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娃子随着队伍慢慢前行,排了将近半个时辰,眼看前面还有三五十人就到了台边,他不由得在心中暗自算计。自从那个不知名的散修中了一瓶小玉露丸,之后又有三人中了二彩,其中两人得的是炼气散,一人拿到了小玉露丸。台上此刻还有八瓶小玉露丸还没开出来,他觉得自己还有大把的机会。

    那嘴馋的少年公子没能吃到驴打滚,又把冰糖葫芦也给扔了,走了一段就嚷嚷站累了,非要让那胖大公子背着。胖大公子也真是好脾气,竟然真的猫下腰,让那小胖堆儿爬了上去。巴娃子没啥修行,眼力却是有的,自然能看出这两位公子都是开脉的修士,看他们的穿衣气质,说不定就是大宗门的嫡传弟子。

    小胖公子在哥哥背上趴了没有一阵的功夫就呼呼地睡着了。陈老瓜这才借机与胖大公子搭话,这人看着虽然憨厚实心眼儿,对其身世来历却是讳莫如深,只说姓庞,别的却不多说。陈老瓜不敢多嘴,便将话题转到了彩帖之上,打听他们兄弟准备购买多少彩帖。

    庞公子笑呵呵道:“原本准备一人一帖,可在此地排了这么久,觉得还是一人买两帖,否则对不起这双腿。”

    陈老瓜打死也不信这二人只买这么多,正要说话,彩台之上忽然一阵鼓乐喧天。大家的眼神全都被鼓乐之声吸引过去,唯有那小胖公子睡得正香,用拳头捶了几下哥哥的脑袋,似乎在埋怨是他弄出的动静,便将脑袋歪向另外的方向,继续睡了过去。

    只见彩台之上,领取彩头正中的长桌边上此刻正站着一个年过半百的老者,身材消瘦,微微驼背,一身灰褐色的仆役衣裳,看其样式,倒像是在城中某府院中做事的人物。

    “那不是鹰扬将军府中负责采买的邢三么?”台下人多,很快就有人叫出老者的根脚,“这老鬼走了狗屎运了!竟然中了头彩吗?”

    众人议论纷纷中,一个二十出头面貌清秀,口齿伶俐的蓝袍弟子上了彩台,将老者拉倒彩台前面的中央。先是打听他的姓名,之后便特别亲切地以三爷相称。他好一顿恭喜之后,才向大家宣布,头一位一彩也就是头彩的得主已经出现,所中的彩头是一粒驻颜丹。

    邢三的表情有些呆,似乎还没有从巨大的惊喜中清醒过来。被年轻修士问了几遍有何感想,才结结巴巴地道,不敢相信竟然会中头彩。

    年轻修士又问,他之前一共花了多少金叶买的彩帖?

    邢三此时说话稍微流利一些,有些得意地伸出三根手指道:“我用三枚金叶买了三张彩帖,前两张都没中,没想到撕到最后一张竟然是个一彩,驻颜丹!”

    年轻修士稍微夸张地又是一番惊讶感叹,直说邢三的运气羡煞旁人。邢三此时已经从激动中恢复过来,在万众瞩目之下却还是十分拘束,只点点头随着年轻修士的话头道:“我也没想到会有此等好运。”

    年轻修士又问他准备将驻颜丹作何用途?邢三道,还没想好。

    年轻修士笑着提醒他道:“三爷若是不需要驻颜丹,我们也可以折合成灵石支付与你。”

    邢三问道:“可以折合多少灵石?”

    年轻修士道:“按照当下的行情,一颗驻颜丹可换十枚中级灵石。”

    邢三琢磨一阵摇头道:“我还是要驻颜丹吧。”

    底下人听他如此选择不禁议论纷纷。有人说他糊涂,都快进棺材的人了,要驻颜丹何用?也有人说他精明,那驻颜丹与筑基丹一样都是有价无市的宝贝。说是十枚中级灵石,私下交易的话有可能卖得更高。

    年轻修士也不再劝,亲手取过那盛放驻颜丹的玉瓶,请他验过。这才让人捧了个红绸锦绣的盒子,将玉瓶放入其中,双手捧给邢三。

    邢三许是忽然觉得中了头彩太过招摇,忙夹了锦盒,朝台下拱拱手,由一名花狸峰的弟子陪着从彩台后面的百玉拱桥上走了。

    头彩的开出,让底下的人心情变得复杂起来,人们对邢三又羡又嫉,更惋惜台上的头彩只剩下筑基丹了。在这种心态的刺激之下,许多人都将预先设定的购买金额上调了不少,仿佛多买一张,就离筑基丹更近了一步。

    巴娃子这边,因为开出头彩而停滞的队伍再度前行,排了不到半炷香的功夫就到了台口处。三人谦让一下,庞大公子坚持让他与陈老瓜先买。陈老瓜摸出一个兽皮口袋,半开玩笑道:“我若先买,可就对不起诸位了,那个筑基丹说不定就是我的了。”

    巴娃子笑道:“我可没有你那么贪心,能得一瓶小玉露丸就谢天谢地。”

    庞大公子也早听说他家求药的因由,与他击掌鼓励,祝福好运。

    两人击掌之际,陈老瓜已经先一步上了彩台,每个彩帖售卖的桌上都有一个大盒,里面盛有彩帖,规矩是,购彩者可以随意指定其中一张或者几张,却是不能下手去摸,需要由负责的弟子亲自挑选出来。

    陈老瓜心道彩盒中剩下的彩帖越多,说明还有不小机会能够摸到好彩,便选了个彩帖剩下很多的桌子,摸出一枚低级灵石买了十张。他走出几步,竟犹豫着在另一桌停下,咬咬牙又摸出一快低阶灵石,买了十张彩帖。这与他事先所说的只买一张,可是差了不少。

    等陈老瓜来到台下,巴娃子已经比他先下来等着了。陈老瓜见巴娃子的脸色发白,神情紧张,就知道这货也不是像他所说的那样只买三张。倒是那庞家兄弟,还真是每人只买了两张,一副纯粹来玩的悠闲模样。

    庞小公子总算睡醒了,一把夺过庞大公子手中的彩帖,嚓嚓地撕开两张,将嘴一撇道:“都没中,我就说他们是骗人的。”

    庞大公子满脸渴望地与他商量:“剩下两张,让我来开可好?”

    “不好!”庞小公子嚓嚓两下,将剩下两张也扯了,丢给庞大公子道,“可以让你先看中没中。”

    :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