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此刻,苏州城的人很多,接应人附近的人更多。

    不过等左旸赶到那里的时候,依然还是第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之中的贺兰雪,这样的美女本身在任何地方就都很扎眼,更何况现在因为开着直播,还有不少通过直播知道她位置的粉丝慕名前来围观,使得她如同众星捧月一般备受瞩目。

    相比较而言,左旸则是即使不戴蒙面巾,扎进人堆里面便不见了踪影的那种普通人。

    不过他觉得这样挺好,大隐隐于市嘛,真要是有这么多人成天围在自己身边像大熊猫一样围观自己,只怕他自己就先烦死了。

    与此同时,直播间里面观众以及聚集在贺兰雪身边的玩家却是望眼欲穿,直到现在还有一些人不相信左旸真的会来,毕竟,在这之前传说中的“无缺公子”通常情况下可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人物来着:

    “这么长时间还不来,我们腿精雪不会被忽悠了吧?”

    “可能性很大呀,发弹幕的那个人就是个从来没送过礼物的游客,一百块钱都不给我们腿精雪”

    “不知道传说中的‘无缺公子’到底长什么样,到底配不配得上我们腿精雪。”

    “少废话!谁同意这门婚事啦!”

    “”

    贺兰雪也是微微皱起了眉头,一双灵动的眼珠子时不时四周环视一圈,寻找着“无缺公子”的踪迹。

    她的心中很是期待,脑中也正在幻想着无缺公子的模样

    据说移花宫宫主对无缺公子的要求很高,无论是颜值还是武功甚至是琴棋画样样都要出类拔萃,因此才能称得上“无缺”。

    而且“无缺公子”还有一套身份专属的白色锦衣,穿上之后白衣胜雪,丹心欺日,花无其魄,玉无其魅。行走伴儒风,言笑生春意。姿声神何以仿,俊朗不可夺这些传言到底是不是真的呢?

    当然,期待归期待,贺兰雪并非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因为面都没见过还不至于。

    这只是一种好奇,她还从未遇到过“无缺公子”,就像左旸从未遇到过“三奇贵人”一样,纯粹的好奇心作祟。

    只可惜,在人群中看了许久,那幻想中的身影也没有出现。

    “难道我真的是被忽悠了么?”

    被直播间的弹幕和身边玩家的言论带着,贺兰雪也不自觉产生了这种不坚定的想法,因为她其实也不明白传说中的“无缺公子”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她的直播间,为什么会突然在直播间内公开表示要“带”她。

    想不明白理由,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坚定。

    与此同时。

    “麻烦让一让兄弟让一下好么,让我进去劳驾”

    一个身穿一套乱七八糟的散件装备,脸上还带了一块黑色蒙面巾的男玩家在承受了诸多白眼和谩骂之后,终于强行挤了进来。

    眼看着就快挤到最内圈,能够与贺兰雪说上话的时候。

    “我靠,你谁呀,挤什么挤!”

    一个脾气不太好的男玩家当即就扯着嗓子骂了起来,同时还狠狠的推了那蒙面人一把。

    “不好意思,我进去有事,麻烦了。”

    那人倒也不生气,一边笑呵呵的道着歉,一边还要继续往前挤。

    “你有事,我们还有事呢!”

    男玩家当即不干了,干脆横过身子挡在蒙面人面前,没好气的道,“我告诉你,今天在这里的人都有事,我们都在陪腿精雪等一个重量级的任务,你知道这个人是谁么?说出来吓死你,他就是传说中的‘无缺公子’!”

    “我知道”

    蒙面人笑了笑道。

    “知道你还挤!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么,你这是插队加塞,有没有点素质,十二年义务教育你们老师就是这么教你的么!”

    男玩家瞪着眼睛骂骂咧咧的道。

    他这话说的也没什么毛病,时至此时,天朝的义务教育已经囊括了高中,因此就变成了十二年义务教育。

    “兄弟,我就是啊。”

    蒙面人无奈的解释道。

    “你是什么?”

