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那时断时续,越来越清晰,赵佶心知这叶二娘是越来越近了。趁着人还未到场中来,他低声对段誉道:“你先去旁边农舍里寻个地方藏起来,我自己见机行事。”

    段誉虽然不知道那哭声意味着什么,但见赵佶脸色凝重心知多半不是什么好事情,他见这危机关头赵佶竟还想到要自己先逃命,心中颇为感动,却正色凛然道:“咱们即是一路出来的,是福是祸自然要共同担当,我段誉虽然本领不济,但却绝对不会丢下同伴苟且偷生,便留下来同生共死!”

    共死你全家!

    赵佶听到段誉这义气深重的话,气得险些一口呸在他脸上。这小子半点本领也无,自己先藏好了留下赵佶一个是打是逃或是拖延时间都从容得多,偏偏这会儿还没有个拖油瓶的觉悟,赵佶是脑子犯抽了才想要跟他同生共死。果然哥们儿义气害死人!

    赵佶还待要沉声喝斥段誉,却听到一个幽幽女声响起来:“我的儿,你要跟谁同生共死?为娘的疼你,怎么舍得让你死……”

    话音未落,一道身影已经冲出了夜幕,陡然出现在丈余外的路面上,骇得段誉惊呼一声:“你是人是鬼?”

    叶二娘披一件玄色布衫,长发飘扬融于夜色,看模样四十多岁,苍白脸颊上左右各有三道触目惊心的血痕。她怀中抱着一名尚在襁褓中啜泣不止的婴儿,方一立足便看到赵佶脚边横着的那满头满脸血水的孙三霸尸体,眸中闪过一丝异色,看了赵佶一眼却没说什么,只低头逗弄起怀中那名婴儿:“乖孩儿莫哭,娘最疼你,你哭得娘心都碎了。”

    看到这杀婴为乐的叶二娘拦在前路上,赵佶脸色一沉。他刚才虽用北冥神功干掉那小煞神孙三霸,可是面对叶二娘却完全没有把握。且不说北冥神功本身江河倒灌的危险隐患,单单这叶二娘武功远比孙三霸要高明得多,只怕未必就会给自己汲取内力的机会。

    那叶二娘拦住赵佶跟段誉,也不上前,也不跟他们说话,只低头逗弄着婴儿。赵佶自然也不敢妄动,只转身一脚将段誉踢进了旁边屋檐下,自己则留在道路中央思忖对策。

    过不多久,夜色中风声又起,旋即又有一人冲了过来,这人还未到达便对叶二娘高喊道:“三妹,原来你早到了。你见着老大没有?你见着我徒儿三霸没有?”

    话音未落,一个须发贲张的汉子冲到叶二娘身边站定,正是那南海鳄神岳老三。

    叶二娘听到这话,咯咯笑道:“老三,你又淘气,总想要压过姐姐一头。姐姐今天心情好,不与你计较。老大我是还没见着,至于你那徒弟三霸,喏,那不是在路上躺着的。”

    南海鳄神听叶二娘叫他三弟,那与徒弟一脉相承的小眼珠顿时一瞪,正待要发火,听到她后半段话,便转头望去,却看到徒弟竟然横尸街头,脸色顿时大变,箭步冲上前一把抓起孙三霸尸体,怒吼道:“哪个混账杀了老子的好徒儿?”一边喊着一边将视线转向赵佶。

    单单一个叶二娘便已经让赵佶头疼不已,现在却又来了一个岳老三,只是不知那段延庆待会儿会不会过来。事已至此,再伤神担忧已无异处,赵佶索性放开了心神,见步行步吧。

    “臭小子,是不是你杀了我徒儿三霸?”南海鳄神恶声问道。

    赵佶冷笑一声道:“你真糊涂,没瞧见你那徒弟是死在你们南海派的绝招之下,被人拧断了脖子?这招式如此精妙,我却不会使,你难道没听过江湖上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绝技?”

    岳老三闻言,低头查探了一下徒弟的伤痕,不禁点头道:“是极是极,三霸的脖子果然被人拧得关节都错位了。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莫非是那姑苏慕容家的人杀掉我的好徒弟?”

    讲到这里,南海鳄神摆弄着徒弟的头颅忽然笑起来:“姑苏慕容也不过如此,没有立时拧断我徒儿的脖子,却还在脑袋上加了一榔头才干掉三霸。嘿嘿,老子的绝技岂是那么好学的?要学成这本领,少说也要拧断百十个头颅,才能一击必杀,喀嚓一声就断,那样声音才听着最清脆好玩!”

    听到这南海鳄神沾沾自喜脑洞大开的话,赵佶却完全感觉不到有多好笑,只低头看一眼这南海鳄神的硕大头颅,思忖着要如何拧断这头颅才最清脆好玩。

    后方叶二娘抿嘴低笑一声,说道:“三弟,这位公子逗你玩呢。那姑苏慕容远在千里之外,又怎么会南下大理杀掉你徒儿?这位公子衣衫上还沾着血渍,多半就是他干掉了你徒儿。”

    听到这话,那岳老三脸色蓦地一沉,怒视赵佶道:“臭小子,你为什么要杀了我徒儿?你可知道,我南海派向来一脉相传,我这徒儿跟我学了十几年的功夫,却被你这混账小子给害死了!你就不怕我咔嚓拧断你的脖子?”

