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天然疑惑的靠近发声处,听到两个人的对话声。

    “天妖小儿,你说我们斗了几千年图个啥啊,最后却便宜了赤炼老儿.。”一个火爆的声音传来,汪天然不禁凝神听着,接着一个阴声阴气的声音百无聊赖的接口道:

    “火魔龟儿,谁让你那么沉不住气啊,被赤炼老儿一蛊惑就着了道,哼,我俩虽然共同追求一个女人,可是那是公平竞争啊,谁想到你被赤炼老儿一蛊惑就和我拼命,真不知道你这脾气还能成为尊者,我看什么火魔尊者,火魔龟儿差不多,哼!”

    “天妖小儿,虽然当初是怪我冲动才害的咱们二人受困千年,但是那也怨不得我啊,谁让你不解释呢?”那个火魔尊者暴躁的吼道。

    “解释?你有给我机会解释吗?那赤炼老儿一说小柔决定和我走了你马上就要和我单挑,都没给我解释的机会。这火魔老儿太阴险了,我天妖尊者要是出去,非将他抽筋剥皮不可。”

    “对,经过前年,老子也想清楚了,和你这妖不妖人不人,男不男女不女的家伙斗也没什么用,还不是便宜了那家伙,只是这赤炼老儿将咱们困在这天妖火魔杖内,怎么出去,你我都不懂阵法,就算你我二人联手也破不开他设下的阵法,如何出去?”火魔尊者火爆的吼叫着。

    “天妖火魔杖?原来我在天妖火魔杖内来了!”,汪天然瞬间激动,这里原来是自己兵器内,本来觉得这火魔杖内另有乾坤,没想到是一个**的空间。

    “你小子过来吧,别躲躲藏藏的了,早就发现你了。”就在汪天然发呆的时候,天妖尊者的声音传了过来。

    “前辈,你是说我吗?我只是路过,路过···”汪天然知道自己被发现,连忙打着哈哈,对方都能称为尊者,很了不得的样子,他哪里敢招惹啊。

    “叫你过来就过来,哪里那么多废话。”火魔尊者接近大吼大叫的声音从鼎炉的后面传了过来,好像他要是过去慢了一点,后果将会很严重似的。

    “去就去,凶什么凶,这还是老子的地盘呢。”汪天然不满的小声咕哝道。

    “你说什么,不想活了吗,要不是几千年没有人进来,寂寞难耐,想找个人玩玩,就凭你这句话早将你抽筋剥皮,扔进这鼎炉里面炼成灰烬。”火魔尊者的声音充满一股子凶悍暴戾的感觉,震得汪天然耳膜隐隐生疼。

    “哪里哪里,晚辈一点都不好玩,这就过来,这就过来~”汪天然嘴上说着,心里却是想着,这火魔尊者的耳朵简直比狗还灵,自己那么小声都被听到。

    “你居然敢把我和狗相比?哼!等会儿看我如何虐你小子。”火魔尊者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汪天然瞬间定格在原地,震惊得呆了。这尊者连自己想什么都知道,还好自己现在只是一缕神识,否则汗水都要滴落下来了。当下不敢乱想,绕过地上‘魔’字形的血池,来到鼎炉后面。

    只见鼎炉后面和前面一样,也是一个血池。不过血池形成的形状不再是一个‘魔’字,而是换成了一个‘妖’字,看上去妖异邪魅,汪天然感觉慎得慌。

    只见两个人被两根铁链穿过肋骨连在一起,铁链两端分别挂在鼎炉两边的把手上面,一个一头火红色的头发,皮肤古铜色,全身火气腾腾,正将一团团火焰扔到鼎炉下面。

    另一个却是不断的用法术凝结空气中已经很少的水分,不断的抛入鼎炉里面。

    二人站在‘妖’字的血池里,脚下是一个踏板浮在血红色的液体上面,二人需要配合着保持平衡才能不受罪,否则牵动了铁链,二人都将要受罪。

    想来这液体浮力挺大,能将二人浮起来,如果是普通的水,肯定承载不住二人重量,然而血红色的液体必须经过鼎炉混合着水烧开了才冒出来,流入两个血池中,火魔尊者负责加热,天妖尊重负责加水。

    看到这情况,汪天然简直不敢想象,这要多么残酷的人才能做出这样残酷的折磨方法啊,他瞬间呆住了,想不到世间还有这样残酷的存在。

    “怎么了,小娃娃,害怕啦?”天妖尊者一边将凝聚的水球抛入鼎炉中,一边若无其事的问汪天然。

    “两位前辈,是谁这么残忍,做出这等伤天害理的事情来,居然如此残酷?”汪天然感觉实在太不可思议。

    “还能是谁,就是前面我们提到的赤炼老儿了。哎!想不到我二人在神界叱咤风云,却落到这家伙的手里,几千年了,唉!”,天妖尊者长长的叹息了一下。

    “你们二人都是神界的强者,怎么会沦落到这田地,神界不都是逍遥自在的吗?”汪天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能见到传说中的神界强者,更不敢相信的是神界的强者会这么落魄。

