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心中所想,罗海再次盘腿坐下,将我亦修罗在心中不停流转,试图领悟透彻,进行修炼。

    当一个个晦涩难懂的语言从罗海口中念出之时,只见罗海浑身血光闪烁,浑身邪气,充满杀戮之意,而一心修炼之中的罗海并未觉察到自己的变化。

    随着罗海将我亦修罗熟记于心,吐字也变得清晰起来“是神是魔,唯问己心。一念成神,一念成魔。神人一怒,伏尸百万。魔神狂啸,神人俯首。时神时魔,我亦修罗。”

    随着这些字眼的吐出,罗海心神转动,仿佛修炼这我亦修罗,要将自己置入时正时邪的境界,但若如此,一念成神,一念成魔,对其精神撕扯分离极大,稍不留神,就会迷失自己,陷入时正时邪幻觉之中,时而为圣人,时而为恶魔。

    而且如何进入时正时邪的境界,自己也不能得知,何以修炼。

    带着满头的愁绪,罗海呆坐在房间之中,自己虽然明白如何修炼,但是连如何进去修炼之境也不明白。

    退一步来讲,如若自己进入那时正时邪之境,是否会迷失心智,沉沦在那幻觉之中,不能自拔。

    轻叹一口气,罗海睁开双眼,想要停下冥想,但是,他被自己身上异状惊呆了,看着身上淡淡的血光,他不知发生何事,自己会被这血光包围。

    虽然心中不明,但是罗海动作却未慢下,而是将神识靠近,探其究竟。

    待到罗海靠近那血光之时,浑身一震,随即心头一喜,一个人嘿嘿的笑了起来。

    原来那血光自成空间,而空间一分为二,一半邪恶至极,另一半正气澎湃。这不正是罗海所想要的环境吗。

    只要神识进入如此空间,在那邪气和浩然正气冲击之下,必定会进入那时正时邪之境。

    看来那混沌创造我亦修罗之时,知道了修炼难度,遂创造此空间,使得修炼者修炼更加容易,只要提供修炼环境,那么其他的就看修炼者自身,那混沌还算做的仁至义尽。

    修炼我亦修罗的两大难题已解决其一,罗海心中甚是兴奋,对于是否能够从那境界中迷失,权衡再三之后,决定冒险一博,修炼我亦修罗。

    想到即做,罗海再次闭上双眼,神识放出,进入血光空间之中,端坐两种极端气息之间,任由正邪之气冲刷己身,似乎随时都能进入那时正时邪之境。

    突然罗海眉头一皱,他感觉到,周围的血光似乎在慢慢消散,而随着血光的消散,这正邪空间也随之缩小,一点点的压缩着自己的神识。

    罗海不名所以,为何这血光出现不久,却要慢慢消散,而它到底是为何出现,刚才由于自己兴奋,所以并未曾注意,此刻想来,这血光出现的确实诡异。

    血光的消散,对于此刻的罗海来说,并非好事,一旦血光完全消失,那么正邪空间也会随即崩溃,那时自己修炼我亦修罗又将步入最初地步。

    罗海心中不由暗暗焦急,睁开双眼,企图寻找关键,奈何不能寻其根源,无奈之下,罗海只得再次将熟记的我亦修罗修炼之法在口中反复诵出。当第三遍“是神是魔,唯问己心。一念成神,一念成魔。神人一怒,伏尸百万。魔神狂啸,神人俯首。时神时魔,我亦修罗”从口中冒出之后,罗海浑身一震,不由心中一阵狂喜,这三次的法诀从口中念出,那原本濒临崩溃的正邪空间,居然再度稳固,而有着渐渐扩大的趋势。

    原来要维持那正邪空间,不但要谨记这段修炼法诀,更要念出,因为罗海修炼升仙真诀的缘故,这让这段法诀与大道产生共鸣,从而使得这正邪空间稳固下来。

    明白其中还关键,罗海不由喜上眉梢,再次闭上双眼,进入那正邪空间,任凭正邪之气的冲击。同时口中不断念叨着。

    在这稳固的正邪空间之中,正邪之气的冲击之下,罗海心神也缓缓的开始起了变化。时而心境平和,时而情绪暴躁。时而悲天悯人,时而残暴嗜杀。

    而周身气息也在不断的变化着,时而邪气凛然,时而正气浩渺。强悍的气息将房间中的桌椅推向房间四周边缘,周围形成真空。而这强悍的气息却仅限于房间之内,房间外并无任何影响,就算一个磐涅境高手站在房外,大概也不能感受到房间之中的气息。

    就在罗海完全进入忘我的修炼境界之时。庄园中,大厅内,一身穿白袍,黑发披肩的中年男子坐在大厅之上。

    中年男子仿若文弱书生,消瘦的身躯,投射出丝丝书卷气息。刀削般的脸庞,并未显出刚毅之色,相反,显出的竟是柔和之感。清秀的眉毛下面,一双清澈的眼睛,炯炯有神。坚挺的鼻梁,搭配着薄薄的嘴唇,显得十分耐看。

    中年男子端坐大厅中央,手拿书籍,嘴唇轻抿,仿佛融入到整个大厅之间一般。

    大厅之中,一侍从跪在男子身下,浑身颤栗,不敢发出一丝声音,静静的等待着中年男子。

    半晌之后,中年男子将书籍看完最后一页,缓缓放下,说道:“何事让你如此慌张,竟打扰我看书,如不能给出解释,我决不轻饶。”

    “城……城主,金色修罗他们……他们被。”

    侍从话未说完,只见中年男子冷哼一声,说道:“我说过,不管发生何时都不能惊慌,在这罪恶之都,就算天踏下来,也要看看我的心情。”说完浑身气息一震,直冲云霄。

    仿佛被中年男子慑服,只见那侍从喃喃说道:“金色修罗等人不知为何,被全部斩杀。”

    听到侍从的话,中年男子脸色一变,说道:“何人竟敢在我罪缘的地盘撒野,难道是两大圣地之人?”

    “奴才不知。”感受到罪缘身上的杀机,那侍从跪在当场,不敢动丝毫。

    “哼,没想到居然有人几次三番寻事到我头上,此时不能轻饶。”话音未落,罪缘就消失在这大厅之中。

    豁然,罗海进入的正是所谓金色修罗主人之家,也就是此刻自己最大麻烦之处,而罗海还不知自己误入狼穴。

    ;

章节目录

人道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贫穷的孩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贫穷的孩子并收藏人道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