    赵佶冷笑一声:“你这徒弟死得不冤,学了十几年功夫跟我较量拧人脖子的本领,自己技不如人死在我手里,这是他该死。这般愚钝的徒弟,留在世上也是丢了你南海派的脸面,我路见不平帮你清理一下门户,免得你这徒弟活着再丢人现眼,让江湖人都以为你南海派南海鳄神原来本领也稀松平常得很。”

    “大胆,哪个敢说老子本领稀松平常,老子一把拧断他的脑袋!”南海鳄神顿足一喝,旋即便皱眉道:“听你这一说也不无道理,老子本领高强自是不假,可是教出的徒弟却马马虎虎得很,难免让人觉得我岳老二也马马虎虎得很。果然这小子该死,着实该死!”

    这么说着,他一脸厌弃将徒弟的尸体如破布一般丢在地上。

    听到南海鳄神全无机心的对答,赵佶非但没有感到好笑,反而对这人越发厌恶。大凡恶人,总要有欲有求才是常理,如那段延庆矢志夺回皇位,这叶二娘自有伤心故事,云中鹤贪恋女色,可是这岳老三追求虽然别致些,逻辑也稍显混乱,但却是一样的凶残暴戾,视人命为儿戏,同样是个天地不容的厌物。

    “不对,大大的不对!纵使要清理门户,自有我这做师傅的出手,干着你这小子什么事?你杀了我徒弟,就是瞧不起我南海鳄神岳老二!小子,你就下去陪我徒弟吧!”

    岳老三脑筋总算转过来,大吼一声,旋即便挥拳捣向赵佶胸膛。赵佶一直存着警惕,眼见岳老三动手,当下便运转凌波微步抽身疾退。随着他步法迈动,方才汲取存储在膻中穴里的那股内力也涌动起来,赵佶只觉得内力流转化作一股清气将自己托起来,忽而有种身轻如燕的感觉,这一步倒退,竟然轻飘飘跨出丈余!

    岳老三一击不中,轻咦一声,旋即便又另一拳轰出去。而赵佶因为体内有了内力流转,凌波微步效用大增,一步迈出后衔接未免不畅,眼前岳老三凛冽拳风袭来,再要躲避已经稍显迟了,虽然仍是勉强避开了,却仍被余势未衰的一拳击中了左肩肩井穴。岳老三武功自比他那徒弟高明得多,这一拳虽然赵佶没有被击个正着,但只是残存的些许余威,若落在普通人身上,也少不得要筋断骨折。可是肩井穴恰是北冥神功一条经脉的关窍脉门所在,这一拳内力轰进来,旋即便被北冥神功给化解抽取过去,一番流转后转作了赵佶自己的内力。

    这也亏得赵佶早先汲取了那小煞神孙三霸的浑身内力,那孙三霸内力虽然不及乃师浑厚,但终究也是苦练了十多年的武功,浑身的内力加起来自然比南海鳄神这一拳当中蕴含的内力要雄壮许多。赵佶体内有了内力根本,加上经脉已经趟熟顺畅,才能顺利的化解这一拳当中的内力。

    岳老三见赵佶中了自己一拳,却半点不适也无,反而自己胳膊有些轻飘飘不着力的感觉,进攻益发迅猛起来,同时不免惊呼道:“你这小子原来还练了高深的护体武功!”

    赵佶不敢开口乱了内息,自受了那一拳想通些许玄机后,心绪便大定,专心催使凌波微步躲避岳老三的凛冽攻势。偶有躲避不及的地方,便尽量用北冥神功关窍脉门所在去迎接,因此非但不会受伤,反而能将攻击中蕴含的内力取为己用。他也不怕会乱了内息走岔内力,凌波微步本身就是调理内息的上乘功法,因此汲取过来的内力一番流转后即刻便能为自己所用。

    反观岳老三虽然一路攻势凶猛,也能频频击中赵佶,可是始终久攻不下,他只当赵佶修炼了什么高明的护体功法,却不知自己运使出的内力已经是彻底的消失了。

    一旁观战的叶二娘见岳老三久战无功,不免感到有些惊奇。虽然见赵佶杀掉孙三霸也猜到这看来有些文弱的清秀年轻人武功应该不弱,可是却着实想不到竟然能与岳老三厮斗良久却还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如此年纪武功已经有了这般火候,实在有些难得。

    她一转念,高喊一声道:“老三,要不要姐姐来帮你一把?”

    岳老三久攻无果,气喘如牛,心中正焦躁得很,却仍不肯势弱,只大吼道:“老子不要旁人帮手,一定要亲手拧断这混账小子的脑袋!”

    叶二娘笑啐一声道:“我却不是担心你的安危,只是怕耽搁了老大交代的事情。你且等着,我将这孩儿送回老家去就来帮你。”

    赵佶转头望去,只见叶二娘抬手似要扼死怀中婴儿,顿时目眦欲裂,怒喝道:“叶二娘,你再害这无辜婴儿,我管叫你亲生儿子死无葬身之地!”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