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多月前,为争夺一中的控制权,卫校的老大和李一刀当时就来过一中一次。他揪准了前任老大谢东华住院的那一段时间,纠集了一群卫校的学生在校门口捣乱,结果正巧碰到逃课出来的梁小龙。

    二者一言不合,便开始动手。梁小龙再凶悍,也不过一个高中生,挨了两下之后立马逃之夭夭,只留下混乱的现场,当时一位老保安还因此受伤。若不是老严及时报警,恐怕当时一中校门口就得上演一场悲剧了。

    不过今天,李一刀不但带来了比上次多一倍的人,还联合了上兴中学的孔维新,二人铁了心要把一中信任老大绊倒。一中从保安公司新请来的这两名保安万宏伟和王京就倒了大霉,到一中上班还不到几天,就被打的重伤。

    李一刀命人将昏迷的二人拖进保安室,而孔维新则吩咐路宽带着几个人去把罗天鸿叫出来。

    这回他们下了血本,几乎把两个学校的有生力量都叫过来了,这一战势在必行。

    ……

    校长室,梁主任诚惶诚恐的将刚在自己在校门口看到的一切汇报给潘校长。

    一听这消息,潘校长拿钢笔的手微微一颤,随即放下了钢笔,起身道:“走,我们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将职工宿舍的其他四名保安都叫上。”说着便迈开步子走出办公室。

    梁主任急道:“要不先报个警?”

    潘校长眉头皱道:“先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你先别慌。”

    事不宜迟,梁主任立马去职工宿舍叫四名保安,而潘校长则是又叫上管副校长在内的几名校领导。

    潘霞正在坐在讲台边监督学生们上夜自习,特别是梁小龙三人,是她的重点监督对象。这时候父亲的电话打了进来,大概说了一下校门口发生的事。

    似乎是卫校和西宁区上兴中学的学生来捣乱,纠集了二百多学生堵着校门口,潘校长吩咐女儿千万小心,别到校门口来。

    挂了电话,潘霞心中升起强烈不安,起身说道:“同学们,你们自己上夜自习,别交头接耳,我有事出去一趟。”

    潘霞刚走,整个教室就乱了起来,一片叽叽喳喳的声音也不看书复习功课了。这时梁小龙冲阿耀和虎子道“走,咱们去皇后ktv。”

    虎子和阿耀根本没心思学习,若不是潘霞强压着,或许他们早就逃课了,梁小龙这句话说道他们心坎里,二人齐齐点头:“好嘞!”

    阿耀朝同桌说道:“钱多,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去?”

    钱多是上次和虎子二人在篮球场打打篮球被邵华强带人抢场地的那名同学,上次邵华强拿篮球偷袭阿耀,阿耀反应迅速躲过一球,倒是把钱多打的流出鼻血,眼镜也碎了。

    不过这些都是小伤,没过多久钱多就恢复了,和阿耀虎子之间的关系更铁了。

    可是他毕竟不像梁小龙三人的家庭富足,父母都是农村人,挣两个钱供钱多上高中不容易。所以他犹豫了两秒钟,从出生到现在的钱多,别说ktv连网吧都没进过,算是个非常老实的学生,他也很想出去和梁小龙三人见识见识,但想到农村的父母,还是叹了口气:“我不去了,你们去吧。”

    阿耀也不在意,三人点点头,立即收拾书包,猫着腰无声无息冲出了教室。其他学生对此都见怪不怪,连班长也懒得管他们了,任由他们离开。

    ……

    潘霞什么也没拿便急冲冲的往校门口赶去。虽然父亲让她注意安全别去校门口但毕竟是一中的高三年级组长,作为老师和年级组长的责任,潘霞觉得应该义不容辞的去看看。

    晚上的校园林荫道间,冷风飕飕,黄叶被风吹的到处乱飞。今晚的月亮被一层阴云遮盖,使得校园内显得一片幽暗。

    潘霞一心想去看个明白,低头急着赶路,却没看见三个打扮流里流气的青年从远处走了过来。

    走在最前面的一人头发很短,左耳打了一排耳钉,手里提了一根橡胶棍,冷着一张脸看上去杀气十足,边走着边和同伴说着话。

    “李良,鸡头,你们可要看准了,一旦发现罗天鸿那狗~日的,先把他揪出来揍一顿再说。”

    二人连忙点头,留着鸡冠头发型的“鸡头”阴笑道:“有孔老大和卫校的李老大照着咱们,怕个毛啊!”

    幽静的校园,三人发出肆无忌惮的笑声。李良突然停止了笑容,说道:“宽哥,前面有个妞,看上去很正点的样子哦。”

    刚才三人只顾说话都没注意前面,陆宽抬头一看,眼睛顿时亮了:“前凸后翘,不错!”

    说话间当先走向潘霞,并且一手将对方拦住了。

    直到三人来到面前,潘霞这才反应过来,微微一愣停下脚步,警惕的望着路宽三人,说道:“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小姐,我想问路。”

    三人肆无忌惮的眼光在潘霞胸部和修长的大腿间来回扫视,让潘霞秀眉一蹙,冷声道:“你们应该不是一中的人,要问路问校门口的保安就行了,怎么能随便闯进学校来?”

