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忆之,崇道,一路辛苦了!”

    在知大名府事衙署的内厅门口,许将、梁子美,叶祖洽和王旉四人站立相迎。

    “都是分内之事,未足为劳。”

    风尘仆仆的纪忆和武好古,名义上虽然是河北一文一武的最高长官,现在却只能在许将这样的宰执级下属面前,夹起尾巴,小心做官。上司架子,那是半点都不敢有的。

    这大约就是宋朝官场上最让人脑仁疼的地方了。不仅是以文御武,还有文武相制,大小相制,内外相制。总之,就是互相拖后腿,啥事情都很难做成了。

    和宋朝相比,后来的明朝和清朝在下放事权这方面,可是强了许多了。如果武好古现在是满清的官儿,那么一个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是没跑的。这种级别的封疆大吏,可不会对一票道员知府点头哈腰。

    而武好古现在,不仅被纪忆这个文职的转运使看着,下面的四个一路安抚,同样得和个祖宗一样供着。

    另外,还有一个宫中派出的谭稹领着监河北沿边军务的差遣,现在也从界河商市赶到了大名府。不过他没有在判大名府的衙署内迎接武好古,而是在城外的接官亭恭候。现在和纪忆、武好古一块儿跟着年老德高的许将入了内厅。

    内厅中,在上首高坐的当然是许将了。他的差遣虽然没有武好古和纪忆大,但是他的官位却是最大的特进,又是前任宰执。地位远比两个后辈要高,气度更是森然。

    哪怕契丹皇帝的十万大军已经到了析津府,许将说话的语气依旧是不慌也不忙。

    “前日得到军报,辽国南京道的易州一带,有大批骑兵出没,看来北虏很有可能会从定州路入寇。不知武宣抚有何良策?”

    许将得到的军报当然是假的,是由赵钟哥控制的河北宣抚司总军机房发出来的。目的就是在定州路和真定府路制造紧张气氛

    许将说话的时候,武好古则在悄悄观察梁子美和王旉。这两位虽然也努力维持着泰山崩于面而色不变的气度,但是眉宇之间,还是有一团怎么也抹不开的忧色。

    他们俩的治所,可都在宋辽边境上。如果十万辽兵气势汹汹的涌来,他们会不会就此殉了大宋江山?

    “北虏骑兵强而步军弱,善于野战,拙于攻城。以好古之愚见,欲破北虏,唯有‘结硬寨、打呆仗’六字而已。”

    武好古当然在胡说八道了。辽兵怎么可能从定州路、真定路入寇?武好古在界河以南摆了六个将,再加上界河商市和沧州的民兵沧州民兵主要是骑士家族的候补,总兵力有六七万之多包括辅兵。而且通过界河商市,河边宣抚司的触角已经伸到析津府城里面了。

    耶律延禧怎么敢将主力移往西线,从真定府路、定州路入侵?析津府城还要不要了?

    这个析津府城,也就是幽州城在燕云山南之地可是个标志性的城堡。一旦被武好古夺取,山南各州的豪强,可就要起兵响应大宋了。

    不过这个道理,许将、梁子美、叶祖洽和王旉都是不知道的。析津府可是太宗皇帝打来打去都打不下来的坚城,武好古这厮怎么可能打下来?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

    “结硬寨、打呆仗?什么意思?”许将抚着白胡子,品着武好古的“六字真言”。

    “所谓结硬寨有两层意思,一是在缘边各州的紧要之处广修城池堡寨,同时还要尽可能将百姓迁入堡寨,组成民团,使之可以自卫自保。”武好古语气深沉,“而第二层意思,则是指诸军在外出野战之时,把军营扎得非常硬,打仗时要摆出一副坚若磐石的姿态。宁愿行军的速度慢一点,也要把营寨扎牢。大军每到一地,不管刮风还是下雨,首先就要挖战壕,筑营墙,保证把这个营盘护住不失。

    至于打呆仗,则是用兵不求奇,不弄险,永远都是以正合,以力破。讲究稳扎稳打,又笨又慢。哪怕在两阵之间,也要注意挖壕筑垒,先求不败,而后求胜。宁愿多流汗,也要少流血。”

    许将闻言长笑道:“好一个打呆仗,结硬寨。老夫本以为崇道你年轻气盛,一定喜欢弄险,没想到却持重如此。不错,不错!”

