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谦看的很清楚,照片上的这个人不就是自己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个坐在那辆泰国车里面的那个光头吗?

    此时,这个人的照片在韩立正的手里,而韩立正的身份是华夏的一名军人,这意味着什么呢?

    最让段谦不理解的是,韩立正把这人的照片拿给自己看,他想干什么?

    “韩教官,您这是什么意思啊?怎么会拿个男人的照片给我看,我一般情况对男人不感兴趣的!”短暂的惊讶和疑惑之后,段谦把这张张片递还给韩立正。

    段谦意识到照片上的这个光头肯定非同寻常,他不想给自己找些麻烦事,所以这个时候他不会表现出对这个光头很好奇的样子来。

    韩立正接过段谦递回来的照片装了起来,他双手背在身后,看着段谦自顾自地说道:“这个人的名字叫王大彪,西景本地人,此人长期混迹于东南亚,是国际贩毒集团“枭巢”里面的一个头目,参与了好几宗跨国毒品交易,从他手上贩运出来的毒品数量要以吨为单位,他是一个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有数十条人命葬送在他的手上,其中包括华夏警方安插进去的卧底,他是华夏军警以及国际刑警组织的头号通缉要犯,我华夏军警在近期将对这个头号要犯实施抓捕。”

    乖乖,果然不简单,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恐怖分子,可是就算如此,这跟自己也没有多大关系啊!

    这是段谦的想法,他的想法没有错,但是他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很多时候,原本与自己无关的事情可以在一瞬间就与自己有了千丝万缕的关系,想甩都甩不了。

    “韩教官,王大彪这样的人就应该早日将他绳之以法,妈的,太不像话了!不过,这个应该是你们军警的内部机密吧,您跟我讲这些恐怕不好吧?”段谦笑着说道。

    韩立正笑眯眯地看着段谦,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这是我们华夏军警的内部机密,可是现在一不小心被我泄露了,而现在知道这个机密的人就是你,你说,现在该怎么办呢?”

    段谦听着韩立正的话隐隐觉得自己被阴了,早知道就不要让自己的那几个兄弟离开了。

    思忖良久,段谦笑嘻嘻地说:“呵呵,韩教官,看您说的,我段谦绝对不会说出去的,我以我的人格担保,今天您跟我说的话我就当什么也没有听到,这样就不算机密泄露了!”

    段谦知道,韩立正让自己知道这个情况肯定不是像他说的那样一不小心说漏了嘴,而是刻意为之,既然是刻意为之,那么气目的就不是那么简单了,现在段谦要做的就是赶紧跟这件事撇清关系。

    “哈哈,你小子跟我讲人格,你猜到这所学校几天就跟自己的班主任关系暧昧,而且还脚踩两只船,又勾搭了一个开豪车的美女,你小子节操早就掉了一地了,还有什么人格可言,那又何来担保之说啊?

    韩立正的脸上满是得意得神色,他走到段谦身边小声地说,“只要你答应在我们行动的时候助我一臂之力,我就不再与你计较你刺探国家机密的事!”

    听了韩立正的话,段谦差点晕倒。

    韩立正不分青红皂白,听信八卦传言说段谦是个脚踩两只船的花心大萝卜,这就算了,说他没有人格,节操掉一地,这个段谦咬咬牙齿也还能够忍下来。

    可是韩立正这厮明明是自己泄露机密却说段谦刺探国家机密,这就让段谦忍无可忍了。

    段谦指着韩立正愤怒地说:“韩立正呀很立正,你说你看着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我段谦怎么就瞎了眼,没有看出来你这个家伙居然可以无耻到这般田地,这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听着段谦的斥责,韩立正不怒反笑:“哈哈,小子,所以说千万不要被自己的眼睛所误导,有时候不能相信你用眼睛看到的东西!”

    “草,你说个球!那你为什么还说老子脚踩两只船,你看到的不一定是事实啊!”段谦果断地反击道。

    韩立正被断谦小小将了一军,一时之间有点语塞,不过这个时候他也就不讲什么君子道义了,于是便耍起了无赖。

    “总之你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现在就问你一个问题,你答应还是不答应?”韩立正冲着段谦问道。

    段谦的回答很干脆:“你听好了,我不答应!我草,老子只是一个小小大专生,这样的事情关我什么事,再说我有什么能耐帮助你们啊?你就是在开国际玩笑!”

    韩立正听了段谦拒绝的话后并没有生气,他还是满脸堆笑地看着段谦。

    “段谦,你不再考虑一下了吗?”

    “考虑个屁!我再说一遍,我不答应!”

    “不后悔?”

    “切,老子后悔个鸟毛啊!这样的事找我干球,我一个大专生去抓恐怖分子,说出去也不怕别人笑话,华夏泱泱大国,养你们这些军警还有何用?我们的谈话到此结束,我走了!”段谦义愤填膺,铁了心不答应韩立正的要求,他转身便走。

    韩立正知道段谦的态度非常坚决,自己跟他商量也是无果的,于是他便决定拿出杀手锏。

    韩立正从裤子口袋里取出一支笔一样东西,轻轻按了一下。

    “王大彪这样的人,就应该早日将他绳之以法,草,太不像话了!……呵呵,韩教官,看您说的,我段谦绝对不会说出去的,我以我的人格担保,今天您跟我说的话我就当什么也没有听到,这样就不算机密泄露了!……”

    听到自己的声音从韩立正手上传到了自己的耳朵里,刚走出去两步的段谦就像被施了定心咒一样,整个人呆立在那里。

    韩立正笑了笑,得意洋洋地走到段谦面前呵呵道:“段谦同学,你说如果我把这支录音笔交到警察手里,他们会不会来找你,或者是找你去警局喝茶啊?”

    段谦顿时怒火中烧,他并不害怕警察来找他,但是他觉得韩立正的做法有威胁他的色彩和意味。

    段谦不喜欢被威胁,他非常讨厌这种感觉。

    “你相信吗?如果你不是韩婧娴学姐的哥哥的话,当你播放完录音,说完威胁我的话的时候,你已经变成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的废人了!”段谦盯着韩立正,一字一顿地说道。

    韩立正知道自己的做法还有自己说的话激怒段谦了,但是为了段叔叔,为了完成爷爷交给自己的任务,他只有这样做。

    “呵呵,段谦,其实我更想听到的是你说当我播放完录音,说完威胁你的话后,你已经让我变成一具尸体了。”

    韩立正笑着说,“难道你不觉得这样的话更加有威慑力吗?其实我希望你比现在更加霸气一点,当然了,还有很多人都希望你更霸气一点!”

    韩立正的话再一次让段谦迷惑了。

    韩立正是自己的教官,是一个军人,一个习武之人,自己跟他交过手,习武之人遇到高手都会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他希望自己再霸气一点,这个很好理解。

    但是韩立正说还有很多人希望自己变得更加霸气,这就让段谦有些无法理解了。

    这些很多人指的是谁?

    韩立正似乎略有所指,那么他或许知道一些自己的事,那么他究竟又是什么人?

    是敌人?还是朋友?

    韩立正看着满脸迷惑的段谦,知道自己的话对他产生了影响。

    韩立正走到段谦身边,他伸出手轻轻拍了拍段谦的肩膀说:“段谦,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充满了迷茫,但是我要告诉你一点,不管在任何时候,我都不会害你,你要记住一点,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人在你的身后默默地关心着你!”

    韩立正说完转身欲走,这是段谦叫住了他:“韩教官,我答应你了!”

章节目录

全能大专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土神无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土神无示并收藏全能大专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