    男玩家一下子还没听懂,疑惑的问道。

    “我就是你们在等的无缺公子啊。”

    蒙面人正是左旸,他既然来都已经来了,自然不介意说出来,更何况他脸上还戴着蒙面巾呢。

    此话一出。

    “你!?”

    男玩家顿时一愣,随后又一脸不信的上下打量着左旸。

    “无缺公子!?”

    周围的玩家听到之后,也是“唰”的一下扭头转身,目光齐刷刷的投射向了左旸,随后也是一脸怀疑的打量起了他。

    这传说中的“无缺公子”就是这个样子?

    简直太普通了,一身散件装备毫无美感可言,看起来和一般的玩家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而且还留了一个寸头,一点都不符合武侠世界中那长发飘飘风流倜傥的形象,而且说话的时候也毫无气场可言,一点高手应该有的高冷都没看出来

    所以说,这人是假的吧?

    传说中的“无缺公子”就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啊!

    “?”

    此处距离贺兰雪已经很近了,她听到这里的声音之后,也是立刻转身看了过来,随即眼中也是划过了一抹与其他人类似的怀疑。

    这形象与她想象中的无缺公子相差实在是有些远了。

    不过人不可貌相的道理,贺兰雪也是知道的,略微迟疑了一下之后,她还是赶紧推开人群来到左旸面前,开口问道:“你就是无缺公子?”

    一边问着,一个好友申请和一个组队邀请也同时递了过去。

    其实问不问都一样,只要加了好友进了队伍,左旸的身份便会立刻被她所获悉,现在最重要的是不能唐突了面前的这个人。

    “嗯。”

    左旸应了一声,便直接选择了将好友申请和组队邀请都选择了接受。

    一进队伍,队伍列表内那清晰无比的“铁口直断”四个字,立刻便证实了左旸的身份,不只是贺兰雪看得清楚,那些直播间里面观看直播的观众同样看得非常清楚:

    “还真是啊,莫名有点失望”

    “想不到传说中的‘无缺公子’居然是这个样子”

    “为什么还带着蒙面巾,是因为丑么?”

    “跟我想象中的形象差距有点大啊”

    “”

    失望的情绪与弹幕在直播间内蔓延

    贺兰雪也略微有同样的感受,不过她倒是挺善于管理自己的表情,不动声色的莞尔一笑,说道:“想不到你真得来了,我差点以为自己被骗了呢。”

    说完,她又将跟在她身后的三个人叫了出来,介绍道:“这些是刚才在直播间里面选出来的队友,一个唐门,一个少林,还有一个峨眉,你看这样的阵容行不行,如果不行的话我再调整一下。”

    “没什么问题,你是队长你说了算。”

    左旸笑了笑,说道。

    “既然你来了,肯定是你做队长。”

    贺兰雪立刻便要将队长的职务移交给左旸。

    “别了,我不太擅长指挥。”

    左旸果断选择了拒绝,微微一笑又道,“其实我这次来和你一起下副本,目的并不单纯,你大概也能够想到这一点了吧?”

    “!?”

    一听这话,贺兰雪当即愣住,抿着嘴唇一脸惊异的盯着左旸,这话什么意思?

    与此同时。

    “卧槽!?”

    周围的玩家和直播间里面的观众也都是裆下一颤,脑中顿时浮现出了许多由这句话联想而来的事情,忍不住议论起来:

    “什么叫目的并不单纯,他想怎么样?”

    “不会是想借此来潜规则我们的腿精雪吧?这人疯了吧?这种事怎么也应该放到私底下去说吧?居然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

    “玩个游戏而已,潜规则个毛线啊!”

    “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不管他想怎么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么直接的说出来,这样真的好么?”

    “或许他只是想追求我们腿精雪”

    “”

    片刻之后,贺兰雪镇定下来,但同时脸色也微微沉了下来,用一种远没有之前热情的语气问道:“你的目的是什么?”

