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市区某茶馆内。

    沈天泽站起身伸出手说道:“吴秘书。”

    “坐,坐。”吴秘书一脸憔悴的跟沈天泽握了一下手后,就坐在了他的对面。

    “小涛见上了吗?”沈天泽伸手给吴秘书倒了杯茶,表情焦急的问了一句。

    吴秘书叹息一声,摇头回应道:“案子很敏感,领导老陆和我都不方便这时候见他。”

    “人在哪儿呢?”

    “应该在包T的看守所,但那个所长也是刘夏的人,小涛被安排在那儿,不好运作啊。”吴秘书皱眉解释了一句。

    沈天泽听到这话心中感觉有些蹊跷,因为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案发就不到24小时,但市局这边好像把所有的案情经过都掌握了。从抓陆涛,到搜他家,再到安排看守所和流露出的案情信息,每一步都走的效率奇高,很反常。

    吴秘书喝了口茶水后,张嘴继续说道:“我来是向你表述一下领导的想法。”

    “你说。”

    “……小涛平时吸D吗?”吴秘书停顿一下问道。

    沈天泽一听这话,顿时有点犹豫。

    “说实话!”

    “……嗯,他玩。”沈天泽思考了一下后,还是说了实话。

    “唉。”吴秘书听到这话叹息一声:“那你觉得小涛这回出事儿,真是他自己作的,还是案子里有其他因素在?”

    “……你想问小涛到底杀没杀人?”沈天泽直言问道。

    “对。”

    “我说句实话,小涛不碰那个东西的话,平时挺稳当的,但那玩应一旦玩了,确实有的时候控制不住自己。”沈天泽客观的冲着吴秘书叙述道:“从小涛的角度讲,我现在还真不好确定那个人的死到底跟他有没有关系。不过从市局的反应来看,这案子办的有点快了,很反常,好像是酝酿了很久一样,你明白吗?”

    吴秘书听到这话思考半天后问道:“也就是说有人为的可能。”

    “嗯。”沈天泽点头。

    “……如果人是小涛自己弄的,那领导也没办法,只能企图在政治上退步保儿子一命,因为案子已经被刘夏掐死了,这时候要运作已经晚了。”吴秘书舔了舔嘴唇,话语非常现实且冰冷的说道:“但我觉得……你和我都不希望看到领导这样,因为一旦政治上退步,也就意味着可能牺牲一些东西,也许你不好过,也许我不好过,明白吗?”

    “明白。”

    “可如果人要不是小涛弄的,那这事儿就得查下去。”吴秘书停顿半晌后继续说道:“领导就这一个儿子,不可能看着他被判死,而我们不方便做的事儿,就只能你去办了。”

    沈天泽喝了口茶水,面无表情的回应道:“如果有可能帮陆涛脱罪,你不说我也会做的,因为他是我朋友。”

    “还有……!”

    “滴玲玲!”

    吴秘书刚想补充两句,沈天泽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吴秘书,你稍等一下,有个朋友给我打电话。”沈天泽看了一眼大松的号码,起身就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

    “你去吧。”吴秘书点头。

    话音落,沈天泽起身一边往卫生间走,一边就接通了电话:“怎么了?”

    “……你在哪儿呢?”付志松直言问道。

    “跟老陆的秘书商量小涛的事儿呢。”

    “哎,我想起来一个挺重要的事儿,所以才给你打这个电话。”

    “什么事儿啊?”沈天泽皱眉问道。

    “你在里面的那段时间,陆涛有一次想要扎两针,但市里严打他就断货了,所以给我打了个电话,然后我俩就接触上了,平时没事儿一块出去玩一玩……!”

    “你给他买过那玩应啊?”沈天泽一听这话,顿时就想骂人。

    “是我想给他买吗?!那陆涛一来瘾啥样,你也不是不知道。更何况他跟咱又是这个关系,你说他非得要玩,我能怎么办?我爸也不是书记,艹!”付志松也很无奈的回了一句。

    “行,你继续说。”沈天泽一听大松说的有道理,也就没有发火。

    “有一回陆涛一个朋友从国外回来,带我们去了郊区的一个别墅……当时小涛没说自己要玩,但他那个朋友主动给了他两袋子东西。那时候我还挺纳闷,心说这是什么朋友……还他妈有主动劝这玩应的……不过小涛说他可能有事儿求自己……我就也没多问。”付志松一边回忆着,一边继续说道:“当天晚上我感觉没啥意思,就没留在那儿,走的时候在门口碰见了几个人,其中有一个男的跟一个女的说了很多话。当时我没多想,以为他就是拉皮条的,但现在琢磨琢磨却不对劲儿……因为陆涛这个案子,不是说是因为一个女的和他老公想讹钱吗?……所以我想起来,当天那个男的跟女的说什么……你不用害怕,按我说的做之类的,站门口劝了好半天……哎,小泽,你说就他妈一个嫖.娼的事儿,那男的用做那么半天思想工作吗?而且那时候陆涛还没选姑娘呢……那男的咋就知道最后陪陆涛的一定是这个女的呢?……妈的这事儿有点反常啊,像是被人安排了你明白吗?”

    沈天泽听到这话也是皱起了眉头。

    “……小泽,小涛如果见不着,那我相信他这个朋友一定知情。”付志松感觉非常准的说道。

    “他这个朋友叫什么?”

    “叫朱宏轩。”付志松因为好赌,所以记忆力非常好,基本没怎么想就说出了他的名字。

    “好,我知道了。”

    “我和猛子已经商量完了,正在孟旭律师事务所……准备让他们出面运作一下。”

    “好,你办吧,不用怕花钱。”

    “明白了!”

    话音落,二人又商量了几句就挂断了手机。而沈天泽在心里琢磨了一下后,就再次返回了茶桌那边。

    ……

    孟旭律师事务所内。

    “啪!”

    付志松直接打开皮箱,露出里面整整五十万现金,略显装逼的冲着孟旭说道:“孟律师,案子你尽管放手去办!该打点的关系都走道了,不够我就加注!”

    “我试试。”孟旭是个大胖子,只粗略扫了一眼箱子内的钱,就笑呵呵的点了点头。

    ……

    市区,某居民楼内。

    朱宏轩收拾完自己的简单的行李后,一扭头就看见了客厅的桌子上摆放的照片,那正是自己18.9岁的时候,与特别好的几个哥们出去野游时候拍的,有自己,也有陆涛等人……

    看着照片,朱宏轩心里很不好受,皱着眉头就将他扣在了桌子上。

    “咚咚!”

    一阵敲门声响起,朱宏轩回过神来走到门口拽开了门。

    关震单手插兜,笑着看朱宏轩说道:“东西收拾好了?”

    “嗯,收拾好了。”

    “你今天就得走。”关震指着朱宏轩说了一句后,就迈步进了屋。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正道潜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伪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伪戒并收藏正道潜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