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你的身体中流着朕的血,怎么能与那些贱民混为一谈?”文征帝脸色越发的难看,看来已经快要在爆发的边缘了。

    “你的血?” 乐倾城笑容中忽然带上了几分凄凉,“当年我写的一篇小小文章,仅仅凭其中的几句赞扬前朝的语句,你就要杀我们全家。若不是我身上流着你的血,恐怕我也死了吧。”

    文征帝听了乐倾城这番话,倒是平静了下来,微微苦笑:“赞美前朝,这是每一个朝代都可不容忍的事,即便当时朕想帮你们,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倾城,现在回头,还来得及,你就非杀我不可?”

    “心有余而力不足?你自己非常清楚他们为什么会死,是你心有余而力不足,还是你根本就想要他们死。”乐倾城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已消失不见,她此时比任何时候都要坚定果绝:“非杀你不可。”

    “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文征帝沉默了一下,吹灭了御书房中唯一的那盏青铜灯,“交给你们了。”

    唯一的火焰被吹灭,黑暗笼罩了御书房,乐倾城在一惊之后又立刻平静了下来。她身为皇族最耀眼的新星,自然知道皇宫中有三位圣魂境界的供奉,他们常年待在宫中,为的就是保护文征帝的安全。文征帝口中的“他们”,自然指的就是这三个人。

    圣魂,已是凡俗世间魂力所能达到的极限,十万个修魂者中都未必能有一人能够达到此等境界,实力之强,自然不是现在的乐倾城所能对抗。

    面对圣魂,乐倾城就像是最卑微的蚂蚁,连抵抗的意义都没有。

    轰!

    一阵极强的魂力冲击在这座小小的御书房中爆开,房顶在这股冲击下一瞬间被掀开,整个庭院中的松竹连根拔起,庭院的围墙被无形的魂力一震,竟全部凹了下去,这间清新雅致的庭院,在这一瞬间变得面目全非。

    尘埃渐渐散去,乐倾城衣袂飞舞,毫发无伤的站在千疮百孔的御书房中。在她身前,两名老者轻松的站在那里,其中一人眼口皆闭,手中抱着一个女孩,那正是躲在窗外偷窥的黛黛。

    而在乐倾城的对面,三名中年人连退七步,才在文征帝面前停了下。他们脸色苍白,显然在刚刚的魂力冲击中吃了大亏。

    文征帝则猛的站了起来,因为起势太急,身后的椅子翻了却不自知。他死死的盯着乐倾城面前的两人,脸色铁青。

    “世外天山?”文征帝声音中带着一丝苦涩,“你们终于忍不住,要对我们出手了么?”

    “呵呵,想不到世间的第一帝王,竟然能一眼认出我们这些千百年都不出山门的老家伙。”那名曾在战府上空斗法的那名老者笑了笑,“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好失了礼数,在下玄妙,这位是我师兄玄一,来取你的性命的。”

    玄妙说到“取你性命”时语气淡然,像是在说一件极其平常的小事,那三名圣魂高手听了,脸上闪过几道怒气,脚步微动,将文征帝挡在了身后,寒声道:“你未免也太过嚣张,世外天山虽厉害,却不见得是想杀谁就杀谁的。”

    “你说错了。”玄妙淡淡看了三人一眼,眼中杀气一闪而过,“世外天山就是想杀谁就杀谁。”

    “时间紧迫,不要再废话了,这里结束,我们还有其他的事要办。对了,聪慧大师呢?”乐倾城看了玄一手中的黛黛一眼,皱眉催促道,她竟也完全没有将眼前的三位圣魂放在眼里。

    “你说什么?!世外天山又如何,我……”一位圣魂再也受不了乐倾城等人的轻视,大吼出声,只是他的吼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一股令人绝望的气息将他包裹起来,无可匹敌的魂力压在他的身上,他必须全力运起魂力抵抗,才能勉强站立。

    玄妙微微一笑,他只是稍微对三人施加了一点压力,就将三名站在修魂者顶峰的圣魂者压的说不出话来。

    他看着三人的反应,满意的点点头,这才回答乐倾城的问题:“和尚那家伙是负责蓝家那边的,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都还没有过来。”

