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了罗家的时候,天色已晚,朱啸此番在罗家见到了大量的强者,不过,就算是到了最后,朱啸却也是没有见到罗家的罗扬。看样子,以现在朱啸这个六品炼药师的身份,还不足以见到这般强悍的存在。

    离开罗家之后,朱啸一直让自己保持警惕,灵魂之力四下探查着,走了一段朱啸也是没有发现有罗家的人尾随,这时候,秋天鸣微微笑道:“朱啸,我看罗家不会做这种尾随的事情,你也无需这般紧张。”

    这一点朱啸当然知道,朱啸摇摇头,苦笑道:“现在我整个人都在枫叶堡之中,罗家自然无需做出那些事情来。只是,我再三拒绝罗家,我担心罗家想要知道我背后的势力。此番在罗家这么久,也没有见到那传说之中的罗扬,我担心其中有些什么阴谋!”

    “朱啸,我看这是你多虑了,以罗扬这样的身份,自然是不屑于见你的,倘若你要是一名七品炼药师,只怕是罗扬都会与你为上宾,而且,罗家今天也不会在那边接你了,他们会排队到枫叶堡大门外接你的!”

    “七品炼药师?”朱啸不由得笑着摇摇头,朱啸现在也是认识一些六品的炼药师,但是七品的炼药师,除了木涵之外,朱啸未曾见过一人,“这七品炼药师可不是什么常见的东西,我要是七品炼药师的话,现在岂会还在万劫谷之中受到那血爪的追杀。一个七品炼药师的一句话,足以让血爪这样的势力湮灭数次了!而且,倘若我要是一名七品炼药师,就算是我要那钟万仇的性命,只怕是也就是一句话罢了。”

    这一点秋天鸣当然知道,秋天明哥这时候突然问道:“朱啸,此番两边的势力你已经知道了,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呢?看样子,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这秋洋也已经准备对枫叶堡罗家动手了吧!”

    秋天鸣所说的两边自然就是指枫叶堡罗家跟秋洋两方势力,看样子,秋天鸣已经知道他们必有一战了。也难怪,秋天鸣乃是万劫谷的人,而且还是春秋城的城主,他知道这些也是很正常的。

    朱啸点点头,道:“秋城主你有所不知,这秋洋已经准备在枫叶堡来一场混战了,而且,就在那一场拍卖结束之后,就会进行那一场大战。这秋洋还十分有自信,好像自己一定可以胜过罗家一般!秋城主,据你所知,北家是否有派武灵境界的强者前往万劫谷?这北秋洋是否真的有那般强大的实力去对付罗扬?”

    朱啸以为秋天鸣对于这些知之甚祥,没想到秋天鸣居然是摇摇头,而后说道:“这北家的实力强大,而且,这北秋洋也是到了万劫谷很久我才知道她的身份的。北秋洋这个女人可是不简单,既然她现在都已经准备对枫叶堡罗家出手了,想必她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准备了吧!”

    朱啸希望在开战之前对两边的实力都有所了解,可是现在秋天鸣却是给了朱啸这样一个答案,朱啸感觉有些苦恼,苦笑道:“没想到,连你都不知道!”

    秋天鸣此时也是有些苦恼,这枫叶堡如果发生了那般天翻地覆的变化,那整个万劫谷可能都会被这股风暴席卷,虽然万劫谷的风波从来都没有平息过,但却不至于像现在这般多事。想及此处,秋天鸣也只得苦笑道:“我也不是什么都知道的!”

    无论是朱啸还是秋天鸣,现在都面对这样让他们感觉到棘手的事情,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两人走了好一会儿,秋天鸣这才淡淡地说道:“在这万劫谷之中,下一场风暴只怕是要来了!朱啸,此番你前往炼化混沌之火,我希望你不要耽搁太长的时间,不然的话,待得你出关的时候,恐怕万劫谷已经翻天覆地了。那时候,不光是炎火谷,恐怕就连我的春秋城说不得都已经更换名字了!”

    甚至于就连秋天鸣都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朱啸不由得试探性地问道:“秋城主,难道真的有这么严重吗?”

    秋天鸣笃定地点点头,而后说道:“没错,事情就是有这么严重!北秋洋动手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这北秋洋无论是胜还是负,都将会引起万劫谷的震动。而且,这枫叶堡的事情将会以最快的速度传到万劫谷的每个角落,这一点,我相信你比我明白吧!”

