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的体内正散发出一股恐怖的气息,雪十三给她下的封印正土崩瓦解着。

    这也是为什么少女会突然出手的原因,因为她的功力要恢复了。

    不过,这一切都是意外,此处有股特别的力量,很微弱,不容易感应。

    可却与少女的魔神血脉隐隐的产生共鸣,使得雪十三封住的她的血脉之力开始复苏。

    魔神血脉复苏,便足以解开她的功力。

    妖女美眸凌厉地看着雪十三消失的方向,眼中一片冰冷。如果可以,刚才她会选择亲手杀了他。

    她退到了安全的地方,片刻后,娇躯一震,被封住的功力彻底破开。

    “雪十三,奴家还从未遭遇如此屈辱,希望你还活着。”

    她心中暗想,然后心念一动,胸前发光,神奇地浮现一条紫色项链。

    这是一条空间储物器,只是很特殊,能够被炼化,融入躯体窍穴中,不被人发现。

    少女从当中取出一物,是份古老的地图,对这里有着详细的记载。

    “此物独一无二,是当年武道神话凌之轩所留。此处,也唯有他才进来过,并顺利破解,留下了这份地图。而那件东西,应该在……这个地方。”

    妖女看着手中的地图,指向上面记载的一个方位。

    这里有了不得的东西,惊世骇俗,很可能真的与仙有关,涉及到长生的奥秘。

    而这,才是妖女的最终目的。

    正如雪十三猜想的那般,武道神话凌之轩得到过上古阵道传承,在这方面造诣惊人。

    除了少年时,在他破碎虚空离开前,曾进来过一次,后来便有了这份地图,只是不知为何被魔宫所得。

    这才是妖女敢闯入进来的依仗。

    少女没有在原地耽搁,按照地图上的记载,迅速前行,去寻找那件惊世之物了。

    ……

    “该死的,舞阳,舞阳……”

    一处陌生的地方,周围漆黑,看不清景物。

    雪十三在嘶吼着,他浑身衣衫都裂开了,十分狼狈。

    他怎么都不敢相信,妖女居然会暗算自己。

    因为,这里无比危险,她的修为还被封印着,没有他在的话,对方便是死路一条。

    所以,他之前完全没有对妖女设防,从而遭受了暗算。

    雪十三只记得,被那股波动吞噬之后,眼前出现成片恐怖的能量,他完全没有抵抗之力。

    此时醒来后,发现舞阳不在身边,他不由得着急了。

    “放心吧,那小丫头很幸运,她进入的那个地方有惊无险,或许还会另有一番造化。”

    仙府传承守护之灵的声音在他脑海响彻。

    “是仙府救了我?”

    雪十三听到对方的话后,神色略微缓和,然后问道。

    仙府传承守护之灵哼了哼,没有给他好脸色。

    “小子,作为仙府的未来主人,居然会被一个黄毛丫头暗算,你可真是出息啊。哎呦,仙府怎么会选了你这么个继承人……”

    它对雪十三一阵数落。

    “小子,曾经本大人答应过你,仙府可以为你出手两次,现在你只剩下一次机会了,好自为之吧。”

    对方又说道。

    雪十三摇了摇头,没有心情跟这家伙斗嘴,他查看了下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略作调息,精气神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妖女居然敢暗算我,看来她所知道的远远超出我的想象,或许曾经这里有人进来过,知晓此处布局,留下了资料。”

    他在心中猜测,不由得后悔起来。

    原本,他还在为将妖女收在身边而自豪,可现在看来,自己一直在被对方牵着鼻子走,完全成全了妖女。

    想到这里,雪十三心里十分不舒服,刚才可是差点儿被那丫头坑死啊。

    “娘子,下次再被我捉住,你可不会这么幸运了。”

    他心中暗道,同时认为这里一定有了不得的东西,不能让妖女得逞。

    他开始观察起周围的环境来,伸手不见五指,除了漆黑还是漆黑。

    他小心翼翼地选准一个方向走着,并放出心神,感应四周。良久后,并没有遭遇危机。

    可是,在走了半天后,雪十三发现自己好像在原地踏步似得。

    “是迷阵!”

    他暗道。

    轰!

    下一刻,他释放出一身功力,灿灿金霞照亮四周,穿透黑暗,四周景物清晰可见。

    借助着光,雪十三进行观察,并寻找破阵之法。

    足足花费了小半天时间,他才走出了这里。

    嗡!

