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雪十三的功力滔滔如海,发出山崩海啸的浩大声势来,已经控制不住地在体内沸腾,迈入四重天的壁障更是被冲击的土崩瓦解,要碎掉了。

    这一切,都是自然为之,雪十三都没有可以去冲击境界,完全是功力太高了后,造成的景象。

    “不行,再沉淀一下,不能突破!”

    他忽然眼睛通红起来,浑身散发着疯狂的气息。

    因为他知道,每在三重天的境界停留一刻,随着他的功力加深,道基会跟着增长,将厚积薄发,对以后有诸多好处。

    他心里打算着,最起码要再修炼成一门极品功法,然后突破。

    想到这里,他急忙将一身暴躁的功力压制下去,并进行压缩。可是,他真的已经达到了突破的边缘,再也抑制不住了。

    轰隆隆!

    雪十三不信邪,他体内不断传出轰鸣声,犹如雷声滚滚,足足过去一个时辰后,他才将功力压缩下来,稳住了正在突破的境界。

    稍微平复下后,他便急忙拿出那本纯阳功来,因为此时的功力太猛了,他不确定自己能压制多长时间,随时能够突破。并且由于他进行了压缩,再次突破时,将势不可挡,他再也无法阻止。

    纯阳功是一门极品功法,比高阶功法深奥许多。

    他足足领悟了大半天,感觉将一切都琢磨透彻了,才开始修炼。

    按照功法上记载的行功路线,很快,丹田中生出一股至刚至阳的真元,他以无极圣元功为辅助,八方天地这里被吸纳而来,聚拢到体内,化作一股又一股磅礴之力。

    极品功法与高阶功法相差了不是一星半点儿,是一种质的飞跃。不长时间,雪十三就感觉到这股纯阳之力浑厚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当他运行了三十六个大周天后,纯阳真元已经在体内沸腾,就在此时,太和经的力量复苏,将纯阳之力包裹,然后逐渐熔炼成了九转玄阳罡气。

    就这样,雪十三一边运转这门极品功法,一边被太和经转化成玄阳罡气之力。

    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他感受到九转玄阳罡气在发生更大的变化,纯阳之力熔炼进来后,使得真元在质上突飞猛进,越发精纯。

    极品功法的转化需要的时间多很多,足足过去了将近四个时辰后。

    轰!

    就在此时,雪十三身上爆发出一股刺目的金霞,有恐怖的气息散发。

    他体内轰鸣,血肉晶莹,骨骼齐振,随着滔滔功力冲出体外,他的四重天壁障在顷刻间土崩瓦解,破开了。

    隆隆!

    这一刻,少年太耀眼了,金霞腾腾,如同一簇又一簇不朽光焰,且越来越盛。

    化泉!

    在体内桎梏破开的一刻,他丹田中的真元已经化泉,不再是溪流状态,完成了蜕变。

    此刻,真元化作的泉流雏形还在不断壮大,迅速飙升。

    他的躯体各个窍穴大开,仿佛与大天地产生某种共鸣感应,天地八方的精气不要命地向这里汇聚而来,被他吸收。

    雪十三明白这种时刻的珍贵,他聚精会神,疯狂地运转无极圣元功,炼化一股又一股天地精气用来充斥泉流雏形。

    上一次突破到三重天圆满,他便利用这种短暂的时刻,功力疯狂飙升了四倍多,这一次更加重要,不能轻慢。

    就在此时,雪十三感到九转玄阳罡气完成了竭取纯阳功的精义,变得强大了许多。

    于是,他又疯狂地催动圣阶秘典,两门功法同时运行,吸收的速度暴增。

    很快,他的境界就达到了四重天小成的极致,感受到了桎梏阻碍。

    “厚积薄发,仅仅突破一重怎么行,给我再破!”

    雪十三怒吼一声。

    轰!

    他开始运转修为,冲击体内的下一重壁障,竟是要直接突破到四重天大成之境。

    不得不说,这太疯狂了。

    噗!

    第一次冲击,他就吐血了,体内有股风暴肆虐,脏腑都痛的厉害。

    刚刚突破境界,哪怕他很快又感觉到了瓶颈,也会很坚固,没那么容易冲破。

    他的躯体与大天地感应的时间还没有到,眼看滚滚天地精气汇聚而来,功力越加浑厚,丹田已经满了,要承受不住了。

    雪十三不信邪,又一次冲击,结果又吐了口血液。

    他一次次地尝试,眼中弥漫着血丝,冲击的脏腑都裂开了。

    足足试了六次后:

    喀!

    身体里像是有什么东西裂开的声音,紧接着支离破碎,有股比之前要强大很多的气息轰然爆发。

    武道四重天大成之境,成!