    陆宽当即咧开嘴笑了:“您是老师吧,哎呦喂,老师您好,我们是想找一位叫罗天鸿的老师,校门口保安不肯告诉我们,于是我们就自己找进来了。”

    潘霞心中一惊,这三人竟然是冲着罗天鸿而来。而且看这架势,他们似乎和父亲口中所说校门口捣乱的一帮人有关,难道那群人是为了罗天鸿?

    潘霞面不动声色说道:“我们学校根本没有叫罗天鸿的老师,你们找错地方了,还请立刻出去。”

    虽然潘霞说的很冷静,但是陆宽却看出对方眼中的飘忽不定,嘿嘿一笑,说道:“老师您就别骗我们了,我知道他就在这个学校里面,要不你带我们去找找他吧。”

    说着一只手便搭在潘霞柔软的肩膀上。

    潘霞一惊,想要挣脱,却被对方抓的更紧了,不由惊呼道:“你们想干什么,快放开我!”

    既然陆宽已经行动,李良和鸡头也不再犹豫,一左一右抓住潘霞纤细的手臂。

    潘霞虽然是一介女流,但是心中却有一股狠劲,猝不及防之下被抓住了双手,下意识的抬脚踢出去,一脚踢在陆宽的小腿肚子上。

    她穿的是女式皮鞋,脚尖很尖锐的那种,一脚下去,顿时让陆宽冷不丁挨了一下,差点摔一跤,疼的倒吸冷气,好不容稳住身体,眼神中露出阴冷的目光:“把她拖到后面林子里去!”

    在三人东侧,便有一处茂密的小树林,虽是接近初冬,但依然可以闻到一些水仙花、仙客来的芬芳,其中梧桐林立,翠柏葱郁,丝毫不见深秋的萧瑟,令人赏心悦目,在一中校园之中可算是一处独秀的风景区。

    李良和鸡冠头往林子深处望了一眼,立即会意的点点头,嘴角浮现出淫秽的笑意。

    二话不说,一左一右架住潘霞双臂拖着她就往林子深处走去,任凭潘霞拼命挣扎也无济于事。

    “救命啊,救命!”潘霞急忙呼救,在幽静的校园显得声音十分空旷。

    ……

    梁小龙带着虎子阿耀二人从教学楼溜出来之后便直奔自己的黑色汉兰达而去。

    老远便拿钥匙打开了车门开关,梁小龙微微一笑:“上车。”

    梁小龙第一个朝自己的车子冲去,虎子紧随其后,而阿耀却愣愣的站在原地发呆。

    梁小龙已经打开车门,虎子刚准备钻进车里,发现同伴傻傻的没过来,不由好奇道:“阿耀,干什么呢,怎么走了。”

    阿耀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问道:“龙哥,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什么声音?”梁小龙一愣。

    “好像有人叫救命的声音,就在那片林子里?”阿耀指着一中西南侧一片幽静的林子。

    梁小龙和虎子竖着耳朵听了一阵,似乎真的如阿耀所说。

    “走,去看看。”梁小龙重新锁上车门。

    三人并肩而行,往那片林子而去,随着距离的接近,耳中听到的救命声越来越清晰。

    虎子面色微微一变:“是潘老师的声音!”

    “我靠,谁敢动我们老大的女人!”梁小龙三人早已看出潘霞每次看罗天鸿的眼中都有些若有入无的情愫在里面,虽然罗哥没怎么表态,三人已经潘霞认定为罗哥的女人。

    虽然对作为班主任的潘霞管教他们的方式有些感冒,但这丝毫不影响三人救潘老师的决心。梁小龙二话不说,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冲去,虎子和阿耀也是紧随其后。

    当三人看到陆宽三人满脸淫笑压着潘霞的手臂往林子深处脱去的时候,梁小龙三人立刻就火了。

    梁小龙在林荫道旁随意捡了根粗大的枯木枝满脸杀气的提着朝几人一步步走去,虎子和阿耀找不到趁手的武器干脆每人拣起道上一把碎石子,紧跟着梁小龙的步伐。

    陆宽三人正待将潘霞拖到没人的林子就地正法,便看到对面冲过来三人,林荫道间幽暗的路灯照亮了对方满含冷意的脸。

    “良子,鸡头,有三个不识相的小毛孩过来了,你们说怎么办?”

    良子和鸡头一抬眼,望了迅速接近的梁小龙三人,立刻从腰间抽出报纸包裹的长条事物,一抖开,两把长刀闪着雪亮的寒光。

    鸡头一声冷笑:“跺了他!”

    三人直接将潘霞推倒在路边,也不去管她了,而优哉游哉的朝梁小龙三人而去。

    “杀!”

    随着梁小龙一声怒喝,两边人马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对方冲去。

章节目录

绝色花都高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彩虹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彩虹蜗牛并收藏绝色花都高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