路,那里又可以观察四处的动静,可以说是一个四活之地。

    剑御玫笑笑,他知道这个四川人的思维是绝顶灵活的。

    “好,我们就去那里!”剑御玫说道。

    他们走了过去,在那张桌子前坐下,这时一个茶博士过来招呼他们。

    “几位来点啥!”茶博士问道。

    “我们一人一碗茶,来点吃的,我们饿了!”剑御玫说。

    “好,你们就来一些点点心吧,我们这里有卖的,然后一人一碗茶!你们慢慢坐!”茶博士说道。

    “好的,就这样吧!”剑御玫笑着对他说。

    “嗯,你们等下,很快就来!”茶博士说。

    茶博士走后,剑御玫看着眼前四周的人,他在观察着,

    这时 一个声音在高声说道,“这个大总统原来可以买着做!”

    这话把剑御玫吓了了一跳,他四周看了看,他看到池衡笑了,丹云碧也笑了。

    “你们笑啥?”剑御玫问道。

    “这个社会上都在说,都说这次的曹大总统是贿选来的,风言风语很多,你在山里一直不知道吧!”池衡说道。

    “嗯,一直不知道,第一次听说还有这回事!”剑御玫很惊奇。

    “哈哈,这些年北京政府奇事怪事很多,今年特别多而已,只是这到底是乱象还是大治的迹象,真的不好说啊!也许这里越乱,孙先生越有机会吧!”池衡说道。

    “哦,还有啥事情,我很久不知道外面的情形了!”剑御玫说。

    “孙先生创立黄埔你是知道的,他在南方联俄联共,南方一片火红的气象!我的朋友从那里给我的信说,广州已经是革命的广州!不像这里,一片的陈腐的味道。这个死气沉沉的地方,迟早要被洗涤!”池衡很小声的说道。

    “嗯,那是一定的!”剑御玫想起了那年满街的演讲,想起那个叫张国焘的年轻人在人群中的大声演讲的样子,想起了蔡和森的样子。

    剑御玫此刻神往的想象着广州的样子,那里是不是随时都有演讲,随时都是人们对新社会的向往?

    剑御玫发呆中。

章节目录

和师姐寻宝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江风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江风雪并收藏和师姐寻宝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