    眼前光线为之一亮,十分刺目,与之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走出那座迷阵后,雪十三发现周围到处都是光的海洋,有危险的气息蛰伏,十分凶险。

    “该死的,居然被传送出来了。”

    他心中暗骂,意识到自己已经离开了那座山洞,周围到处都是危机。

    雪十三此时的情况,与那些从错误入口走进来的人差不多,步步杀机。

    他气愤无比,还想要尽快找到山洞,跟妖女抢夺造化呢,但这样的话,猴年马月才能找到刚才的路啊。

    时间一晃,三天过去了。

    阵外几乎闹翻了天。

    继雪十三等人之后,司徒烟秋是第二个闯入阵中的人,然后,司徒家的大批高手赶到,循着司徒烟秋留下的印记,也进入了阵中。

    可惜,由于他们的族人有被人斩杀,从传讯玉石中听到了司徒烟秋说的消息。一些人悄悄尾随司徒家的人,也从正确的入口进入了阵中。

    不过,随着惊世古阵的消息扩散,这里已经聚集了近千人,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正确的入口,误闯进去,血流成河,尸骨无存,没有一个人活着出来。

    于是,有些人暗暗打定主意,既然无法进去,那就守在外面,准备等里面的人出来后,夺取其造化。

    一时间,这里几乎成为了天山秘境的瞩目之地,被许多人盯上了。

    直到又有司徒家的高手赶来后,他们顺着正确的入口进去,被一些人察觉,尾随而入。

    一时间,大批的人马闯入当中,让得里面热闹了起来。

    不过,最倒霉的要数郑家了,他们是最先找到这里的人,原本想要尽快破开阵法,获得里面的宝物。

    可是那郑光跟着他们山庄的阵法大师学了个半吊子,连续找了几个入口,结果都是错误的,令他们损失了有两百多人。

    原本,他们山庄的大部分人都从远处赶来,包括老大郑峰,手下高手近三百之数。

    可现在,他们手里只剩下了五六十人。

    好在,此时尾随着司徒家的人顺利进入,可却将郑辉郁闷的吐血,早知如此,他就乖乖地等着了,也就不会白白葬送两百多名高手了。

    “该死的,现在多方势力都进入当中,现在虽然进来了,可以我手中现在的力量,怕是不足以成事。”

    郑辉心中暗道,看着周围的一群残兵败将,欲哭无泪。

    ……

    雪十三被妖女暗算,传送出了古洞,陷入无边的杀机中。经过三天的时间,他一路破了也不知道多少杀阵,避过多少危机。

    “该死的,眼下阵法无数,难以辨别方位,也不知道我所走的路线对不对。如果不对的话,极有可能被困在这里数月,乃至数年之久,更有甚者,永远都出不去。”

    他心中暗想,将妖女恨得咬牙切齿,这丫头太狠了。

    这些都是上古奇阵,玄妙无比,幸亏他来自仙道世界,此处又经过无数岁月的侵袭,阵法之力不是很强了。否则在全盛时期,估计连仙、圣都要忌惮。

    嗡!

    他又破解了一座阵法,从当中走出。

    让他欣喜的是,眼前居然出现了一片空旷地带,并不被光海所笼罩,也没有杀阵蛰伏。

    不过诡异的是,在这片空旷地带中心,有一股雾气朦朦胧胧,仔细一看,竟有一座茅屋。

    “这种鬼地方居然会有一座茅屋?”

    雪十三暗想,心里不由得犯嘀咕。

    他觉得,万古以来,大概也只有自己破解了重重杀阵,才来到这里,应该不会有第二个人才对,此处怎会有竹屋?

    更让人费解的是,周围明明没有任何霞光笼罩,那竹屋怎会有雾气笼罩?

    小心翼翼地,他靠近过去,仔细感应后,发现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危机。

    凌轩居!

    这是竹屋围墙的大门上挂着的牌匾上的字迹,笔力苍劲,浑厚有力,可却又有股飘渺的韵味。

    而且,这座竹屋存在也不知道多少年了,不仅没有倒塌,连这块牌匾上的字迹都没有消失,不得不说,太反常了。

    “怎觉得这几个字迹似乎不同寻常,好像有着某种奥义般。”

    雪十三心中嘀咕。

    锵!

    他轻轻弹了下围墙上的一根竹子,那纤细的竹竿在经受雪十三变态肉身之力的一敲之后,非但没有爆碎,居然发出一声金属之音。

    雪十三暗道一声,果然如此!

    这座竹屋被一股绝世之力加持了,这里的每一物都坚若精铁,不可摧毁。

    雪十三急于知道里面的情况,暂时没有在意牌匾上的几个不凡的字迹,他推门走入院中,然后进入屋里。

    出乎意外的,里面很干净,轩尘不染,东西也不多,只有一个蒲团,一张桌案,以及上面摆放的几本书籍与笔墨。

    “好精简的布局,竟然让我感受到一丝大道至简的韵味儿。”

    雪十三暗想,他觉得这里已经居住过一位高人。

    他上前,拿起桌案上的一本书籍,只见封面上写了随笔两个字迹。

    翻开第一页,雪十三顿时大吃一惊。

    “吾,凌之轩……”

章节目录

仙域天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玉并收藏仙域天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