    时至此刻,她对左旸的好感已经完全消失,甚至还对左旸起了戒备之心。

    实际上不论左旸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他是带着目的来的,仅凭这点便已经令贺兰雪内心有些不悦了,当然,她并不是觉得左旸就应该毫无条件的来帮她,若是真能顺利通关副本,这对她这个直播间的人气提升肯定会有所帮助,到时候就算左旸不提,她也会主动为左旸奉上谢礼表示感谢。

    但现在左旸主动提出来,就给人一种不太君子的感觉了,更何况“目的不单纯”这句话说出来本身就很不单纯。

    而她之所以会这么问,也只不过是为了找个理由绝他罢了,这也算是给直播间的观众们一个交代,毕竟现在可有不少人等着观看“无缺公子”在副本中的表现呢,作为一个主播,她必须得考虑这些观众的感受。

    “其实也没什么。”

    左旸却是毫不在意的道,“过了这个副本之后,我需要向你询问几个问题来求证一些事情,希望你能够如实答,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

    “就这些?”

    贺兰雪再次诧异道。

    “就这些。”

    左旸点头。

    “你要问什么问题?”

    贺兰雪又问,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事情绝对不可能这么简单。

    “私底下再说吧,到时候如果你觉得我的问题不太方便答,也可以选择不做出答,并不强求。”

    左旸淡然一笑道。

    他之所以非要现在就将这茬当做目的提出来,其实是为了给贺兰雪一个心理暗示,毕竟,只是一起下了一次副本而已,随后就直接问一个姑娘的出生年月日时,总是会给人一种非常突兀的感觉,提前说出来到时候给人的感觉就好多了,更容易没有心理负担的答他的问题。

    同时,也能够将这次的事变成一场交易,从而最大程度避免这姑娘与那些观众误会,他可不想要什么绯闻

    见左旸都如此说了,贺兰雪心中竟又升起了一些好奇心,很想知道左旸到底想要问什么问题,于是思量了片刻,终于微微颔首:“那好吧,进本。”

    进入副本之后。

    “咻噗轰!轰!轰!轰!”

    左旸一上来毫不做作的一招披星戴月无缺便瞬间令贺兰雪等人队友以及直播间的观众们瞪大了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

    甚至,那个有幸被选作队友、功力排行榜上排名第292叫做“一剑封神”的唐门弟子都忍不住直接爆了句粗口:“卧槽!”

    与此同时,直播间里的弹幕也是成片的“卧槽”,一度超越了之前贺兰雪要选队友时候的频率,观众如果不关了弹幕,根本就看不到直播画面。

    就这么刷了好一阵之后,随着弹幕逐渐开始减少,才终于有人开始正常交流:

    “这应该就是移花宫的花神七式吧?”

    “错,无缺公子的花神七式可是无缺版的花神七式,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我忽然想起之前移花宫的门派刺探任务,那时候还有不少人说是因为任务加强了无缺公子的属性,才让他们任务失败,我差点就信了现在我才知道,他们他娘的全都在扯淡,无缺公子就是单纯的强!”

    “这伤害都不能叫移动炮台,这是移动轰炸机好么!”

    “就凭这一手,这副本肯定过了,妥妥的!”

    “腿精雪你还愣着干什么,你倒是主动一点啊,我们以后还想经常看到你和姐夫一起直播呢!”

    “姐夫?”

    “哦对对对,腿精雪要是和无缺公子成了一对,无缺公子可不就是我们姐夫么?”

    “腿精雪,我把话放这了,只要你能拿下无缺公子,带着他经常一起直播,我这个月工资全都给你刷了礼物!”

    “说的对,腿精雪,男人长什么样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力,我同意这门婚事了,你抓住机会,不要让我们失望,不然取关了!”

    “我也同意这门婚事!”

    “支持腿精雪推倒无缺公子的扣1!”

    “1111”

    “”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大相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我知鱼之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知鱼之乐并收藏网游大相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