    许老头压根没想到武好古在忽悠自己,在他看来,辽军那是非常强大的,铁骑无敌啊!宋军根本没有和他们打运动战或是列阵相斗的可能。唯有用硬寨、呆仗才能与之抗衡。

    “可是辽国骑兵强大,河北又多是平地,无险可守。若是辽骑突入绕行,会不会把咱们的坚城硬寨之间的联络切断,再个个击破呢?就算不击破,就是饿也把人饿死了。”

    提出异议的是知定州事兼定州路安抚使梁子美,也是个给施耐庵黑出了翔的倒霉蛋。其实他根本不是蔡京的女婿,他是很老的老头,须发皆白,精神倒还矍铄,年纪比蔡京还大一岁,怎么可能娶蔡京的女儿。

    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附和水浒传,后世的历史学者还给他按了个让人啼笑皆非的罪名,就是在担任河边都转运使期间挪用公帑三百万缗向辽国购买珍珠,造成女真起兵造反也不知道这两件事情有什么前后关联?只是完颜阿骨打举兵是在梁子美卸任河边都转运使的七年以后。

    “大学士,辽国的骑兵并非不可摧破。”

    梁子美有个资政殿大学士的阁职,所以武好古得称他“大学士”。

    武好古道:“契丹虽是辽国的国族,但是人口不众,不过二三百万之数,又沉迷佛教,壮丁多有剃度出家者。能够充军伍,习骑射着,不过二三十万之数。其中精锐就是宫帐军的十万铁骑,杀一个就少一个!

    所以破辽骑之法,就是广造强弩,然后配备给缘边各路的军民。因为强弩的威力甚大,既可以远射,又能够破甲。如果再用粪便毒药沾染箭镞,更能让中箭负伤者染病而亡。”

    “军民?”梁子美摸着胡须,“民兵保甲也要配给军弩?”

    北宋虽然非常重视民兵的建设,但是却同时管制民兵的武器,保甲丁壮是不得配备军弩、铠甲、长矛、马矟、具装等五类兵器的,只能用于弓箭刀盾和短矛这种杀伤力不足的武器。

    装备这种“低威力”武器的保甲民兵根本不能对付具装甲骑和披着重甲的步兵。

    当然,如果那些保甲民兵把自己训练到“完颜敢达”那种水平,用弓箭也是可以杀伤契丹铁骑的。

    “必须配给!”武好古很肯定地说,“河北民兵多数不习战阵武艺,要让他们善用弓箭,恐怕得耗时几年才行。耶律延禧可不会等那么久啊!

    而且,一旦缘边的城池堡寨不守,被俘的河边壮丁就会变成耶律延禧手中的攻城利器。到时候契丹铁骑就会驱使咱们大宋的百姓去攻咱大宋的城池了!”

    他看着梁子美,一脸忧色地说:“譬如定州城池年久失修不说,守军也就是区区两将,且有不少缺额,又久疏战阵若是契丹打来,能有6000人上城就不错了。可定州偌大城池,6000人连城墙都站不满啊。况且定州之下还有北平、望都、唐县、新乐、无极、曲阳等县城要防守,还有数十个镇寨堡铺要守。不用民兵和百姓怎么守得住?而民兵和百姓没有强弩纸甲,又怎么能杀伤辽寇?若是定州境内县城堡寨皆破,只剩一个州城,大学士该如何防守?”

    只剩一个州城还守得住?梁子美眯着老眼看着武好古,心说:都是你害我的!耶律延禧不过就是想要两三百万,给他不就是了?现在可好了,万一真打到定州,本大学士是逃跑还是死守?

    一旁的纪忆插话道:“宣抚言之有理啊虽然国家法度是不允许百姓和保甲持有军弩、铠甲、长矛、马矟、具装的,但是事急从权啊。我看不如联名上奏,就在河边沿边各州军开个特例吧。”

    这事儿纪忆说了也不算,大家都把目光转向了许将许老爷子在场的诸人中数他官大。许老爷子眯着眼睛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虽有不妥,却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只是河边沿边军州不少啊,沧州、信安军、霸州、保定军、清州、雄州、莫州、顺安军、保州、定州、真定府这七州三军一府,都是沿边的。若都给民兵配弩,仓促之间,去哪里寻恁多强弩?”

    “宣抚司的兵器房可以设法打造。”武好古道,“另外,不仅得配给强弩,纸甲和皮盔也是少不得的。盔甲不仅可以防护身躯,还可以给战士壮胆。对付骑兵的长枪多少也得有点儿,要不然民兵就出不了城了。”

    武好古一边说话,一边琢磨:七州三军一府的民兵怎么都得有一二十万人吧?而且其余的河北州军也不能一点准备不做。所需要的强弩、纸甲、皮盔、长枪可不是小数目这可是笔大买卖啊!

    请记住本域名:。手机版阅读书包网.bookbao2址: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