    “不会是出了什么差错吧。”乐倾城皱眉,她有点担心。

    “放心,和尚虽然人是笨了点,但这万霄城中还没人能伤了他性命。”玄妙笑了笑。转头看向那三位被压的动都动不了圣魂,深邃的眼中闪过一丝淡到极致的杀气,缓缓抬起了手,“我们先把这里解决,再找和尚好了。”

    随着他这句话响起,庭院中的压力忽然大增,三名苦苦坚持的圣魂在忽然增加的压力下碰的一声,单膝跪了下来。他们的膝盖在青石板上撞出了一个深坑,他们现在才明白,原来自己在世外天山面前,才是真正的蚂蚁,真的没有任何抵抗的意义。

    三名圣魂单膝跪下,将文征帝暴露在了玄妙的视野里,他微微一笑,正准备出手时,却忽然脸色一变。

    “你真的做得到么?”

    一个空灵的声音忽然在所有人的心中响起,随着这个声音的出现,那三名圣魂身上的压力一轻,立马又站了起来,将文征帝挡在身后。

    玄妙冷哼一声,抬起的手猛的挥下,一股纯白色的庞大魂气向那三人袭去。随着他这一挥,四周残破墙壁终于不堪重负,轰然倒塌。

    三位圣魂脸色变得惨白,这一击的声势虽然并不惊人,可他们都是识货之人,知道这其实是因为玄妙的修为登峰造极,将魂力都聚集在了一起,并为有多少外泄。他们都非常清楚,若是被这一击击中,不仅自己难逃一死,身后的文征帝,也必定凶多吉少。

    可这股魂力冲到一半,竟忽然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双方的中央,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一个中年道士在魂力消失的地方现身,他眼睛微眯,看着玄妙。

    玄妙被这人看的竟微微有点儿不自在,在他的感知之中,眼前这人就是一条最狠毒的毒蛇,让他都不由自主的起了几丝寒意。他忽然想到了自己在几日前,战府上空的神识对决,曾出现了一个极其阴冷的神识,现在看来就是眼前此人。

    可还不等他说些什么,道士眼神中忽然闪过一丝异芒,一掌隔空向他拍去。

    玄妙知道此人绝非那三个圣魂可比,凝神对敌,也是一掌遥遥向道士击去。

    碰!

    一震惊天动地的魂力冲击在两人的中心出爆开,向四周荡去。乐倾城与黛黛有玄一保护,自然毫发无损,三名圣魂高手合力也勉强可以护住文征帝不受威胁。只是苦了御书房附近的花花草草,如今的御书房就像被一千头蛮牛撵过的荒田,那里还有半分清雅。

    玄妙与道士凌空而起,隔空出掌,掌力也越来强,每击出一掌,都如惊雷响起,令人胆颤心惊。两人逐渐没入云层之中,刹那间风起云涌,紫色与纯白色的光芒从云层中透出,再配上相交的轰鸣声,实与惊雷闪电别无二致。

    玄一微微抬头,朝两人激斗的方向“看”了一眼,却没有帮忙的意思,曲指一弹,一枚肉眼几不可见的小针朝文征帝射去。他虽没有睁开眼睛,可那枚细针却正好避开了三位圣魂的身体,对着文征帝的心口刺去,竟没有半分偏差。

    碰!

    一柄黑色长矛从天而降,正好刺中那一枚细到极处的小针。小针被这柄黑色长矛一刺,竟如轻烟般消散开来来,长矛去势不减,矛头深深插进了文征帝身前的石砖里。

    长矛立在文征帝与三名圣魂的中间,若是偏上一偏,恐怕就已经将文征帝刺了个穿透。

    文征帝与三名圣魂大吃一惊,可还不等他们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从旁边伸出了一只苍老却有力的手,紧紧握住了那柄黑色长矛。

    那个战府的神秘老人此刻一身戎装,纯黑色的战甲将他包裹在其中,狰狞的头盔将他的脑袋全部包裹,只留下一双杀气凛然的眼瞳。他威风凛凛,像一个领着千军万马的将军。

章节目录

一步临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幸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幸浮并收藏一步临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