    “这一次秋洋小姐动手乃是在拍卖会之后,这一次拍卖已经引起了万劫谷的轰动了,几乎每个大势力都会派出人来参加。如果枫叶堡真的被颠覆的话,消息肯定会在第一时间传到万劫谷的每个角落!”朱啸不免稍微有些担心秋洋了,这一次秋洋就算是成功了,那她真的有能力抵挡住接下来的一波接着一波的风波吗?

    “不过!”这时候秋天鸣突然一笑,道,“我倒是希望这北秋洋真的有着这般强大的实力,真的将这枫叶堡给灭掉,这样一来,血爪这个势力就不好过了。那时候,如果可以的话,我就出手灭掉这血爪!”

    秋天鸣向来都不知道什么是安分守己,对于秋天鸣来说,不停地招惹是非才是安分守己!

    朱啸也是被秋天鸣这个大胆的想法吓到了,朱啸盯着秋天鸣看了看,秋天鸣这时候一脸坏笑,与朱啸说道:“朱啸,我这个想法如何?到时候你我一同出手,待得灭掉了这个血爪之后,我们再去将钟家也灭掉,这样一来的话,你我就可以联手称霸这万劫谷了!”

    朱啸像是看怪物一样地看着秋天鸣,一会儿才没好气地说道:“秋城主,这枫叶堡真的被灭掉的话,北秋洋定然会成为迅速壮大的一个新势力,那时候这个新势力会容得下你这样的老势力吗?同样是大家族的人,你以为北秋洋做事会是那般小气的吗?而且,你可不要忘记了,这战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找上你春秋城!”

    秋天鸣倒是没有将钟家这些势力放在眼里,不过当朱啸提到北秋洋跟战隐的时候,秋天鸣却是眉头紧锁着,看样子,这两个人,秋天鸣也是十分头疼!

    看到秋天鸣这般模样,朱啸不由得坏笑连连,道:“秋城主,我看,你不如将战隐灭掉吧?以你武灵境界的实力,难道还斩杀不了一个四星武帝的战隐吗?”

    秋天鸣连想都没有想,直接就用最简单的摇头拒绝了朱啸,并且说道:“朱啸,就算是你有实力斩杀战隐的一天,你也千万不要做出那般疯狂的举动来!战隐家族的强大,并不是你想的那般简单,那也是远古时候就传下来的大家族了,拥有远古血脉的家族,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听到秋天鸣这般说,朱啸双手成爪,而是身体之中元气一动,随着龙拳的功法路径运行了起来,朱啸将爪子放在秋天鸣眼前,说道:“秋城主,我这是龙拳,乃是龙族不外传的隐秘,想必你应该很清楚吧!拥有这龙拳,可是必死的一种罪过。既然都是必死的罪过了,你觉得我会担心再多一个敌人吗?这战隐实在是高傲得过火了,找到了机会,我定要杀了他!”

    其实朱啸对于战隐没有任何的敌意,朱啸相信战隐对自己也是没有敌意的,可要是不杀战隐,朱啸总有一种压抑的感觉!是以朱啸相信,一旦自己有了足够挑战战隐实力的时候,那朱啸定然会毫不犹豫地出手杀了他的,哪怕是因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朱啸都会觉得心甘情愿!

    秋天鸣看了看朱啸,而后苦笑着说道:“以我现在的实力,要斩杀战隐也无需付出太大的代价,可是,我却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出手对付战隐的。就算是他再三挑战,我也只会躲着他。朱啸,其中的原因,你应该清楚吧!”

    朱啸岂会不知道,秋天鸣毕竟是大家族之中的人,需要考虑的事情会比较多,但是朱啸不一样,现在的朱啸,正需要在不停地战斗之中磨砺自己的实力,而且,也需要在一次次的大战之中提升自己的声望!这战隐给了朱啸很大的压力,这就注定了两人定会有着一战的!

    不知不觉,秋天鸣与朱啸居然都已经到了拍卖场了,秋天鸣看了看朱啸,而后说道:“朱啸,无论如何我都会站在你这边的,而且,你要相信,小姐也是会站在你这边的!可是,无论做什么事情,你还是需要三思而后行,哪怕是我们都站在你这边,还是会遇到很多我们都解决不了的事情。在这个大陆上,其实一直都在有一股力量制约着各方势力,让这些势力达到平衡。打破了这种平衡的人,将会被产生的一股巨大力量撕碎,这一点,就算是家族也是不得不慎重考虑的!”

    “秋城主,这般简单的道理,我还是明白的!现在,我也还没有打破那种平衡的实力的!”

    (感谢支持的朋友们,谢谢啦!)

章节目录

战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湿晴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湿晴天并收藏战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