    浓郁的天地精气充斥在整座房间,朦朦胧胧,雪十三沐浴当中,骨骼共振,脏腑齐齐律动,如海般的真元在躯体中冲刷,激发出体内深处的某些潜能。

    他的生命力澎湃,修复着刚才冲击境界造成的创伤。

    这是一场惊人的蜕变,不可想象。

    连续突破两重境界,他的躯体感应大天地的时间加长。不长时间,四重天大成之境的境界就稳固下来,并且继续飙升着。

    这简直难以想象。

    当这一切都结束后,雪十三身上的光芒内敛,他睁开眼睛,迸溅出两道璀璨的金霞,犹如实质的剑气般,撕裂眼前的空气。

    喀嚓喀嚓!

    雪十三轻轻地握了握拳头,感受到体内比之前强大太多的功力,不由一阵舒畅。

    “功力涨了有十几倍。”

    他进行粗略估计。

    接下来,雪十三开始考虑,要不要现在出去。可是,都过去这么多天了,他觉得自己就算过去,多半也阻止不了妖女了。

    而眼下,自己所得到的并不见得比对方弱多少。

    机会难得,他感觉在武道神话凌之轩的绝世之力加持的竹屋中修炼,心境格外地平静。他想要进一步领悟武道之势,而且,还有门口那块牌匾上的几个字,当中蕴含着一些大道精义,需要领悟一番。

    若将这些完成,他觉得目前的实力还要增长许多。

    “根据仙府那厮所说,舞阳多半也不会出现,会有自身机缘。既然如此,那我也不需着急,再等几天出去不迟。”

    他心中暗暗决定。

    不过,雪十三还不知道古洞那边的事情。

    这么多天来,进入的人越来越多,正热闹着。

    司徒烟秋是继雪十三等人第二个进入的人,她一路上循着雪十三身上披风留下的气息,顺利找到了那座古洞。

    进去后,少女发现此处危机,小心翼翼。

    她不动阵法,可是却有一件宝物。

    那是一块玉佩,能够感应危机,凭着它,司徒烟秋小心翼翼地前进,经过千辛万苦之后,成功地进入到了古洞深处。

    不过,其他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这么多人一起进来,路上发生过数起冲突,杀戮不断。

    而进入古洞后,矛盾激化,在洞中发生激战,触动杀机,血流成河。

    一些强者比较霸道,以弱者作为炮灰,扔到前方去试探危机,踏着不知多少具尸体最终也进入到了古洞的极深处。

    “上古武丹天清丹?”

    “快来人啊,他得到了一枚上古天清丹……”

    一座石室之内,某个四重天圆满之境的高手正拿着一个玉瓶,里面散发着氤氲光芒,一看就非凡俗。

    他正欣喜着,可听到那张到处嚷嚷的大嘴巴后,立刻怒气冲天,杀气腾腾。

    娘的,这是哪个缺德的玩意儿,太损了!

    此人恨不得将那个家伙大卸八块,恨得牙根儿疼。

    最可气的是,对方发现了却不抢,反而到处嚷嚷,哪有这样的人?

    见到宝物不动心,不去抢,却告诉其他人,这简直就是个奇葩。

    很快,有许多人来到这里,发生战斗,与那人争夺。

    最后,这间石室里面血流成河,无比凄惨。

    正在所有人两败俱伤之时,那个之前到处嚷嚷的大嘴巴年轻人出现,直接抢走了那枚天清丹,一溜烟儿就没影儿了,速度奇快。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活下来的人恨得牙痒痒。

    这里形成了几股势力,在相互争夺,不断有战斗发生。

    而阵法之外,天山秘境中却发生了大事件。

    一股神秘的势力渗透这里,在大肆杀戮,所有被杀之人浑身没有一滴血液,全被剥离了躯体。

    哧哧哧!

    刀气纵横,血光迸溅,这里有几十人,发出惨嚎声,顷刻间被人斩杀了,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一名血袍人持刀而立,他的刀尖还在往下滴血。

    “呵呵,太弱了,这种实力注定要沦为肉食,所有人一个都跑不掉。”

    血袍人阴测测地开口,带着轻慢。

    “你……你到底是谁?你们要做什么?”

    地上,一名少年捂住胸口,脏腑都露出来了,却暂时没有断气。

    他很不甘心,看着对方。

    嗯?

    “居然还没死?”

    血袍人皱眉。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少年人很执着地问道。

    “呵呵,放心地去吧,会有很多人去陪你的。”

    血袍人说,然后抬起了手中刀。

    “你们……想杀了这里所有人?这不可能,这里高手很多,一些顶尖的妖孽很快就会崛起,你们不会得逞的。”

    “是吗?可惜,你们外界的这些人太令我们失望了,实在不堪一击,什么高手,什么顶尖妖孽,都要死!”

    血袍人说完,直接挥刀,砍下了那少年的头颅。

    紧接着,他手中出现一枚殷红的玉佩,发出蒙蒙血光,邪气悚然……

章节目录

仙域天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玉并收藏仙域天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