    “小娃娃,你懂什么,神界也有争名夺利,尔虞我诈的,并不是你想的那么美好,对了,这里几千年都没有人能进来,怎么你能进来啊”火魔尊者问道。

    “二位前辈,这天妖火魔杖现在是我的兵器,我被人暗算中了剧毒,现在处于昏迷中呢,神识误打误撞进入了这里,才知道自己的兵器内原来另有乾坤,而且住着两位神仙呢!”汪天然如实说道,在神人面前说谎,他可不敢确定能不露馅,最好如实说。

    天妖尊者皱了皱眉,和火魔尊者交换了个眼色,这才说道:“嗯,既然现在这兵器落入你手里,而且能来到这里,我们便是有缘,我们也不为难你,只希望和你做个交易。”

    “交易,在下自己都生死难料,能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二位动心呢?”汪天然不禁有些疑惑,当即问道。

    “你可知道我二人这几千年在这里是怎么生活的吗?”天妖尊者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汪天然。

    汪天然摇了摇头,看着他,表示愿闻其详。

    天妖尊者和火魔尊者眼神瞬间变得深邃,仿佛看穿了时空似的,回忆了半响,天妖尊者这才缓缓给汪天然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五千年前,五行尊者是神界数一数二的大能,坐收了下五位弟子,分别是大弟子赤炼,二弟子天妖,三弟子火魔,四弟子凌风,五弟子水柔。每位弟子都学到了他的一样本事。

    五个弟子中,只有一个女弟子,那就是水柔,基本上我们其他四人都宠着她,爱着她,都希望能追求到她,而明面上追求她的,就是天妖和火魔了。

    但是师妹也没有明确说明自己爱谁,天妖和火魔明里暗里都知道对方在追求师妹,但是同为是兄弟,而且追求的又是师妹,都是公平竞争。

    其实也是暗地里都达成一种不言的共识,那就是师妹喜欢谁另外的人就自动放弃。

    一千年后,五行尊者再次突破,破碎虚空,遨游宇宙去了,剩下我们五人坐掌山门,毫无疑问,长者为尊,我们由大师兄赤炼来当掌门。

    此时我们五人都由普通神人修炼到了千万神人崇拜的尊者,五行尊者传授给大师兄的是炼器之法,因为大师兄是以阵法入道。而凌风是以身法出名,传授凌风的是风的法则。师妹性格最是柔和,传授师妹的是水之法则。火魔本来以火入魔,传授他的就是火之法则,因为天妖本体是妖,妖法入道,传授给我的是血祭妖法。

    师兄的炼器技术很好,但是往往需要我们几个的配合才能做出绝世神兵来。对于火候的把握以及提供,火魔尊者最是适合不过,若是凌风从旁相助,那便接近完美了。

    绝世神兵要有灵性,更需要我的血祭之法,兵器成型需要水柔师妹的弱水帮助。本来五行尊者传授他们五人绝技的时候就是想让他们互相合作,互相互补,那么时间越久,师兄弟师兄妹只见的感情越来越好,越来越融洽,将来他离开后,才能一起将五行门发展壮大。

    可是事与愿违,他们四个都喜欢上了水柔小师妹,大师兄赤炼平日没有向师妹表白,其实内心却比谁都喜欢水柔师妹,四师弟凌风知道天妖和火魔两喜欢水柔师妹,本来他最帅,生性最潇洒,师妹平日也最喜欢和他亲近。但是他很义气,怕影响师兄弟之间的感情,所以反而故意疏远了水柔师妹。

    然而犹豫这种原因,本无间隙的师兄弟间关系也不像原来那么融洽了,大师兄赤炼开炉炼器却是需要几个师弟师妹配合才能炼出绝世神兵,由于有了这种间隙,师兄上千年却再也炼不出绝世神兵,一是由于他本身需要师弟师妹们的帮助,对于师妹的喜爱却不允许他表白,心里矛盾痛苦。二是由于其他三人之间也有间隙,配合起来总是不到位导致的。

    久而久之,大师兄赤炼越来越郁闷,作为一个炼器大师,上千年没有炼出自己理想中的兵器,明知道原因,却没法处理好几个人只见的关系,几人之间关系却是越来越僵。

    矛盾越来越深,大师兄炼器的苦恼,以及对师妹的爱的苦恼越来越烈,时间越久,他心里开始对师弟们怨恨起来,最怨恨的就是已经向师妹表白过了的火魔和天妖,要不是这两个人害得大家关系僵,他的炼器也不会一事无成。

    终于有一天,他决定将这两个害他千年未出炉绝世神兵的罪魁祸首彻底解决,只是他心里明白,自己一人打不过火魔和天妖,于是用了点伎俩。

章节目录

极品丐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樵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樵秋并收藏极品丐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