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慎的态度一直是林生做人、做事的准则,在中国历朝历代发展的历史长河当中,任何一名优秀的政治家始终屹立在人类智慧的最高峰。利益取舍的平衡更多的体现在对于国家高层建筑影响,而今西南政府整体来说,刚刚摆脱旧有腐朽的封建社会,迈入新新的小资本社会,一些思想开放的爱国旧官僚、商人资本家。为了追求资本利益、同时为国家新型建设贡献自己一份力量,促使了政策一向倾斜于公平竞争的西南政府,经济上取得了飞跃的发展。

    然而经济的腾飞也带来了一系列的不可回避的问题,刚刚走出农村新一代产业工人们,面对资本家肆意的压榨,只能本能的萎缩、忍让。没有意识到可以团结起一起争夺属于自己的利益,不能不说是政府部门职能上的失职。

    之前,林生一直抱着循序渐进的态度,希望着新型资本家们能够在人道上、商业行规上约束自己,培育有利于中国资本政治发展的温床。现实却告诉他人性的贪婪。没有一个资本家愿意放弃利益最大化,政府低廉的价格出售转让给资本家的工业技术,变相的促使了他们进一步获取暴利,进而收买一些**的政府官员为自己的私利敞开大门。

    农村的地主乡绅们,一面高举拥护着政府各项政策,一面变相的抵制政府关于降低地租。片面的强调、隐瞒着土地收成。四川是人民党统治时间相对比较长时间,依然能够出现农民们因缴纳不起地租,买卖妻儿的现象。

    每次,林生看到情报部门递交上来关于这类的报告,内心都一直深深的愧疚。以前考虑到需要经济上快速发展,军事上需要迅速胜利,政府一直对这些现象视而不见。

    如今,广西问题即将解决,四川、贵州、云南三省政府控制能力已经得到大大加强,军事上实力已经远远强于北洋政府,进而不再畏惧帝国列强的干预。

    是到了改变政治上软腿的现象,应该充分鼓动农民们、产业工人们积极起来争取自身的权益,并不需要完全打到资本家们,而是限制资本家过于暴利剥削。使之成为一种相互制约的平衡,政府置身之外扮演调停者的身份。

    土地是一个国家政府的根本,如果解决各省土地的问题,林生也想通过一种相对温和的手段解决。为此,今天林生举行此次人民党常委会的真正目的所在。

    “司老,一会政务院二位院长、贵州总督过来,我们可以开一个常委会。征求一下政府部门的意见。”林生一边和司徒铭笑着说,一边示意秘书姚竹强看看其他人到了没有。

    不一会儿,姚竹强就轻声回道了会议室,上前说:“主席,宋院长他们都已经到了,是不是叫他们进来。”

    “恩,叫他们进来吧!”林生想了一下,觉得有必要亲自出去迎接一下。说起来,大家手上的工作太多,很久没有聚在一起。

    “蔡院长,欢迎、欢迎!”林生站在小会议室门口,一一与蔡明远、宋晋等人握手。众人一阵相互打招呼,显示的一片热闹。

    “在座的诸位可以说是咱们人民党最高决策层了,”林生身为一党主席,在大伙依次按照地位就坐后,首先说道:“今天我们一起开一个会,商讨一下。”

    “随着广西全面解放,我们进而取得了出海口,为我党政府联系境外,无论在经济上还是军事上都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国际国内局面更加有利于我们,但是也要看到我们政府内部也存在很多矛盾、问题需要解决。在不解决的话,快要影响到我们的根基了。”

    “林主席的意思是说,我党党章内没有明确根本利益阶级,以前只是广泛的统称为有利于中华民族的人,而今需要我们大家一起考虑确定一下。”谢平紧随林生的意思补充道:“中国经历了一个长达上千年的封建统治,而遗留下来的思想依旧严重影响这一代人。从资本阶级来划分,我认为主要可以划分为彻底的无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官僚资产阶级。作为一个代表广大人民利益的人民党执行的政策以何为基础?是当前我们应该考虑的问题。”

    “我们政府下一步重点我看依然是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的生活水平。如果一旦改变执政纲领,势必引起社会各界人士恐慌,背离去年政府召开的政治协商会议主题,”蔡明远出身乡绅,加之一直身处高位,穷苦大众的生活他也不会去了解,再则他本身私有资产已经远远超过以前千百倍。而今依附在他周围的一大批资本官僚们,一心想着拉拢他,利用他的地位与身份,渴望政府颁布优惠经济上的法规。

    林生一听蔡明远的话语,微微皱着眉头,注视着滔滔不绝的他,想着情报局最近一系列绝密文件提到蔡明远参与在一些紧俏物资上的投机倒把,以及在一些地方刑事案件上越级插手,违背了政府廉洁。

    考虑到蔡明远毕竟是他们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个站立出来支持的乡绅,故此林生为了在世人中树立起一个典型,不得不暂时容忍他。今天,蔡明远不顾自己的身份主动出头为自私自利的大资本家涂脂抹粉,内心一阵憎恨油然而生,脸上的表情渐渐发黑。

    谢志先在众人中资历最浅,平日原来成都中枢神经,对于蔡明远的观点不敢苟同。素来谨慎的他一直以来都以林生的意见为己任,三年来他由一名普通的军事指挥官成长为一省都督,靠的是什么他心里最明白。

    看见林生渐渐变黑的脸色,知道蔡明远一定犯了大忌,急忙打断了蔡明远的话,抢着说道:“蔡院长,全国上下都处在一种变革之中。而我们西南政府代表是新兴阶级利益,代表的是人们大众的利益,如果一味的向资产阶级无原则的妥协。党的基本原则如何保障!”谢志先一番措辞严厉的质问,使得蔡明远一时无法反驳,气的他胸口上下起伏,一双愤怒的眼神注视他。仿佛又像告诫着谢志先,你是谁啊!想当年我参加人民党的时候,你不过是一名指挥地方杂牌团的团长。

    谢志先火药味的话语使得会议场内被蒙上一层阴影,这种现状在人民党内高层还是第一次出现。宋晋却是一脸的不知所措,对于林生能够放手把整个政府交给自己管理是莫大的荣幸,蔡明远在政府内搞的一些小动作,其实他是知道的,不过因为没有涉及到政府工作的根本底线。为此,曾经私下里也好意规劝过蔡明远,希望他不要因经济上的私利毁了政治上的前程。

    今天,从林生的口气中宋晋听懂了内在的含义。以林生为首的人民党估计对各地官僚资本家容忍的限度打到极限。改变党的基本政策就是一种信号,想起以前林生送给自己的几本关于阶级思想理论书籍,间接地明白了林生意思。

    “不管我们政策怎么变,只有一个主题促使国家走向富强。而一个国家的富不是国家政府的富裕,也不是少数资本家的富裕,而是使一穷二白的广大劳动人民依靠自身辛勤的劳动致富。在政治格局相对稳定的今天,我们更多的需要考虑如何使得老百姓们正真摆脱贫困。”林生压制自己对蔡明远的愤怒,同时在内心中也否定了蔡明远此人,适当的时候可以考虑把他拿下来。

    随后,众人一起讨论研究了优先解决农村土地问题,草拟了利用政府资金进行强制性有偿回收国家土地的可行性报告。同时一致同意率先在成都地区进行考察性实施,一旦成熟后在向整个辖区强制推行。

章节目录

梦回盛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章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章鱼并收藏梦回盛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